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互联网舆论环境的春天来了,谣言的冬天到了

互联网舆论环境的春天来了,谣言的冬天到了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5月2日发布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从6月1日起开始执行。

说实际的,看到这一规定个人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很早以前6哥就倡议国家对互联网实行“净网”行动,现在国家终于有详细而具体的政策规定出台了。如果执行到位,力度够大,一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夺回丢失的那一块舆论阵地,还网民一个干净、绿色、满是正能量的网络环境。

忧的是,从互联网开始面向民众开放的那天起,对应的互联网服务管理规定就己伴随而生了,且在不断地改进中,然而大家也看到了,时至今日,互联网乱像仍然没有完全扼制住,谣言以电流般的速度在网络中滋生并传播。

除了几个最高级别的权威政府部门,各级有能力办网站的地方政府部门的网站及一些技术型等网站外,相当部分网站的信息差不多净是八卦、绯闻,标题党、不实信息类的帖子。

而且差不多每次的所谓的社会热点事件,都是由这些网站所属部门或单位的个别媒体或人,通过有选择性地摘录一些事件的一部分或掩盖事件真相,故意编造虚假信息,以惊悚的标题报道出来的。然后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和人跟风炒作,把小事炒大,大事炒爆,甚至于把子虚乌有的“事件”捏造地有鼻子有眼。通过操弄舆情,裹挟民义,给政府施加压力,引导民众指责、批评相关部门,在民众与政府之间拉仇恨。

往小了说,是有一部人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或别的目的对党,对政府发世不满,以这种干挠政府工作,挠乱正常社会秩序的方式增加政府的运行和维稳成本,降低民众对党,对政府的信任感和认可度。有的是故意在民众间制造地域、族群撕裂。

往大了说,这就是妥妥的颜色革命套路。参照一下前苏联的国家发展历程就能明白,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那么造成网络乱象现象,出现这些问题根本原因是什么?

外因:资本(外资)控制了网络话语权的必然结果

除了极个别的,几乎所有的大型门户网站都有外资背景,有的甚至达到差不多快要全资控股的程度了。这些外资以美日资本为主,即使出现一些挂着其它国家的参股公司或组织的名称,多数也是美日资本的变种,实际资金的提供者和幕后资本的操作者仍然是美国人或日本人。

互联网在发达国家的兴起要比我们早的多,当我们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道Internet为何物,少数人对着插上电就有说有笑,断了电就黑脸的单机PC狂敲键盘时,互联网己进入了西方发达国家的寻常百姓家。

那时别说上网,对大数中国人来说,有一台联不了网的老爷机就算是奢侈品了。但就在短短的10年右右的时间内,电脑在中国家庭和个人的拥有量就以几何级的速度递增,似乎成了标配。

电脑有了,它到底能干什么,这才是人们关心和考虑的,因为它毕竟不是一件家俱。

除了办公、娱乐外,人们更希望它能拉近人与人的距离,能尽可能地减少人力运购物品的花费和舟车劳顿,当然及时了解新闻事件、社会动态、查询资料,传递信息等更是大多数人希望的。于是互联网的接入和普及便提上了议事日程。

就如上边说的,西方发达国家不论是电脑的使用,还是互联网的接入、普及、普及率都要比我们早和高。在使用和普及的过程中,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看到了互联网的强大功能、现实威力和潜在价值。于是它们便想尽一切办法渗透和控制互联网,掌握它的资源,信息流通和发布渠道,等到完全控制了互联网上的资源和信息后,就开始把有目的过滤和掺假后的信息发布给它们想让知道这些信息的群体。这个被动接受信息群体中占比最高的是普通群众。这就是一直存在的,大多数人根本感觉不到的舆论控制和信息定向“轰炸”。

作为互联网的后来者中国,在互联网的普及和使用上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在互联网的资源控制和话语权的掌握上更是落后了一大截。

如上分析,西方发达国家意识到互联网的威力和潜在价值后,就想尽一切办法控制它。在完成了对自己国家的互联网的控制后,就开始想办法控别其它国家的互联网,当然发展中国自然就成了它们下手的重点对象。

发展中国家由于对互联网认知起点就低,又普遍资金缺乏,加之掌握资源分配权的阶层的战略眼光受限,当他们还在迷信传统纸媒、电台、电视,认为互联网撑死了就是个共享平台,娱乐工具时,西方的资本的手已开始悄悄地伸向了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领域。

伙伴们也许看到或听到过MY之类人的励志故事,但大家只看到了他创业的艰辛和不易,却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筹到钱的,融到的又是什么资金。外资,明白吗?

正是由于当时拥用资金和资源的调度和分配权的管理者,没有意识到互联网的潜在价值和被人掌控后的危害性才让外资钻了空子。细数一下那些互联网上叫得响,混得展的网站的融资过程,有几个不是在内碰了壁,向外伸手把人家请进来的?你再看它们现在的上市情况,90%多的是在境外上的市,想上市且不被拿捏那是不可能的,拿捏它们的目的,一是让利,二是让它们为自己的反华提供网络场所和舆论弹药。

外资凭什么要资助你?来扶贫的?没那想法!来搞慈善的?没那爱心!

