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现在还搞不清美国是敌是友 未免有点荒唐

  现在还搞不清美国是敌是友,未免有点荒唐

  ——评《中美“是敌是友”是21世纪重大问题》

  张志坤

  G20会议临近,中美又要开始新一轮互动,这个时候,有关中美究竟是敌是友的问题再一次突出了起来。

  一些中国人认为美国不是中国的敌人,即便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狠狠地羞辱了中国,他们也完全能够理解释怀;即便美国屡屡向台湾出售武器,他们也能够包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这些人非常珍视中国同美国的关系,视这一关系为中国崛起复兴过程中的宝贵资产,因而极力推动中国对美国的各种依赖,并使这种依赖越来越深化;

  另外还有一些中国人非常亲近美国,他们异常坚定并气势汹汹地在各种新媒体上捍卫美国,只要谁说了美国一句不好的话,他们就破口大骂(比如博客中国网上,有个叫“大音稀声”的家伙对笔者从来就没说出一句人话)。这些人自称是民主的普世的现代的,但笔者在这些人身上实在看不出有多少人类文明的痕迹。遗憾的是,这些人在中国一直很得势,也很嚣张,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再有一些中国人认定美国就是中国战略上的敌人,因为从根本上说,挣脱美国各种各样的战略压迫与束缚是中国崛起复兴的必由之路,所差不过具体的手法与方式而已。

  概而言之,上述三种人对美国是敌是友这个问题有着明确的立场与态度,尽管彼此之间争论激烈,但观点鲜明,逻辑清晰。

  可与此相对照的是,还有一些中国人,他们对美国是敌是友这一重大问题却含含糊糊起来,抱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态度。这种态度最近的代表作是《环球时报》8月29日题为《中美“是敌是友”是21世纪重大问题》的社评文章,这篇文章承认有关美国是敌是友的问题是个问题,但也仅此而已,接来下就是一通文字游戏,对于美国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自始至终都含含糊糊,语焉不详。

  这就让人感到十分诧异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等怪异的情况呢?

  笔者以为,存在以下两种可能:

  一种是无力搞清楚。也就是说,没有这个能力。这个说法恐怕要遭致《环球时报》社评执笔人骂大街了。如此藐视官方大报的社评执笔者,简直如同不敬上帝一般可恶,何况这家大报背后还有无数大家名家支撑,说这些著名的国际关系专家学者搞不清中美关系的本质,说不清美国是敌是友,实在是大不敬,该剐该杀;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不想搞清楚或者不敢搞清楚,也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如果我们能够排除上述第一种可能,那么这种可能就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一定是有人不想把中美是敌是友的问题说清楚,要刻意把这件事搅得越混沌越好,让人越不明白越好,借用一句老上海话说就是“捣糨糊”。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俗话说,人心隔肚皮,做事两无知。人家的心腹事咱们是很难猜得到的,但他们执意要这样做,一定也有他们的理由。

  但是,这不是有点荒唐吗?时至今日,连美国是敌是友都说不清楚,或者说不敢承认,这是君子之风度还是小人之德行呢?抑或介于君子与小人之间的某种类型?笔者以为,在这一点上倒是人家美国来的爽快,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据报道,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26日公开发表讲话,明确表示说中国是美国所面临的重大挑战,并且仅次于俄罗斯而位居第二,排名在朝鲜、伊朗和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之前。中国何曾有过这样明确的表态吗?人们只能说,没有,从来没有的。不但现在没有,预计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也不会有。也就是说,有关美国是敌是友的问题,在中国的一部分人那里还要继续含糊着,他们要让这种荒唐持久深入地荒唐下去,化用一首古诗来形容,大概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事;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可怜,可叹!

  附:中美“是敌是友”是21世纪重大问题

  美国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了最大的现实干扰,它还是唯一有力量、并且同时可能存在动机对中国崛起进行战略遏制的国家。美国几乎与中国所有周边问题近年的恶化脱不开关系,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尤其是它以亚太为重心的军事再部署明显都是冲中国来的。

  然而奥巴马时期的美国战略总体呈收缩态势,美对华保持了防范加接触政策,但是防范因素在增加。美国干扰中国崛起主要通过一些廉价的、使用起来不费什么力气的手段,比如对中国与周边国家业已存在的问题火上浇油,通过意识形态杠杆支持、引导中国内部的舆论反对派或自由派等等,所有这些都属于美国的“惯用伎俩”,它们不像是美国花大本钱为对付中国专门打造的。

  中美之间的最坏情况是爆发战争,但是在不爆发全面核战争的情况下,中美不可能决出传统意义上的胜负,而爆发核战争对双方而言都将难以承受,中美交战对双方的风险和损失都太大,收益又太小。这使得包括美国在内的中美双方对以和平手段处理矛盾的积极性会大于彼此军事对抗的兴趣。

  此外,美国是中国发展经济的最具实力的伙伴。这在过去30几年里,一直是一个恒量,未来几十年里大概也不会变。美国是第一经济大国,也是最大的技术创新国家,掌控着国际体系构建的话语权;而中国逐渐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之一,一些经济单项指标逐渐超美,中美合作给双方带来巨大利益,这些利益的突然消失对两国来说都将不可想象。

  中美还至少有90多个稳定的对话机制,它们覆盖了中美从军事到文化交流的大部分领域。两国都感到不安,但又都有通过加强沟通而避免产生严重误判的愿望。

  中美显然做不到彼此放心,都在一方面争取实现稳定的关系,一方面在针对两国关系走向最坏情况悄悄进行准备。中美关系接下来怎么走是不太确定的,未来的方向将在两国的互动中塑造出来。由于美国的总体实力强,中国的力量增长快,谁将在两国博弈中更加主动,也是不好说的。

  由于中国不同于苏联和日本,它们的人口规模都小于美国,而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只要中国自己不出颠覆性错误,我们的经济规模超过美国是迟早的事。到那时,美国的军事实力和它对世界体系的掌控再要转化为日常国际关系中的优势,就未必会像现在这么容易。预想到那种变化,美中两国都不会感到轻松。

  然而美国打断这一自然进程的手段很可能非常有限。除了它增加自己的竞争力、或者中国自己乱了,给它捡个便宜,美国做别的什么大概都不会奏效。四年一换的美国政府很难连续不断将一种激进对华政策变本加厉地实施下去,中国崛起归根到底是十几亿中国人民勤奋努力的结果,它就是时代的潮流,不可阻挡。

  美国是中国崛起的妒忌者、担心者,它既会与中国合作谋取利益,也会顺手给中国找些麻烦,在不提高本国风险的情况下,尽量增加一些中国崛起的成本。但是美国大概不会为遏制中国而不惜代价,把它作为高于和平的首要目标。

  由此看来,中美化解矛盾还是有很多空间的。两国既合作又竞争、“斗而不破”状态的延长,会为两国认识彼此创造更加丰富的坐标。双方都不应因为一时的某个尖锐对立而急于下结论,历史也许会有很多丰富我们想象力的转弯处。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