在线投稿

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真相?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最近的幼儿园事件,舆情表现越来越像2011年的动车事件了,当舆论形成一边倒之后,真相对很多人来说,其实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他们已经提前锁定了自己想要的“真相”,凡是与这个预设结论不同的任何调查结论,都是被质疑和排斥的对象。而与自己想要的“真相”接近的言论,哪怕有再多的破绽,也会被当作证据。

现在,北京警方的调查结论,就面临着这样的困境。

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什么是大家想要的真相?这个看似不成问题的问题,恰恰在一些人心里,变成了最大的问题。

有人问我什么是真相?我说我现在还不知道,因为我不是调查者。但如何要我做一个选择题:中国整个国家机关,都在为一家私立教育机构不惜代价的背书,可能性大呢?还是警方说的那几个人造谣的可能性大?那我会做出选择。我会排除概率低的,而选择概率高的。

其实,这个事件中,要让自己客串福尔摩斯,客串法官,就先从做上面那个选择题开始吧。面对这个选择题,和我的基本逻辑判断是一样的朋友,就请继续往下看。不一样的,那就马上终止阅读好了。

我想,如果大家在冷静的状态下,这个选择题并没有难度。除非你认为整个国家机器,都在为了掩护一家教育机构而不惜任何代价。这家教育机构,要是有这样的本事,还需要去美国上市?在中国上市会有更高的市盈率,股东可以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而且,如果真有这样的能力可以调动整个国家机器为它的利益服务,它的股东还干什么教育啊,难道不该去搞几个金融牌照,玩金融那多来钱。

当然,做完这个选择题,不等于我们就得到了全部的真相,但是可以帮我们矫正一下自己的思路,不至于会被人带篇到和真相更远的方向?

完整的真相是什么?我还在等。因为目前的警方通报内容,只是一个最概括性的结论,但还没有过程的描述,应该只是一个阶段性的通告。很多人忽略了警方通告的一句话:“公安机关对此案正在进一步开展工作”,说明,这个案子的调查还在继续。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那几个人如果是造谣,那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希望能看到这几个人能够以视频的方式来说出来。然后,我的判断会更清晰。

我不想为谁洗地而放弃立场,我也不想跟随主流而放弃思考。众生喧嚣中,我有愤怒,但我也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能光有愤怒,还要冷静。

如果只有愤怒,就能够解决问题,那这个世间早就没有了问题,因为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愤怒。

我当然不敢说自己说的就是对的,但是至少我时刻提醒自己做到不跟风,不媚上也不媚众。在舆论一边倒的都在把朝核问题说成是朝鲜一方的责任时,我坚持朝核问题,美国也有责任,而且美国的责任更大。在上上下下都给计划经济判死刑的时候,我坚持认为,在市场经过充分发展之后,未来,新的计划经济将在互联网和大数据的条件中重新成为可能和必需。我说了很多不符合主流的话,这一次依然如此。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到现在,我依然这样认为,幼儿园事件的问题,绝对不能被当作一个个案进行关注。这几天,这家引起民愤的教育机构,又在河北出现了虐童事件。其他的学前教育机构,最近也被曝光出存在虐童问题。这个事件以及之前和之后,暴露出的虐童事件,都不是偶然的,这是私人资本进入学前教育,学前教育高度产业化,而产生的一枚苦果。

道理很简单,资本进入任何一个行业,追求都是不变的,都是为了利润,而且是利润最大化,无论资本家多么喜欢谈情怀,他都是资本的人格化化身。这家出事的教育机构的总裁,不也是很喜欢谈教育情怀吗?但是当事件被曝光,全民分开之时,他们做的重大决策,是如何稳定自己的股价。

出事的学校,收费很高,大概只有高收入的中产阶层,才能承受得起。但是高收费,并没有给孩子换来高素质的师资力量,而是有很多不具备教师资格,同时也不具备幼儿老师的技能和师德的人,都进入了这个行业,给频频出事埋下了“因”。

有人说,幼儿教育频繁出事的原因在于中国幼儿师资存在着300多万的人员缺口。我不否认这是一个原因,但这个原因是终极原因吗?导致幼儿师资缺口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真相?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现在的幼儿学前教育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教育部门的公办幼儿园、集体办的幼儿园和私立幼儿园的比例是24%、6.1%和66.4%。私立幼儿园占到数量上的绝对主体地位,这就决定了幼师的主要就业入口是私立幼儿园,而私立幼儿园的薪资水平,对年轻人没有吸引人,所以很多人不想报考幼师专业,幼师专业面对着强烈的社会用人需求,生源都可能会出问题。甚至已经幼师专业毕业的学生,如果进不了公办幼儿园,也会大量流失到其他行业,把本来就存在的幼师缺口又放大了,而大量对收入要求不高,却没有资质,也不具备相应专业技能培训的人员就进来填补这个职业缺口,“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就此形成。虐童事件频发的原因来源于此。

