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朱长生:俄罗斯对叙利亚政策走向解读

正值在俄军帮助下,叙利亚政府军打破“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对代尔祖尔长达3年之久的包围,乘势进一步扩大战果、叙利亚战事即将发生重大转折,以及俄罗斯空天军参与的叙利亚反恐作战行动即将迎来两周年之际,2017年9月23日,正在代尔祖尔指挥的俄罗斯军事顾问团高级将领、俄陆军第5集团军司令瓦列里·阿萨波夫中将,不幸被一枚敌人发射的炮弹击中不治身亡。

消息传来,俄罗斯举国上下无不为之感到震惊,顿时陷入悲痛之中。阿萨波夫中将的突然阵亡,不仅给俄军造成重大损失,同时也给俄在叙利亚的反恐行动造成重大挫折。在为之扼腕痛惜之余,善良的人们可能会暗自发问,阿萨波夫阵亡意味着什么?在面临重大牺牲与挫折面前,俄罗斯会进一步采取哪些动作?是胆怯抑或是更为进取?

将军阵亡说明了什么  

俄罗斯将军是好样的。一位知名国际问题专家在得知阿萨波夫中将阵亡的消息后,曾说:“在将领身先士卒这一点上,没有哪国军队能与俄军相提并论。”阿萨波夫是俄军近年来表现突出的将军之一,此次前往叙利亚,他指挥俄军给予了敌人以沉重打击。

朱长生:俄罗斯对叙利亚政策走向解读

俄陆军第5集团军前司令瓦列里•阿萨波夫中将

英雄将军曾有过一段辉煌的过往。将军全称瓦列里·格里戈里耶维奇·阿萨波夫,1966年1月1日出生。1983年中学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梁赞空降兵高等军事指挥学校。军校毕业后10年间,便从排长成长为营长。参加过车臣战争,并受过重伤。曾就读俄伏龙芝军事学院、总参军事学院,并以优异成绩毕业。当旅长期间,曾率部参加3次国际军事演习。2016年8月出任第5 集团军司令。2013年2月22日,普京亲自授予其俄罗斯荣誉勋章。他还是勇敢勋章、军功勋章、二级为祖国服务佩剑勋章、军功奖章、一级服役优秀奖章、二级老战士十字勋章与忠诚空降兵奖章获得者。

2017年9月27日,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在出席阿萨波夫中将葬礼时给予其高度评价,称阿萨波夫将军“以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任职经验,为叙利亚政府军筹划和实施打击国际恐怖分子军事行动提供了宝贵援助。阿萨波夫中将从不躲在战友身后,最终在战斗中牺牲,他是一名真正的战士。”他表示,阿萨波夫的牺牲对于亲友和整个俄军来说都是惨重的损失。“阿萨波夫终生投身于服务祖国。他素来勇敢、果断,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做出正确的决策。他所有的卓越品质均在打击叙利亚国际恐怖分子的战斗中得以彰显。”

俄美博弈叙利亚。俄美在叙利亚战略目标不同、目的迥异世所周知。俄罗斯出兵叙利亚的目的是,在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组织的同时,维护巴沙尔合法政权在叙利亚的执政地位。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则是要在反恐的外衣下,赶巴沙尔下台,由其支持的反对派上台。这也就可以解释在俄罗斯动手前,西方国际联盟为什么在中东反恐几无进展了,是典型的“出工不出力”。

在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前,巴沙尔政权已处于灾难边缘。在实力对比上,与之对抗的有2500多个反对派与恐怖组织,分别拥有10万与11万人,同政府军人数相当。当时政府军受作战之累,被拖得精疲力尽,急需休养生息、补员人员与更新武器装备。在战场上,反政府力量捷报频传,而政府军四面受敌,接连受挫,节节败退,首都大马士革一度岌岌可危。巴沙尔政权实际控制的区域一度仅占叙利亚国土面积的20%左右,主要包括以首都大马士革至霍姆斯市公路为轴的中部地区以及拉塔基亚省沿海地区。

在俄罗斯空天军的帮助下,叙利亚政府军扭转了被动态势,由战略守势转向全面反攻,“伊斯兰国”“解放阵线”等极端恐怖组织受到重创。摇摇欲坠的巴沙尔政权摆脱危机,重新稳固了执政地位。这也是美国最不愿意看到和接受的现实,于是千万百计通过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甚至与“伊斯兰国”暗通款曲,为俄罗斯与叙利亚当局设置障碍,制造麻烦。阿萨波夫将军阵亡的消息传回国内后,俄罗斯官方的第一反应是被美国“出卖了”。

9月25日,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将军之死“是为美方在叙政策两面性所付出的血的代价”,美国此前表示将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但实际行动却完全相反,这只能说明,在美方看来,地缘政治任务比清除恐怖分子更为重要。俄联邦委员会国防和安全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克林采维奇也表示,将军是因被出卖才可能在叙遇害。叙利亚安全机构的初步调查也证实了俄方的说法,有情报被泄露给了“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

