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煽风点火

臧启玉律师的以四川茂县的一位老师自杀的谣言作为由头的《写给全国教师的一封公开信》是一封用心险恶、逻辑混乱的煽动性、挑拨性、欺骗性很强的文章。我相信很多曾经热传过他的公开信的老师在激情中冷静下来以后,会慢慢看清楚其后面包藏的祸心。

但是,为什么这个的谣言和臧律师的公开信能够被一部分教师热传并且引起共鸣呢,这并不是仅仅靠揭穿臧启玉的阴谋就可以解决的那么简单,这种现象值得社会、家庭,尤其是各级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领导等方方面面认真思考。

在当今中国社会,某些事情的发生有偶然性,但是事情发生以后的发展往往有必然性。我们的社会还有很多存在问题,这是我们必须承认、面对和理性处理的,如果解决不好,或者暂时掩盖了,一旦发生质的变化,就会成为重大社会事件。就好像这次四川茂县的夏老师“自杀”事件,本身就是因为大多数老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都面临同样的困扰,对学生放任自流吧,责任心上面自己就过不去,管吧,学生不受管,家长又不理解,一旦发生老师和学生的冲突,教育行政部门就处罚老师。有教育法规在前面,处罚没问题,但是作为当地的教育行政部门应该举一反三,通过对类似事件的处理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能光是处罚违规的老师,而对于教师们面临的实际问题不去解决,平时浮在上面,一旦出了问题,就仅仅拿一线的教师开刀,用一句话来概况表达我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请问茂县教育局的领导假如你们处在夏老师的位置,你们会怎么做?这不仅仅是摆在茂县教育局领导面前的问题,也是摆在整个教育系统领导面前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这次是夏老师出问题,下次可能就是秋老师,就算是这次夏老师没有自杀,说不定以后会出现一个冬老师自杀。包括全社会,都欠在这个问题上对老师的一个回答,这些问题不解决好,事情还会出现,臧启玉之流还会有机可乘。

这些年来中国社会在一些问题基本上形成一种规律,有时候政府的工作出现问题,或者社会存在问题,民众有意见,这些意见也是合理的,结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民众的不满搭售黑货,通过造谣惑众煽风点火等招数把各种社会矛盾引导到有利于他们推翻或者改变现体制的方向上去。

比如,人们对环境污染非常不满,柴静却利用这一点推销将国有能源企业私有化的黑货。

比如,LY事件发生以后,广大民众关注这件事,是出于对公权力被滥用的警惕和对执法行为规范化的期待,某些人却利用民众的不满情绪推销卖淫嫖娼合法化的黑货同时煽动仇恨警察的情绪。

等等等等,这种例子不胜枚举,就不在这里再一一举例子了,相信广大民众对一小撮人那些绝招已经洞若观火。

就以这次臧启玉的公开信发布选择的时间节点来说,就很耐人寻味。

让我们厘清事件的来龙去脉,并且透过现象看本质。

5月6日至7日,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到安徽调研学习贯彻习近平书记在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及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情况。陈宝生最后提到,把思想政治工作和党的建设工作结合起来,把严格要求和灵活方式结合起来,把解决思想问题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引导学生处理好理想和志向的关系,处理好努力和奋斗的关系,处理好思考和思维的关系,处理好品格和意志的关系,培养又红又专、德才兼备、全面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也许是陈部长的重新提出“又红又专”的说法触动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经,在4月17日以后,远在安徽阜阳的“龙行江淮”老师却在网络上发布四川茂县凤仪小学夏老师自杀的不实消息,之后的5月11日,茂县教育局辟谣,5月11日,警察公号“暴雨雷霆”辟谣,首先发布这个消息的“龙行江淮”也自己出来自我辟谣,而臧启玉律师却在一系列辟谣以后的5月12日发表他的《公开信》并且引起一部分教师热传,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

请看看整个发展过程——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接着,网络上出现了谣言: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面对谣言,5月11日,茂县教育局在263财富网上发布辟谣声明: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紧接著,新浪微博认证身份为泉州市网安支队民警的@暴雨雷霆 也发布了辟谣帖文: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最后,在有关方面和网友出面辟谣以后,曾经发布夏老师自杀消息的网友“龙行江淮”也于5月11日和12日,在自己的新浪博客和微博上发布“请大家不要信谣、传谣:茂县体罚学生教师没有自杀这回事。”的辟谣信息: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为什么在5月11日连传播谣言的人都出来辟谣了,5月12日臧启玉律师却拿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自杀事件对整个教育系统煽风点火呢?矛头所向是什么呢?同时为什么这么一个非常露骨和低水平的帖子会在作为为人师表的群体里面引起一定程度的共鸣呢?甚至出现个别老师认为就算是假的也要转发呢?