营利赚钱的!要说来投资做生意赚钱也没什么好苛责的,我们改开以后走的不那就是以市场和空间换技术的路子吗?可问题就出在投资人的身份和目的上。

它们不仅仅是来投资赚钱的,他们还有另外更重要的目的,这个目的跟它们的身份有关。

千万不要误以为西方一些公司就是单纯的来中国投资赚钱的,西方大多数发达的经济体国家是反华的,而他们的政府就是反华势力的幕后操纵者。而这些国家政府都是由幕后的财团代言人组成的,这些财团遍布各式各样的行业,几乎控制着所有的企业,当然包括那些互联网企业。这样一来,伙伴们就应该明白,这些外资企业之所以投资和入股中国互联网企业,盈利赚钱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另外的一个重要目的是接受政府派给的“特殊任务”,要完成这个“任务”,实现手段就是通过融资控股互联网企业,掌握互联网的舆论话语权。然后与本国的情报部门,各类NGO等组织培养的所在国的各类人物联合起来操弄别国的互联网,实施有目的信息过滤、舆论轰炸、思想腐蚀、精神洗脑等等。这就是造成网络乱象,出现这样、那样问题的根本原因。

内因:造谣违法犯罪成本低,收益高

上边己提到了,这些外部资本渗透和控制了网络舆论话语权后,一定会通自己或其它关联机构、组织培养的他国代理人,让它们去执行自己派给的任务,实现自己的阴谋。

伙伴们也看到了,在网络一直活跃着这么一群东西,如法学界的恶之花,律师行业的讼棍,网络上的大V,院校里的教授,影视传媒里的衰男烂女,各式各样名家写手,N多的水军和网络机器人等等,它们利用自己的拥趸者的无知、无聊、无脑和狂热、从众,无原则,无底线地迷信并能原谅它一切言行的心理,操弄舆情,裹挟上所谓的民意,利用培养它们的外资控制的平台及时地干推墙、砸锅、反党、反政府之事。

每一次的社会热点事件背后都是这帮“人”在兴风作浪,推波助澜。这些“人”要么己加入了某个反华组织,成为领取固定工资的铁杆反华分子,要么就是由一个或几个接受某一或几个境外组织的资金贤助的人物再培养的二茬、三茬。。。N茬代理人,领取的是日结或月结的舆情费(工资),这些东西的收入不低。干得越起劲,对社会、国家危害性和破坏力越大的,收入越高。

伙伴应该还记得去年的两件事,一个是侮辱英雄邱少云的事,另一个是贬损狼牙山五壮士的事。

而干这两种事的人物的背景,事后伙伴们也看到了,那个侮辱英雄邱少云的人物是李XX重点培养的,姓李的是干什么的应该是妇孺皆知,他的后台是美国内林林总总的各路基金,美国这些基金主要是干什么的,想必伙伴们也很清楚。

这还远远不够,为了支持这个负能量,长期以来其对社会和国家放出的负能量言论的十多个帖子,竟然有90%以上被那个X客置顶,这些帖子我都看了,除了明反就是含沙射影地暗反,文笔很烂,但都是大多数被置顶,有些人真是用心良苦。这等人物的背景复杂就复杂在支持他的决不会是一股力量,那个凉罐大家都知道吧?从这些支持他的势力来看,你就想想他的收益有多高,哦!忘了,好像还是个大V,名利双收哟!

就是这么个人干这样的事,被邱的后人起诉了后,官司居然拉了很长了时间,最后结局是正能量战胜了负能量,赔礼道歉,连带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

另一个贬损狼牙山五壮士的案子最后终的判决结果也是陪礼道歉。

两宗案子的被告的原始行为目的大同小异,但判决结果却惊人地一致。

尼尔·波兹曼曾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指出:“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而且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这两位只是两个典型,更多的造谣者是钱拿了,名有了,除了被心明眼亮的网民骂几句外,毫发无损。对这种皮糙肉厚的人物,骂几句连挠痒痒都算不上,有时候反而越骂越红。在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刺激下,这些人不造谣可能吗?别说是这些人物压根儿就没有意志力,没什么家国情怀,就是稍微有点抵抗力的,在这么大的诱惑面前估计也得跪了,没听歌词里说的,“富了不怕富,越穷越怕穷”吗?

