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陈有西近日发了个微博很有意思,这在自由派公知那里产生的影响不亚于前些年韩寒发表《韩三篇》反对所谓的“革命”。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之前,陈有西曾经在自己的微博里面提醒过“死磕派”,不要头脑发热,小心掉坑里,但是他也许是为了防止被自己人误解为“叛变”并且拍砖,于是用规劝的方式提醒,虚构出一种会把愤青律师带坑里的“间谍”吓唬他们,告诫他们注意风向变化,蛰伏起来。再作打算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也许是这些人根本不把他的提醒当回事,依然我行我素,老谋深算的陈有西看看的确情况不妙了,或者是一种退却式的切割,为重新回到体制内搞和平演变铺平道路,或者是以一种以把自己人的炮火引向自己的特殊方法提醒“死磕派”战友们注意斗争方法,不要蛮干,保存实力,以图日后。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陈有西在文章开头引用的第一个帖子里面的确是在对“死磕派”的评价中说了真话:——

【该认真反思了,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律师和社会人士明白,死磕律师作为一个失真标签,已经成为严重破坏中国律师形象的一个祸害。也是导致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之首的直接原因。严格依法坚持法律原则同司法不公和程序违法抗争,不是死磕,是律师作为民权捍卫者的本分
非法律的手段鼓动上访、静坐、抱团、示威、送墓碑、点蜡烛、雇水军网上炒作期待海外民运力量声援,这不是法律人的本份,不是三大诉讼法的法律框架。这些事没有学过法律的老百姓也能干,街头革命家才能干,不需要专业法律人,更不需要专业训练的律师。律师的战场在法庭。在于在法律框架内、法庭内,用事实、证据、法理说话。他的强大力量在这里。
中国司法现状有很多问题,有严重不公,公检法每天都有不少违法的事情发生,律师只能用合法方式,来对抗司法不公和司法违法,不能用非法对违法你没有梭标红樱枪,你上不了井冈山,只有在法律框架内行动。中国有30万律师,那么几十个律师只是极少数,代表不了中国律师主流。网络时代的炒作,放大了这些人和这种歧形的影响,让官方和社会,以为中国30万律师都是这样的,律师的主流方向都是朝这个模式发展的一些年青律师也已经被误导,以为这才是律师英雄应该学习这种模式。这导致了官方的怀疑和不断打压。这种严重误导和误解,只会把中国律师业带进沟里,严重破坏中国律师业的未来发展这个命题会引起大争论和对我的新一轮攻击,但这七年,我一直是这样说,这样在做的,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同行律师和学者、群众理解、明白、清醒。全国律师都应该站出来明辨是非,认真想一想这个问题。】

“用非法律的手段鼓动上访、静坐、抱团、示威、送墓碑、点蜡烛、雇水军网上炒作期待海外民运力量声援。导致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之首在因果关系上陈有西没有说错,只不过陈有西把那些人的目的轻描淡写或者美化成为用非法的方式“对抗司法不公和司法违法”其实法院在对“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某些违法犯罪的律师的审判中已经把问题的性质讲清楚了。贺卫方曾经以改革高层智囊的身份提出要通过“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路”改变体制,而陈有西的体制内渗透演变及“死磕派”的体制外颜色革命,只不过是把贺卫方的理论变成实践而已。对于这一点,陈有西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也对类似事件进行过定性,他在《对改革最大的威胁,来自极左派和极右派》一文中这样说过:

【我觉得对改革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极左势力,他们反对一切改革,甚至主张回到文革。对改革的第二大威胁,来自于激进的极右派,他们不是在推船,而是在拆船,不是在补船,而是希望船早点沉掉

想当年,他代理李庄案一举成名以后,某些律师打算对他“黄袍加身”,要推举他当“死磕派”的盟主,对此,他非常受用,但是他觉得他留在体制圈内里应外合的作用更加大,并且觉得那帮人莽撞行事容易误事,于是拒不接受“盟主”的头衔。他甚至还撰写文章称对中国社会危害性第二大的是极右派——沉船派。凭着他出色的两面派手法,他左右逢源,在自由派和体制两者之间都吃得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一边支持自由派激进派在体制外搞颜色革命,一边联合自由派温和派渗透到体制内搞和平演变,试图借共产党的手推翻共产党。甚至还获得过“优秀党员”的称号。

但是随着近年来形势的急剧变化,他按捺不住,摘下面具,赤膊上阵了——

任志强跳出来以后,他称“任志强们,才代表了中共当前真正的先进力量,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力量,是中共真正的希望。”结果没多久任志强受到了留党察看的处分,并且被销号。

由美国和日本充当导演,菲律宾充当主演的“南海仲裁”闹剧上演的时候,他忽悠中国政府应诉,并且指责中国政府“政治家如果也是国际法上的法盲,就会导致军国主义世界大战。破坏世界和平。中国现在就有不少这样虚张声势的法盲。”

结果紧接着澳大利亚也不接受南海仲裁的时候,他连屁也不放了。真正的军国主义者美国兵临南海,他同样不吱声。

辽宁贿选案被查处以后,他罔顾被查处的那些人里面很多人是私企老板的事实,百般开脱和洗地。说什么“辽宁贿选主体是官员和中央和省国资的重点国企高管。民企没有多少人。”

今年两会期间,原南京军区副司令王洪光中将在会后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在台湾部署萨德之日,就是我们解放台湾之时!”结果他气急败坏,骂王洪光拿军事恫吓、军事秘密、军事战略当嘴炮,不是马谡就是马季”比蔡英文还急。

