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绘画的历史很长 ,有几十万年了。艺术的历史很短,只有一百年。杜尚用一个小便器开启了什么都是艺术的历史。博伊斯用自己的身体宣告:人人都是艺术家。从此,艺术就成了个扯蛋和倒蛋的行当。知识(分子)傻子,艺术(分子)骗子和革命(分子)疯子充斥代表了艺术。但是,公平地说:杜博时代的意义是有的,也是合乎规律的。他们自觉地站在给他们带去灾难的社会体制的对立面,嘲笑和诅咒给他们带来骄傲和光荣的文化和信仰。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马塞尔·杜尚 (1887-1968)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泉》马塞尔·杜尚

  但是,他们被过分拔高了,他们本应该是令人同情的历史弃儿,却被包装成了政治正确的不容怀疑的艺术之神。他们和他们的后继者都有轼父情节:所谓的批判性。在他们的影响下的艺术标准,造就了一茬又一茬的文化孤儿。由于父母(本体)已经被干掉了,,这些人就有了一个相同的特点:“认贼作父”(无褒贬之意),这贼父或者是政治,或者是资本,或者是哲学,或者是科技。唯一不认的,就是艺术。你当杜博真的具有这样的法术么?错了。他们的后面,既没有神力,也没有学术,甚至没有政治。有的是神一样的资本的存在,资本才是艺术的定义者和法官,也可以指驴为马,颠倒黑白。杜博最大的贡献是:艺术不是艺术,生活不是艺术,绘画不是艺术,建筑不是艺术,科技不是艺术,政治不是艺术。当什么都不是艺术时,就什么都是艺术了。当什么都是艺术时,就什么都不是艺术了。艺术家们喜欢标榜创造性和想象力,但是,如果和科学家,哲学家,商人与政治家比,我们算老几?艺术可以和思想,和精神甚至与万物相连。但它有自己的本质和局限性,这本质就是使一切事物变的有趣,好玩,好看。它的局限是:就像任何事物一样有自己的边界。同时,艺术是词语概念之外和物质存在之外的另外的存在,就像是语文里面的形容词:或以意象的方式去接近真象。或以真相的方式去表现意象。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约瑟夫·博伊斯(1921-1986)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如何向死兔子解释图画》约瑟夫·博伊斯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如何向死兔子解释图画》约瑟夫·博伊斯

  在此意意上,我更愿意做一个有艺术性的画家,因为,人人都是艺术家之后,科学家,政治家都比艺术家更艺术家了,职业艺术家是多么可怜的职业?我们的期待与欲望和现实的地位和能力的反差是那么大,以至于使得许多人非疯即傻 ,甚至于青壮早夭,不得寿终正寝。艺术已经变成了一个害人和误人的行业。画画应该回到本分之地,娱己愉人,或许还有一丁点儿治病救人的保健功能。至于教化人心,那不是艺术的专属功能。就像佛家说的,渡人之前还是先渡自己吧。

  2018年2月6日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我不喜欢的画有很多,但是,最最讨厌的是像照片的画。正如高更所说:“如果你想数清驴身上有多少根毛,那你就去驴圈里好了。”

  伟大的艺术,无论是具象的还是抽象的,古代的还是现代的,都是抽象的。我指的抽象,不是指没有形象,而是指画面表象后面的东西。它不是观念,不是思想,不是故事,不是内容,不是线条,不是色彩,不是物质材料。但又是它们。它们是伟大的厨子——画家眼里的原材料,经过他奇妙的调配烹煮之后,那些菜(原料)就不再是菜而是菜(食物)了。

  所有的杰作都不是写实的,也不是写意的。而是”指桑骂槐”,“借尸还魂”,它们是艺术家的呓语梦话和感觉。伟大的画家是,主要是靠无理的感觉工作,但要能够吃上吃饭,并走的更远,他就必须具有强大的本能(感觉)和超常的理性(思辨力)。一旦如此了,他就天人合一了,就说啥是啥了,就得啥弄啥了,就遇啥吃啥了,就无好无坏了,作品就在芸芸众生低级的时代潮流之上之外而永恒了。正如高更和拉菲尔一样。

伟大的艺术都不写实

  王华祥,1962年出生于贵州。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并留校任教。1989年作品《贵州人》参加全国第七届美展并获金奖。现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版画院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万圣谷美术馆馆长,江苏版画院名誉院长,飞地艺术坊名誉校长。其作品多次被国内及海外美术馆收藏。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