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市场经济——一个虚构的谎言

市场经济——一个虚构的谎言

按:近年来,先是张维迎和林毅夫关于产业政策是否有效的争论,后是田国强和林毅夫关于产业政策是否有效的争论。虽然林毅夫据以提出国家产业政策的理论基础——比较优势理论存在缺陷,但是,毫无疑问,那种反对国家产业政策而盲目崇拜市场的观点是危害极大的。旧文重发,就是为了让剖去市场原教旨主义者的画皮。

在人类社会的演变历程中,有很多种社会形态,西方有西方的演变规律,中国有中国的演变规律,比如原始氏族社会,比如西方两极分化的奴隶社会(以及农奴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中国古代的士农工商四民社会、当代的社会主义社会。但是到了今天,人类文化出现了两个新的词汇——计划经济、市场经济。顾名思义曰:计划是经济的,市场是经济的,即用按比例配置生产资源是富有效率的,用市场机制来配置资源是富有效率的。

但问题出来了:计划真的是有效率吗?毫无疑问,按比例有计划地配置生产资源、分配财富,不仅对于企业家庭而言,还是对于国家而言,都是一种富有智慧的管理方法。一个糟糕的计划,能带来高效率的资源配置?答案是显然的。所以说,计划与经济之间是没有必然性的,计划经济这个词汇是一个虚构。

同理,市场真的是有效率的吗?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市场是买卖双方交易商品的地方,一个地方怎么可能有效率呢?或许有人会辩解说,我说的市场,是一种简略的说法,本意是指“市场交换”(我靠,最烦这种表达不清楚,你不问他不解释,一问再扯别的做派,但这是骗子惯用的手法)。这样说来,事情就清楚了,市场富有效率是指市场交换富有效率。但真的是富有效率的吗?这种效率的评判标准是什么呢?或者说应该如何去评判是否有效率呢?或者说,市场交换的效率体现在哪里呢?问题变麻烦了。

按照现在流行的理论,交换都是等价的。我晕!等价交换还有什么效率可言 啊,简直是吃饱了撑着,交换了半天,人力物力花费了(所谓的交易费用),但是对交换双方而言效果是一样的!这简直就是不经济嘛!一定要说市场交换富有效率,就必须首先否定等价交换这个假设。

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既然市场交换是不等价的,那市场交换后是不是有人吃亏了、有人赚了呢?答案是显然的。不平等贸易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初次分配中的收入分配差距不正是因为如此吗?既然通过市场交换,有人赚了,有人亏了,又怎么能说富有效率呢?难道对于亏了的人而言也很有效率?除非他是脑残!(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

那么,通过市场交换,对谁而言富有效率呢?当然是在市场交换中处于强势的人(群)了。那市场交换中哪些人(群)会处于强势呢?广大劳苦大众,无产阶级能成为强势吗?答案同样是显然的。劳苦大众出卖自己的劳动,要看资本家满意不满意;拿钱购物还得受资本家一道盘剥。我们憎恨剥削,但更憎恨失业!这是这么软弱与无奈啊,更别说什么强势了。那就只剩下资本一家了,尤其是掌握着货币发行权的资本家了。结论是自然而然的了——市场交换,对资本家而言,富有效率——赚钱多多。 这只是从个人角度或者说微观角度讲的。

如果我们从社会生产资源配置的角度,是不是通过市场交换就富有效率呢?这问题是提出来了,但是完全无法直接回答,为何?因为这又涉及效率的评判标准是什么的问题。如果我们以现在流行的投入产出比来衡量,问题依然没有彻底解决——是不是说同样的生产资源,生产出来的产品越多,效率就越高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无疑首先与生产技术有关、而跟市场交换无关。同样的生产资源,经过市场交换以后,怎么就可以生产出更多的产品出来呢?

市场原教旨主义者称,什么比较优势分工,什么绝对优势分工。但是他们忘了生产本身并不是目的,生产过后的财富分配与消费才是目的。当生产出来的产品过剩时,产品多效率就高的结论就显得非常荒谬了。而且,他们所称的效率,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市场交换而产生的,而是资本家掌控着先进技术所致。

当然了,那些宣扬自由主义传教士们宣称,“你是经济人啊,既然你选择了,肯定是你的最优选择了,怎么说市场交换不是富有效率的呢”。我晕,这些人脑子怎么如此不够用?!或者还是当别人都是傻子?照此逻辑,不管你做什么行为,既然你选择了,都是富有效率的,那也就没有什么行为缺乏效率了,既然没有了低效率,那哪里来高效率呢,还有这些经济学家们干什么呢?!

也许,那些市场原教旨主义者还会搬出什么价格机制能使资源配置富有效率。这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马歇尔所谓的均衡价格理论——价格高了,需求会减少,供给会增多,反之,供给会减少,需求会增多,总之,市场在价格机制的作用下总会趋于均衡的。但是,市场均衡与资源的配置效率高低有什么关系呢?

又麻烦了!这里居然缺乏一个令人信服的逻辑过渡。市场均衡,是不是意味着同样的资源生产出了更多的产品呢?市场均衡,是不是意味着无产者都能就业了、也都可以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了呢?是不是意味着资本家所剩余的产品的价值都得到实现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均衡,只是成交了的商品价格对交换双方来说是均衡的,与社会就业率的高低、民众的是否过剩了幸福安康的生活、资本家是否面临产品资本过剩毫无关系。以至于有人说,“均衡”是庸俗经济学核心的谎言,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最为重大的粉饰。对庸俗经济学来说,这是“致命的均衡”。

也许,那些市场原教旨主义者,还会搬出什么资源在价格机制作用下,会配置在价格比较高的地方,从而实现资源富有效率的配置。这也太无耻了!先姑且不说资源是否可以自由流动了,先说价格高低与资源配置效率之间的关系。产品卖出的价格高,其资源利用效率就高吗?这显然是站在资本主的利益立场,用利润大小来说事的,跟物质意义上的投入产出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资本家多赚钱了,岂不是消费者更亏了吗?(千万不要再用什么等价交换来忽悠了。就算你花了高价钱买了高价商品无所谓亏赚,但是不要忘了,那些资源生产的低价商品生产少了,原本能够低价买到这些低价商品的消费者福利受损了)

什么才是资源配置效率高?是同样多的资源让更多人过得更幸福更安康!一方面是生产技术进步,第二方面是社会财富分配的平等化。

总之,不管是从收入分配的平等正义性来讲,还是从资源的利用效率来讲,市场交换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一个富有效率的行为,“市场经济”不过是一个充满强盗逻辑的虚构、一个为了资本家利益而编造出来的谎言。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