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这个国家往往会让人觉得时光停留在了过去某时,古色古香的小镇和城市街道述说着日本自打产生幕府之后的每个历史时刻,往往去一个地方,就能了解到一堆民间传说和引人入胜的历史故事。日本历史上最出名的人若说出三个来,织田信长必定在列,而岐阜(Gifu)就是他巅峰时代的时间胶囊。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岐阜这座城市有着泾渭分明的现代区域,和古老的旅游区域,游客大都聚集在“岐阜公园”以及长良川(Nagara River)旁边的“老街”河原町(Kawara-machi)。这座并不算太大的城市之所以让我觉得特别有日本战国时代的感觉,大概就是因为这些旅游区里有着三样城市的至宝,“艺妓”,“鸬鹚”和“岐阜城”,他们组成三位一体的古时日本的感觉,让人不禁遥想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也曾经看到过这些同样的事物与景色。

“岐阜城”位于硕大的“岐阜公园”的最高处,也就是金华山的山顶,从山脚下看感觉城堡简直就是芝麻绿豆那么大点儿,不禁让人心中思量织田信长当年想出趟门未免也太麻烦了一点。在到缆车站上山之前,可以先领略一下“岐阜公园”这个美丽的地方,沿着山脚下有着宽阔的步道和精致的日式庭院,还有类似昆虫博物馆这样的景点可以参观一下。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如果觉得坐了缆车,到达那看起来无比遥远的“岐阜城”就很容易了,那就太天真了。上山之后还要上下爬一阵子山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比日本大部分地方都要潮湿闷热,就走那么一段路都出了一身透汗,真想不出来如果不坐缆车而是直接爬上来会多累。不过好在山上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眺望到漂亮的岐阜城,让人一直都蛮有动力继续往前走。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与战国后期建造的那些恢弘的城堡相比起来,岐阜城从规模和设计上来说都不算很特别,不过想想这座城堡13世纪时就已经坐落在这如今爬上来都难的山顶上了,也算得上是日本诸多城堡之中的一个极致之作。在织田信长占领岐阜之前这座城叫做“稻叶山城”,这里在15世纪岛16世纪有整整一个世纪是属于斋藤氏的居城,后来斋藤道三成为了还名不见经传的织田信长的岳父,在斋藤道三被自己亲儿子杀死夺权之后,织田信长进军岐阜并最终控制住了岳父的所有领地。之后信长将“稻叶山城”改名为“岐阜城”作为大本营,这个名字取自中国周朝立于岐山之后,打到殷朝统一天下的典故。同时他还发布了著名的“天下布武”印,正式以统一日本作为自己的目标。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如今的岐阜城为钢筋混凝土建筑,因为1600年这座城堡曾在战乱中被摧毁,并且二战的轰炸曾把这里彻底夷为平地,但在城内依然可以看到信长和家臣当年使用的甲肘、武器,以及“天下步武”印的复制品,对日本战国历史感兴趣的人相信会觉得饶有趣味。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登顶岐阜城相比爬山来简直太轻松了,这座山是中部平原地区的制高点,关东诸多山脉的入口,致使城顶向西方向的视野极为开阔,天气好的时候甚至可以纵览名古屋全市,难怪得到这个据点之后的织田信长,基本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可以放心挺进京都了。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顺着步行道下山,会发现其实山门距离长良川以及河原町已经不远了,走个大概七八分钟就可以来到河边,事实上河边整片区域都属于河原町,尽是古色古香的古老房屋和让人兴致盎然的美丽街道。