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警惕有人要“捧杀”中国!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警惕有人要“捧杀”中国!

2017年6月1日,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特朗普当天在记者会上说:“即日起,美国将停止落实不具有约束力的《巴黎协定》。《巴黎协定》让美国处于不利位置,而让其他国家受益。美国将重新开启谈判,寻求达成一份对美国公平的协议。”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一波“捧杀”中国的舆论大潮便汹涌而来。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之后,全世界的目光不是聚焦到了美国,而是聚焦到了中国,全球几乎所有的评论都开始谈论,在美国缺席《巴黎协定》之后,中国必将成为全球控制气候变化的领导者,特别是联合国和欧盟对中国充当全球控温领导者充满期待,其对中国的赞美之词溢于言表,他们是真的想赞美中国,还是要捧杀中国?

首先我们应该肯定,有194个国家参加的《巴黎气候协定》是各国人民为拯救地球、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不懈努力的结果,是继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7年《京都议定书》之后,人类历史上应对气候变化的第三个里程碑式的国际法律文本,由此形成了全人类共同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的态势。

但我们不能忘记的是,这既是一个环境保护和控制气候变化协定,同时也是一个涉及广泛经济利益的经济及贸易协定,同时还是一个具有重大政治含义的政治协定。这一协定之所以经历三十多年谈判才达成全球共识,是因为其中暗含有许多经济、技术甚至政治条款,是以美国、欧盟、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与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激烈博弈的结果。现在全球最大经济体、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宣布退出这一协定,到底是味着什么?大家应该了解,从“哥本哈根会议”、“坎昆会议”、“德班会议”到“多哈会议”,始终不能达成共识,是因为中美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这两个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没有达成共识,直到2014年11月,中美发表《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全球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才迎来了转机,才有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2016年4月22日近200个国家领导人齐聚联合国,见证一份全球性的气候新协议——《巴黎协定》的签署。当影响气候变化、也是控制气候变化最关键角色的美国突然宣布退出这一协定的时候,也就是当年中国同意签署这一协定的基础和前提都开始出现变化的时候,中国到底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策略?

世界上从来不会从天上掉馅饼,也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首先我们要弄清楚特朗普为什么会决定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的决定主要基于四点:

一是这一协定主要由欧洲国家主导,欧洲是这一协定谈判的最主要推动者,欧洲是这一协定的最大受益者,而美国却不是,按照该协定安排,最终将实现全球碳排放交易,也就是规定各国可以使用的碳放排指标,如果碳排放指标不够,可以向其它国家购买,而美国是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在未来的碳排放交易中,美国不仅得不到好处,还可能会吃亏;

二是在中美宣布的2020年后的行动目标中,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而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特朗普认为实现这一指标将影响美国传统产业的复兴,这与特朗普最近提出“能源独立”政策,宣布废除奥巴马时期的“清洁能源计划”、重新大规模开采并使用煤炭等传统能源有着重大关联,特朗普认为《巴黎协定》会影响美国传统产业的复兴,影响他庞大的基础设施发展计划和充分就业计划。

三是《巴黎协定》规定未来五年发达国家将提供总值为5000亿美元即每年1000亿美元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发展清洁能源产业,并提供相关技术。特朗普认为,欧洲是全球清洁能源技术最成熟的国家,而美国在这一领域并不占优,却要承担巨额费用,却不能分享这5000亿美元带来的产业红利,这使得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无法接受这一既出钱又不得利的买卖。

四是特朗普认为所谓的温室气体排放造成全球气温升高是一个伪命题,是欧洲人搞的一个骗局,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一问题,那是一种自然现象,因此任何人为降低地球气温国而作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不需要人为对气温进行干预。

其实美国这种极度自我的心理意识和行为并不是从特朗普开始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于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通过,此后共有183个国家通过了该条约, 美国同样在议定书上签字,可2011年12月,在加拿大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之后,美国第二个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由此使得全球控制气候变化的努力遭受重大打击并陷入困境,虽然不能说是失败,但至少使得其进程变得更加艰难。现在特朗普又学习布什,故伎重演,这一点也不奇怪,虽然特朗普的这一做法遭到了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在美国国内也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但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的行动在美国也同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它也是特朗普“美国优先”一系列政策的体现。

中国之所以同意这一协议,一是因为中国急剧恶化的环境需要减少污染,这是中国减轻环境污染的内在需要;二是中国已经在清洁能源技术和装备制造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头,是该产业技术装备的制造大国;三是中国有大量资金在清洁能源环境保领域进行投入,清洁能源产业已经获得巨大发展。但这些年中国在清洁能源方面出现的问题也不少,风电和光伏发电一直被作为“垃圾电”而无法充分利用,出现了严重的弃风弃光现象。而且在国家大量投入之后出现了严重亏损状况,产能过剩严重。

