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为什么我们要多听听黄奇帆怎么谈金融?

为什么我们要多听听黄奇帆怎么谈金融?

中国能够把金融说的复杂又玄幻的专家多得是,但是能够把金融说的简单易懂的,很稀缺。

大道至简,金融也不例外。可能金融的微观操作层面,具体到某一个金融交易,要用各种指标数据来进行技术估算,比较复杂一下,有一些还要用到数学模型,但是在金融的宏观层面,基本道理,应该还是简单的。

能够把金融的宏观讲的通俗明白的,黄奇帆是一个。他做市长,不做央行行长,个人感觉颇为遗憾啊。对中国来说,一个重庆的模板意义固然重要,但再重要,目前放在中国也是局部意义,而央行关系经济整体,把握经济命脉,牵一发动全身。尤其是在金融决定国家命运的大背景下,不同的人放到那个重要的位置,结果的差异会很大的。我更愿意相信能把金融讲的通透的人,理由很简单:首先这说明他真懂,其次,这说明他也愿意让别人听懂,不怕别人懂。

2015年2月11日,黄奇帆在重庆金融工作会上,就来了一场深入浅出的金融ABC讲座。他提到了金融的一个要害问题:金融的本质是什么?他是这么说的:

【“就是三句话:一是为有钱人理财,为缺钱人融资;二是三个词:信用、杠杆、风险;三是为实体经济服务,这是金融的灵魂”。

黄奇帆为什么谈起金融的本质问题,应该是他看到了现在的金融正在脱离本质,从服务于实体经济,变成统治实体经济,如果继续,那就距离摧毁实体经济、产业空心化不远了。

他说的这些话都是真正的金玉良言:

“金融的本源并不复杂,如果一套说法,说的把金融ABC给丢了,它哪怕再复杂,也别信。考核数据分析或者品种转换的根由,就是信用(物)。没有信用的一切金融都是假金融、伪金融”。
“金融的特点就是杠杆,没有杠杆就没有金融”,
“信用是杠杆的基础,你有信用,我才杠杆”。
“所有的金融风险都是杠杆比过高造成的,没有杠杆比就没有金融,但杠杆比过高就产生风险”。

还有下面这几句话,更是切中时弊,击中要害:

“一切金融的创新,都是想方设法的把杠杆放大”,
“一切金融的危机的本质就是杠杆比放(的太)大”,
“解决金融危机去杠杆的全部办法也就是三个字‘去杠杆’”。

黄奇帆说的都是大白话,通俗易懂,而且很善于总结,条理清楚,没有让人听的昏昏欲睡。这就是真懂金融的。

黄奇帆的这些话,貌似是在讲理论问题,但都是有现实针对性的,是针对现实问题,在系统的也是委婉的提出他对金融问题的关切和看法,当然,更是警示:现在的金融,各种创新,其实都是在加杠杆,杠杆加太多了,金融风险就来了,金融也就脱离了本质。对照金融现在面对的问题和要解决的问题,黄奇帆,难道不是一个很高明的医生吗?

为什么我们要多听听黄奇帆怎么谈金融?

他预测了现在的金融风险,也揭示了金融风险的来源。一句话,从金融创新中来,

【“一切金融的创新,都是想方设法的把杠杆放大”。

我们前面谈到了,现在金融的风险,是怎么产生,又是怎么积累成接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就是从“一行三会”的金融创新开始,给被监管的企业加大杠杆的政策空间。那么多创新概念,眼花缭乱,到头来,做一总结,还是“想方设法的把杠杆放大”。保持一定的杠杆比,是必须的,但是金融来创新去,把金融杠杆放太大了,风险来了。

他也说出了处理金融风险的办法,就是三个字:去杠杆。金融风险从杠杆中来,要去风险就需要去杠杆。

为什么我们要多听听黄奇帆怎么谈金融?

