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抗美援朝的遗产:确立大国地位与重返联合国

确立大国地位与重返联合国 ——抗美援朝留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三)

抗美援朝带给中国的战争红利是巨大的。“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一仗保证了中国边疆几十年的基本和平,为此后的和平稳定发展、经济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国际政治基础。而实际上沈某加给抗美援朝的罪名如耽误了中国重返联合国等,也是不存在的,相反,是抗美援朝带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保证了中国此后的国际地位稳步上升,在进入联合国、取得“五常”席位之前,就已实质上登上了国际舞台、确立了大国地位,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认可,并最终实至名归地重返联合国,取代台湾伪政权而成为名副其实的“五常”成员。这是美国一再阻挡却无力阻挡的。下面就谈谈朝鲜战争的停战及其后续影响,探讨相关问题。

朝鲜战争的停战:第四次、第五次战役的苦战是否值得,是否能避免? 

1951年1月25日——4月21日,第四次战役;4月11日麦克阿瑟被解职;4月22日——6月10日,第五次战役,经过第四、第五两次战役后,中美两军在三八线对峙的局面形成。

但是,也就在第五次战役期间,美国人通过间接渠道主动寻求与中国和谈判的机会,用艾奇逊的话说就是“像一群狗子那样到处寻找线索”。

艾奇逊派出五条“狗子”寻找可能与中国和谈的门路。最后,美国国务院政策办公室主任乔治·凯南与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搭上了话头,通过这条斜道拉线,最终中美1951年7月10日在板门店举行会谈。

从史实看,1950年底,印度劝和的前后,美国人的地盘还在三八线以北,但是当时的美国以征兵百万扩军备战为后盾拒绝和谈;但是在中美军队三八线附近拉锯的时候,美国人实际有效控制的地盘已经退缩到三八线以南的时候,美国却要和谈了。在这个档口美国寻求和谈,证明1950年底美国的确不甘心失败,不甘心放弃其地缘政治利益,并且有大举扩军继续战争的余力,因而也就没有真正实现“和谈”的条件;同时表明了中国此前拒绝接受不公正、挖陷阱的“和谈”方案,坚决奉陪到底,直到把美国人打得无力再战的正确性。

美国人在1950年底不与中国和解,觉得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的失败是因为军事动员程度不够,在朝鲜战场上投入的军事资源还不足,还算不上放手大打,所以把本来就对中国不利的“十三国提案”进一步肢解、阉割,为自己继续大打做准备,以至杜鲁门进行征兵百万的全国总动员。

但是在更多援军开进朝鲜战场,经过第四次战役后,美国人才发觉,哪怕征兵百万扩军备战,它的力量打到三八线以北也十分困难,并且无力有效地控制!它也绝不可能在“惩罚中国人”之后再体面的撤兵!也正是在这个让它无可奈何的境地下,美国人才想到要与中国和谈。

那么,这个让志愿军倍感吃力的第四次战役不该打么?如果不经过那么一场苦战,会让美国觉得他在朝鲜战场上的能量也仅仅是保住三八线以南地盘不丢么?

类似于沈某的观点在网上常见,被无知马甲们留声机似的反复呻吟:要是抗美援朝中,不打过三八线就好了,不占领汉城就好了,早些时候“响应”联合国同美国谈判就好了……

这些无知者们总以为这样的话,不但四次、第五次的苦战就不会有了,而且还能尽早结束战争。但是需要清楚:杜鲁门在1950年12月16日下达的全国动员令是闹着玩儿的么?杜鲁门要是不在朝鲜“惩罚”中国人,不把战线推进到三八线以北,它会罢手么?美国扩军百万那是为了什么?!一纸什么和谈条约就能让美国把武装起来的军队再解散了?不把更多的美国兵投送在朝鲜战场上和志愿军见个死活,不狠狠地“惩罚”中国人,美国绝不会罢手!第四次、第五次战役非打不可!你不打,美国人也会逼你打,不把美国的武器和美元消耗个差不多,不搭上更多美国平民的性命,美国政府是不会承认它在朝鲜奈何不了中国,它也绝不会主动同中国和谈。

·美国为朝鲜战争出动兵力总数超过百万

美国征兵百万,那么它真正投入朝鲜战场的兵力又有多少?这个数字在很多资料那里都只是数十万,但在国务卿艾奇逊的后任杜勒斯那里却有另一种说法:

