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这一次中印边境争端发生后,网络上“指点江山”的有两项战略大忽悠:其一,是鼓吹中国从洞朗出击切断“西里古里走廊”,此说已经有双石的《西里古里与稀里糊涂》和刘枫的《公知伪装成爱国者鼓吹奇袭“西里古里”:中国网络舆论竟然成了印度跑马场》予以了批驳;其二,是“控制印度水源”之说。

这里推荐白广灿先生的《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原文标题《在青藏高原建水坝,就会控制印度的经济命脉?》),对后一个战略大忽悠就做了有理有据的批驳,非常值得一看!该文美中不足,是没讲到“控制印度水源”这一战略大忽悠背后的战略意图——通过制造中国威胁论,阻止我国通过“藏水西调”,稳定边疆,“再造中国”(详见《再造中国,走向未来》,邓英淘著,南怀瑾作序,上海出版社出版),进而遏制中国之崛起。

顺便为白广灿先生补充如下史料:

《电力要先行——李鹏电力日记》中册第996-997页记载:

孟加拉总统艾尔沙德谈到,他的国家地处恒河三角洲,今年(1988年)遭受特大水灾,……呼吁所有流域国家共同治理恒河。……我向他介绍了雅鲁藏布江的水文气象情况,虽然是布拉马普特拉河的上游,长度占全长三分之一,但洪水只占八分之一,……径流量相差20倍之多。

【高戈里,察网专栏学者】

参考阅读: 

在青藏高原建水坝,就会控制印度的经济命脉?

白广灿

从很早开始,在我们的网络上就流传起一种“控制了青藏高原的水源,就等于控制了印度经济命脉”的说法。

这个说法的来源有两个地方,一是源自戴旭先生那个著名的视频《2030肢解中国》,其原话是“青藏高原是亚洲七条大河的发源地,控制了这里就能控制亚洲的东半部分”,显然有夸大的成分。

另一个是源自印度国内媒体,其为迎合国内对中国的恐慌心理,经常制造出来的捕风捉影般的新闻,尤其是2010年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开工建设藏木水电站以来,这种说法更是甚嚣尘上。

这种说法之所以传播迅速,和大家脑中的“想当然”有关。刚接触这种说法的人,乍一听,便在脑中浮现出一幅地图,中国的青藏高原居高临下,南亚次大陆的很多河流发源于此,印度又是次大陆的主体,控制这里的水源当然能够控制印度。

久而久之,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逐渐演变出一种“在喜马拉雅山建设水坝,以水为兵控制印度的经济命脉,进而使印度不敢轻举妄动”的说法。

其实这种说法是很不正确的,原因有三点:

1、仔细看下地图就能大概明白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虽然印度次大陆上有三条大的河流,印度河、恒河、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不过由于历史上的原因,南亚次大陆分为印巴孟尼不五国。而在这三条大河中,印度河大部分属于巴基斯坦,真正与印度息息相关的是恒河。

印度国内媒体经常报道中国断流印度水源的是布拉马普特拉河,这条河源于中国西藏的雅鲁藏布江,然后转弯流入藏南地区,再流经印度东北部,最终在孟加拉国和恒河汇合,形成巨大的恒河三角洲。

2、如果分析三条大河径流量的话,也会觉得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这三条大河的主要水量补充并不来自于青藏高原的高山融水,而是来源于南亚地区的区域性降雨。学过初中地理的都知道,印度次大陆是典型的热带季风气候:蒙古高原和西伯利亚在冬天形成高压,风向从干燥的陆地吹向海洋,这时候的季风含水量很少,降水很少;在夏天时形成低压,风向从湿润的海洋吹向陆地,这时候的季风含水量很多,降水很多。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图:南亚地区湿润月份数

这一点在恒河流域表现的十分明显。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引自《恒河水资源及印孟水冲突问题》

可以发现该河的径流量主要集中在7-10月,仅仅是7月份的流量就比上半年流量的总和还要多。

东北部的布拉马普特拉河因为地形的原因,降水更为丰富。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图:次大陆东北部地形