到这里后首先到街口,跨河大桥边上的“长良川鹈饲”售票厅购买观看鸬鹚捕鱼的船票,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里不能刷国际信用卡,如果没现金的话,就要像我那样往回走找711的提款机了,古街上据说没有一台提款机。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之前我并不太清楚鸬鹚捕鱼是在什么时候,况且我隐约记得漓江好像也有类似的项目,而且是在白天,但买票了才发现日本的“鹈饲”是在黑夜里进行的,因此在天黑之前我们恰好有了时间来逛一下河原町。话说其实眼前的这条老街并没有在京都、金泽等地看到的老街那般彻底的商业化,河原町的商业设施稀稀拉拉的并不集中,而且大部分都分布在鸬鹚售票处一百五十米左右的范围里。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地是有温泉的,而诸多温泉旅馆之中最出名也是近在眼前的一间就是古街约莫二三十米处的“十八楼”,这家日式旅馆创立于1860年,名字居然是著名的俳句大师松尾芭蕉起的,他的《十八楼记》就是此事的证明。即便没打算在这里住下,十八楼也给路过的人们提供了“手汤”可以感受,要说日本人也是够有意思的,把温泉这件事真是发挥到了极致,拿这温泉水洗手倒是干净还是不干净呢?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从十八楼再往前走个十几米,能看见一间相较之下其貌不扬的咖啡厅“池户”,这家餐厅尽管从外面看是彻底的日式老房子,但门口的菜单上尽是西式食物,按理说这样一家其貌不扬店未必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但门口贴着的一张画有艺妓的海报吸引我们多看了几眼。诶呦呵,这里居然有艺妓表演?!不好意思的说,虽然我们夫妻俩跑遍了日本,但终究没有看过艺妓驻场表演,如今这里的艺妓并不是真正陪酒,而是定期来这里专门表演,门票价格相当便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就这样我们走进这家咖啡厅,进门后感觉若不说这是咖啡厅,简直一点西洋味道都没有啊。无论是建筑本身,还是楼梯、家具甚至于装饰品都极尽日本传统风格,深沉的质感让人觉得年代感十足。我们不及仔细端详这栋屋子,因为艺妓表演已经开始了,甚至老板娘连钱都没收就引导着我们赶紧换了鞋上楼去。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屋内大概坐了十几位客人,艺妓正在慢慢的起舞,这让我们颇有些不好意思,蹑手蹑脚的找了个角落盘腿坐下。起初我不太清楚这表演能不能拍照,问旁边的日本阿姨人家也说不知道,直到后来看到有两个日本大叔拿出手机拍了,我才放心大胆的开始按快门。话说艺妓的舞蹈不懂的话的确看不出太多门道来,只觉得她的节奏虽然不快,对待每个动作都看得出来特别的强调准确和流畅性,每个动作的过程力求行云流水,平稳而优雅。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这场表演除了舞蹈之外,还有一定的科普性质,两位参演的艺妓会配合讲解员介绍自己的穿戴细节,动作的意义,以及行为举止的注意事项。可惜的是我听不懂日语,要不相信能对艺妓这个行当的了解有相当程度的提升。表演持续了挺长的时间,约莫三四十分钟之后宣告结束,最后的时候观众们可以到台前去和两位艺妓合影,当然整个过程中这两位都会保持着极为职业的微笑和端庄的姿态,并且一句话都不会说。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还记得在京都碰见艺妓的时候,艺妓都是拼命的往小巷子里钻,实在躲不过去了,能不理游客就不搭理,实在要搭理也就是鞠个躬意思一下就赶紧小碎步走开了,眼前这两位艺妓小姐则友好得多。在我们下楼后看到她们收拾了东西正准备离开,因此想多给她们拍几张照,她们欣然接受,并且特意认真整理了一番服装,摆出一个颇有架势的Pose后才让我拍照。这种亲切和严谨不仅仅是多年的艺妓训练塑造出来的,其实也是日本人本身做事态度的延伸,让人感觉心怀感激。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艺妓离开之后,我们坐在咖啡厅漂亮的小庭院旁边吃了晚饭。