朱长生:俄罗斯对叙利亚政策走向解读

俄罗斯出兵叙利亚,挽救了濒于崩溃的巴沙尔政权

誓言将打击恐怖主义斗争进行到底

俄罗斯在出兵叙利亚之初就反复声明,行动目的是对叙利亚军队打击“伊斯兰国”“解放阵线”及其他恐怖团伙提供空中支援,打击的具体战术目标是恐怖分子的装备与运输工具、指挥通讯所(站)、武器弹药、油料库、训练营等军事基础设施,最终为巩固叙利亚合法政权创造条件,实现政治和解。俄罗斯反复表示,只打击恐怖主义,不支持任一政治力量;只采取空中行动,不发动地面打击;叙军地面攻势持续多久,俄军支持就持续多久。

阿萨波夫将军阵亡后,俄不改初衷,誓言将打击恐怖主义斗争进行到底。

10月3日,普京表示,俄将继续为叙利亚局势的调解作出贡献。10月4日,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俄将继续打击恐怖分子,并支持叙利亚的领土完整,俄将“积极参与中东主要进程,积极参与调节叙利亚危机,毫无疑问,俄将继续加强打击恐怖主义,继续致力于维护叙利亚领土完整”。10月13日,俄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作战总局局长谢尔盖·鲁茨科伊上将表示,俄罗斯空天军将继续打击“伊斯兰国”与“解放阵线”恐怖组织行动直至其全部被歼灭。10月17日,俄联邦委员会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主席、刚刚卸任的俄空天军总司令维克托·邦达列夫也表示,如果反恐行动不因某种原因而放缓,预计在2017年底前将彻底消灭叙利亚“伊斯兰国”武装团伙。

以更果敢的军事打击告慰英灵

将军之死,不仅没有让俄军放缓、更不要说停下打击叙利亚境内恐怖主义的步伐,相反,促使俄军进一步加大了打击力度与强度。

俄军方迅速在叙利亚境内部署启动多层次情报侦察体制,侦察并核查打击恐怖主义目标。根据获得的情报,俄军迅即从国内派出由图-95MS、伊尔-78加油机组成的轰炸编队长途奔袭近7000千米,在叙境内苏-30和苏-35战机护航的情况下,抵达叙利亚上空投放X-101导弹,对代尔祖尔和伊德利卜省“伊斯兰国”组织和“解放阵线”恐怖分子的最重要设施实施打击,锁定的恐怖分子指挥所、武装分子集聚区、装备集散区以及弹药库,在俄空天军发动的突然打击下悉数被摧毁。X-101是俄新型空基战略巡航导弹,导弹射程4500千米,轰炸机大可不必到叙利亚境内临空轰炸。俄之所以这么做,也是突显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与威慑作用。

朱长生:俄罗斯对叙利亚政策走向解读

2017年9月26日,俄图-95MS战略轰炸机编队向叙利亚代尔祖尔的极端组织发射了数枚X-101巡航导弹,摧毁大量目标

10月3日,俄军方通报,根据多方情报搜集,掌握到“解放阵线”头目所在位置,经军事侦察确认该组织领导层开会的时间与地点后,驻叙利亚境内俄军指挥部决定派出苏-34和苏-35战机对目标实施空中打击。在这次特别行动中,“解放阵线”的指挥部被摧毁,其头目阿布·穆罕默德·约拉尼在空袭中多处受到重伤,并且失去手臂,情况危急,12名战地指挥官、50余名保镖被消灭,包括安保负责人。

在发现“伊斯兰国”在代尔祖尔省的指挥所、武器弹药库、装甲车库后,俄军从地中海水域的2艘潜艇上两轮发射了10枚口径巡航导弹,锁定目标全部被摧毁。10月10日,俄军方通报,在过去一昼夜内,对从伊拉克西部地区窜入叙利亚代尔祖尔省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实施了182次空中打击。这种打击强度是不多见的。10月20日,俄军公布,在近1周时间内,俄联邦空天军出动400多个架次,摧毁了1200多处国际恐怖组织设施。截至10月10日,已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了92.6%的叙利亚被占领土。

以更坚决的舆论宣传主动揭露西方反恐的两面嘴脸

俄罗斯在叙利亚展开的反恐行动,不仅在打一场军事仗,伴随着军事行动的展开,也在打一场舆论宣传仗、外交仗。自打响叙利亚反恐行动第一枪起,俄罗斯就一直处于西方媒体的舆论围剿之中,说俄不顾国际社会的制裁开始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俄想拯救独裁者阿萨德、俄极力吞并中东地区领土、俄天然就是个侵略者等,企图把俄塑造成“侵略者”“邪恶帝国”的形象。行动开始后的前3个月甚至前半年,来自西方社会的这种舆论攻击不绝于耳、铺天盖地。自然,俄罗斯也进行了有力的回击。但是在这方面,西方媒体一直呈现出主动进攻的姿态,俄罗斯主要是被动回击。

