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文在寅欲收回作战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反美?

9日深夜,文在寅当选韩国新一任总统。对此,朝鲜发出积极回应,10日上午,朝鲜总联机关报《朝鲜新报》发文称,李明博和朴槿惠的9年保守政权画上了句号,并高度评价文在寅当选是“烛光的胜利”。韩媒称,这实际上是表明对文在寅当选的欢迎立场。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一、反美斗士?文在寅承诺收回“战时指挥权”

根据韩国媒体《韩民族日报》的报道,文在寅在外交上的核心承诺之一,是在任期内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韩国作为美国“傀儡”、“木偶”的根本特征之一,就是韩国军队控制在美国手中,韩国的军队指挥权掌握在美国手里。早在1987年,卢泰愚总统就提出要收回,1994年,韩国收回了和平时期的军队指挥权。卢武铉时期,在卢武铉的努力下,军队指挥权收回日期为2012年,到了美国代理人李明博任期内,被推迟到2015年,到了美国傀儡朴槿惠任期,朴槿惠政府称:

“不要定死时间,等时机成熟后再收回”。

朴槿惠政府这番表态,被视作无限期推迟收回作战指挥权。

收回军队作战指挥权,是韩国民族独立的根本要求之一,也是韩国内政外交能够摆脱美国控制的基本条件之一除此之外,当然还需要减少美国对韩国军队的种种渗透。美国通过对韩国军队的指挥、培训、武装,在韩国塑造了一支亲美的韩国军队。韩国军队维持在超过60万人的水平,是韩国政治中极为重要的力量。韩国军队是韩国社会中最美国化的群体,是一个坚定的亲美集团。目前,韩国针对朝鲜的全部军事战略情报、70%的战术情报仍依赖驻韩美军提供,即便美韩联合对朝信号和图像情报侦察活动也完全由美方主导;在指挥控制领域,韩军至今的最高作战准则仍强调依托美军先进的情报侦察能力;韩军大部分威胁朝鲜纵深的武器均为美国提供,像美制“斯拉姆”-ER巡航导弹就是“杀伤链”计划的“核心武器”,没有美国的技术支持,这些装备很容易变成废铁,韩军的大部分战机也完全依赖美方提供维修服务。2014年,韩国就成为世界最大的武器进口国,其中一半以上从美国进口。美国试图将韩国限定在进口美国武器的水平上,严厉限制对韩国的技术转移,打压韩国的自主技术研究。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对于美国而言,全面军事控制韩国,将韩国塑造成远东遏制中俄的棋子,是最优选项。美国并不关心韩国是民主还是独裁。于是,在美国的军事控制下,韩国曾经经历三十多年的军政府独裁统治。进入21世纪,在美国代理人李明博-朴槿惠执政期间,韩国民众发现,韩国竟然沦落成财阀—邪教—军队三位一体独裁的国家。

哪里存在压迫,哪里就存在反抗。美韩权贵的压迫下,韩国左翼力量、进步力量也在不断增长。1980年,韩国光州爆发一次要求民主的运动,全斗焕总统出动军队镇压,造成大量平民和学生的死亡,当然,实际上掌握军权、出动军队的是美国。韩国民众并没有屈服,依旧做着不屈不挠的斗争。最终,韩国军政府独裁制度成为历史,韩国从军事独裁走向资产阶级民主制,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进步。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卢武铉、文在寅就是在韩国民众与美韩保守势力的斗争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1953年,文在寅出生于韩国贫困家庭。1972年,面对美国霸权主义与韩国军政府的压迫,文在寅选择成为带头参与民主化运动的“运动圈学生”, 1975年文在寅因为领导学生展开反朴正熙独裁统治的示威活动,被拘押在首尔西大门看守所,同时被学校开除学籍。1978年,文在寅又加入“反全斗焕军事独裁”斗争,并被关押在首尔清凉里看守所。1980年,文在寅虽然通过司法考试,但因为入狱经历没能当上法官。

1982年,文在寅与卢武铉意气相投,在釜山一起开办了律师事务所,并进行维权活动,文在寅曾在电视节目中回忆:

“在我的印象中,律师是应该为受到冤屈之人讲话,并在这个过程中收获成就感的职业;但我周边的许多律师并不是这样,因此我和卢武铉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本身开了律师事务所,并免费为普通大众提供法律咨询办事,虽然本意并不是要做人权律师,但很难拒绝一些普通百姓的冤屈,在为他们提供办事的过程中,我和卢武铉也成为了釜山地区最知名的人权律师。”

许多釜山的工人将卢武铉和文在寅称为“工人阶级的伴侣”。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卢武铉、文在寅经常奔走各地,为遭受资本家严重剥削的工人免费代理,由于他们的能言善辩和合理诉求,法院也作出过多起符合工人利益、满足工会条件的判决。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在寅与卢武铉在成立了釜山、庆南民主社会促进律师会后,又参与建立了韩国全国范围内首个釜山民主宪法争取国民运动本部,掀起19876月抗争。文在寅曾说,“与卢武铉律师一同参与6月抗争的记忆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事情”。因反对三党合并而在釜山举起了民主党旗帜,并一直高喊着支持金大中。

韩国民众在争取民主的斗争过程中,逐渐认识到美国霸权主义对自身民族独立的严重障碍作用。金大中、卢武铉两届进步势力当政期间,韩国反美主义达到顶峰。卢武铉在竞选的时候就抨击美国,赢得了众多年轻人的选票。而今韩国为美国辩护的人,也常常在网上被攻击为美国代言人。冷战结束后,韩国社会从民间到政府要求对美自主性的呼声日渐增高。从美军基地到伊拉克战争,韩国反美活动和反美内容也呈多样化趋势。尤其是那些左派政党控制的传媒,更是反美报道的急先锋。

反美主义者要求韩国独立于美国的远东政策,独自运用自身的力量处理朝鲜问题。而且,韩国反美主义认为美国应该为朝鲜半岛所遭受的一切苦难负责,包括朝鲜半岛的分裂、军事独裁的出现以及韩国外交政策的失败等等。美国应该为其“虚弱”和“背叛”的目的以及保持朝鲜半岛分裂的政策而受到指责,通过支持独裁政体方式阻止民主的发展,而且使韩国对美国产生政治和经济依赖,应该为阻止韩国尝试重新统一的努力以及为阳光政策的失败负责。

也就是说,韩国进步势力其实很清楚,美国要为半岛矛盾激化负主要责任。这种认识,显然比中国国内某些媒体要高。韩国进步势力反对旧秩序,主张南北和解合作,要求更多的民族自主性,反而存在反美情绪,对日本海外派兵和军备扩充感到不安。这才有了金大中和卢武铉时期对朝鲜的阳光政策,而卢武铉则进一步发展,对小布什政府的东亚布局有很多意见,并要求收回军事指挥权。

例如,2002年布什单方面撕毁“朝美核框架协议”后,韩国左翼政府依旧在寻求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可能。2004年11月,韩国总统卢武铉在一次讲话中明确指出,朝鲜核能力是保卫自己:

“朝鲜表示核能力是保卫自己防止外部侵略的威慑手段……在这一问题上,朝鲜的要求中很多的合理性是真实而无法否认的”。

12月,卢武铉直接批评美国:

“他们不能只为了拆除核设施而以朝鲜半岛的毁灭为代价”。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2007年,卢武铉徒步跨过三八线,与金正日进行会谈。不过,2008年,卢武铉被“自杀”,充分展现美国对韩国政治的干预能力。卢武铉被“自杀”是韩国进步势力的一次重大挫折。李明博上台后,彻底逆转金大中-卢武铉的政治路线,积极破坏韩朝关系,从政治到军事全面加深对美国的依附,充当美国反华急先锋。不过事实上,韩国保守势力在韩国缺乏民意基础,2012年,如果不是亲美势力操纵选举,朴槿惠难以战胜文在2012年,时任国情院院长、李明博最核心亲信、亲美势力重量级人物元世勋大力干涉选举,指示下属职员在网上发布大量不利于在野党和批评朝鲜的文章,使朴槿惠最后以3%的微弱优势胜出。2013年,统合进步党揭发元世勋干涉选举,元世勋仓皇之下试图逃亡美国,其出国计划一经曝光,在野党方面立即以“逃避性出国”为由向检察厅申请了出国禁止令,元世勋被检方逮捕,最终判三年徒刑。当然,作为必要的报复,朴槿惠随后在2014年强行解散统合进步党。

