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陈有西借机贬损C919售黑—兼小议键盘侠真可笑

本文题目中的“售黑”有两层意思,一网络语言上的“黑”,即贬低的意思,二是销售陈有西想要销售的黑货,请看看C919首飞那天陈有西发的微博——

陈有西“借机售黑”很可笑——兼小议键盘侠对C919的贬损

跟第一艘国产航母下水等一样,C919首飞也是我国工业发展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

正所谓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那个啥的难受之时,当年“天宫一号”发射的时候,公知王福重就咬牙切齿地诅咒发射失败,中国女排再度夺冠,一小撮人跳着脚骂街。第一艘国产航母下水,他们煞有介事地评头品足,说这也比不上美国,那也比不上美国,唾沫横飞的嘴巴还没有干,C919又首飞,这可是让以贬低中国为己任的公知累死的节奏啊。

其实,在“黑”C919的问题上,陈有西并不是“独唱”,而是“小组唱”。

《人民日报》发表题为《C919首飞成功却遭中国键盘侠嘲笑,可美国人却打了他们的脸!》的文章,评论道:

【昨天下午,中国自主设计的大型客机C919圆满完成了首飞,这也意味着中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后,第五个可以自行生产大型客机的国家。而经过几十年的残酷竞争,如今的世界干线民机市场由美国波音和欧洲空客两家平分,中国C系列客机抱着与它们三足鼎立的雄心,走出了打破格局的第一步。
然而,有些看不得自己国家取得半点成绩的键盘侠们却很快跳了出来,开始多方位多角度地对C919进行冷嘲热讽。】

由于公知们言必称美国,现在不但我们这些“自干五”,连《人民日报》这样的官媒也用美国佬的话打他们的脸了——

当天下午C919在上海成功首飞的消息传出后,西方不少媒体都将此事作为正面积极的重大新闻来报道。 其中,美国的《纽约时报》就很客观正面地向美国人介绍了C919成功首飞的意义:虽然中国的C919与已经在大型客机产业发展了多年的波音和空中客车这两家大型公司的飞机比起来尚存在一些差距,但对于一个40年前还是全世界最穷的国家来说,C919的成功首飞展示了中国这个正在不断崛起的工业强国的最新实力。 

陈有西“借机售黑”很可笑——兼小议键盘侠对C919的贬损

而《纽约时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该报的记者很清楚,即便C919的引擎和驾驶舱等一些系统部件是从国外进口,但建造一架大型民航客机,可不是某些中国的键盘侠以为的那么简单,并不是把零件拼在一起就能上天了。

机器人美国《纽约时报》刊文指出,C919的成功首飞展示了中国这个正在不断崛起的工业强国的最新实力。美国《华尔街日报》认为,C919将成为中国在先进制造业升级过程中除了计算机芯片、清洁能源车等领域外的最新突破。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称,C919客机成功首航,标志着中国已将自己的形象从廉价的工厂转变为技术领先者。

韩国《中央日报》9日发表题为《中国自主研制出大型客机》的评论文章。文章认为,“如果将它视为中国生产的一种仿冒产品,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文章称,【中大型客机的生产属于典型的全球垄断产业,美国波音公司和欧洲空客公司的客机分别占据了全球市场的半壁江山。
制造客机是一个全球合作的过程。空客总部和组装工厂设在法国南部的图卢兹,但飞机的前段机体、客舱、机翼和引擎却分别在西班牙、德国和英国生产。波音787“梦幻飞机”的前段机体、机翼和翼尖也分别产自美国、日本和韩国,飞机的引擎是英国劳斯莱斯和美国通用公司的产品,机舱门由法国公司生产,波音公司亲自制造的只有后段机体和垂直尾翼。虽然如此,787仍然是波音公司的产品,因为波音对各种零部件进行整合,拥有可以使飞机飞起来的核心设计技术。
文章称,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推动国产客机(Y-10)的研发,但由于无法承受高额的研发资金而放弃了开发计划。但中国并没有因此放弃梦想,2002年中国使用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的技术开始研发可容纳80人的商飞ARJ21客机,目前已经有140余架该型号客机在中国运航。商飞还计划与图波列夫公司联手开发747级别的大型客机。】

当然也有习惯性的贬低的声音——

英国《经济学人》以酸溜溜的语气写道,这次试飞还并不成熟,C919的核心部件都不是由中国本国生产。通过试飞后还有很多难题需要解决,即便解决了,中国也无法挑战空客和波音的竞争格局。不难看出,各方质疑体现在以下方面:C919是否能称为“中国自主研制”?中国商飞能否具备与波音、空客抢占市场的实力?