【团结原则的实现不能没有牺牲。没有人能只做他想做的事。美国的年轻人没有做他们想做的事情。100多万美国孩子离开他们的家庭、亲人和和平事业,奔赴遥远的朝鲜。他们去那里的原因是,你在黑暗的时刻提出以自由世界大团结的神圣原则来挽救贵国与巨大的灾难。那100万去贵国的美国孩子中,2.4万名牺牲,11万受伤。我们在金钱上付出了成百上亿美元。那就是我们为忠诚于你提出的团结原则付出的一部分代价。(1953年6月22日杜勒斯致李承晚的信,《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第1卷)】

1950年12月第二次战役期间,美国高层在同英国人的会晤中曾表示:

【我们可以在朝鲜打下去,能打多久就打多久,尽我们一切,惩罚敌人。那时,我们的谈判地位就不会更糟。】

当时为了止住败势,美国高层派陆军参谋长柯林斯亲临战争前线观察,回来后带来了情况并不是糟得无可挽回的“好消息”,于是五星上将布莱德雷就认为,“靠目前兵力,加以正常的轮换,完全可以再朝鲜守住”,因而当时“不必被迫进行谈判”。

可见,美国为了挽回败局,避免在不利条件下谈判,是不惜代价的。“尽我们一切”,既包括一切武器装备,也包括一切可以拿得出来的兵力、财力。而布莱德雷所谓“正常的轮换”,就是把美国能够召集、派出的所有部队,轮番拉到战场上填坑。

那么,结合1953年杜勒斯给李承晚的信件内容可以推想,美国前前后后为朝鲜战争投入的兵力在百万之上。杜勒斯也是在“劝”李承晚,我美国百万大军真的是奈何不了中国,我美国也不可能再为这个战争无底洞付出了。

那么,从中国一边来看,对于不甘心一两次战役失败就退出的美国人,对于源源不断投入兵力的美国军队,不把它的力气消耗个差不多,使其断掉继续打下去直到把中国部队打垮的念想,真正的和谈停战是不可能的。

从被中国人追打,到大举增兵之后与中国军队在三八线上拉锯,美国人的确是“赚”回了面子,打到1953年时候,已经疲惫不堪,同时中国军队的装备也有了提高,再打下去凶多吉少,所以,采取止损策略,于1953年7月27日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但是,就在稍后的8月8日,美国又和南朝鲜签订“共同防御条约”,南朝鲜给予美国“在双方共同商定的大韩民国领土内及其周围部署美国陆、海、空军部队的权利”。借着这个协定,美国军队可以无限期的在南朝鲜驻扎。与之伴随的是,美国和南朝鲜在交换战俘上横生枝节,违背“停战协定”,把中、朝战俘随意处置,1954年1月23日,美国把1.4万志愿军战俘强行交由台湾岛上的那个伪政权处置。

凡此种种,都证明战败了的美国要继续在朝鲜半岛给自己找回面子、赢取利益,尤其是在战俘问题上,美国人在全副武装的中国军队面前丢了的面子,一定要在凌虐战俘上找回来。小布什口中的“流氓国家”放在美国头上很合适。

战后苏、英、法三国对中国地位的承认

美国人的动机很简单:绝不承认在朝鲜丢了人,绝不承认中国在朝鲜战争之后赢得的大国地位!

这让人想到阿杜的《天黑》:“我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但是,美国不承认的白天,在他国眼中就是阳光灿烂!中国在抗美援朝之后获得的大国地位是其他大国承认并且努力凸显的“艳阳天”!

·苏联

朝鲜紧邻苏联远东,而远东又是苏联国力很难企及的极限,美国人在这里折腾苏联寝食难安;而美国就是要苏联在西欧与远东间顾此失彼!苏联岂能甘心,所以决定引入强援制衡美国。这个强援就是把美国逼和的中国,所以,苏联要竭力推举、抬升中国的国际地位。

二战后空前强大的苏联,对远东的控制是否鞭长莫及?这个问题要说明白,否则也就很难说清楚,为什么它在东亚远东急需中国的助力:

苏联的远东亚洲部分,远离它欧洲部分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远东部队的军需物资,全仰仗一条纤细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来供应。这条铁路全长9000多公里,因为在修建之初的勘测工作粗陋,所以,路线选择上多经过(实际上也无法绕过)西伯利亚的辽阔冻土带,春夏时分冻土溶解,冬天某些地段的冻土带又受冻膨胀,从而严重影响铁路的通行能力。所以,从这条通行能力差但又不得不依靠的、几乎长达万公里的铁路运送军需物资,是苏联在远东军事后勤的短板。二战后期,斯大林在对日本关东军作战前曾表示,双轨的西伯利亚铁路无法运送35-40个师的给养,苏联还必须在远东建立起3-4个月的储备。因此,实现在远东的对日作战“需要两个半月到三个月”。

苏联在远东的军事后勤供应的瓶颈制约了苏联在远东的军事力量与作战规模,所以一直以谨慎小心的心态应对远东事务,采取守势,尽力不去刺激美国人,以免引火烧身。这也是为什么在1950年初之前,斯大林反对金日成发动统一战争的原因。对此美国人洞若观火。所以美国不光在朝鲜挖坑引诱金日成,以图拖下苏联,而且更用最直接的战争手段向苏联挑衅:1950年秋,在美国干预朝鲜统一战争并成功击垮金日成后,又顺手把苏军建立在苏哈亚列奇卡的基地炸毁了。这和美国轰炸我国境内的安东一样,是对苏联领土的公然武装侵略。

苏联在远东实在无力对抗以日本为前进基地的美国,其战略重心仍然是在欧洲,但远东又有苏联大片领土和资源需要保护。所以,在中国将美国打退逼和之后,苏联势必要努力抬升中国的地位。

·英国

英国国势日衰,根本不愿在朝鲜跟着美国这个疯子得罪中国,因为在香港,中国还掐着英国的蛇七寸,不要说出兵占领香港,就是把淡水供给截停,也让英国人哪里来再回哪里,到时候老英国那“日不落帝国”的夕阳余晖就彻底暗沉了。更要紧的是,在国内厉行民族压迫、种族歧视的美国,却在在外国充当活菩萨,大力鼓吹“民族自决”,以分割英国的遗产。于是老殖民大国英国的殖民地人民纷纷要自立建国,把老英国弄的左支右绌心力交瘁,1947年,印度、巴基斯坦、缅甸独立。没有殖民地的滋养,英国这个寄生虫国势加速衰落。对此,英国人对美国人是不满的,所以也有意引入强援牵制美国。其实在抗美援朝之前,英国就给了美国一记闷棍:1949年10月6日英国领事格拉汉姆以“备忘录”形式告知周恩来总理:

【“英国政府仔细研究了中英关系的漫长历史,提议通过领事代表立即建立‘非正式的关系’。”】

对这一闷棍,杜鲁门和艾奇逊认为英国人对美国不太地道。

朝鲜战争之前尚且如此,朝鲜战争之后,英国更有了机会。于是英国承认中国的国际地位,以制衡一家独大的美国,也是必然的。

·法国

法国人的军事荣光尽在拿破仑被囚之前闪耀,之后,被德国两度灭国,法国兵的能耐也只剩下帮着英国打下手,和沙俄的农奴兵在一较短长,再有就是修理满清的鸦片兵。

日本完蛋后,法国人重回越南,却被中国支援的越南小国打得无力还手,它已经砸不进钱死不起人了,于是向它所属的那个阵营的“瓢把子”美国求援。美国倒是给了不少刀枪棍棒,但是又派个“军事顾问援助团”跟进,想和法国扶植的傀儡直接谈判,挤走法国人。法国人虽然打仗无能,但是,还在乎拿破仑留下的面子,死活不让美国人插进来。可是国力比不上心思,不闪人也不行。不过它和美国一样,虽然想着尽快闪人,但是还是要追求一个“体面”,要风风光光地从越南闪人。但是,要做到这个,不打通中国的关节行不通!而且,在朝鲜半岛上,它见识了中国军队的强悍,也领教了毛泽东的强硬。所以,它打算软中求活,与中国接触,寻求“体面”地跳出苦海的路径。

这三国“心有灵犀”,在朝鲜战争后,都看到了新中国的实力和潜力。先是苏联在1953年9月28日照会美、英、法三国,提议召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五大国外长会议,找寻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办法。后来又在当年10月伦敦外长会议上,继续提出召开中、苏、美、英、法五大国会议,解决远东安全问题,解决朝鲜半岛和印度支那安全问题。