到了2017年,面对韩国反保守势力、支持进步势力的滔滔民意,在不撕破脸皮出动军队屠杀与镇压的前提下,美国也逆天乏术,无法改变选举的结果。美国原本试图利用邪教控制朴槿惠与韩国政局,没想到弄巧成拙。2015年初,朴槿惠就与美国达成部署“萨德”的方针(韩国政府高层披露),2015年6月起,朴槿惠似乎仗着美国支持试图进行全面独裁,对青瓦台和执政党内“非朴派”大力清洗与打压,造成党内内爆,“非朴派”旗下《中央日报》JTBC电台爆出“邪教闺蜜门”,致使保守势力的民意被彻底击垮。

对于“卢武铉的影子”文在寅的上台,美国显然是不乐见其成的。为了减少文在寅对美国的不利影响,美国在2017年韩国大选期间制造两大事端,其一,是炒作朝核危机,激化半岛矛盾,让文在寅上台后可能推行的“阳光政策”无路可走,其二,紧急推进部署“萨德”,甚至连夜突袭部署,将韩国绑在美国的战车上。据文在寅的助手们私下称,他们对于目前所发生的“萨德”加速部署的情形感到“愤怒”。文在寅警告说,美国的这种行为将导致韩国反美情绪上涨,使两国间的安全盟友关系复杂化。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当然,文在寅在近期接受《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美国媒体采访时,文在寅也反复强调,韩美同盟关系是韩国外交与国家安全的基石。他称自己为“美国的朋友”,评价特朗普是“通情达理”“务实”的政治家,并对美国对韩国的军事保护和经济发展帮助表达了感谢。

在美国军事控制的国家里做事,文在基本不可能在明面上“反美”,但是他上台后推进的具体政策,或将消解美国在半岛的军事存在。文在寅在不久前出版的一本书里称,韩国应该学会“向美国说不”,文在寅认为,“韩国需能够在半岛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

与李明博-朴槿惠等美国代理人采取的彻底倒向美国不同,进步势力更加强调韩国面对美国时的独立性,而不是构建“主仆”关系。

二、反美、韩朝“阳光政策”,进步势力眼中的半岛问题出路

在韩国进步势力看来,一旦韩国依附于美国,成为远东棋子,朝鲜半岛问题将陷入安全困境的恶性循环,不可能有出路。在解决朝核问题上,军事作用非常有限。但是,如果强调韩国的“自主性”,摆脱对美国的依附,从韩国自身的安全出发、从半岛的和平发展出发、而不是服从于美国打压中俄的战略大局,就会对朝核问题的解决带来新的思路。

韩国支持文在寅的媒体《韩民族日报》在文在寅胜选后发文,针对朝核问题,对美国提出委婉的批评,文章称:

“截至目前,共出现过4次解决朝核问题的机会……有望解决朝核问题的4次机会均是由韩国政府改善韩朝关系所促成,但是却都因为不幸地恰逢历届美国政府的任期届满而中途失败。

直白点讲,就是韩国进步势力推行阳光政策,原本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好办法,朝鲜也予以配合,解决的时机出现了四次,都被美国破坏了。

笔者又想再次强调,韩国进步势力在处理半岛问题上这种“韩国优先”的眼光,比中国国内某些媒体实在是天壤之别,中国国内某些媒体口口声声“美国底线”,将美国在半岛问题上的历史责任和现实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全然忘记“中国优先”,还不断发文炒作离间中朝关系,试图让中国卷入半岛战争泥潭,服务于美国打压中国的战略大局,按网友说法,这种媒体人,不是傻,就是坏。