在中国,讲金融,就要讲房地产。中国的金融和房地产的关联度超过其他类型的资产。中国的金融风险更是房地产的价格泡沫以及开发商的资金杠杆联系在一起。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中国的房地产问题,就是货币金融问题;中国的货币金融问题,很大程度上,也是房地产问题。

所以,黄奇帆也讲起了房地产问题。 5月26日,黄奇帆在由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大问题”讲堂第11期作了“关于建立房地产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的若干思考”的讲座。他讲到了中国房地产存在的10大失衡和土地、金融、税收、租赁市场、地票制度5个方面的长效机制。他这篇讲座是围绕房地产的问题展开的,但从金融的角度看,他也是在谈金融,谈杠杆。黄奇帆在讲座中就开宗明义的把房地产的发展跟维护金融安全联系在一起:

【“无论是从稳定增长、发展城市、改善民生角度看,还是维护金融安全角度讲,都需要保持房地产业的平稳健康发展”。

他谈到了房地产融资比例失衡问题。

【“2016年全国106万亿的贷款余额中,房地产贷款余额26.9万亿,占比超过25%。也就是说,房地产占用了全部金融资金量的25%,而房地产贡献的GDP只有7%左右。而且,去年全国贷款增量的45%来自房地产,一些国有大型银行甚至70%-80%的增量是房地产。从这个意义上讲,房地产绑架了太多的金融资源,导致众多金融“活水”没有进入到实体经济,就是“脱实就虚”的具体表现”。

这么多的金融贷款,流向了房地产领域。所以中&央近期讲到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就会提到房地产的健康发展问题。

房地产关系到中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是跟杠杆有关。根据黄奇帆的估计,现在的房地产开发商社会融资和自有资金的比例,应该是3:1,但是现在全国房地产开发商的平均杠杆比,保守估计是9:1。那么不保守的估计会是多少呢?真实的数据是多少呢?不知道有关部门,有没有一个比较准确的数据。

开发商的资金从哪来的呢?传统银行系统和影子银行系统,但大部分资金的源头是来自银行,银行的表外业务包括理财和同业两个资金来源,银行表外理财于今年一季度正式纳入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广义信贷指标范围之后,同业就成为目前银行表外业务的主要资金来源。

证券、信托和基金子公司,通过委外业务、通道业务、各种资管计划,大部分流向房地产,当然也有一部分流向了股市、债市和期市。

银行依然是房地产资金的最主要来源,房地产依然是银行资金的最大吸水海绵。

自从中央确定党管金融,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和房价泡沫上升为中央重大决策之后,尤其是反腐取得阶段性成果或者实现重大人事调整的“三会”,近期出台了不少监管措施,针对高杠杆的融资产业链的关键环节,出招老辣到位,说明反腐和换人的力度加大,还是管用的。

这些措施,主要有:

银行表外理财于今年一季度正式纳入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广义信贷指标范围;

对于商业银行的委外业务,进行严格的监管、清理、规范,这些委外业务的资金很大部分去了房地产;

对各种类型的券商资金池,进行清理和监管,叫停资金池业务,因为发现很多资金池的业务去了房地产;

要求银行理财和委外投资进行底层基础资产进行登记;

压缩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作为“通道业务”的规模,证监会叫停让渡管理责任的通道业务,官员首提全面禁止通道业务;

保监会出台文件加强保险监管;

基本暂停房地产企业境外发债融资;

……

上面这些措施,不习惯的不用理会专业术语,你只要知道,这次的金融去杠杆,围绕着两个点进行:一是围绕着银行去杠杆,如何把银行的各种表外资产驱赶到表内,把银行资金的“表外化”渠道规范、收窄和堵上;二是围绕着房地产企业去杠杆,如何把房地产的各种融资渠道规范、收窄和堵上。这些措施如果实施到位,也就把银行和房地产因为表外业务产生的金融风险传播通道给切断了。

为什么我们要多听听黄奇帆怎么谈金融?

这个思路无疑是对的。找准问题的原因,找到对的思路,才是解决问题的首要问题,也给解决问题带来了希望。

中国解决金融的风险问题,时间已经比较紧张,美国穆迪通过下调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也在压缩中国解决金融风险的时间窗口。博弈的激烈,过程的惊险,不因为我们看不见表面的刀光剑影和硝烟弥漫,就减小分毫。

未完问题,下章继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