说真的这里无论汉堡还是意大利面做得都还挺不错的,我们吃得相当满意。只不过在这样“纯日本”的环境里吃西餐这尚属第一遭,有种新奇微妙的感觉。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晚餐后天基本就黑了,也到了鸬鹚要出来捕鱼的时间了,我们赶紧来到售票处后面的码头报道,这一看大概有20艘船停靠在岸边,而聚集而来的游客少说也有两三百人。这个点儿开船,整趟行程是没吃没喝的,因此上船前一定要注意带点儿喝的,否则就只能大热天的喝船上的开水了。另外其实购买船票的时候还有其他不同项目可以选择,例如早些时候可以在船上吃一顿饭的套餐就没有我说的这个问题了。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别看岐阜的游客看着没多少,街上也没多少走动的人,但此刻几乎每条船都坐满了人。让我特别想不到的是船划出去一会儿以后,居然逐一在水中斜45度排开了一字长蛇阵,在看见鸬鹚之前,居然现有一条载着6名舞女的小船从远处缓缓飘来,逐一经过所有这一排船的视野,原来把船停成这样完全是为了所有人都能看到河中间的情况,而且鸬鹚捕鱼船也是从远方这么排队划过来的。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很快的远处就出现了一条火龙,那是由10条传统渔船船头悬吊的巨大火把组成的,这些船之间头尾相隔大概也就是几米,几乎是以匀速划过来,没多久我们就已经能看清楚船上火把灯光照出的情景了。这些渔人(不知道是渔民还是专门的工作人员)都统一穿着极为传统的渔民服装,每艘船上有两个人,划船的都是年轻人,而站在船头“操作”鸬鹚们的则都是老人。随着船在河面上飞快的移动,依稀可以看到鸬鹚也快速的在水里扑腾着,激起很多水花来。不过所有的这些鸬鹚都有绳子绑着喉咙,绳子另一端由老人掌控。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我起初觉得这大概就是一场纯粹的表演,黑灯瞎火的,这么条小河里就这么走一遭哪儿能补上什么鱼来?后来我发现我的想法还真是错了,在火炬强光的照耀下,应该是水里的已经睡了的鱼也被搞迷糊了,因此鸬鹚的捕鱼效率极高。每隔几秒老人就要把一只浮出水面的鸬鹚拽上船来,让它把喉咙里的鱼吐出来,然后再把鸬鹚重新扔进河里,整个动作过程极为熟练一气呵成,估计这也是磨练了好几十年的本事把。他们大概只在两三百米的水道上走了一个来回,每条船就都收获了一小筐鱼,最终所有船都停靠在我们的船队另一侧的岸边。这个时候渔船距离我们最近,可以清晰的看到老人把鸬鹚逐一弄上船,这些鸬鹚也是做这工作很久了,都知道这是投食的时候了,因此都乖乖的站在船梆子上等着。老人熟练的松开每一只鸬鹚的喉咙逐一给它们喂食补上来的鱼,这种鱼是河里特产的香鱼,如果想吃这些在鸬鹚喉咙里溜过一遭的鱼,就要买带晚饭的票了。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日本东西—战国之城岐阜

总体来说看鸬鹚捕鱼还是挺有意思,虽然之前行船准备了半天,而最终捕鱼的过程其实挺短,但毕竟这是古代日本人生活的一种传统场景,到了这里不看看似乎太可惜了。最后要说说有关鸬鹚这个传统是不是来自我国,我感觉这几乎是一定的,但日本人的特点是从你这里学的东西,发展到最后反而会比你更强。岐阜入夜后的鸬鹚捕鱼也表现出日本那种特有的职人精神,似乎这些人并没有拿这当作个表演工作来做,而是真的在以这些捕上来的鱼为生,他们动作的麻利,神情的专注,服装的到位让人忘记了这是在看个旅游项目,倒像是在看一部百年前拍好的纪录片一般。

当然岐阜除了我说的这些之外还有很多寺庙、温泉旅馆以及有趣的地点和活动可以发掘,但我觉得奠定这座城市韵味的元素大概就是我所介绍的“岐阜城”,“鸬鹚”和“艺妓”了,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说是这样。日本人又一次用他们独有的方法把自己的历史和民俗完美呈现在现代的城市之中,让我们可以不会轻易忘记这座昔日承载过辉煌的小城岐阜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