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娱乐圈里的资本势力

娱乐圈里的资本势力

网上有人发来一段视频,一位中年男性在讲如何教育孩子。其中提到,现在唱一首歌就能挣那么多钱,把孩子们的心都搞乱了,把家长的心也搞乱了。这是乱世,是要命的。只有那些有德行、有能力、有本事的人得到尊重,能够得富贵,享荣华,才是治世、盛世。这里,关于所谓荣华富贵的说法是不是妥当,且不做讨论。但是在娱乐界(这里已经不是什么文艺界)里,资本之横行,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

那位中年男人说的,关于娱乐界这种凭一首歌,一个小品,一段相声就能暴富的情况,确实对我们的孩子,对我们的青少年是一种极端有害的导向。这让孩子们觉得,如果吃上这碗饭,那挣钱就是一件简单且容易的事。当然,事实上也并不真的如此,但导向如此,就有问题。其实,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娱乐界,资本所猖獗的程度的一个写照。

我记得1991年出国前夕,当时国内对于娱乐明星的报道还是极有限的。但在1992年回国后,发现整个局面就翻了个过儿。这种对娱乐明星的报道铺天盖地,各种所谓流行歌曲也是铺天盖地。这没有给人带来什么美感,只是让人错愕不已。

近年来,关于明星高片酬的报道不仅时有出现,也有人提出严厉的批评。可是有用吗?台湾娱乐人来大陆挣钱,对大陆这边一掷千金的做法也是震惊不已。大陆资方问他们要多少酬金,台湾娱乐人开口说出的数字,远远比不上大陆资方给出的最低酬金数字。大陆在综艺节目、舞美设计等方面依然挥金如土的做法,也依然让台湾娱乐人惊愕不已。这样的视频让人看到,似乎大陆发展很快,已经很有钱了。但背后的话外音却在告诉我们,大陆在这个领域的资本已经到了甚嚣尘上的地步了。

这种高片酬、高投资的现象,严格说来,是资本从这个领域里获得巨额利润的一种现象。明星们拿的钱再多,也比不上娱乐资本拿到的更多的利润。这个领域中的资本势力几乎可以说已经极度疯狂了。这已经不仅仅只是对孩子的负面影响的问题,更是造成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的一个重要的领域。

不仅如此,这个领域里所制造出来的产品,是属于意识形态领域的,而投靠资本势力的某些人的立场与观点,跟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道路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因素。一部《芳华》,基本否定了新中国的方方面面。一部《无问西东》,把旧中国的旧大学夸得美上了天,而对新中国的新大学则饱含着贬斥与讥讽。这里的问题还少吗?娱乐界资本的疯狂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必须加以严厉管制。

从片酬上说,任何演员的片酬,不能超过整部作品的一定的成本比例。这就必须要有严格的限制。这需要从法律法规上加以明确的规定。同时,对于高额片酬,需要使用对个人所得税的严格规定加以管制。片酬越高,累进税的税率就应该也越高。在最高的情况下,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的税率都应该是合理的。

对于娱乐公司的审计,也要严格。广告费用、制作费用,酬金部分,如何分布才是合理的,这也需要做出明确的安排与规定。任何可疑与违规的操作,都要受到必要的追究与惩诫。对于制作出来的作品的审查,需要从意识形态角度上严格要求。那种明目张胆地为旧中国张目,而贬低新中国的作品,必须要从根本上修改。如果坚持不改的,该取缔时就要取缔,该处分的就要处分,这没有什么客气好讲。

会有人觉得这样做不太理解,不太支持和赞同,认为又回到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这当然不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不讲道理,形而上学,那时的做法很多是错误的。而今天,我们是实实在在地面临着资本的疯狂与挑衅。在这个方面我们一方面需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另一方面,仍然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对于敌对势力的捣乱与破坏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对于主旋律的作品,对于坚持革命文艺方针的作品,就要大力地支持与鼓励。对于广大文艺工作者做适时的、正确的引导是非常必要的。同时,要展开尖锐的、广泛的、客观的与实事求是的文艺批评。这样的文艺批评,要宣扬与坚持正确的、符合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口味、站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边的优秀作品,对于那些有缺陷的作品要进行与人为善态度的批评。对于那些恶意攻击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作品,必须予以坚决地揭露与批判。优秀的作品也会有缺点,也同样需要正当的批评。但是对于那种有着明确敌对态度的作品,就没有任何客气的必要。

2014年10月,中央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迄今已经三年多了。这三年多以来,文艺工作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正在向正确的方向前进。但是资本的反扑并没有减弱。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依然在不断地出现。在资本的倡导下,这在他们看来是正常的。但对于广大中国人民看来,这又是极不正常的。正如中央多年来对于非公有制经济一直所强调的,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与引导。这里最重要的是引导。所谓引导,就是有的地方可以去,有的地方不可以去,有的事情可以做,有的事情不可以做。对于娱乐界的资本,正是需要这样的引导。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