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吕景胜:为何总是文人公知鼓吹不爱国

近日,看到有关国家教材委员会专家复旦大学教授葛兆光所谓爱国不是爱政府爱政权之说的报道,联想近年文人公知极尽种种说辞妖魔诋毁爱国主义:丑化爱国是被洗脑、愚昧,是爱国贼;鼓吹爱国已过时,污蔑政府倡导爱国有阴谋;妄言倡导爱国主义会牺牲个人自由、个人权利、个人幸福;胡扯不要大国崛起只要小民幸福;污名倡导爱国会引发国家之间、民族之间仇恨与战争;诋毁爱国无用,是“意淫”,是邪恶;谎称国外不搞爱国主义教育;以地痞流氓打砸抢行为等同于爱国行为……

吕景胜:为何总是文人公知鼓吹不爱国

笔者奇怪的是为什么发表这些言论的多是文人公知,极少见或不见科学家、理工科教授、工程科技人员发表这些丑化诋毁爱国主义的言论?笔者有几点感悟:

1、鼓吹爱国不是爱政府政权的少数文人公知智商高于科技理工专家教授?思想比科技理工专家教授深刻?似乎不是,公知领袖贺卫方高考数学只考4分,其一般数理逻辑分析能力可想而知,许多文人公知当年就是理工科考不上只好考文科。国际国内教育界不争的事实是学习理工专业、从事理工职业的转行搞文科没问题;但学习文科专业、从事文科职业的转行搞理工科不是小概率事件就是不可能。理工科进入门槛高,学习更困难。文人公知你数理不行,你语文、历史应是强项,那为什么在中国历史中,在当下政治生态、社会结构、语义环境下你看不到国家与政府、政党与政权的关联、混同及紧密联系,只有解释为不是傻就是坏。

理工科技专家多是爱国之辈,不论是当年冲破种种阻挠舍去国外优厚待遇毅然回国报效祖国的钱学森、邓稼先等老一辈爱国科学家;还是为新中国默默耕耘的袁隆平教授、屠呦呦教授----;还是力主爱国主义的高分子专家郑强教授-----;还是而今热谈的奉献到生命最后一刻的河北农业大学李保国教授、吉林大学黄大年教授-----。在他们心中新中国就是五千文明古国延续至今的祖国,当下的共产党、当下的政府、当下的人民就是当下的祖国,所以他们把青春和生命奉献给当下的祖国。理工科技专家高智商研究的都是高大上的理工科学问题,徜徉在人类智慧之巅,发现、捕捉着上至航天科技,下及海底奇观的宇宙奥秘。所以他们不会吃饱撑的、没事找事、不傻装傻地谈及爱国可以不爱政府不爱政权这类无聊问题、伪命题而颠覆常识。

2、少数文人公知鼓吹爱国不爱政府不爱政权是一种花拳绣腿、华而不实、哗众取宠的忸怩作态,他们觉得不这样弄出一些“警句名言”不足以显示他们的“深刻”,此种谬论一点社会价值没有,只是带给社会负面破坏性,误导青少年,贻害社会。对此,已有很多文章和论述论及,此处不赘述。

与文人公知这种花拳绣腿、华而不实、哗众取宠的浮躁张扬相对比的是理工科技专家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人生态度和行为方式。两弹一星的功臣们茫茫戈壁一生默默无闻,终生奉献未得应有回报,却为中华民族铸就大国利剑,彰显着无以言说的爱国情怀。邓稼先先生回国之后就去了原子弹基地,一去十几年,杳无音信,他的妻子找到张爱萍将军,说“我知道他在的地方不能联系,我也不想打听他在哪儿,我只要您跟我说一声,他是不是还活着?”张爱萍将军含泪告诉她,邓稼先还活着,他妻子顿时泪流满面。

3、文人公知多年鼓吹种种不要爱国的谬论,令人感动的是,与之巨大对比的是理工科技专家那种热爱祖国的赤子情怀。每逢中国科学院院庆的时候都会看到很多头发花白的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合唱团的老科学家们满怀深情地唱起《共和国之恋》:“在爱里在情里,痛苦幸福我呼唤着你,在歌里在梦里,生死相依我苦恋着你,纵然是凄风苦雨,我也不会离你而去,当世界向你微笑,我就在你的泪光里;你恋着我我恋着你,是山是海我拥抱着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是血是肉我凝聚着你,纵然我扑倒在地,一颗心依然举着你,晨曦中你拔地而起,我就在你的形象里。”

今年6月10日一群平均年龄72.3岁的清华学子登上了《出彩中国人》的舞台。他们是清华大学上海校友会艺术团成员,一首《我爱你中国》唱得撒贝宁泪洒现场,蔡国庆更是被感动得泪流满面。为了祖国的建设,这些理工科技专家奉献了全部的青春岁月,倾听他们的爱国故事,全场观众心潮澎湃。

吕景胜:为何总是文人公知鼓吹不爱国

他们当中有中国第一代大飞机运-10的副总设计师,程不时先生已经87岁高龄,他也是大飞机C919专家组的成员,亲眼目睹了国产大型客机C919首飞成功,成为伟大时刻的见证者。其他合唱团员还有上海交大满头白发仍在讲台坚持讲课育人的教授;以及土木、水利、电气、船舶等各个领域的专家和高级工程师。

4、文人公知不爱国的奇谈怪论只能是自娱自乐、随风而去。理工科技专家的成果却是强国富民、造福人类、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看看那些高铁、卫星、航母、航天、医药、粮食、纳米、基因、量子通讯、太湖之光------,仰望那些熠熠生辉、灿若星辰的科学家、工程师、科技人员群体,文人公知与理工科技专家实在是云泥之别,理工科技专家才是真正的国之栋梁。

文人公知不仅自己不爱国反体制,还看不起理工科技人员,公知陈有西公开说过论治国搞理工的工程师不行,领导层不能都是清华毕业的,得学美国律师治国、法学家治国,意即由有法学背景的公知律师、公知法学教授治国。具备理工科逻辑严谨、客观理性素质,又具社科知识与视野的领导者比单纯的文科生之领导力优势不言而喻。懂国情接地气,理论联系实际的律师、法学教授当然也可以治国理国,但不谙国情不接地气,夸夸其谈,自以为是、知识面狭窄,只会鹦鹉学舌、不求甚解常年唠唠叨叨几个法学抽象名词概念,不仅不能治国理国,而且空谈误国、害国、毁国、裂国、亡国。俄罗斯、乌克兰、阿拉伯颜色革命国家的公知便是最好证明。奉劝文人公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别总意淫当总统的春秋大梦,离开体制、离开国家也许你就是街边一颗白菜。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