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如何看待朝中社批判中国官媒?

如何看待朝中社批判中国官媒?

朝中社5月3日发表题为《不要再做乱砍朝中关系支柱的贸然言行》,里面就提到了“只要朝鲜不弃核,不仅加强对朝鲜制裁力度,而且不惜使出军事干涉手段的说法,不过是极为霸道的大国主义逻辑而已”,其中特别点了《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的名字,“被人认为代表中国党和政府正式立场的《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最近发表几篇评论”。此文一出,引发了舆论沸腾,对于朝鲜喊打喊杀之声,似乎炸了锅。如果任何人说一两句朝鲜的好话,马上就成了卖国贼,带路党。然而,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笔者认为,单单朝鲜媒体点名批评中国这件事情能够成为新闻,本身就证明了朝鲜维护中朝关系的决心。只要稍微对外国人报道中国有一点儿了解的人都会知道,全世界关于中国的消息99%以上都是负面的。欧美的主流媒体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关于所谓“中共进行了西藏大屠杀”,“中国严厉镇压香港民主运动”,“中国大肆进行活摘器官”,“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中国人连茶叶蛋都吃不上”,等等。总之种种报道都是攻击中国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到了荒诞不经的地步。甚至包括一些和中国比较友好的国家,诸如俄罗斯,巴基斯坦,以及一些非洲国家,对于中国的负面报道也有很多。因为这些国家关于中国的报道绝大多数也是转自西方主流媒体的。因此,在整个世界舆论界,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并不是什么新闻,而是对于中国的正面报道才能成为新闻。

如果大家不相信的话,可以想一想中国的媒体是怎么报导朝鲜的,其实,在世界其他国家的舆论中,中国只不过是一个放大版的朝鲜罢了!因此,在美国核打击目标中,中国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俄罗斯也只能排在第二,朝鲜最多是第三。这种做法和西方舆论一贯的攻击顺序和程度是一致的。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个例外的。就对于中国的舆论报道来说,唯一的例外就是朝鲜。朝鲜对于中国的舆论报道从来都是正面为主,从来没有报道过西方国家主流媒体上整天充斥着的那些“中共进行了西藏大屠杀”,“中国严厉镇压香港民主运动”,“中国大肆进行活摘器官”,“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中国人连茶叶蛋都吃不上”等等谣言。朋友们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想一想,单单朝鲜批评中国两家报纸这篇报道,就能让中国舆论炸了锅,如果要是朝鲜媒体转载了西方媒体这种报道的话,中国舆论会成什么样子呢?因此,单单朝鲜媒体批评中国两家报纸这个事件能够成为新闻,本身就证明了朝鲜领导人一贯重视维护中朝关系,绝少有对于中国的负面报道。

当然,朝鲜媒体批评中国两家报纸这件事情本身同样也证明了中朝关系的确在当下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也并不像某些人说的那么严重。现在很多人大肆宣传什么朝鲜批评中国,其实准确的说朝鲜批评的不是中国,只不过是中国两家媒体罢了。中国党和政府的态度一向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强调要用美国为朝鲜提供安全保障来换取朝鲜放弃核计划,近来又提出了以美国停止威胁朝鲜的军演来换取朝鲜停止核试验作为第一步。关于这个方案,朝鲜方面是基本赞同,不赞同的是美国。因此,《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这两家中国媒体声称“只要朝鲜不弃核,不仅加强对朝鲜制裁力度,而且不惜使出军事干涉手段的说法”不仅仅是反对朝鲜,也是反对中国的党和政府的一贯政策。朝鲜媒体帮助中国党和政府批评他们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呢?

有的朋友可能会有疑问,难道这两家媒体不是代表中国党和政府意见的吗?应该说,这个怀疑表面上看上去很有道理,但实际上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社会是人组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党和政府也是人组成的,只有党和政府自己的意见,才是最权威最准确的,任何“代表”都不可能完全一致。事实上,如果要是我们看一下苏联东欧剧变的历史,就会发现文化界和媒体界普遍都是充斥着“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之类的现象。一般来说,这些国家的巨变最初是从作家协会开始的,先是作协的一些体制内作家公然站出来反对党和政府,然后就是被视为党和政府喉舌的官方媒体站出来反共了。那些被打击的持不同政见者其实在国家剧变中并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像苏联在叶利钦时代受到重用的还是原体制内作家阿斯塔菲耶夫,而不是索尔仁尼琴。

