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赵磊:高档垮了,你着什么急?

赵磊:高档垮了,你着什么急?

我没有必要隐瞒自己的心情:看见那些靠两款(公款和大款)支撑的高档酒楼歇菜了,我就有些“幸灾乐祸”。理由很阳光:一旦依靠腐败吹出来的价格泡沫被“八项规定”戳破后,平头百姓的中低档快餐就会越来越火爆,越来越实惠,越来越廉价。

难道就因为我这按耐不住的窃喜,有人就见不得,有司就必欲“囚”之而后快?

毛主席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现在重新将这篇文章挂出来,就是想请大家看看:这篇点赞“八项规定”的短文,究竟触犯了哪条哪款?至于从此会不会干脆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我抬头仰望星空:只有天知道了。

正文:

我有个哥们儿,是个小公务员,性好辩论。有一天和我聊起中央的“八项规定”,他说:“八项规定好是好,可是,很多豪华高档餐厅关门了。”看他的表情,遗憾,伤心。

我问:“你去过高档餐厅吗?”

他回答:“去过。”

我问:“经常光顾吗?”

他回答:“我一小公务员,陪上司凑人数的机会,也就那么几次,数都数得出来。”

我说:“你一个资深刀笔小吏都很难进一次高档餐厅,那些平头百姓就更别指望了,豪华包间不属于他们。”

他说:“小老百姓能吃一回‘串串’(一种廉价的小火锅),也就很满足了,哪敢奢望豪华包间?”

我说:“所以嘛,豪华高档餐厅永远也不属于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一个永远也不属于你的东东关门了,你着哪门子急呢?”

他说:“那你也用不着幸灾乐祸嘛!”

我说:“八项规定后,我不止听到一个人抱怨:‘高档餐厅生意清淡啦,要关门啦’。如果说这话的是权贵富豪,也就罢了,可我听到有些普通百姓居然也为此愤愤不平。我就纳了闷:骑自行车送水的,帮开宝马的辩护;住地下室泡方便面的,为住别墅的喊冤;吃盒饭啃咸菜的,替海参鲍鱼着急——这是什么事儿?

他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咱不就是替国家着急吗。生意清淡了,市场疲软了,财富就减少了嘛!你是经济学教授,难道就不着急?”

我说:“只有茅于轼这样的教授才会着急。看来,你是被经济学家给忽悠了。我问你:你们单位门口那家叫什么‘猫鱼死’的高档酒家,现在怎么样啦?”

他说:“什么‘猫鱼死’,你说的是‘茂裕食’吧?前几天也关门了。门口的牌子换成‘好又来’,改成一家中档餐厅,兼卖大众快餐。这也是大趋势。好多靠公款和大款支撑的高档酒家,现在只有降格做中低档餐厅了。”

我说:“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他问:“怎么讲?”

我说:“我给你算笔账:原来‘茂裕食’一桌菜肴1万元,每天销售30桌,一天创造的‘鸡的屁’是30万元。改成‘好又来’以后,一桌菜肴1千元,每天销售30桌(其实,随着价格的降低,需求还会增加),一天创造的‘鸡的屁’是3万元。菜还是那些菜,水还是那些水,只是所谓的‘高附加值’——你背后站着的那个丫鬟不见了。于是, 30万元‘鸡的屁’缩水变成了3万元,但实际创造的使用价值却并未减少一个原子,只不过换算成‘鸡的屁’,账面上少了一大截而已。”

他说:“可是钞票毕竟少赚了一大截。”

我说:“那是资本家的钞票少了一大截。从此以后,进不了高档餐厅的屌丝们却有可能:花更少的钞票,吃更好的饭菜。”

他说:“不会吧?老板赚的钞票少了,打工伙计的工资,不就要减少吗?去年夏天我在党校培训人力资本,那个给我们上课的教授,就是这样证明‘资本家养活工人’的。”

我说:“‘资本家养活工人’这类伪问题,我实在是懒得给你扫盲。我就用茅于轼最喜欢、也最能唬人的现代经济学,来给你上一课。知道‘局部均衡’和‘一般均衡’么?”

他说:“愿闻其详。”

我说:“告诉你,‘茂裕食’降格‘好又来’以后,老板的利润和打工仔的工资都要减少,这是‘局部均衡’的结果;但是,整个社会的福利却并没有减少,可能还有增加,这是‘一般均衡’的结果。所以,你这个吃盒饭的老同志完全可以放心:‘茂裕食’关门以后,打工仔的购买力水平,总体上是不会降低滴,而且还有可能增加。”

他说:“我还是放心不下。不管怎么讲,GDP的增速在下降嘛。”

我说:“看来你脑子真的进水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有两个博士路上看见一堆狗屎,甲对乙说:你吃了这堆狗屎,我就给你5000万。乙把狗屎给吃了,甲给了乙5000万。走着走着,两个人又看见一堆狗屎,乙对甲说:你吃了这堆狗屎,我也给你5000万。甲也吃了这堆狗屎,乙把5000万还给了甲。两个人越想越不对劲:什么都没得到,还白吃了两堆狗屎。于是,他们去找著名经济学家茅教授……”

他眼睛放光:“茅教授咋说?”

我说:“茅教授听了吃狗屎的故事后,颤颤巍巍地伸出右手食指,激动地说:5000万加5000万,1个亿呀!博士们。这再次证明,不是劳动创造价值,而是交换创造价值。你俩仅仅吃了两堆狗屎,就为国家创造了1个亿的GDP……”

他接过我的话:“茅教授说得太对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早就没人信了。如果交换活动不创造价值,那富人咋都是经商的呢?如果劳动创造价值,那穷人咋都是干重活的呢?”

我说:“你这个老同志不读马列毛的书,彻底没治了。马克思说得好:垄断物质资料的阶级,同时也垄断着整个社会的精神资料。难怪‘吃狗屎理论’能忽悠那么多人。”

他不乐意了:“马克思不是讲‘物质第一,精神第二’吗?狗屎也是物质嘛!”

我说:“马克思还说,‘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力量只能靠物质的力量来摧毁’。所以,茅教授倾力点赞的那两堆‘狗屎’,必须用物质力量才能摧毁。”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