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假环保真社运,参与占中:濒危的不只是蓝鳍金

近几天,“蓝鳍金枪鱼”事件在微博微信圈疯传,京东集团刚刚宣布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合作,接着又高调宣传引进澳洲冰鲜蓝鳍金枪鱼独家发售,引发环保组织的关注和担忧。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WWF中国由于为京东站台“漂绿”受到外界质疑,机构内部对此也议论纷纷,甚至有员工感叹“此WWF绝非昔日的WWF!”

假环保真社运,甚至参与占中:濒危的不只是蓝鳍金枪鱼

图为2017年6月8日,京东集团与WWF中国合作。

面对外界的指责和批评,作为一名WWF中国的老员工,内心五味杂陈,充满了失望、无奈和担忧。曾几何时,自己义无反顾地投身环保事业,为WWF扎根中国倾注了青春和汗水,WWF中国的发展也带给我无比的自豪。然而近几年,我却发现上班的步履愈来愈沉重,内心的迷茫与日俱增。回首昔日的峥嵘岁月,现在的WWF中国早已悄然变形,而金枪鱼事件只不过是外界所看到的冰山一角,WWF中国光鲜的外表下实则暗流涌动、危机四伏,而这些都源于卢总干事到任以来带来的一场变革……

假环保真社运

一位原WWF中国资深项目经理最近说道:“现在的WWF中国绝不是以前的WWF中国”,暗指在卢思骋的混乱管理下WWF中国已经偏离以前的正常轨道,走向歧途。卢思骋上台后对G20、气候大会等国际性议题表现出十分浓厚的兴趣,喜欢使用“街头运动”的方式进行他所谓的环保倡议。WWF中国在他的掌控下,一反务实、温和的野外实地环保态度,机构政策中心转移到政策倡导的务虚上来,并愈发激进,如他大力倡导的“鄱阳湖反坝”。如果说这些做法还算是环保事业的“责任田”,那么在香港“占中”期间,他假环保真社运的面目昭然若揭。卢思骋不满港府执法驱散不法“占中”分子,辞去公职,表达所谓支持“真普选”的立场,声援“占中”分子,引发了社会和境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面对外界和广大员工的质疑,他还强行争辩道:“此举乃个人行为,与WWF中国无关!”那我要问了,难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公开参拜晋国神社也能说是个人行为吗?难以想象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居然出自WWF中国的总干事之口。无独有偶,2017年6月,一位同事还在卢思骋的Facebook上发现了猛料。一幅总干事儿子的照片上赫然印着“毋忘六si”几个醒目大字,为了所谓的“民主”自己的儿子都能拿出来消费,也难怪他对WWF中国的环保功臣们痛下杀手了。

卢思骋如此的不守规则,随心所欲,逞一时之快,让我想起冯小刚饰演的“老炮儿”。不同的是,他是社运“老炮儿”,精于算计,利用环保这面大旗,提升自己在社运圈的名气和地位。WWF如同机构大熊猫的标志一样,是温和的行动派,但在卢思骋的运作下,恐怕会走上毁灭的道路!

假环保真社运,甚至参与占中:濒危的不只是蓝鳍金枪鱼

机构变革大清洗

回望2013年11月,WWF中国迎来了首位来自中国香港的总干事——卢思骋,据称他曾在“绿色和平”等环保组织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是外界公认的环保先锋。新领导会给机构带来怎样的变化?WWF中国如何开创工作的新局面?大家在欢欣鼓舞的同时,充满了期待和好奇。然而,新任总干事却在大会上给了大家一个下马威,“除了我,在座的每一位随时都可能走人,现在的WWF中国已经处在悬崖边缘,后退就没有出路”。总干事的话斩钉截铁,却让大家倍感疑惑:WWF中国拼博多年才取得了现在的成绩,怎么突然间就处在了悬崖边上?可还没等大家想明白,改革已经大刀阔斧地开始了,接着是一系列的路线规划、机构改组、人事调整……

