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黎阳:印度叫种姓,中国叫“精英”

黎阳:印度叫种姓,中国叫“精英”

很多中国人很长时间都弄不明白印度统治精英层为什么那么反华,而且那么蛮横不可理喻——在中国人看来,两家实在没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都是文明古国,都是第三世界,都历史悠久文化灿烂,近代都饱受西方侵略,都需要争取民族独立;可谓难兄难弟同病相怜。既然同命运,那自然根本利害相同。有西藏高原隔着,谁也威胁不着谁,有点边界争议也没什么了不起,历史遗留问题,完全可以求大同、存小异,坐下来心平气和平等协商谈判解决。所以中国人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印度如此蛮横:根本不承认边界有争议、死活不肯通过谈判解决争议、非打不可——我已经委曲求全能做的都做了:“不打第一枪”、“后撤20公里”、“不巡逻、不修路”……如此仁至义尽你还步步进逼动枪动炮“把中国人消灭掉”,逼得我不得不自卫反击。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和为贵:自卫反击大胜之际主动停火、主动后撤、主动释放全部战俘、主动归还全部缴获武器弹药还先清洗干净、码放整齐、汽车灌满油、如今又让印度加入“上合组织”、邀请印度参加“一带一路”……世界上还有其他国家能做到这个地步?为什么印度根本就不领情?为什么非要跟中国对立到底?

这些中国人之所以想不通,是因为想当然地以为“中印平等”,而在印度统治精英层心目中“中印不平等”——第一,老子是高等种姓的亚利安优等,你不过低等种姓的亚洲土著劣等,岂配跟我平起平坐?第二,老子是大英帝国亚洲殖民体系的合法继承人,你不过是大英帝国的半殖民地。老子过去是大英帝国皇冠上最明亮的宝石,如今在亚洲照样最明亮。你中国过去如何对大英帝国卑躬屈膝矮三分,如今就得怎么对我卑躬屈膝矮三分——贱民如何对老爷毕恭毕敬,就应该如何对老爷的继承人少爷毕恭毕敬。既然你我根本不是平等关系,当然应该我说什么是什么,只有我下命令你执行的份,岂能允许你在我面前说三道四?更不用说平起平坐讨价还价了——所以在中国人看来是“争议”,在人家看来是“忤逆”;在中国人看来是自卫还击,在人家看来是造反翻天。敢还手都绝对不可原谅,更不用说被你打得鼻青脸肿溃不成军了。如此丢人现眼,不找回这个场子,我这个双料贵族今后还怎么混?就凭这一条,我也非报复不可,非把你中国整死不可。

这就是典型的“存在决定意识”——存在不同,意识就不同;意识不同,存在必不相同。不明白这点就无法明白为什么无法取得共识。

其实要弄懂印度统治精英层的心理也不难,只要拿中国“精英”对普通老百姓的态度一对比就能触类旁通——印度的种姓制度是高等种姓高人一等,社会必须由高等种姓治理;中国的“精英”体制是“精英”高人一等,社会必须由“精英”治理。印度是高种姓瞧不起低种姓,低种姓瞧不起“不可接触”的贱民;中国是高等“精英”瞧不起低等“精英”,低等“精英”瞧不起“大老粗”农民工……想想中国“精英”对普通老百姓的态度,就不难明白印度统治精英层对中国的态度。(在印度统治精英层眼里,中国要求跟印度平起平坐讲平等,恐怕就跟在公知眼里农民工要求跟王思聪、马云平起平坐讲平等一样。)

今天的中国人如果嘲笑印度的种姓制度,那未免有点“五十步笑一百步”——今日中国“公知”、“精英”们正全力以赴孜孜不倦地建立不叫种姓制度的隐形种姓制度——形形色色的鄙视链:

——学历鄙视链、出身鄙视链、住房鄙视链、汽车鄙视链、衣着鄙视链、手机鄙视链、包包鄙视链、化妆品鄙视链、交往圈子鄙视链……

——教育鄙视链:“招生要考家长智商,并参考祖宗三代职业、受教育水平”、“绝不让娃和没英文名的孩子同读幼儿园”、“英文不仅仅是一项基本技能,而且已经成为孩子之间区分阶层的一大标准”、“外教必须通过国际相关幼儿教育机构考核,最好来自母语为英语的欧美发达国家,东南亚国家的英语外教只能是备选项”、“交得起6万学费的家庭,与交3万学费的家庭根本不在一个阶层”、“家庭背景是很多家长在给孩子挑选幼儿园时看重的一点”、“家庭背景较好的孩子,眼界不论是日常接触的事物还是思考问题的角度往往与普通孩子不太一样”、“大部分幼儿的父母或有海外留学、工作背景,或是私企老板、金融、IT企业高管,几乎没有普通工薪阶层”、“没有点特长,我都不好意思去开家长会”……