本来,如果频发的幼儿园事件,能够让全社会思考,学前教育应该回归公益事业性质,应该结束私立机构为主体的局面,那么问题的解决也就有了曙光。解决这个问题,治标的办法是加强监管和惩罚力度;而治本的办法,则是提高公办学前教育机构的比例,建立公办为主体,私立为补充的学前教育体系。

但是现在社会公众关于这个事件的关注点,早就偏离了问题本身。不是从资本本性与教育公益性的内在冲突的角度,去分析问题,而是把问题从学前教育市场化引向军队,引向其他。

这种转移注意力的结果,就是出事的教育机构成为大赢家。社会舆论压力从教育机构本身,转移到军方,转移到警方,教育机构的内在问题反而没有多少人去关注了。这家教育机构的股票在大涨,主要股东非但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损失,反而从股市上获利:他们的股票连续上天上涨,涨幅20%多,先前趁股价狂跌的时候投入5000万美元购买自己的股票,现在获利巨大。

愤怒用错了地方,真的是毫无价值。

我们现在的愤怒应该用在何处?应该要求教育机构,重罚出事的教育机构,取消它的营运资质,因为它一再出现虐童事件,足见管理混乱到何种程度,取消其营运资质,于法有据,这样才能增加违法违规的成本,对其他教育机构产生震慑;对它来一个釜底抽薪,断绝它的主要股东借事件获利。

同时,借此推动教育机构解决目前的学前教育私立为主体的问题,把学前教育从盈利性产业,变成非盈利的事业。

看看,现在的网民把愤怒用在了什么地方:先是怀疑军方和学校勾结在一起,现在又怀疑警方和学校利益勾连,从军方绕到警方,却一直在绕开学前教育市场化这个要害问题。所以舆论喧嚣之后,孩子的教育还是资本的盈利产业,一切都不会有根本性改变。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真相?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军方的谣言已经澄清,现在警方处于舆论风暴的漩涡。

什么?警方包庇出事的幼儿园,掩盖真相?警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在万众瞩目中这么做承担的压力和风险,需要多大的利益才能得到补偿?

一些人反对警方结论的逻辑支点是,一个母亲怎么无声中有说自己孩子被性侵?很多人到现在都在这么说,可是,明明视频中的几个家长都是在说别人的孩子遭性侵。

这就跟一些人非要相信毛时代饿死三千万一样,说来说去,都是在说别人家谁谁谁被饿死了。

这个事件中,众人被引导关注的关键词,一开始是“军人”,在关于军人的谣言被辟谣之后,关键词转移到“叔叔爷爷”,在警方给出结论说“叔叔爷爷”系那个女人的捏造,关键词又转移为“硬盘”。就跟打游击一样,永远要用一个关键词锁住公众的注意力。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真相?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关于硬盘的事情,我不懂技术,所以我没法从技术上分析,我只是从知乎上看到别人分享的一个帖子(7月份的内容),说监控设备出事故的概率很高。我只是奇怪:如果警方,真要是要隐瞒真相,把这个事情赶紧摆平,干嘛要在通告中说硬盘损坏了,完全可以不提啊,反正上百个小时的视频也不会完整的公开,已经恢复的100多个小时的视频也足够应付舆论了。何况,公开视频,本身就是一个逻辑陷阱。公开视频,看似能够让我们接近真相,实际上根本就不具有可操作性。比如这个事件,公开视频,是公开多久的视频?是一个星期的,还是一个月的的?你公布了一个月的,会有人要一年的。你就是公布了一年的,有人会要两年的,还会有人说你的监控是处理过的。即使你真能公布了足够长的视频,这些要视频的人,会有多少人从头到尾的认真看完?而且,这么长时间的监控录像都保存下来,目前有那么大的存储能力吗?何况,再完全的监控覆盖,也不会做不到没有死角。真要是有性侵发生,谁会傻到在有监控的地方进行?还有一个问题,其他孩子的家长,会不会同意公布所有的视频?

所以,硬盘出了问题,这是个大问题,暴露了管理上的严重问题,但是对于那家多次出现问题的教育机构和热衷于学前教育产业化的教育部门来说,管理出问题,还是个问题吗?

但是不是因为硬盘出问题,就必然的导致真相无法还原了。如果真的认定发生了性侵事件,比视频更有说服力的,是性侵儿童的孩子家长的陈述和相应的医学鉴定。问题是,从一开始,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家长出来说自己的孩子受到性侵了。在警方介入这个事件之前,没有。在警方排除性侵事实存在之后,也没有。一口咬定性侵发生的人,怎么解释这个问题?继续用阴谋论的思维,说家长被控制,或者被一家一套房子收买选择了沉默或妥协?确实有人已经这么做了。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真相?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警方,是要通过证据来得出一个法律真相。如果有性侵事实发生,在警方要关注的证据中,一开始最重要的还不是视频,而是受害儿童家长的陈述和受害儿童的医学鉴定结论,证明孩子受到过什么损害。先确定有这个犯罪事实发生,然后再通过其他证据来确定谁是犯罪嫌疑人,以及犯罪过程是什么。