我下面打两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来比喻这种现象——

第一个,在一个和谐的家庭里面,夫妻俩小小冲突无大碍,有时候还增加情趣,一旦出现结构性的矛盾而且得不到有效的解决的话,第三者就很容易插足。

第二个,一个人平时在正常情况下,会很讲究饮用水的卫生,一旦在面临严重干渴的环境或者情况下,脏水、尿水也喝了,有时候连毒酒也喝了,这就是饮鸩止渴这个成语产生的生活依据。

联系到公开信事件来说,教师们的“渴”是事实,而臧启玉之流趁机给他们递过来“鸩”也事实。首先是教育系统里面在处理类似事件方面的确有存在问题,其次臧启玉之流才有机可乘。

对部分教师饮鸩止渴的现象要客观分析,他们之所以轻信谣言和对臧律师的煽风点火产生共鸣是他们的确“渴“——他们面临很多非常难以解决的实际问题,而有关方面或者不作为或者没有处理好,虽然夏老师自杀的事情没有发生,有关部门也应该引起注意引以为戒。

我们不能因为老师的确“渴”就对某些人递过来的“毒酒”放松警惕,我们不能让国内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借突发性事件破坏教师队伍的稳定,进而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同时也不应该因为有人递过来了毒酒,就否认教师的确面临的实际问题。这次部分教师热传臧启玉的《公开信》并且产生共鸣很大程度上是心中的不满情绪借“公开信”的机会发泄,虽然是饮鸩止渴,但是与大学里面的某些公知大V的蓄意煽风点火有本质区别。有关方面既要依法惩办造谣者,无情揭露某些人煽风点火背后的阴谋,同时也应该深入老师中间,设身处地解决他们面临的这些实际问题。而不是把那些连自己也解决不了的两难问题却苛求底层老师解决,出现了问题只是打一线教师的板子,这种做法不但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一线老师有意见,而且很容易被臧启玉之流浑水摸鱼,长此以往,会对教育事业产生损害。

我有很多教师朋友,因此对教师面临的困惑和实际问题感同身受,教师有怨气可以理解,完全可以通过正常渠道维权,而不能靠某些别有用心的煽风点火的方式解决,属于饮鸩渴。既然某些教师朋友连把自己绑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战车上都不怕,为什么就不敢对本校的学校领导或者本地区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大胆提出自己的正当诉求呢?

臧启玉《公开信》事件的性质很明显——某些人折腾完城管折腾警察,折腾不了警察又想到教育系统制造混乱。广大教师应该对此有高度的警惕性。

我反驳臧启玉的文章《臧启玉律师的公开信想达到什么目的?》在察网微信公号发表以后,很多教师朋友或者是关心教师的网友在文章的后面跟帖,这些跟帖很有代表性,也反映了很多问题,下面对这些跟帖一一加以点评或者回答——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这个建议可以让全民参与讨论,如果大多数人认为可行,那么教育部门应该可以制定具体的措施公之于众以后试行,或者在某些地方进行试点,不行再改变。不过本人认为,即使是对于那些特调皮的学生,惩罚也只能是一种辅助手段。虽然教育不是万能的,但是如果把惩罚变成对付调皮学生的主要或者唯一手段,就会背离教育的正确轨道。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这位朋友说到了点子上,本人也认为屯留教师AA制聚餐被通报和福建教师路边买菜被通报欠妥。我认为这是当地有关部门搞形式主义并且应付上级的恶果,过犹不及,这种做法跟某些地方歪曲中央精神,上面落实八项规定,他们却把职工的正当福利也砍掉是同样的性质,客观上起到挑拨离间的作用,起码在客观上首先挑起大家的不满,再以民众的名义向上面施压,以迫使上面不敢再严格管理。