当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时候,作为全球最大碳排放国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所需要考虑和评估的不是《巴黎协定》未来前途,那与中国并无太大关系。而是美国退出对中国产业发展甚至整个经济发展的各种影响特别是负面影响。虽然中国在全球气候变化谈判中提出并坚守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共同承担但有区别的原则,即使美国退出,也并不表明中国就会承担更大的责任。但问题在于,当今世界无论对中国还是对美国来说,其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不是欧洲,也不是日本,而是中美互为最大的竞争对手,未来不受“巴黎协定”约束的美国将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而中国的产业及经济发展则会全面受制于《巴黎协定》的硬约束,我们不能认为这仅仅是一个产业的问题,而应将其视为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加以评估。

现在在中国有一批人以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经济获得了巨大发展为由来判断,中国在全球化中是受益最大的国家,今后中国只有全方位开放国门,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因此中国应该扛起贸易自由化的大旗。正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中国即将对美国开放农业和转基因生物产业,开放金融领域,也正是基于这一观念,有人认为这次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之后,中国要抓住时机扛起控制气候变化的大旗,我认为这一思想对中国的政策制定将是十分危险的。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大发展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其中最大的代价就是巨大的贫富差距和严重的环境污染。而当下所有国际投资者都在盯着中国国有企业这块世界上最后的最有价值的资本投资盛宴,混改将成为其实破口。而当前美国提出的产业复兴计划,与之形成最大竞争的正是中国国有企业所经营的领域,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的是,中美两国当前正在进行着一场极为隐蔽也极为激烈的产业竞争,这场竞争的关键其实不是在高技术领域,而是在传统产业领域,可以说中美之间在高技术领域的竞争正在白热化,中国赶上并超过美国只是时间问题,但在传统产业领域,特朗普的产业复兴计划正在对中国构成巨大威胁。特朗普的大幅减税计划,使得美国企业在对中国企业的竞争中处于除人工成本之外的其它成本的巨大优势,现在美国又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完全摆脱了环境因素对产业发展的束缚,使得美国的产业发展在与中国的产业发展中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可以这样说,从前套在中美两国脖子上的环境套索现在只套在了中国的脖子上,就像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十五年之后本应自动获得的自由市场经济地位却在十五年期满后,仍然没有获得美国和欧盟、日本的承认,当美国不再受温室气体排放限制之后,中国如何能确保在与美国的产业竞争不被美国打垮应该成为我们需要研究和评估的最急迫任务。

当前力图说服美国不要退出《巴黎协定》的是联合国、欧洲国家和日本,联合国要出政绩,欧洲国家和日本是《巴黎协定》的最大的受益国,这可以理解,也正是基于这一点,联合国、欧洲国家开始对中国大吹法螺,希望中国成为美国退出后世界控温的领导者。我只问一句,如果中国也跟在美国之后退出了《巴黎协定》,欧洲和日本意欲通过碳排放交易达到掠夺别国的目的还能达到吗?显然不能。但我也认为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既然承诺了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就不会改变。但是,中国完全可以利用这一机会,跟欧洲和日本谈条件,要想让中国继续履行承诺,欧洲和日本也应对中国有所补偿。比如德国已经开始松口的关于中国的自由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比如关于解除对中国高技术和军事禁运问题,比如在与欧盟之间的双边和多边贸易谈判问题。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正处于艰难的转型过程中,尽管中国也有内生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改善环境的要求,但中国的发展不能受制于欧洲和日本等国,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之后更是如此,否则中国一方面要应对美国不受《巴黎协定》约束的优势竞争,另一方面要应对欧洲和日本来自《巴黎协定》的围堵。

当前中国与美国的竞争是全球最大的竞争,这场竞争关系到未来世界格局,关系到中美两国的位置是否会发生变化,关系到美国能否重新伟大,也关系到中国能否成功超越美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科技竞争到产业竞争,从军事对抗到金融博弈,从网络到太空,从文化到舆论,都在进行你死我活(也许有人认为是合作双赢,但我认为是零和博弈)的竞争,美国在南海向中国岛礁主权发起挑衅,不仅派军舰闯进我岛礁十二海里范围,派侦察机抵近我国领海侦察,偷偷将四套萨德反导系统运进韩国并进行部署,都体现了美国对中国一方面握手,一方面使剑,既刀光剑影,又暗藏杀机。现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并不是退出环境战争的战场,而是企图抢占更为有利的地形,在产业竞争中打败中国。

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之后,大量捧杀中国的舆论出现绝不是意外,意图让中国在温控排放中发挥更大作用,有更大作为,是中欧之间、中日之间的一场“鸿门宴”,不仅关系到中欧与中日,更关系到中美,此时此刻,不飘飘然,不头脑发热,不出头,不当王,不为他人做嫁衣,一切以国家长远战略利益为重,冷静评估利害得失,以使国家利益最大化,而不是使虚名最大化,这才是中国应有的态度和应该采取的对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