如今,文在寅上台,他将会如何处理与朝鲜的关系?如上所述,朝鲜之所以对文在寅表达积极的态度,是因为文在寅与朴槿惠、李明博时期大力配合美国破坏韩朝关系的做法不同,主张重新回到金大中和卢武铉时期的对朝“阳光政策”。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文在寅试图恢复破裂的韩朝关系,推进韩朝之间的经济合作。4月28日,文在寅发表的大选公约集中称,将重新启动2016年2月被朴槿惠强硬关闭的开城工业园区,重开2008年7月后中断的金刚山旅游。文在寅2月发在Facebook上的文章中写道“若政权交替后,开城工业园区的三期工程将扩张至两千万坪”,表现出积极态度。

不仅如此,文在寅还承诺将经由国会批准同意重开朝韩首脑协议等。这是为了韩国国民广泛的共识和协议的稳定履行。另外他还透露了将建设朝韩间东海圈能源、资源带和西海岸产业、物流带,推进经济共同体以达成韩市场统合的意图。文总统4月23日在“大胆的韩半岛无核和平构想”发表会场上预测道:

“如果韩朝经济统合,将新增0.8%的年平均增长率,每年新增就业岗位五万个”。

此外,文在寅还承诺将推进交换离散家属重逢和建立医院等对朝人道支援,并将准备送还朝鲜俘虏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在朝核问题上,文在寅曾说,如果自己当选总统可以与美国协商后先访问朝鲜,他还表示:

“我可以与金正恩坐下来谈判,但是我不会为了会谈而举行会谈。我将在解决核问题得到保障的条件下与金正恩见面。”

文在寅反对美国以军事手段解决朝核问题,今年4月,针对美国航母向半岛聚集,文在寅称:

“我将竭尽所能避免半岛发生战争。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允许其他国家决定半岛的命运。”

4月23日,文在寅发表了“大胆的韩半岛无核化和平构想”,其中包括北韩核问题的解决方案和对北韩政策。文在寅透露出放弃目前的对朝制裁一边倒政策,将利用制裁和对话等一切手段的政策方向。文在寅还提出不是“朝鲜必须先放下武器”的“朝鲜先行动论”,而是朝鲜和美国等有关国家阶段性“同时行动”的原则。文总统勾画了推进朝鲜彻底弃核与签订和平协定,相互控制军备以根本消除战争可能性的蓝图。

文在寅的对朝主张,遭到韩国右翼媒体的批评,右翼媒体《东亚日报》发文称:

“这些方案从大框架上继承了业已失败的金大中、卢武铉政府的偏向性对北韩政策,不过是无端地‘自信’,令人感到失望。”

不过,按照进步势力的解释,阳光政策失败的原因不在于政策本身,而在于美国每次都“不幸地”不配合。

三、文在寅能否改变韩国,能否修复中韩关系?

文在寅能否改变韩国?韩国的问题是什么?

第一个问题,美国军事霸权的挟持,不仅裹进半岛准战争漩涡,还被要求购买大量美制武器,担负天价军事防卫成本。

第二个问题,韩国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贫富分化,物价与失业率高企,财阀横行。据韩国《文化日报》的报道,2012年总统选举前,文在寅在一场演讲中坦承:“卢武铉政府期间,没有能够阻止住蔓延在全社会上下的新自由主义弊端,并未能在派遣工、贫富差距等问题给出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案”。

可知,文在寅认为韩国经济的弊端在“新自由主义”,文在寅向财阀开炮,“强化对富人征税”,“对不公平做法处以更高罚款”文在寅的增税政策,聚焦于超级富有的企业收入大户,而非普遍上调企业和所得税。文在寅提出要建立“公正国家”,强调要改革检察、财阀和媒体等机构,针对财阀改革,他表示将集中力量改革三星等4大财阀,以改变不民主的统治结构,建立透明的经营结构。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摆脱美国控制,增强国家自主性,反思新自由主义政策,向富人征税,削减财阀权力,这些都是硬骨头,都是韩国面临的核心问题,解决这些问题,赢得总统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依旧举步维艰。虽然文在寅赢得了选举,但从韩国的政治结构看,国会中的保守势力仍然很大。韩国内部“保守派”的政治力量,仍将对文在寅的对朝政策带来很大的牵制作用。