至于很多教师对学生不敢批评不敢管的确是一个事实,这次的茂县事件更加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有关部门应该因势利导,以这次事件的发生作为契机,把坏事变成好事,教育行政部门亲自下到教育教学第一线,分析和解决问题,取得经验进行推广。否则的确如同这位网友所说的,臧律师之流的人就会出现得越来越多。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这位朋友很实在,他的态度也很有代表性,他能够认识到意识形态领域的复杂斗争很可贵,同情教师的处境也合情合理,其实他不需要站位,因为这两者不矛盾,教师的难处值得同情,也应该解决,但是同时对某些人别有用心的做法也应该无情揭露!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这位朋友对老师的观点有失偏颇,其实无论是哪一种行业都有几种人,像老师也一样,既有像汶川地震中的谭千秋那样的舍身救学生的老师,也有与为人师表的要求相去甚远的让你瞧不起的老师,更有大部分踏踏实实工作耗尽自己去点亮学生的前程的老师。不应该一概而论。而他能够看清楚部分(请注意,是部分)律师的本质也很可贵的。因为360行,行行都有出类拔萃的人和败类。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感谢这位朋友的坦率,对于现在的学生的情况本人了如指掌,客观上这与这几代学生是独生子女有关,主观上与这些年来某些人片面强调所谓的保护学生的个性有关。学生难教,不管吧,属于不负责任,管又不听,一不小心出了事情老师还得吃不了兜着走。这种情况跟警察的处境很相似,社会治安不好怪你,一认真管,同样有很多人盯着你,有时候没有做错也会成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打击的对象,虽然老师有时候也会挨学生打,但是毕竟没有警察的职业危险吧?这位网友所说的仍然属于一个要由全社会共同关心和想办法解决的问题,比如引入合理的惩罚机制,这都是可以探讨的。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理解她的不喜欢,而且现在不但小学老师不好当,初中老师和高中老师同样不好当,只不过各有各的难处,小学老师面对的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初中和高中的老师面对的学生懂事了,但是却面临沉重的升学压力。而且有些学生受不了压力还会自杀,这些都是全社会应该共同关注的问题。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他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不过如果打骂变成了教育学生的唯一手段的话,那么可以有一个既“有效”并且老师也没有风险的办法,让家长打完孩子再送来学校,教育不听再送回去给家长打。老师何必争取这种权利呢,如果你的孩子被其他老师教的时候,你也欢迎他打你的孩子吗?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不是老师,同样知道老师的难处。何况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当学生过来的,而又每个人都会成为学生家长。换位思考很重要。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是的,不过有一点不应该混淆,夏老师不是因为去管学生而犯错误的,而是因为使用错误的方法管学生而犯错误的,臧启玉为了混淆视听会这样说,但是作为老师的一员不应该也这样认为,因为很多老师也能够成功地教育好了学生,但是他们并没有打学生。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这位朋友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也符合实际情况,正因为如此,臧启玉之流想策动老师消极怠工甚至是绑在他们的战车上只能是痴心妄想,即使是那些由于在情绪化的状况下暂时对臧的公开信产生共鸣的教师,一旦冷静下来,也会看清楚臧启玉之流的本质的。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老师、学生、家长、社会都存在问题,因此应该综合治理,这种情况光是靠老师是很难根本解决的。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这位朋友的帖子让人如坠五里雾中,不知所云,而且他过分强调了真理的相对性,看不到真理的绝对性,不管如何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中还是有正确和错误之分的。不知道他所说的折腾和相互恶斗特指什么?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我严重赞同这位朋友的观点,在全社会取得共识的基础上可以探讨在教育中引入适当的惩罚机制问题,但惩罚是手段不是目的。如果不能打学生就不能教了,还不如赶快改行吧,其实,打学生的老师和被学生打的老师都是少数,大多数教师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同家长和社会的通力合作让学生健康成长的。当然对于那些实在教不好的学生还有警察呢,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强调武力呢?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上面已经有过跟这位朋友类似的观点,就不再重复回应,我再强调一次,请当地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到轮流到下面学校蹲点,到第一线当班主任,相信会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教育部长重提“又红又专”时,媒体却在教育系统煽风点火