随着改革的进行,机构经历了人员的“大换血”,高管团队先后更换了3位首席运营官、5位财务总监、5位人事总监,近三分之一的中老员工被迫离职。卢思骋因此被称为“史上裁员最多、受指控最多、违反内控规定最多的的总干事”,员工戏称之为“卢三多”、“卢总裁”。刚开始,我们都认为人事变动或许是改革的必经之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却发现补充进来的新鲜血液尤其是高中层领导职位,不是总干事的旧相识,就是他在“绿色和平”、“创绿中心”的旧部。这不禁让人开始怀疑机构重新洗牌的初衷。如总干事上任之初,人事部曾通知对内招聘深圳办公室主任一职,然而一周之后宣布的结果却出人意料,新主任是总干事在“绿色和平”工作期间的下属罗媛楠,而这与宣称的内部招聘南辕北辙。更有甚者,曾在“创绿中心”工作过的王怡婷在应聘协调员职位时,连人事总监主持的面试都未通过,却被卢思骋钦定为项目经理,而时任人事总监则在不久后被辞退。很显然,总干事在人事任免上独揽大权,印证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古语,内部员工唏嘘不已。

管理混乱带来重重危机

在总干事主导的变革中,大幅裁员使员工人人自危,人才的流失导致内部管理日趋混乱。卢思骋上任四年间,仅机构储备基金就从原来的1200多万元下降到400多万元,仅够维持机构半年的运营。财务审批程序不合理,挪用资金设立小金库,违规发放企业年金等问题也十分严重。例如2015年,总干事曾与首席运营官相互审批对方的帐务,这种上下级之间的审批报帐程序存在严重的管理漏洞。2015年,WWF中国被举报存在偷税漏税问题,税务部门随即入驻展开稽查,最终WWF中国补交税金及罚款共计人民币250多万,另由税务稽查引起的其他费用人民币160多万。

假环保真社运,甚至参与占中:濒危的不只是蓝鳍金枪鱼

图为WWF中国偷税漏税处理决定书。

2014年3月,员工开始陆续向WWF总部及相关政府部门举报机构问题,其中一封《致WWF中国办有正义感员工的一封公开信》在内部广泛流传,信中披露了总干事上任以来的诸般劣迹,列举了卢思骋利用改革裁员排除异已、不遵守正规招聘程序、利用职权为亲友牟取私利、损害员工合法权益等行为,在机构内部引起很大反响。2016年10月,财务部门多名员工实名向WWF总部举报机构高层滥用职权、违规操作、滥用善款、非法解聘员工等问题。例如2016年5月,卢思骋与友人王冬梅的公司签署咨询合同,条款中王冬梅劳务费高达3万元每天,这份2016年5月才生效的合同却早在2015年7月就已经执行。对此,时任财务总监明确拒绝签字,但被卢思骋强行通过。诸如此类的举报都被总干事卢思骋用各种手段压了下来,并先后将举报员工开除。大批员工的非法辞退也使WWF中国官司缠身,巨额经济赔偿使机构财务运行雪上加霜,而这样的乱象还在延续。

假环保真社运,甚至参与占中:濒危的不只是蓝鳍金枪鱼

图为WWF中国内部员工举报信。

航向偏离机构前路茫茫

众所周知,WWF进入中国30多年来一直与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为国内环保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也赢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昔日的WWF中国,正如其标志上的熊猫一样,是温和憨厚的行动派,而在卢思骋的指导纲领下,WWF中国“熊”的野性正一步步显露。卢思骋不断推广他在“绿色和平”的冒险经验,使WWF中国在激进的道路上渐行渐远,甚至开始钻法律的空子,踩政策的红线。《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出台前后,总干事就描绘了“代表处+境外全资企业+民非组织+公募基金会”的发展“蓝图”,实际上却是以“一套班子,几块牌子,多重身份”的方式规避监管。此外,总干事还大胆在国内筹资,2016年与“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合作设立了专项基金在国内筹资;同年9月,通过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将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我们诞生在中国》在中国首映周的部分票房捐赠给WWF中国,而这些都明显违反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及其代表机构不得在中国境内进行募捐”的规定。

假环保真社运,甚至参与占中:濒危的不只是蓝鳍金枪鱼

图为WWF中国发展路线规划。

扎根WWF中国多年,自曝家丑实非所愿。一个“蓝鳍金枪鱼事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然而濒危的又岂只是蓝鳍金枪鱼!如今的WWF中国已身陷危急,处在存亡之秋。唯有将WWF中国真实的一面公之于众,是非曲直自有公论,也希望借群众之监督砥砺WWF中国负重前行,再创美好的明天。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