印度东北部一带北有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东面有那加山脉、若开山脉,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地带,把从西南来的印度洋季风兜住、抬升,形成了极为广泛的坡面雨。

印度东北部有个地方叫乞拉朋齐,因为处于杰因蒂亚山南麓的迎风坡上,降雨极为丰富,某些年份的降水量能达到20000mm以上,被称为世界雨极。而这个地方的大部分降水都汇入了布拉马普特拉河,使得该河的径流量能够占印度全国径流量的1/3。

而在我国的青藏高原,除了藏南地区因为处于喜马拉山南麓的迎风坡而降雨丰富之外,绝大部分处于背风坡上,降雨非常少,使得中国境内的河流对下游影响非常小。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引自《喜马拉雅地区国际河流信息提取与分析》.2011

且不说中国在雅鲁藏布江的调水可行性问题,仅仅从天然径流量上来说,印度河、恒河和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在中国境内的比例只有4.83%、2.55%和14.61%;对于包括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河和梅克纳河在内的恒河三角洲水系,中国境内产水量的比例只有8.88%。可见,中国在境内的水资源开发和利用并不会对下游的国家造成实质上的影响。

3、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布拉马普特拉河仅仅流过印度的东北部几个邦,这几个邦的总面积为27万平方千米,人口数量为4200万,分别占了印度总体的8.8%和3.2%。如果计算GDP的话,这几个邦是印度最穷的几个邦。即使雅鲁藏布江完全断流了,对印度整体经济的影响也是非常小的。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印度人口密度(注:图中含有伪阿鲁纳恰尔邦)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注:那加兰邦、曼尼普邦、米佐拉姆邦因为GDP太低,未计入排名

所以说,即使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大修水坝,受影响的也是印度的东北几个穷邦,而且存在的这种影响也是非常有局限性的。

既然青藏高原的总水源占比非常低,那么为什么印度国内十分担心中国控制这里的水源呢?这与印度国内的水资源短缺引发的恐慌心理,以及长久以来形成的一种霸权主义思维有关。

印度的水资源量占世界总量的4%,而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16%,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低,同时,其水资源的时空分布也极不均匀。

由于受夏季季风的影响,印度大部分地区的降雨主要集中在夏季(6-10月),这些降水主要集中在东部和西南沿海,西北地区和德干高原大部分降水相对较少。

而印度国内相对缺乏大型的水利灌溉设施,对水资源的调控能力非常弱,再加上印度国内严重的水污染,使得印度部分地区已经产生了水资源短缺的危机。

因常年缺水,卡纳塔克邦与泰米尔纳德邦一直共享流经两邦的科弗里河(Cauvery river),但12日印度最高法院支持泰米尔纳德邦的申诉,裁决卡纳塔克邦水库须开闸放水,即日起至9月20日加大排水量,以满足下游泰米尔纳德邦的灌溉需求。

当地时间12日晚,在卡纳塔克邦首府班加罗尔等地,不满裁决的居民冲上街头,打砸泰米尔纳德邦人经营的店铺,向悬挂泰米尔纳德邦车牌的汽车扔石头,甚至纵火焚烧悬挂泰米尔纳德邦车牌的客车和货车。报道称,骚乱者打乱了班加罗尔常规的生活节奏:部分学校关闭,公交车无法正常运行。

在班加罗尔西北城区,一些暴徒在抢劫商店时与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冲突,纵火焚烧警车和警用摩托车,迫使警方开枪还击,造成至少1人死亡,5人受伤。截至12日深夜,警方已逮捕225名骚乱分子。

受骚乱影响,被誉为印度“硅谷”的班加罗尔12日陷入停摆。地铁和公交一度停运,学校和大学停课,很多公司也被迫放假一天,让员工提前下班确保人身安全。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印度两个邦因缺水爆发骚乱 已致6人死伤

所以,印度十分重视国内的水资源调度。该国水利部于1980年提出,通过河流联网的方法把水资源从水量丰富的流域调往缺水流域,即“内河联网计划”。作为一个大规模的跨流域调水工程,其规模在世界上也无先例,据目前估计,通过流域内调水可以补充缺水地区水量12000~14000亿m³。