朝鲜显然也猜到了这种可能性,所以在文章中强调批评的是“被人认为代表中国党和政府正式立场的《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最近发表几篇评论”。什么叫“被人认为代表中国党和政府正式立场”?言下之意就是,事实上很可能不是。值得注意的是,朝中社的这篇评论只字没有提到中国对于朝鲜的制裁,也没有要求中国解除对朝鲜的制裁。显然,朝鲜这篇文章还是留有了很大余地的,明显是把中国党和政府与中国某些媒体区分了开来,批评的是媒体的行为,而不是党和政府的行为。

当然,《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毕竟地位特殊,所以朝鲜也担心“万一真的代表党和政府的意见呢?”所以在文章中为朝鲜的做法进行了大量的辩护,一个是强调朝鲜七十多年来一直反对美国,为中国减轻了战略压力,应该说这个说法是比较实事求是的。另一个是宣称朝鲜的核试验污染,中国东北环境的说法没有依据,因为包括美国在内,都没有监测到相关的污染,应该说这个说法也是比较符合事实的。因为朝鲜的核试验均采取的是地下核试验的方式,本身污染就很小,出现事故的时候才会对发生比较大的污染问题。就西方反朝媒体前几次的报道来看,的确没有说朝鲜有什么严重的污染情况。总的来看,朝鲜这些说法主要还是为自己与中国的关系辩解,不是要和中国翻脸。

朝鲜媒体这篇文章中唯一一个公开批评中国的地方主要是强调中国东北成为了韩国反朝的基地,大量的韩国人在东北开展了反朝活动。应该说,选择的点也是非常巧妙的。因为这些韩国人在东北开展的反朝活动只是次要的,更多的是支持延边朝鲜族的分裂活动。笔者在以前提到过,据延边大学的朴今海教授研究,从对延边地区的宗教渗透案件的调查中了解到,近年来韩国人在延边地区的宗教渗透呈现出以下几个新的特点:

一是渗透范围扩大。过去的宗教渗透主要在社会弱势群体中发展教徒,如今宗教渗透逐步向我大、中、小学学生全面扩展。二是渗透的隐蔽性和危害性更强。为了长期从事渗透活动,境外宗教人员往往披着慈善的外衣,向贫困学生捐款,向慈善机构捐资,积极参加社会公益事业,以骗取社会信任并捞取各种名誉,所以其非法传教身份和活动不易被人们看破。三是渗透的手段更加现代化。从利用电台广播、偷运宗教书刊和旅游观光、探亲访友、经贸合作等传统渗透方式,到利用互联网、电子音像制品等高科技手段,花样翻新。四是把培养高层次代理人作为其长期渗透的战略。过去境外宗教组织培养的代理人层次比较低,主要限于劳务输出人员,如今他们把培养高层次、有影响力的人作为重点,物色有培养价值的年轻人送到国外神学院深造。五是渗透的地域扩大化。过去境外宗教组织的渗透重点主要是在朝鲜族聚居区和沿海发达地区,现在则逐步扩大到内地、偏远地区和其他少数民族地区。

这些东西虽然被中国的主流媒体屏蔽了,但是中国的党和政府显然对这些情况是心知肚明的。因此,朝鲜非常聪明的选择了这个不会触怒中国的点进行批评,实际上恰恰是暗示中国在反对韩国对中国东北的渗透方面两国具有共同利益,其实也是对中朝关系隐蔽的辩护,也是在表达维护中朝关系的决心。

不过,我们也不能否认,中国的媒体日复一日的攻击朝鲜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朝鲜的这篇文章本身也就反映了对待中国的担心。当前,中国和朝鲜的确在国家利益上不是完全一致的。不过,两国之间的分歧,包括朝鲜核问题上的分歧都是小局,总的来看,还是盟国之间,朋友之间的分歧,与中美之间这种根本性的,战略性的分歧是完全不同的。

实际上,中国也看明白了朝鲜这篇文章的意思。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4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在发展中朝睦邻友好关系的立场上也是一贯的明确的。在回应记者有关该事件的提问时,耿爽表示,多年以来,中方始终秉持客观公正的立场,按照事情的是非曲直判断处理有关问题。我们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推动通过对话协商解决有关问题。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切实负起应有责任,为了本地区和平稳定,为了本地区人民的共同福祉而发挥应有的作用。

这段话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中朝两国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虽有分歧,但不会改变中方发展中朝睦邻友好关系的方针。那些看了《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的文章,觉着中国就要联合美日韩对朝鲜动手的人,还是洗洗睡吧!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