沈某喋喋不休说什么:因为拒绝了“十三国提案”才让新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日子迟了许久。这一说法本身经不起推敲,“十三国提案”绝不是什么香饽饽,并且还经过了美国的阉割。笔者在本文的前面两大部分已着重说明当时中国拒绝接受该提案的多方面依据。此外,照朝鲜战争之后苏联、英、法的谋划来看,那个由美国人一手操纵、刚刚做了美国人武装干涉他国傀儡的联合国,进不进也无所谓。不进联合国,却有人上门来找着办事,商议国际秩序,那个比死人多出一口气的台湾伪政权倒是在联合国像个牌位似的墩着,谁找它?谁看得起它?此时不进美国人操纵的联合国,不代表中国就没有国际地位,而是正好相反。

对苏联的倡议,周恩来总理积极响应。

苏联继续在1954年初的柏林外长会议发力,建议召开中、苏、美、英、法五大国会议解决远东问题。但是美国坚决反对,借口还是是所谓中国是“侵略者”的陈词滥调。美国人还是要闭着眼睛找那黑夜的感觉——为了面子问题,绝不承认中国已有的大国地位和能量。

但是,美国的反对让法国十分不爽,它急于和中国沟通,解决越南问题,好尽快体面的从越南泥潭里脱身,所以对美国人也动以说辞;英国对美国的胡扯也大不以为然,也很赞成苏联人的建议。在苏联的建议遭到美国人的反对后,英国敲了美国一棍子——打算另起炉灶,建议召开七国会议,五大国再加上南北朝鲜一起开会,收拾美国和南朝鲜在朝鲜停战协议上建起的烂尾楼。美国人没法子了,只好在会议上口头同意在日内瓦召开会议,与中国协商解决远东问题。

苏联两次三番都在建议把不是联合国成员的新中国列入大国会议的名单,实际上,就是要绕开被美国操纵的表决器——联合国来解决国际间的战争与和平问题。朝鲜战争后的联合国和什么安理会,实际上就是一双臭烘烘的破鞋:真正对国际和平起作用的五大国中,苏联看不起那双破鞋,英国也绕着这双破鞋走道,法国更不愿意往这破鞋里伸脚丫子,中国就不必说了。于是当时那个叫做“联合国”的组织——那双不成样的破鞋,一只装着美国,一只装着那个比死人多出一口气的台湾蒋氏伪政权让世人看笑话。关于当时的联合国,周恩来总理在日内瓦会议上作了准确的判定:

【朝鲜停战言谈判和停战后的事实“更加证明联合国已无能力处理朝鲜问题。因而我们才在这里举行这个关系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会议。我们这个会议和联合国毫无关系。”】

这就是当时的联合国——好似破鞋一双!

朝鲜战争证明:在东亚,中国是个当之无愧的强国,有美、苏、英、法这联合国“五常”成员不能企及的能耐,能办到它们办不到的事情。尽管新中国不是“五常”,但是,实际上他能起到的作用就是“五常”国的作用,谁也不能忽视,忽视了就要像美国一样碰钉子。这是中国在朝鲜自己打出来的地位。固然,当时中国进不了联合国,但是,联合国的其他大国为了办事,就要纡尊降贵,另起炉灶,专为中国搭建平台——日内瓦会议解决远东问题。这个作用和地位,是蒋介石那个在联合国尸居其位的伪政权能比的么?这样的地位和作用,和真正联合国的“五常”有两样么?

没有“五常”头衔,抗美援朝后的新中国一样是个大国,这样的身份和地位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可以用自己的影响力,参与周边地缘政治格局的调整,尽可能地为自己国家的安全创造有力的局面。新中国在抗美援朝后的大国地位,就是这样一种战争红利——固然不能完全驱逐朝鲜半岛上的美国势力,但是,却为半岛上的不测事件预留了缓冲的空间和时间,极大地保护了东北边境的安全。

而抗美援朝的战后红利远不止这些,还将持续显现。

“印支问题”:中国划出17度线

固然,美国口头答应日内瓦会议的召开,但是仍不甘心新中国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进入国际舞台。如果日内瓦会议顺利召开了,美国的面皮就没有了。为了挽回既成事实,竭力阻挠日内瓦会议的召开,美国领着一帮子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菲律宾们,拉着英、法呼喊:中国支援“越盟”了,咱得警告他,再这么干咱就要:

【对中国海岸采取海空军行动,对印度支那进行积极干涉。】

——美国人要把日内瓦会议要讨论的印支问题搞成国际化的大泥潭,在朝鲜半岛之后再搞个越南大坑,让中国没法顺利发挥作用,特别是要拉拢英法抵制中国。

英国给美国一个软钉子:

【愿意与其他国家共同考虑建立东南亚集体防御的可能性。】

美国人不高兴——干还是不干你给个明白话么,模棱两可算什么?英国人也干脆翻了脸:

【只是答应考虑,不可能有更进一步的行动。】

——和你客气一句罢了,非要人拿实话扇你的脸?

