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污蔑中苏是国家资本主义,目的是要贬低社会主

污蔑中苏是国家资本主义,目的是要贬低社会主义

当前流行的一种看法是,实际上无论是中国还是历史上的苏联东欧国家,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实现社会主义。他们所搞的“社会主义”只不过是国家资本主义。不仅反共的人士普遍持这种看法,而且包括一些爱国人士和肯定中苏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人甚至也持这种看法。然而,这种看法实际上是非常荒谬的。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理论上的混乱,主要还是因为和近年来流行的一种唯生产力论看法是,只有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情况下才能搞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本质只是发展生产力和科学技术,因此,中国与苏联这些生产力水平相对较低的国家,自然也就不可能建成社会主义了。然而,这种标准事实上是非常荒唐的,任何一种社会制度较之之前的社会制度都必然会有解放与发展生产力的作用。资本主义社会较之封建社会必然也是对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封建社会较之奴隶社会同样也是对于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甚至奴隶社会也较之原始社会是一次生产力的巨大解放。如果要是采取机械的生产力标准,那么就会得出“社会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封建制度=奴隶制度=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样一种极端荒谬可笑的说法。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在一种经济制度为前提下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即建立在劳动者集体所有和共同劳动基础上的经济制度,或曰社会主义公有制,并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市场或计划)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但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又不完全等同于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很多人宣称中国与苏联等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实现过社会主义,主要的依据就是并没有实现单一的全民所有制。问题在于,任何一个国家之内都必然会长期保存着多种性质的经济成分。例如,在整个19世纪,英国的土地贵族仍然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就像资本主义国家里边很长时间内仍然保存着前资本主义的成分一样。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必然会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保存着非社会主义的成分。判断一个事物的性质主要应该根据事物的主体。如果要是强调纯而又纯的社会主义,就好像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一样,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也不可能存在的。只要一个国家的主体经济成分是社会主义公有制,我们就可以认定这个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了。

关于国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关系,我们应该明确国家资本主义是一种经济形式。其即可以和资本主义结合,也可以和社会主义结合。其基本性质取决于国家政权的性质。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的国家资本主义,又可以称作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实际是国家作为私人资本家的总代表实行统治,本质上是私有制。例如像英国就曾经在煤矿亏损时把煤矿进行国有化,在国家支持下盈利后又低价进行私有化。这样一出一入,资本家获得了巨额利润,而国家则把负担转嫁给了普通劳动者。其他西方国家的国有企业也是类似的,只不过是为资本家牟取利润的一种特殊形式。但是,如果要是劳动者掌握政权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家资本主义就是消灭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的最后一个台阶,发展的方向不是为私人资本家谋求巨额利润而是限制私人资本主义的发展。

根据以上三点,如果要是我们回顾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在十月革命以后,苏联仅仅是开始了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但是还不能算是社会主义国家。其中包括多种经济成分,社会主义经济成分尚未占据主体和优势地位,而国家资本主义成分算是一种相对比较进步的成分。实际上,列宁在1921年的《论粮食税》一文当中已经把这个问题说的很清楚了:

【看来,也没有一个共产主义者否认过‘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这个名称是表明苏维埃政权有决心实现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而决不是表明现在的经济制度就是社会主义制度。
那么过渡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它用在经济上是不是说,在这个制度内有资本主义的和社会主义的成分、部分和因素呢?谁都承认是这样的。但并不是所有承认这点的人都考虑到:俄国现有各种社会经济结构成分究竟是怎样的。问题的全部关键就在这里。
现在我们把这些成分列举如下:
(1)宗法式的,即在很大程度上属于自然经济的农民经济;
(2)小商品生产(这里包括大多数出卖粮食的农民);
(3)私人资本主义;
(4)国家资本主义;
(5)社会主义。
俄国幅员如此辽阔,情况如此复杂,社会经济结构中的所有这些不同的类型都互相错综地交织在一起。特点就在这里。
试问,占优势的是哪些成分呢?显然,在一个小农国家内,占优势而且不能不占优势的是小资产阶级自发势力,因为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耕作者都是小商品生产者。在我国,投机商时此时彼地破坏国家资本主义的外壳(粮食垄断,受监督的企业主和商人,资产阶级合作社工作者),而投机活动的主要对象是粮食。
主要的斗争正是在这方面展开。如果用‘国家资本主义’等这些经济范畴的术语来说,究竟是谁和谁进行这一斗争呢?按我刚才列举的次序,是第四种成分和第五种成分作斗争吗?当然不是。在这里不是国家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作斗争,而是小资产阶级和私人资本主义合在一起,既同国家资本主义又同社会主义作斗争。】

从上面的论述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在列宁的视域里,国家资本主义成分与社会主义成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事实上,列宁和苏联共产党认为社会主义成分主要指的是两种经济成分。一种是全体劳动者所有且由国家经营的经济,又被称之为全民所有制或曰国营经济。另一种是部分劳动者集体所有独立经营的经济,又被称之为集体所有制或曰集体经济。国家资本主义主要有四种成分,第一种是合作制国家资本主义,即小商品生产者和小业主在保留私人所有权的前提下成立的合作社;第二种是租让制国家资本主义,即苏联同西方国家签订合同建立起的合作经济;第三种是代销经济,由国家雇佣资本家销售商品;第四种是租借经济,即把国有经济租给私人资本家进行经营。

但是到了斯大林时代,一方面,在农业领域通过农业集体化消灭了宗法经济和小商品经济,并把原来的私人所有制基础上的合作制经济转变为了集体所有制经济,另一方面,在工商业领域也基本上消灭了私人资本主义成分,并且把近乎全部的租让租借与代销的企业收归国有。因此,到1936年宪法颁布时代的苏联,不但不是什么国家资本主义政权,甚至连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成分也微乎其微,社会主义经济成分占了绝对的优势。我们完全可以说,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已经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制度。

中国的情况与苏联类似,建国初期工商业领域实行的经销代销和公私合营等经济与农业手工业领域实行的初级合作社和供销社等经济成分都可以算作国家资本主义的不同形态。但是,我们不能说这一时期整个经济制度就是国家资本主义的,因为无论是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和私有制的个体经济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都不是国家资本主义成分,国家资本主义所占的比重并不高。与苏联的情况类似,宗法经济、小商品经济和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在新中国刚建国时的经济成分中占了主导的地位,而到1956年三大改造完成以后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与集体所有制就占了主导地位。

总之,无论中国还是苏联,国家资本主义只不过是在建国初期向社会主义过渡时代存在的一种经济成分,当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后这种成分所占的比例就微乎其微了。在1936年以后的苏联和1956年以后的中国,其社会性质取决于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什么国家资本主义。现在某些媒体舆论宣称中国与苏联实行的是国家资本主义制度而不是社会主义制度,是在混淆过渡时期的部分经济成分和政策与整个国家和社会的性质,其实质是否认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本质区别,是“去革命化”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脱离了社会性质,单纯从经济发展水平来解读中苏的建设成就,本身就是对社会主义国家的一种贬低。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