朱长生:俄罗斯对叙利亚政策走向解读

2017年10月5日,沙特国王萨勒曼访问俄罗斯 

但此后,随着俄罗斯日益掌握叙利亚战场的主动,西方被迫加大了一些反恐动作,尤其是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更是显示出了反恐的一系列主动姿态来。西方对俄罗斯舆论攻击的声势趋弱,双方态势出现转化。阿萨波夫将军阵亡前,俄叙双方在舆论上便已对美国及以其为首的国际联盟展开了主动反击,不再被动应招。如在调查恐怖分子使用化学武器、美国防部斥巨资(拨款高达22亿美元)为叙反对派提供苏式武器和弹药、美空军协助20多名“伊斯兰国”战地指挥官及其亲信、家属从叙利亚代尔祖尔地区撤离、美情报部门指使武装分子进攻叙利亚“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等一系列问题上,俄方都进行了披露。叙利亚政府还因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空袭造成78名平民死亡一事,向联合国投诉国际联盟犯下战争罪和反人类罪,指控国际联盟在叙利亚使用了联合国和国际公约禁用的磷弹,并仍在继续毁坏叙利亚的基础设施和道路交通。

阿萨波夫将军阵亡后,俄罗斯进一步加大了对美国的舆论宣传攻势。俄外交部指责美国在叙利亚开展反恐行动时屡屡犯下的错误,导致拉卡人道主义灾难;美国的行动像是在分裂叙利亚,而不是反恐。叙外长表示,美国领导的国际反恐联盟在叙利亚反恐没有获得任何成绩,杀害的叙利亚平民比恐怖分子还多;以美国为首的反恐联军实际上是在有步骤地摧毁一切,就是不摧毁“伊斯兰国”。

俄国防部宣称,击溃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面临的主要障碍并不是恐怖分子的战斗力,而是他们得到的来自美国的支持,“美国对于‘伊斯兰国’实质上始终保持着一种暧昧不明的态度。”美国需要对其部队、装备出现在“伊斯兰国”控制区作出解释;叙利亚政府军遭受到了一系列来自“美国军事代表团”区域的由“伊斯兰国”组织恐怖分子的袭击。10月15日又曝出,叙利亚政府军在“伊斯兰国”遗弃的仓库中发现美式武器。10月19日,普京总统出席在俄索契召开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第14届年会时,批评一些国家不是打击恐怖主义的威胁,而仅仅是模拟“打击”。在这方面,俄美形成了角色互换,因缺乏道义支撑,美国更多地只有招架回应的份,主动进攻乏力。

以更积极的外交斡旋减轻反恐阻力

阿萨波夫将军的阵亡突显了俄罗斯与美国,甚至是俄罗斯与以美为首的国际联盟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矛盾与分歧。为巩固反恐统一战线,分化美国及其国际联盟与中东国家的关系,争取有利于己的态势,俄罗斯在阿萨波夫将军阵亡后,在这一地区与相关国家展开了积极的外交斡旋。

一是持续改善同土耳其的关系。俄罗斯借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向土提供相关情报之机,修复了因苏-24被击落事件造成的迅速恶化的双边关系,成功地分化了西方阵营,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展开了一系列有别于西方阵营的积极合作,同伊朗联手倡议成立了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进程机制。9月28日,普京连爱将阿萨波夫的葬礼都未及参加,亲赴土耳其进行工作访问,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叙利亚冲突、库尔德公投以及建设天然气管道问题进行重点讨论。这已是2017年两国总统举行的第5次会晤。双方一致强调,要维护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领土完整,并表示“有决心密切合作,为叙利亚冲突找到政治解决方案”。

二是沙特国王对俄实现破冰之旅。10月5日,沙特国王萨勒曼访问俄罗斯。这是俄沙特关系史上沙特国王对俄罗斯的首次访问,普京将此访称之为两国关系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两国元首一致认为,在叙利亚问题上反恐是首要任务。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在两国元首会谈后表示,双方“支持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会谈(机制),同时支持叙利亚领土完整和保留国家体制”。

三是国防部长出访以色列。在叙利亚反恐行动接近尾声之际,10月17日,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大将出访以色列,分别同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国防部长利伯曼举行会谈,主要内容除涉及双边军事技术合作、全球安全问题议题外,绍伊古还主动同以色列上述两官员沟通中东地区安全形势,特别是叙利亚形势问题。尽管最终结果不得而知,但足见俄罗斯对这一问题的重视,也应该是绍伊古此访最关注的问题。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