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他用14年时间记录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

北京城像一块大豆腐,四方四正。城里有大街,有胡同。大街、胡同都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大街、胡同,把北京切成一个又一个方块。这种方正不但影响了北京人的生活,也影响了北京人的思想。

——汪曾祺

乍一看,北京的胡同都是灰墙灰瓦,一个模样。其实不然,只要你肯下点功夫,串上几条胡同,再和那的老住户聊上一阵子,就会发现,每条胡同都有个说头儿,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着传奇般的经历。

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戴程松,从2004年起,穿梭在大大小小、七拐八拐的老胡同中,用一幅幅写生作品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没想到,这一画就是14年。

下面请欣赏戴程松先生的精美作品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北总布胡同2号,重檐牌楼门。是北京唯一的重檐牌楼式门楼。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朝阳门内大街137号,孚郡王府。为清代道光第九个儿子奕譓府邸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炒豆胡同63号 僧王府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地安门外大街 后门桥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东四六条63号 崇礼住宅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官书院胡同7号——蛮子门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护国寺街9号 梅兰芳故居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黄米胡同9 号,“半亩园”;9号院曾是旧京著名的私家园林之一。此处最早是贾中承的宅园,由清初著名戏曲理论家、作家李渔修建。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禄米仓胡同5号 智化寺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什锦花园胡同19号广亮大门,这是一座多进四合院,大门两侧为八字门墙,五步台阶,建筑风格相当讲究,有后花园,直通北面的魏家胡同,此宅原为清末礼部尚书溥良的宅院,后为戴笠公馆。
他用14年时间穿梭于胡同中,记录下即将消逝的胡同风貌 盛芳胡同1号,如意门。门楣上有多种吉祥饰品图案,挂落板及冰檐雕花卉,望板雕博古,砖雕工艺精细,是北京四合院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胡同缘

戴程松​

我生在北京,打小儿就与胡同有缘。曾住在东城区禄米仓东巷,在大院里长大,院里住有和睦相处的四五户人家,宽敞的院子里有三棵百年的大枣树和一棵合欢树。院外是整洁而幽静的胡同,胡同伴我走过了30个春秋,对大院和胡同的记忆既亲切又难忘。

1995年,我家从禄米仓的平房搬到潘家园的楼房,虽然渐渐地远离了胡同的生活,然而与之相关的胡同情结,随着岁月的流逝,越发的深刻,越发的难忘了。2000年,我开始步行上下班,每天趱行于潘家园与琉璃厂之间,渐渐地发现一些胡同开始拆了,我也曾回去寻找过去的胡同,几年未见变化也很大,原有的道路被扩宽了,两边熟悉的建筑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清一色没了个性的居民楼。站在曾经熟悉的街道上,我却迷茫于不知置身何处,心中有种莫名的伤感,总想用某种方式把胡同留住,留下那些美好的记忆。

2004年,我开始尝试着在胡同里写生。每天背着画具和相机,带上水和干粮,奔走在京城的大小胡同中,边画边拍照,就这样开始了漫长的胡同写生之路。为了追求纪实性,除了删去那些不可入画的瑕疵以外,我画的胡同都尽可能地保持原貌。只有忠实于原貌的写生,才能还原老北京,证明老北京。

我在胡同写生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用我亲身经历去感受老北京胡同的原生态。走进胡同,寻找着蕴藏的人文古迹,画着百年的历史风貌,听着熟悉的京腔京味和走街串巷的叫卖吆喝声。偶然掠过的鸽哨声;偶尔磨刀人清脆响亮的惊闺声,这些已与胡同融为了一体,是浓郁的胡同风情。

这些年我在胡同中寻找着、记录着,我走过的胡同已记不清,有些胡同已走过上千次,但还是乐此不疲。我的写生水平有限,也没有多少得意之作,但敝帚自珍,因为每一幅画都凝聚着我对老北京胡同的爱心。

在这里我还要感谢那些在胡同里曾经给过我帮助的人,我想最好的感谢是我将继续地画下去,用笔把老北京的胡同留住,献给所有热爱老北京的人们。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