按照这一计划,印度水利部门拟将全国主要河流联成网络进行水量的统一调配,共修建37条引水主干渠道(总长约900km,配套水渠总长12500km)、32座拦河大坝和数百个蓄水库。计划由印度南部的半岛水系开发和印度北部的喜马拉雅水系开发两大部分组成,最终再通过连接恒河与布拉马普特拉河,将两大水系连为一体。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即使在印度政府这个宏大的规划中,引自中国的水源非常少。

警惕“控制印度水源”之战略大忽悠

可以看出,印度规划的这几条河流中,除了布拉马普特拉河外,其他几条河和中国没什么关系,印度在这个长期规划中,最主要调度的还是恒河。而其在布拉马普特拉河潜在调度水资源为600亿m³,约占布拉马普特拉河水资源总量的10%左右。

可能有人要问,印度会不会在未来深度挖掘这条河流的潜力,增大从这条河的引水量,比如把比例从10%提高到20%,人工调水量和雅鲁藏布江的天然径流量相当,所以其担心中国控制它的水源呢?其实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600亿m³已经是印度政府能够规划出来的十分巨大调水量了。

600亿m³是什么概念呢?

举个例子来说。南水北调的东中西三线分别从长江的上中下游引水,总计划调水量为448亿m³,其中东线148亿m³,中线130亿m³,西线170亿m³,建设时间约需40-50年。而长江的年径流量为10000亿m³,调水量只占4.5%。截至2016年2月底,已累计下达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投资2618.1亿元(约合380亿美元)。

对印度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印度存在广泛财政赤字的问题,其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也很弱。中国在河大、钱多、基建强的情况下,也就能够计划调水448亿m³,实际调水280亿m³左右,可以预见印度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连规划中的600亿m³都难以达到,其何德何能深度挖掘这条河的调水潜力呢?

印度不仅声称和中国有水资源争端,其和其他南亚邻国也经常爆发水资源冲突。在这些众多的冲突中,印度经常使用霸权主义手段,强迫邻国就范。

以尼泊尔为例。尼境内河流注入恒河的径流量占恒河全部径流量的46%,在枯水期则占71%,因此尼泊尔成了印度主要的觊觎对象。

1954年,印、尼两国签署《柯西河条约》,尼泊尔同意印度在柯西河上修筑水坝以控制洪水泛滥,并同意选址为尼泊尔境内的比哈姆那加尔,对水坝拥有完全的控制权。印度通过柯西河工程可灌溉96.911 万公顷土地,而尼泊尔只可灌溉2.448万公顷,并且其分得的少量电力也需要缴纳较高的电费。

80年代,印度单方面在马哈卡利河上修筑塔那克普尔(Tanakapur) 大坝,造成尼泊尔境内36 公顷土地在1983~1990年间被淹没。

2008年在普拉昌达执政期间,印度准军事部队突然占领马哈卡利河北岸两块有争议的土地,此举被尼泊尔指责为企图霸占界河水量。

对于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河下游的孟加拉国,印度也是霸权主义作风明显。

法拉卡闸坝工程是印度政府早在1950 年代就着手规划的一项水利工程,孟加拉国(1971年建国前为巴基斯坦)一直反对,为此双方从1960年7月开始进行了多次谈判,1972年3月两国成立了恒河联合委员会,并于1975年和1977年两次签订了协议。

1975年,印度建成法拉卡大坝后,便开始单方面分流恒河河水,此举导致了恒河下游孟加拉国用水危机,对孟加拉农业生产造成了严重影响。

恰逢1975年孟加拉国内发生军事政变,印度对孟加拉军政府更采取了敌对态度,对孟新政府提出分配水资源的要求,直接不予理会。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甚至表示法拉卡大坝分流恒河河水并没有对孟加拉造成严重影响。

印度在南亚搞地区霸权主义,经常抢夺南亚小国的水资源,所以害怕中国利用上游的水资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然而我们既做不到,也不想这么做,反而主动提出了构建中缅孟印经济走廊的计划。这就让我们感到,印度国内的这种心理,就是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态罢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