——动画片鄙视链、旅游地鄙视链、兴趣班鄙视链、幼儿园鄙视链、早教机构鄙视链、电视剧鄙视链、足球联赛鄙视链、电影鄙视链、音乐鄙视链……

根本不用废话,光看看住处、衣着、手机、汽车,一个人的阶级地位就明白无误了。

这还不算,还要“没有起跑线”、“让孩子赢在射精前、赢在子宫里”——一个人还没出生,阶级地位和命运就已经决定好了——这比印度的种姓制度如何?(“公知”还有脸说毛泽东时代“等级森严”,真无耻。)

难怪有如此感慨:“高考是阶层性的考试,农村地区越来越很难考出来,我是中产家庭孩子,生在北京,在北京这种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资源,决定了我在学习时能走很多捷径,能看到现在很多状元都是家里厉害,又有能力的人,所以有知识不一定改变命运,但是没有知识一定改变不了命运”、“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成绩好的孩子大多来自家庭条件相对好的家庭,而单靠吃苦,已经不能弥合教育水平的差距”、“寒门学子输在了教育起跑线上”……

2007年10月3日新华社发了一篇报道:“‘新社会阶层’跻身中国政坛”。最后一句话是:“‘新社会阶层’人士要进一步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时刻准备着”——“时刻准备着”干什么?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这些新“高等种姓”(“新社会阶层”)摩拳擦掌“时刻准备着”要“跻身中国政坛”,夺取最高权力。也就是说,公开彻底在中国实行新”种姓制度“——”精英制度”。

如意算盘如此美好,可恨中国老百姓不买帐,非要闹平等,闹“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实在令“公知”们咬牙切齿。

怎么办?学印度——难怪“公知”要大肆宣扬“笑眯眯的印度乞丐”:“印度乞丐总是笑眯眯,我猜想很可能与挥之不去的种姓制度有关系”、“虽然早在1947年独立之时,印度就在法律上废除了种姓制度,政治上也逐渐迈入民主时代,可是种姓制度在社会实际运作,特别是社会心理层面上依旧影响深远。这或许就是印度乞丐始终面带笑容的文化心理根源:由于对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命运抱持与生俱来的宿命感,所以少抱怨,也少不平”、“种姓制度有千般不是,与现代民主社会也格格不入,可是笑眯眯的乞丐却着实是一个意料之外的‘红利’”、“在一个内在等级制度森严的社会中,愤恨也会很小”、“笑眯眯的印度乞丐不愤恨,他们安天知命,可以通过精神性的诉求来安慰人生的不公。相比之下,仇富者的愤恨情绪尽管正当,但因为纠结了太多的怨气和嫉妒,最终将吞噬每一个体的灵魂”(《南方周末》2009-08-19)、“印度则流行苦感文化,认为人越受苦,精神越升华,离神就越近,来世也就越幸福”(袁南生)……

印度通过种姓制度实现“上等人”对“下等人”的歧视和压迫;中国“公知”通过“精英”体制实现“上等人”对“下等人”的歧视和压迫,二者“上尊下卑”的本质一样,只不过印度叫“种姓”,中国叫“精英”。(玩弄文字游戏忽悠人历来是中国“公知”的拿手好戏——“能做不能说”、“打左灯向右柺”:不叫婊子叫“性工作者”;不叫资本家叫“民营企业家”;不叫私有化叫“民营化”;不叫损公肥私叫“产权重组”;不叫消灭共C党叫“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共产党改名”;不叫“种姓”叫“精英”……)

“公知”们的“精英牌”种姓制度如此美妙,可惜只有一个毛病: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成功过——从夏商周起到现在,只见“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富不过三代”,不见哪个朝代的“高等种姓”能传承延续至今。

为什么种姓制度这种上尊下鄙压迫体制在印度能通行无阻数百年,在中国却总也行不通?

其他原因且不论,单凭中国的一条国情就足以说明问题。

人最大的人权是生存权。最后的底线是生存权。人可以忍受不公平,但不能忍受“活不下去”。一旦“活不下去”,任何法律法规都不再有效。而社会越不公,底层人离“活不下去”就越近。

印度气候炎热物产丰富,可吃的东西多,社会不公平不容易导致大规模生存危机。而中国不同,尤其北方,很容易出现灾荒。在社会极度不公的情况下,任何偶然事件都能导致大规模生存危机。一旦出现持续的大规模生存危机,必将出现大规模社会动乱。

战场上越与众不同威风凛凛的将军高官目标越明显,越成为众矢之的先挨枪。社会动乱时,越与众不同威风凛凛的显贵巨富目标越明显,越成为众矢之的先挨抢。所以中国老话只说“闷声发大财”,从不说“张扬发大财”。

“存在决定意识”。“公知”“精英”不懂中国的存在,生搬硬套印度的“种姓”那一套,肆无忌惮炫富耀贵,整天大闹什么“鄙视链”、歧视老百姓、以为逼中国老百姓学“笑眯眯的印度乞丐”就可以在中国建立“精英牌”种姓压迫体制——这叫无知狂妄加愚蠢。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