到目前这些坚信性侵已经发生的人,他们用来证明性侵事实存在的,都是一开始那几个视频中的女的说的“活塞运动”“光溜溜的叔叔爷爷”。从证据角度看,这些说法,就算不被警方认定为谣言,也最多属于旁证,也就是间接证据。间接证据,不能直接证明案件的事实,需要和其他证据联系起来,才能成为共同证明和确定案件事实的证据。而直接证据,也就是能够直接能够直接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包括受害人陈述、嫌疑人供述,或者能够直接证明案件事实存在的证人证言,目前都没有。到现在都没有哪个家长出来说自己的孩子就是性侵的受害者。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真相?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真相?当谣言变成了真相,真相也就变成了阴谋

到现在,都没有性侵的受害者出来,而性侵就被一些人认定是一定存在了。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现在一些人说性侵一定存在,是经不起证据规则的推敲的。

想认定一个事实,而又证据严重不足怎么办?那就靠各种阴谋论推理来补强了。

这次事件,我们不见看到了最彻底的有罪推定,还有幸见识了支持这个有罪推定的各种阴谋论推理大全。

而平时那些主张无罪推定的公知意见领袖去哪了?他们正在带头用有罪推定来带节奏呢。平时最喜欢用阴谋论来反击对美国做任何阴谋分析的人去哪了?他们正在把阴谋论淋漓尽致的用在中国政府头上呢。

从2011到2017,一些网友在一次次的谣言泛滥中成熟起来,但很多人还是2011年的那个动车事件中的自己。

我曾经以为动车事件,是中国谣言泛滥的一个顶峰,空前绝后,现在看,我过于乐观了。

在这个事件中,有人也给我一个选择题。他拿出法国心理学家勒庞的名言:群众从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然后问我:群众是眼睛是雪亮的呢,还是勒庞说的这样?

我竟无言以对。

但是,这些都能怪群众吗?也不是。其实,主管部门需要反思的地方有很多。

就在朝阳警方,公布关于刘某某造谣军队的案情通报,我看到只是给了一个行政拘留,我就在微博上圈他们的官方微博,说出我的不理解:“造谣的低成本,传谣的无成本,以后谣言会更疯狂。这次是针对军队,下次可能就是针对公安了”。“这么轻描淡写的处理,反而会影响调查结论的可信度。正确的做法是刑事立案,还要让她们以视频的方式澄清道歉”。舆论已经被带到网络战争的境界了,已经严重损害到政府公信力了,还在按照普通治安案件来定性,这就是让人着急的地方啊。

果然,这几天的舆情发展,证明我真是有一张乌鸦嘴。

我虽然不能妄言这次事件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发动一场舆论战争,但至少可以断言,在涉军的谣言制造出来之后,一些势力就开始介入,从申请注册之后就几年事件保持静默状态的账号,大量的激活,冲在舆论引导的最前线。一些明星,也积极的参与进来,把轮子的漫画也作为射向军队的武器。几个沉默已久的舆论意见领袖,这次也复活了。

天气寒冷,但是舆论的热度,却让一些蛰伏已久的人物,感觉到惊蛰提前到来。

他们把公众焦点带到军方和警方,把更深层的学前教育高度产业化这个问题根源给掩盖了。不过,当初,最积极的攻击公有制,主张教育市场化,私人资本介入教育的也是这些人。现在出问题了,他们把问题引向问题的根源之外,绝不会检讨他们的教育产业化和私有化主张。

因为这些人的参与,这个舆论事件越来越像一场舆论战争。事实上,它现在就是被引导为一场目标明确,目的明确的舆论战。

这场战争的目的是想把中国变成天堂,还是地狱?乌克兰、伊拉克、叙利亚、突尼斯、利比亚,已经给出了答案。

中国真要乱了,最大的悲剧要降临在谁的头上?是孩子,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是中国乱了,也离不开这个国家的孩子,而不是那些带节奏的明星和意见领袖,他们随时可以带着孩子移民到他们的理想国。

是为了推动学前教育的公益化和公有化,结束目前的学前教育产业化和私有化,还是为了利用政府的一些失误把政府黑出“塔西陀陷阱”状态,让中国伊拉克化、叙利亚化或者乌克兰化?

不过这次事件,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在中国,如果让私人资本在公益事业中占据了主体地位,问题丛出不穷。公益事业涉及人的最切身利益和最敏感神经,资本出事,政府挨刀,就会成为一个常态。

这个事件也从反面证明公有制为主体,有多重要。而且,这种重要性不只是表现在公益事业中。

最后我们一起来学习心理学家勒庞的另一句名言: “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

这就是一些人正在做的事情。一些人看到这里,又会嘲讽的反问:又有敌对势力了?总有一些人否定敌对势力的存在,所以,我们下一篇结合最近对于李明哲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判决谈谈敌对势力是不是客观存在。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