韩国延世大学朴明林教授认为:

“在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民主势力虽然掌握了政府和议会权力,但他们被庞大的官僚机构和保守的经济界、媒体界与学术界势力团团包围,犹如一个孤岛”,“能否跨过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的瓶颈,避免走上他们失败的老路,成功实现社会结构改革,将是文在寅总统的最大课题”。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事实上,文在寅能否顺利解决韩国独立性(如收回战时指挥权等)问题,与能否修复中韩关系息息相关。例如萨德问题,在大选期间,迫于朝核危机的舆论压力,文在寅在这一问题上继续维持了其“战略模糊性”。不过,5月2日,韩国5名总统候选人出席最后一次竞选辩论时,文在寅认为,下届政府须重新检视部署“萨德”,他认为这是当选后的首要工作。

在“萨德”问题上,韩国进步势力与中国爱国民众都清楚,美国才是罪魁祸首,这也是文在寅表达“重新检视”萨德的原因。显然,文在寅相比李明博-朴槿惠等势力,无疑更愿意与中国建立友好合作关系,但是,在韩国依旧被美国、财阀从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各个层面牢牢控制的情况下,文在寅如果不能收回军队“战时指挥权”,韩国反美政治力量如果不能胜过亲美势力,光文在寅当选总统一事也难以改变韩国充当美国棋子的现实。对此,中国应当保持足够的清醒。

无论如何,对中国而言,文在寅上台,总比韩国保守势力上台要好,这从中国国内资本媒体的冷淡反应中就可以看出。文在寅上台,也给了中国在半岛问题上反思如何处理与朝鲜、韩国、美国关系的一个契机。半岛问题的核心问题,是要将美国的军事存在清除出去,保证中国与朝鲜的友好合作关系,保证中国与韩国进步势力的友好合作关系。这与国内某些媒体要求中国照顾“美国底线”、宽容萨德、向朝鲜“自卫反击”相反。

 文在寅胜选,计划收回军事指挥权,中国如何助其将美国清出朝鲜半岛?

将美国清除出朝鲜半岛,正确处理朝核问题与正确处理对韩关系是一体两面一方面,中国应当在朝核问题中坚持“中国优先”,保证朝鲜不出卖中国倒向美国,既推进朝鲜与韩国的和平接触,也推进中国与朝鲜的经济合作,推进朝鲜的经济发展,增进中朝信任;另一方面,对于韩国保守势力和美国霸权主义的反华行为予以强硬反击,如针对部署德一事,对于乐天这种亲保守势力、反进步势力的资本力量,予以彻底打击与封杀,赶出中国市场,同时向亲进步势力的韩国企业予以支持,这就是对韩国进步势力最大的政治支持。

也就是说,文在寅上台,并不意味着中国马上认定韩国是朋友,更不意味中国要向韩国妥协,毕竟韩国大程度上依旧扮演者美国棋子的角色,韩国国内保守势力横行。对此,中国应当要有所区分。在“萨德”问题上进行有甄别地打击,对乐天这类资本打击得越彻底,则对韩国进步势力就是越好的支持。在这样的政治力量转变中,促进韩国进步势力对韩国政经两界的掌控。借助韩国国内进步力量,是中国将美军清除出半岛的方式之一,也是合理解决朝核问题的方式之一。

半岛博弈,本质便是中美两国如何在朝、韩两国增长自己的势力,抵消对方的势力。文在寅上台,是美国霸权主义失败的结果,也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好的契机。但美国不会甘心,中国网友已经在预测,文在寅将重蹈卢武铉的覆辙,被美国设计强力清除(如自杀)。美国将会在朝鲜半岛闹出更多的名堂,来激化中朝、朝韩关系。美国绞杀韩国进步势力的大戏,恐怕即将到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