法国人更直接:要在日内瓦会议上自己拿主意,不听美国在印支问题上搅混水。

美国人拼死阻挠日内瓦会议的召开,目的只有一个,日内瓦会议一旦召开,中国的大国地位就是板上钉钉了,自己的脸要丢双份儿的了!因为它的那个表决器——联合国真的就是一双没人要的破鞋了!到时候,它美国就要穿着这双破鞋满世界让人笑话?

一个日内瓦会议就是国力与威望的天平——没有中国,无论谁,在东亚、东南亚要干成些大事情,不成的!这是朝鲜战争打出来的实力,打出来的红利,国际格局的大变动,不可能绕过新中国了!

美国人不能阻挡日内瓦会议的召开,于是只剩下在日内瓦会议上拉着南朝鲜大吵大闹满地打滚撒泼耍流氓,再次祭起诬蔑中国为“侵略者”的嘴炮,竭力要将中国人发挥作用的日内瓦会议搅黄,被中国人言辞批驳,并要求根据朝鲜停战协定的规矩办事,撤出所有外国军队,让朝鲜人自己选择其政府。

苏联表示认同。法国也不愿再陪美国在朝鲜问题上耗下去,力图把焦点放在越南问题上。

英国则认识到美国不可能再在朝鲜有大折腾,一则为了在欧洲防苏反共,一则担心东南亚那边“赤旗遍地”,波及到“英联邦”的喽啰。于是把朝鲜话题压住,同美国一起压制中国。

美英一起耍流氓,朝鲜问题没法子进一步解决,于是会议议题又在印支问题上来回拉锯。

但是,就是这个印支问题也讨论的十分艰难。会议时长两个半月,8次全体会议,23次限制性会议,来回拉锯。不过因为周恩来总理的斡旋,总算促成了法、越直接和谈,画了一条鼎鼎大名的北纬17度线!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国际上办成了一件大事。

这个17度线与联合国无关,但是,这个17度线却比斯大林主动划定、先被联合国承认后被美国无视的三八线管用得多!三八线美国兵想突破就突破了,最后是中国通过与美国的反复鏖战,才最终把三八线定下来。但是,日内瓦会议上划出的17度线,美国人的地面部队就是不敢越过!

看这个能耐,在东亚那片地方,当时的联合国“五常”里谁有这个本事?说到底,这是抗美援朝的战争红利!

万隆会议:绕开联合国,构建新秩序

美国人在日内瓦会议上除了耍弄联合国那双破鞋啥能耐都没有,还让中国划了一条北纬17度线,把法国人救了,让英国安了心,自己这个阵营里说不定要有谁叛变啊?美国人还想找脸:在1954年9月弄了个《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拉着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菲律宾、巴基斯坦、英国、法国入伙要围堵中国,给自己在日内瓦丢了的人找场子。

但是,在第二年——1955年4月,这个条约的成员国巴基斯坦就作为“万隆会议”的发起人力邀中国参加“万隆会议”。这个条约里的另外两个国家泰国、菲律宾也在参会者之列。这是在抽美国人的脸啊!

不仅这样,“万隆会议”还使得中国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广为人知,成为平等、民主地处理国际关系的普遍准则。以此为母本,万隆会议还提出了各国和平相处和友好合作的十项原则,这个十项原则里的第六条:“不使用集体防御的安排来为任何一个大国的特殊利益服务”——就是针对的就是美国到处弄“条约”,搞“同盟”的罪恶勾当!

美国不是想找脸么?可是最后连底裤也被扒了!