造谣的动动嘴,辟谣的跑断腿

国内一些媒体、网络平台、写手、大V、名家和知名的专家教授一贯以造谣为己任,为能事。

如上分析的,信息的来源和发布对我们来说是不对称的,也就是说我们只能被选择而不能主动选择,困为网络和媒体话语权不在我们手里,我们只能被动接受。有些我们能看到的永远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东西。

网络的普及,尤其是自媒体的强势崛起,让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多元而迅捷,庞大的网民数量衍生出的就是无限商机和海量财富。许许多多的人都在盯着这块诱人的大蛋糕,以求分食其中一块。当然境外的反华敌对势力更不会错过这个分食的机会。他们不仅仅盯着蛋糕,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制作和组成这个大蛋糕的人和管理这些人的政府身上。俗话说的好,城堡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要想更多的分食这个蛋糕,洗劫中国的财富,那就需要搞垮中国的政府,使用炮舰敲开中国大门的野蛮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大国核武和强大的综合实力已经遏制住了反华势力用武力从外部攻入中国国土的冲动。要想达到上边的目的,只能从中国的内部培养第五纵队分子,内外结合一起将中国颜色革命掉。

在美元、日元、英镑、台币等各种花花绿绿的外币的诱 惑下,各种软骨头直接跪了,担起了颜色革命自己国家的大任。这其中危害最大的就是一部分网络平台,媒体人,专家教授,大v、各家。这些人与网络平台里的反华分子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有目的释放各种攻击党、政府、体制等的新闻热点,并恶意爆料一些所谓的“内幕黑料”,通过放头条,上热搜榜,恶意置顶等手段尽了能地让7亿网民第一时间接受这些东西。一些人由于猎奇、从众心里作祟,更是想让自已的亲戚、朋友第一时间知道这些所谓的真相,谁都有个仨好俩好的,一传十,十传百,一些充满恶意的东西就是在这样一种有心无心的传播中扩散开来。

这些人只负责传谣,从不辟谣,更不会转发辟谣内容,这些人只想让你看到这些负量的东西,没有就生编硬造。

一些网络平台与一些人联合搞事,利用通讯工具智能手机的便捷和快速,恶意把一些不实的信息和谣言炮制好后,通过置顶和前推上排行或热搜榜,迅速将这些网络垃圾倾倒出去,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儿,短时间内会将这些信息传输到全国几亿部手机和电脑终端。

当有人发现问题,举报后相关部就是及时处理了和辟了谣,怕也是早就慢了数小时,甚至几天了。而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去处理,更懒得去辟谣,这恐怕是谣言有市场又泛滥的另一个原因。一些权威部门的辟谣仅仅是一小部分人能及时看到,而那些媒体和人造的谣却大部分人能第一时间看到。关注度是个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相当于辟谣的光着脚在跑道上跟穿着跑鞋的造谣者比跑,况且造谣者己提前起跑了,能追上就有了鬼了。

如何识别谣言是个问题

六哥常跟粉丝们说,如果你不信谣,那你就离真相近了一步;如果你不传谣,那你就让别人离真相近了一步。有粉丝留言说,6哥你说的很对,但是有这么一个问题,如何识别谣言?所有的谣言你都能在第一时间里识别了吗?

这确实是个问题,许许多多的人其实就是在去伪求真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帮造谣者传了谣的。

6哥之所以不喜欢蹭热点,一是不敢;二是有些热点本身就是由谣言推动起来的,不管你站在哪个角度去解读,事实上已经帮了造谣者的忙了。

很简单嘛!你要解读,你先得大体上把谣言的内容介绍一下吧,而看你帖子的一部分人,他(她)还只在意了你介绍的谣言内容,而对你辟谣的内容根本没有注意。

她(他)会把对谣言的疑惑或者是恐惧不间断的传递给别人,有些人,如果他有了疑惑和恐惧他就会不断的找资料,问人求证,看别人写的帖子,最终也没求证出个所以然来,而他(她)的这种疑问和恐慌情绪其实早就在他(她)求证别人和查找的过程中散播开了。

所以对有些谣言,作为一个正能量的写手最明智的选择是不去解读,如果个别粉丝问到,可以私下里给他解释。如果所有的人都本着这个原则去对待谣言,谣言还能传播开吗?

造谣者是如何规避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

本次规定的细则很详细,让许多国人最高兴的大概是以下两条:

第六条中的第二小条“主要负责人、总编辑是中国公民”;

第七条 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资经营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与境内外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资经营的企业进行涉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业务的合作,应当报经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安全评估。

在6哥看来,第二小条中“主要负责人、总编辑是中国公民”,这对控制中国一些网站的外资来说,规避起来根本不是问题,更没有难度,就是全网站全是中国人也没问题,一点也不会影响它们的阴谋的实施。

为什么?因为被它们控股的网站里,那些能决定网页帖子内容的许多都是精神外国人,甚至部分本身就是操刀手,但表面上它们都是中国人。抗日战争年代的几百万皇协军,尤其是那些穿便装的汉奸,你能说它们不是中国人吗?

到是这第七条还真是值得高兴的。

规定有了,但现在最需要做的三件事是:

一,迅速收回各大门户门网站的控股权;

二,尽早建立建全自已的根服务器;

三,从重处罚造谣者,让它们不能造,不敢造。

不从根子上解决问题,问题很难解决。有些病虽然不能下猛药,得慢慢治,但针对那些传染性极强,危害性极大的病必须用手起刀落的雷霆手段,否则拖久了,小病也会养成大病。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