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社会主义国家不允许这么牛逼的房价存在

社会主义国家不允许这么牛逼的房价存在

中国的房价有多牛逼,已经无需多言。2005年以后,就打着滚的上涨。就连中央也在去年承认,中国存在资产价格泡沫,需要抑制。资产的主要部分就是房地产。同时还指出,“房子不是用来炒的”。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不能允许这么牛逼的房价存在,原因很简单,归根结蒂,房价是个资本问题,房价的失控说明资本问题的失控。社会主义的之所以是社会主义,就在于对资本问题的解决上。

极端的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在这里对资本问题的解决也很极端,就是消除资本的私有。中国,以及包括苏联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历史实践证明,这个路子不可取。所以,中国的开始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很多人说,太虚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就是资本主义吗。大错特错,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融合了中国传统的和社会主义的基本理念的一种制度和道路。

这里的中国传统是什么?答案是一般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是市场经济。没错,市场经济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很古老的传统。很多人存在的一个误解和成见是,把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这是西方人的误导。

就欧美的历史而言,市场经济是个新生事物,是现代社会才有的。而且市场经济的出现是和财产以及财产权至上和神圣的理念结合在一起,即和资本主义结合在一起。

但对中国而言,市场经济是个自古就有的东西,是中国文明的一个基本要素和基本特征。但是,我们的市场经济是没有什么财产财产权神圣这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即我们传统的市场经济是没有资本主义的。

中国的传统社会是一个以个人道德为中心的社会,而非象现代社会,以经济的发展和建设为中心。所以,中国传统的市场经济是一种以德为中心的市场经济,重义轻利的市场经济。而现代的市场经济则是以钱为中心的市场经济,重利轻义的市场经济。

所以,中国的现代化,并不在于市场经济的引入,而在于支配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的变化,由以道德为中心,转向以经济为中心。也可以说是市场经济的形态发生了变化。

那么一向重视道德和重义轻利的中国为何要做出这种转变,而接纳无德的重利轻义的新的市场经济形态?答案在于救国!中国人不可能为个人私利,个人口腹之欲而做出这样改变,而只会在事关民族大义、国家存亡的压力之下做出这样的抉择。这样的压力被形象地说成,“落后就要挨打”。

中学的政治教材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这样就显得两者是本质相同的东西,只是阶段不同。事实并非如此,这两者的维度完全不同。社会主义的着重点是要关注社会整体的利益,即关注社会所有成员的利益,反对只关注少数特权贵族的利益。共产主义的是一种特殊历史和理论背景下的一种解决方案,就是财产共有。

马克思之所以提出共产主义,是因为他观察到当时欧美社会的特权阶级是资产阶级,他们因拥有资本而获得了特权,凭借这种特权可以任意践踏占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的利益。

尽管,财产共有的方式太极端了,但是,马克思的一般观察却是真知灼见。资本,如果不加管控和限制,就会去谋求和建立特权,损害其他人的利益。所以,马克思将资本问题视为经济问题的核心,他的经济专著名字直接叫《资本论》。

《资本论》写那么长,其实就是想说8个字“资本有害,需要管理”。

所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就包括三重含义。第一重含义是中国特色,主要是指引入市场经济。而社会主义则涵盖了后两重含义。一是经济建设,二是对资本进行管控管理。

所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区别于资本主义的地方就在于对私有资本的态度上。前者允许其存在,但是要进行管理和限制。后者则在市场自由的名义下,反对对私人资本进行任何管理和限制。

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1992年提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更强调的是对资本的开放和培育,是经济的发展,而忽略了对成长起来的资本本身进行管理。

中国的资本格局在2005年左右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由资本短缺转变为资本过剩。2009年以后,资本过剩的局面进一步加强。如果说在此前,资本的力量还很薄弱的话,其危害性还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资本的力量如此强大的今天,其危害性已经无法忽视无法容忍了。

房价的失控是一个表现,去年资本恶意外逃对汇率的冲击也是一个表现。

不仅中国的房价是个资本问题,汇率是个资本问题,即使是资本主义世界的头号经济难题——经济危机,也是一个资本问题。一次次的经济危机为什么会出现,2008年的美国次债危机为什么会发生,根本原因在,欧美资本主义决绝政府对资本进行管理。

所以,不能将房价、汇率,乃至金融安全看成一个个的孤立问题,这些问题只能在一个总问题下才能真正有效解决,就是资本问题,资本管理的问题。

因此,不能受西方主流经济学误导,把资本仅仅看成一个经济要素,市场要素,而应该把资本看成经济的核心,市场的核心,把资本管理提高到经济政策的核心。不能认为资本碰不得,给予其绝对自由,放任其胡作非为,而应该对其严加管制。

资本问题在中国出现,房价问题、汇率问题解决不好,中国就有愧社会主义的名号。

事实上,对资本疏于管理,放任其兴风作浪,正是当今世界的主要问题,民粹主义在欧美盛行也是被恶化的资本问题所逼。全世界都需要一个对资本进行有效管理的方法。而中国则拥有探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资本管理方法的文化和制度优势。如果中国做不到,世界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做的到,全球将继续遭受150年前已经被马克思所诅咒的资本之苦。

所以,中国不能跟在欧美屁股后面,不敢对资本实施管理,而应该让欧美跟在中国屁股后面,学会对资本进行有效管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