中国女排隔12年后再夺冠,他说,“如果放开选举,他会选郎平当总统”假借夸郎平,推销他们自由派宪政的那一套。

而这次用这么重的语气公开评论“死磕派”,实在是不容易,估计他不知道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才作出此艰难的决定。其实,他的表态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切割而已,其实对于这些死磕派而言,可怕的并不是所谓的官方的怀疑和不断打压”而是由于他们自己不断充当反面教员,包括很多律师在内的广大民众已经看清楚了他们的真实面目,他们更多的是成为一个笑柄,关于这一点,投入西方敌对势力怀抱给西方国家支招对付世界各国的复兴的社会主义运动的何清涟曾经哀叹说:

【中国目前朝廷扶持xxx,底层反对知识的傲慢,知识分子被朝野共同打击并藐视并非中国之福。】

所谓的被“藐视”,其实也非常准确描绘了“死磕派”目前的尴尬局面。

前不久,还发生了这么一件事,一个名叫臧启玉的律师以四川茂县的一位老师自杀的谣言作为由头的《写给全国教师的一封公开信》对全国的老师进行煽动,被一部分教师热传并且引起共鸣。而可笑的是,在他的所谓的公开信在网络上公开发表的前一天,茂县教育局已经公开在网络上对此进行辟谣,次日他才以这个谣言作为由头发表所谓的公开信对教师进行煽动。

其实,在很多网民的心目中,他们不一定看重某个律师或者其他什么人受到法律处罚什么的,而是看重这个群体的公信力,当某个群体出于特定的政治目的经常习惯性造谣、传谣以后,某个群体就变成了人们的笑柄,有时候即使是他们说真话恐怕也没有人相信了。

在这里,我们不妨和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这类人的光辉业绩——

某些人常常会利用改革开放的具体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失误,利用一些突发性事件,针对某些具体的地方政府和部门在民众中进行煽风点火,制造社会动乱,混水摸鱼。

但是可以被他们利用的事实不多,在没有现成的事实可以被他们利用进行煽风点火的情况下,制造和利用谣言就是他们实现邪恶目的的最佳选择。对此他们早已经理论化:

某报元老程某中曾经有个“谣言倒逼真相”论:“谣言是存于人心深处的真相,是群体表达意愿方式,是大众对抗官方宣传和谎言的武器。它不是事实,但比事实更真;它经不起推敲,但比真理令人信服;它漏洞百出,但大众深信不疑 。”

自封为“青年导师”的李某复有个“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的伟大论断。

“民主小贩”杨某均以前的文章《杨某均2009年言论自由系列》之二,里面有这么一段话:“谣言是什么?谣言是利用各种渠道传播的对公众感兴趣的事物、事件或问题的未经证实的阐述或诠释。根据上述定义,谣言没有真假之分,因为是未经证实的信息;谣言是个中性词,不是负面词。”

朱某勤在他的对《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评论中说:“谣言是革命最大的动员者”。一语道破天机。他们需要的是用谣言动员所谓的“革命”。

2014年4月17日,备受关注的造谣专业户秦志晖(网名“秦火火”)诽谤、寻衅滋事案,17日上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以秦志晖犯诽谤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从此以后,人们不断地在习惯性造谣和传谣的人里面看到某个群体的身影。

2015年12月,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浦志强犯煽动民族仇恨罪、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判决有期徒刑三年。

2016年7月,根据当事人赵威的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在互联网上编造、发布“赵威在天津看守所遭遇人身侮辱”的虚假信息,并在网上广泛传播,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犯罪,于7月8日被郑州市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经依法审查,任全牛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16年8月锋锐律师事务所周世锋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法庭认定周世锋罪名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周世锋当庭表示认罪服判不上诉。在法庭上,周世锋还向出庭作证的原律所下属表示“对不起”。

2017年5月1 日,“死磕派”律师陈光武因发布不实信息,经网友举报后被禁言15日。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积极转发陈光武的不实信息的“名人”有几个人,其中一个也是大名鼎鼎的死磕派律师迟夙生——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而这位迟大律师是哪里有谣言,哪里就有她的踪影,今年7月4日,一个微博帐号为白衣天使茉莉花的一条帖文,像一颗定时炸弹,令网上一片哗然,随之而来,铺天盖地对周口西华两级公安机关的谩骂声此起彼伏,舆论的策划者、推波助澜者以及跟风者,在短短数小时内就让舆论呈一边倒局势。其中这位知名的死磕迟大律师照样在转发微博。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结果到了7月11日,案件居然发生了奇迹般的逆转。中国青年:这起惨无人道、性质恶劣的强奸案,居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和平演变新伎俩:陈有西的评“死磕”及其两面性

2017年5月8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一案。谢阳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并对其在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的谣言予以了否认。此前,某些死磕派律师对所谓的谢阳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的谣言传播得沸沸扬扬,还弄得美国佬也出面,原来也是一场骗局。

说真的,我对于某个群体,最佩服的是他们的脸皮厚,在一次次地造谣、传谣和被辟谣以后,他们居然还敢于雄赳赳气哼哼地在网络上大放厥词。其实真正让“死磕派”名声扫地的并不是什么政府的“打压”,而是他们自己一系列没有底线的所作所为。

在自干五的揭露及有关部门的严厉打击下,自由派激进派及颜色革命势力的市场愈来愈小了,很多人都像90年代初那样,纷纷扮演起“爱国派”、“爱党派”以期许自己能够在体制内获得更大的资源和力量。陈有西说,“你没有梭标红樱枪,你上不了井冈山,只有在法律框架内行动。”他的策略再明显不过了,他不过是认为通过“梭标红樱枪”及“上井冈山”的方式颠覆中国的条件不具备,但是通过体制内渗透和运作及通过“法律框架内行动”的方式颠覆中国的空间,却是很大的。随着陈有西等人与“死磕派”开始逐步公开划清界限,我们看到,敌对势力颠覆中国的侧重点,越来越侧重于向体制内渗透式的“和平演变”。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