万隆会议为什么力邀中国参会?中国人办事地道、仁义;中国在朝鲜战场上的表现让人觉得新中国是个说话算数的政权,有的是人亲近!没有抗美援朝,没有和美国在三八线上的反复拉锯鏖战,中国不算强者,得不到别国的承认,参与不了国际新秩序的构建。

美国还是有明白人的,比如美国驻黎巴嫩大使马利克,对中国在万隆会议上的巨大成功毫不隐晦,他给他的boss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上课:

【“(万隆会议)最重要的结果是共产党中国变得强大了;她赢得了很多朋友的善意,实际上,会议似乎就是为此目的而召开的。现在有三点是清晰的:1、对美国来说,目前不与共产党中国坐下来谈判是困难的;2、对美国来说,要对已经产生的对共产党中国的善意加以遏制是困难的;3、对美国来说,把共产党中国排除在联合国外是困难的。”】

这是明白人说大实话。但是,面子问题让美国还是要“闭上眼睛”,为的就是把别人也拉进黑夜。

可是,1961年,“万隆会议”带给美国的创伤还未平复时,十六届联大召开,“噩耗”传到美国人耳中:联大突破美国设置的障碍,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席位恢复问题提交联大讨论。美国人又挨一闷棍。不过美国人到底在联合国有权势,它居然设法把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恢复问题列入“重要问题”议程。

所谓“重要问题”是指——新会员国的加入,会员国权利的停止,以及会员国的除名等要紧问题。《联合国宪章》规定,“重要问题”需联大三分之二多数赞成才能通过。美国这一爪子是对《联合国宪章》的篡改:因为中国的席位问题涉及的是恢复,根本不属于新成员国加入之类的“重大问题”范围。不过,尽管美国人用尽心机,中国的国际声望和大国地位还是与日俱升。自那以后,在联大会议上,支持中国恢复合法席位的国家不断增加。

“万隆会议”之后,中国声望日隆,成了反帝、反殖民主义的一面大旗,亚非拉那些饱受西方列强欺凌的国家和民族将中国引为楷模,革命怒涛遍及三大洲,“农村包围城市”“游击战”的中国经验全世界开花、结果。

中国成了弱小们楷模,中国的领袖成了弱小国家的革命导师,这让华盛顿那帮子自诩的“精英”情不能堪,绝不愿忍!因为他们向来认为,被其他国家效仿追随,这是美国人才能有的“天定责任”。我不能,别人也休想!

越南战争:美国继续丢面子

但是,还有“噩耗”钻入耳朵,50年代末60年代初,美国的情报显示,中国有研制原子弹的迹象,中央情报局惶惶然,警告美国的决策者,如果这个东西在中国爆响——

【“中国对美国的利益,特别是亚洲利益,所造成的危害将加大。”】

他们认为,“及至1965年,中国将完全发挥一个主要的世界大国的作用,无论它是否加入联合国”。

为了对付中国,在中国周边继续制造麻烦,60年代初的美国出现了一个奇景,“上至肯尼迪,下至陆军将军和特种部队都在研读毛泽东论游击战的著作。”美国进一步认为,东南亚地区是“叛乱”活跃区,最薄弱环节是印度支那,“共产党的战术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运用”,而且已发展壮大:“共产党人已利用游击战或叛乱活动来损害美国的利益”。于是,东南亚特别是越南地区,成为美国开展“反叛乱”“反游击战”计划的试验场,以此遏制中国,遏制共产主义运动的势头。[见陶文钊《中美关系史》1949-1972(中卷),24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

肯尼迪的副国务卿解释道:

【(肯尼迪政府)无论如何都在准备同中国人在2年、3年、5年或10年内进行一场战斗,问题只在于何时何地,怎么样进行。】

但是,无论美国如何准备,在1960年代初,恰遇中国三年困难国力下降的时候,美国也绝不敢在中国周边放手乱动,为什么?

一来,向来喜欢勾帮结伙欺负人的美国人一直以为有那么一个铁板一块的“中苏集团”,肯尼迪还不相信当时的中苏裂痕会发展到势不两立的地步,中苏还是一个集团,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敌人,美国不敢胡来;第二,朝鲜战争对美国的创害太重了!那伙子华盛顿的“精英”,没有信心直面中国的建国者!美国人不想在它们四处点火放手大干的时候与中国人不期而遇。

抗美援朝的战争余威惠及建国后国势最弱的关键年份!