国内自然也有以国外的唱衰和贬低遥相呼应的声音。

央视网消息:C919大型客机首飞成功,让很多人激动不已。然而网上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说这架飞机许多部件都是进口货,甚至有人说C919中国人只是造了个壳子。对此,业内人士回应称:即使是波音空客,也不可能生产所有零件。全球采购,是航空制造业的通用做法;把所有部件整合在一起,才是最关键的核心技术。

从1970年,我国自主研制的运十飞机立项,到C919成功首飞,中国人的“大飞机梦”穿越了47个春秋。作为运十飞机的副总设计师,程不时则亲历了这一梦想步履蹒跚的曲折历程,也因此透彻地理解这一梦想的现实意义。

运十飞机的副总设计师,程不时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认为,在民族发展中间一个重大的步骤,中国为了去买外国的飞机,我们要出售几亿件衬衣,才能换回来一架飞机,我们中国人,难道就永远在这个低端上,就这样子吗?我们买飞机的钱,有的人做过计算,用崭新的百元面额最高的钞票堆起来,已经比上海的金茂大厦还要高,不只是金茂大厦,比十座金茂大厦要高,不止是十座,比百座金茂大厦要高,已经伸入太空里头去了,像孙猴子的金箍棒一样的,伸到太空里去了,这样的柱子截一段下来,用到国内,你看看它要带起多大的文化的兴起,技术的兴起,工业产业的更新。】

面对有人质疑,发动机这样的核心部件都来自进口,C919能算完全自主的国产货吗?专家回答说,当然算。尽管C919的核心零部件依赖国外供应商,但是它仍然是一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客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中国商飞前期制定了整体的设计方案,而且对零部件的技术要求有决定权。C919副总设计师傅国华说,就像设计师设计、装修房子,虽然建材、装饰品都从市场购买,但是按他的思路搭配在一起,就是他设计的成果。C919完全由我国自主设计。该项目常务副总设计师陈迎春介绍,项目的联合概念设计是最关键的部分,包括确定机翼、机身、尾翼、发动机、起落架等部件的布局,航程、座级的参数,以及发动机量级、电源功率、装什么样的系统等。 C919是为了能在世界民航客机市场竞争的商业客机,需要与波音空客PK的,放着国际上优秀的供应商的产品不用,而非要强调国产部件是不现实的。有个例子举得很好,我要造房子,你非得让我连砖也自己烧吗?  

陈有西“借机售黑”很可笑——兼小议键盘侠对C919的贬损

在贬低C919的声音中,一种更普遍的观点是,波音空客全球采购是为了降低成本,中国商飞采购是因为造不出来。其实反驳这个观点很容易,波音空客能造出来民用客机的发动机吗?前全球的发动机制造商GE、罗罗、普惠,然后小型的公务机发动机霍尼韦尔也能生产,民航客机的大部分供应商都是图中那些,空客波音也不例外。

据相关人士介绍,当前波音和空客正争相与中国商飞合作,利用中国公司的人才和条件,发展中国市场从这一角度看,C919首飞成功,根本就不是“对手来袭”的概念,而是意味着世界民用航空大家庭的丰富并能为各国供应商创造价值、为全球人民创造福祉。

当然,并不是说,那些贬低C919的键盘侠都有恶意,也不是说,他们的这种吹毛求疵只能完全产生负面作用,虽然全球采购是国际航空制造业的习惯性做法,但是我们还是期望着完全国产化那一天。当年美国等不让中国加入“航天俱乐部”,结果到头来,在太空上飞的只剩下中国的“天宫”。某些“键盘侠”是见不得中国的好,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往往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C919的首飞成功以及上述的外媒评论和国内的专家的分析,是对国内某些人包括陈有西等人习惯性地“黑”中国的有力回答。

包括陈有西在内的键盘侠的第一“黑”就是借C919飞机首飞成功之机,贬低中国的航空工业,而陈有西本人借此销售的第二“黑货”是搭售并且叫卖西方社会制度。

他微博的最后一句话“其实社会政治文明,也可以走这个捷径。”才是他的这条微博最核心的内容。

他比其他键盘侠聪明的地方在于,他没有像某些人那样不遗余力地尽量贬低C919首飞成功的意义,而是用一句“说完全是自主知识产权明显过了”轻轻带过,这也是他老奸巨猾的地方,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虽然中国的航空工业发展的路还很长,但是公知们一直以来对中国的发展持完全否定态度已经犯了众怒,所以他在表面上不那么竭力贬低C919的同时搭售了黑货——不失时机地推销西方政治制度。

他所说的社会政治文明的真实含义是什么?你懂的,但是我们不妨借C919全球采购的话题来幽他一默—— C919的各种零部件来自世界各国,陈有西让我们“走这个捷径”来实现“社会政治文明”,那么我们就不妨大胆设想,按照陈有西的理念,给这架陈有西版的这架中国“大飞机”安装几种不一样的“发动机”(把政治体制比喻成为“发动机”应该没问题),既有美国版的总统制联邦制的共和制,也有英国版的君主立宪制,有以色列版的总统为首的议会民主制度,还有沙特等海湾六国版的君主制政教合一模式,这些都是美国佬心目中的所谓的“民主国家”,自然也是公知心目中的“先进的社会制度”,陈有西觉得“走这个捷径”组装的“社会政治文明”大飞机可以吗? 一个据说是“优秀党员”的人连这么毫不搭界的话题都能够扯到改旗易帜的“大目标”上,可见陈有西“优秀”到了何种地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