点评:这位朋友的跟帖好像跟教育的关系不是很大,不过既然他提出来了,我就联系到本文的话题上。老师应该是最讲道理的群体,对于学生是这样,对于社会上进行的关于教师的问题的讨论甚至争论也应该是这样。所以,对于这次的公开信引起的争论,广大老师完全可以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达成共识,即使是那些对臧启玉的公开信暂时产生共鸣的老师也应该相信他们的觉悟,臧启玉之流的别有用心的人想在短时间内欺骗一些老师也许可以办到,但是想长时间欺骗所有老师办不到。

综上所述,本人希望通过这件事情,有关方面能够认真解决好老师面临的这个实际问题,同时,广大老师也应该从这次某些人企图插手教育系统搞乱教师队伍的思想的事件中引起警惕。合法权益应该勇敢维护,但是千万别把希望寄托在带有某种不良企图的人身上,“毒酒”的确可以暂时止“渴“,但是会中毒的。作为社会上最明事理的教师群体最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其实,教师群体跟其他行业的群体一样,同样有先进中间落后三种人,那些特别出色的老师为人师表,学高为范,不仅能够教出一代代成为国家栋梁的学生,桃李满天下,而且当自己的学生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不惜牺牲自己,谭千秋等老师就是这方面的楷模。这种人是少数。

教师队伍中同样有败类,那些对学生进行性侵的衣冠禽兽就不用说了,某些把学生当成榨取利益的工具,上课不好好讲迫使学生在课后去接受他的有偿家教的人的确存在,暗示学生给自己送礼,按照学生送礼的轻重来任命班干部的也有存在。这种人同样是少数。

而绝大多数的老师不一定有很高超的教育水平,不一定能够成为谭千秋,但是他们最起码能够做到以心换心,尽职尽责完成教学任务。他们不一定有豪言壮语,但是他们对学生是发自内心的负责任。他们尽管在生活中有很多不容易,甚至有怨气,但是一旦面对那些渴求知识的学生的时候,他们就会很自然地全身心投入到教育教学工作中了。他们跟平常人一样,有七情六欲,但是他们时刻在学生面前保持良好形象,既言传也身教。他们既不可能像第一种老师那样引人注目并且容易被委以重任,也不会像第二种老师那样为所欲为,于是他们就成为最容易被遗忘的一群,尤其是那些在非重点学校里面工作的这种教师,常常牺牲很多个人利益,但是又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一旦出现事情,他们最容易被推出来“挡子弹”,减轻舆论压力。因为教育行政部门和校领导舍不得牺牲骨干老师,也不敢轻易得罪那些敢于为所欲为的少数老师,因为那些人往往是有背景的。全社会最应该关注这个群体,他们是最负重的一个群体。因此,人们既不应该以第一种老师的标准要求所有老师,这最起码在现阶段是不现实的,但是教师本身应该向第一种老师看齐;同时,也不应该因为在教师队伍中存在像第二种教师那种败类,就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以偏概全否定所有老师。

不管怎么说,教育往大说人才的摇篮,是文明的助产士,往小说是社会的稳定器,搞乱了教育,既可以折断一个国家的栋梁,也可以造成社会的不稳定,所以这才是臧启玉之流打着维护教师权益的旗号,利用一个已经被辟谣的所谓的教师自杀的消息企图在教师队伍中制造思想混乱的目的所在。这是广大有正义感的老师应该看清楚的;同时也正是因为很多教师面临着类似夏老师面临的两难问题,所以如果有关部门不认真对待并且解决好,那么臧启玉之流仍然会跳出来,即使臧启玉不跳出来,李启玉、王启玉也会跳出来。

所以我们要提醒老师们,某些人递过来的“酒“有毒;同时有关部门也应该解老师们的“渴”,不能平时不关心老师面对的实际问题,一出问题就拿老师开刀,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

欢迎广大教师朋友发表意见甚至对本文拍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