但是,当中苏裂痕扩大化,被局外人觉察两国的对立不可免的时候,美国人开始小心翼翼地在印支制造事端,挑战中国在东亚的地位和周边安全。美国人制造的动乱从老挝一直蔓延到越南。

美国人认真研究了“游击战”,得出了心得:在南越拥立一个伪政权——吴庭艳政权;要用隔绝越共与百姓间的“鱼水情”的法子孤立越共,铲除其武装根基,于是“战略村”出笼。一个个设置在偏僻、遥远地域的“战略村”草草搭建起来,大批的农民被枪炮炸弹驱离家园,远离了生存的根本——土地,到“战略村”体会“社区精神和国民团结意识”。但是,愚蠢的美国人不想想,农民离了土地怎么活?而没有了土地的农民又是一切农耕社会所有动乱的最大不安定因素,美国人毁人不倦的辛勤劳作收获了更大更多的反美果实——南越的反美武装继续扩大势力。而被美国人呵护的吴庭艳不是南朝鲜,与美国摩擦不断,这样的摩擦最后升级为“换马行动”,吴庭艳完了,肯尼迪也在十天之后驾鹤西归。

新上任的约翰逊以“东京湾”事件开场,把肯尼迪在越南的小心谨慎换做了“有限战争”,在南越直接动用美国兵开打,到1965年底,美国在越南的地面部队达到17.5万人。而空、海军在北越上空狂轰滥炸。

美国人的肆无忌惮只能换来中国的坚决反击。1965年3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全世界人民动员起来,援助南越人民打败美国侵略者》;4月2日,周恩来总理对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说:“战争扩大时,是无法划一条界线的,就象火势会蔓延一样”,何况美国侵越战争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对抗中国。他还强调:“美国说这是局部战争,它所进行的是有限的轰炸和有限的扩大。但是,即使它主观上想限制战争扩大,实际上也控制不了”;战争将会逐步扩大到中国。他声明:即使美国不把对越南的侵掠扩大到中国,中国也一样要援助越南,而且中国已做好了同美国作战的一切准备,但中国不会主动挑起对美国的战争,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

这是中国高层对美国玩火的严厉警告。一切就像是朝鲜战争前的重演。

批判的武器不如武器的批判,外交辞令上的强硬发声更要以切实的武力准备为后盾,在1964年8月,美国对北越进行大规模轰炸开始后不久,中国就将经济方向转轨,集中力量建立“大三线”,为打大仗做长久准备。1965年6-8月间,中国第一批支援部队——工程兵部队和高炮61、63支队入越参战,为北越在天空中撑伞,地面上修路建堡垒。

1965-1967年,美国入越参战部队达50万人,中国入越参战员额也达15万人。

中国的有效支援,加上苏联姗姗来迟的帮助,使弹丸之地的越南上的拼杀超出了“有限战争”的范围,已经濒临总体战争的边缘。但是,和朝鲜战争的相似的是,美国能在越南投入的作战资源是与他的目标严重不匹配的——心大力小,最后的结局就象朝战中马歇尔力求,但又不可能做到的——想要“体面的撤兵”,但是后来还是丢人现眼!

1968年1月31日,北越武装发动春节攻势,席卷36各省会、5各大城市、64个府区和50个战略村,并且袭击了美国大使馆、西贡机场、“总统府”、南越“政府”总参谋部,攻占古都顺化,歼敌15万人。美国败局已定。约翰逊被迫宣布部分停止轰炸。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上台,力促越战“越南化”,为撤军打前站。5月3日美国防部长宣布从越南撤兵的三个基本条件。5月14日尼克松就越南战争发表演说,称美国在越南仅追求有限的目标,针对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提出《十点全面解决办法》,愿意在年内撤出大部分美军。9月26日,尼克松在白宫宣布要在1970年底或1971年年中结束越南战争。1973年1月27日,美国被迫签订《巴黎协定》。1975年,越南发动旱季攻势,解放西贡,5月1日解放整个南方。

美国人的脸呢?从1953年朝战停战以后一直绕着中国边境线闹事苦苦找寻的脸面呢?

重返联合国:实至名归,美国无力阻挡

越战是朝鲜战争的延续,延续的是美国对中国大国地位不承认的挑战和失败,实际上延续的也是美国对中国自朝鲜战争之后获得的实际上的“五常”地位的不承认与遏制,同时,美国也继承了朝鲜战争的丢人现眼和“噩梦”!

与美国在越战战场上的退缩相伴,1970年,第二十五届联大会议上,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18国提出的恢复中国合法席位的提案货51票赞成、49票反对(包括台湾一票)、25票弃权首次获得简单多数。虽然不足以克服美国设下的“重要问题”的限制——三分之二多数,但是,趋势是明显的有利于中国。

与1954年日内瓦会议相似的是,美国继续耍流氓:

【美国将支持今年(1971年)秋天联合国大会上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席位的行动。同时,美国将反对任何驱逐中华民国的行动,或者以其他方式剥夺它在联合国的代表权的行动。】

这个招数是“双重代表权”阴招。美国要不惜代价使联合国大会通过这个“双重代表权”议案,以此来恶心中国。这实际上就是“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改头换面。但是,这个阴招出乎美国人意料地被国民党伪政权强烈反对。美国这一招算是一口咬了猪尿泡。但是,美国还是要把这个阴招耍下去。但更让美国人丧气的是在1971年9月22日的联大会议上,美国这个“双重代表权”议案被安排在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提出的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驱逐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提案的后面。也就是说,如果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的提案获准通过,那么“双重代表圈”提案根本不需要表决,“胎死腹中”!

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届联大会议上,经过一周激烈辩论,联大以59票反对、55票赞成、15票弃权,否决美、日等国提出的“重要问题”提案。紧接着,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国民党集团从联合国一切机构驱逐出去的提案在大会上进行表决: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以压倒性优势通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和席位终获恢复!

中国在朝鲜战争后获得的事实上的大国地位——“五常”席位,终于以不可阻碍的势头得以恢复,美国人从1953年到1971年的18年打了水漂!这18年,贯穿始终的是美国对中国的遏制与压制,内中的动机是对朝鲜战争后中国获得的大国地位的拒不承认。而它不承认的原因是它在朝鲜战场上面对中国军队连连失分,为了挽回脸面,它越要在中国这里讨回失分,结果却是次次失分,最后连它的“后院”——联合国都倒了墙!

确立大国地位与重返联合国 ——抗美援朝留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三)

阿杜《天黑》——“我闭上眼睛就是天黑……”,歌手的歌词是煽情,但是,大国的执政者们也要意气用事,是不是也太过于愚蠢了呢?!

这都是朝鲜战争之后的连锁事件,都是美国因为朝鲜战争栽的跟头。

朝鲜战争,新中国得到的战争红利是巨大的!

结语

对抗美援朝,当下的中国有太多的污蔑与诋毁。最理直气壮的说法:中国死去的人比美国多。于此应该反问一句:如果不抗美援朝呢?美国陈兵鸭绿江,苏联借着支援中国的名义,大举出兵东北,中国会怎么样呢?如果历史重演,中国要死多少人?谁算过账?苏联盘踞东北之后,说俄语的人会很多很多,这个东北算谁的?这个账谁算过?难道有人盼着这段历史要重演?

对于抗美援朝,有个后来的范例——古巴导弹危机可作对比。对这个危机险些酿成的战祸,众口一词——濒临核大战的边缘。也就是说,为了阻止苏联在古巴安装导弹,美国不惜挑起核大战与苏联同归于尽。当然,整个世界也要倒大霉。如果当时的赫鲁晓夫决不妥协强硬下去,核战争打起来的话,作为肇事者的美国要死多少人?美国人就不这个账!人算的是,苏联导弹会让我睡不着,吃不香!到底打起核大战死多少人,这是个没法子算的账,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但是,美国就是要打这么一场核战争,原因就在于古巴离美国太近!

同理:近在咫尺的朝鲜由美国人占领了全境,对中国的安全的威胁程度绝不下于苏联在古巴安装导弹,而且美国已经侵入了中国边境!但是,现在就是有中国人对着抗美援朝大放厥词,无视其必要性,无视其带来的巨大红利。这是为什么?

英国人肖特《毛泽东传》说:

【“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朝鲜冲突也还是祸兮福所倚的事。它产生出一种民族复兴情绪和民族自豪感,甚至在那些或许对这个新生政权了无好感的人当中也还油然而生出一种敬意。”】

看,中国人办的漂亮事,外国人给喊好,这咋回事呢?

论从史出,本文征引史实若干,都是翻检正规出版物之后方敢敲键盘。现在把参考书目列出,对学者们致敬意:

齐德学、曲爱国、邓礼峰、鲍明荣、王成志、郭志刚、丁伟、徐金洲、姚莲瑞《抗美援朝战争史》

王绳祖《国际关系史》(第八卷)

陶文钊《中美关系史》(1949-1972)

张文木《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卷)、(中卷下)

双石《开国第一战》

崔丕主编《冷战时期美国对外政策史探微》

(德)迪特·海因茨希《中苏走向联盟的艰难历程》

杨奎松《“中间地带”的革命》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