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民族边缘人:作为西化变种的精日分子

民族边缘人:作为西化变种的精日分子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2017年8月7日下午,有网友发帖称:4个“精日”身穿二战日军制服,乘夜在著名抗日遗址、爱国教育基地四行仓库拍照留念,恶毒亵渎烈士英灵,令人发指,求扩散!在被报道后,相关行为引起强烈公愤。8月23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依法拘留涉案人员。虽然该行为已经被依法快速处理,由此引发出来的精日现象仍然值得关注。

、精日现象

对于精日思想和行为,不仅上述中国青年网的报道有之,在知乎和天涯论坛上也很多。类似的语言和价值观,在诸多方面都能表现出来。根据相关材料显示,可以大概提取精日分子的基本元素,由此形成概念。精日,首先指的是精神日本人。他们在精神上认可自己是日本人而不是中国人,产生了明显的精神位移。其次,精日在行动上会有明确表现。如果仅仅停留在精神上的自我感觉和认知,而没有表现出来相关行为,则这样的精日分子只是个私情感,并不是本文所关注的对象。只有表现出相关行为,他们的精神状态才产生了社会影响,才会引起大家的关注。再次,精日分子有日本完美幻想。他们对日本文化有深刻的接受,并在远香近臭的心理激动下,幻想出完美的日本理想国,并以此为据地加以崇拜。最后,有些精日分子已经达到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程度。

民族边缘人:作为西化变种的精日分子

一男子在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前穿和服、耍武士刀拍照

可以判断,精日分子目前已经成为一个群体。这一点可以从相关新闻报道或者知乎等网络媒体上的活跃度加以认定。类似于浮在海面上的冰山在水下有更大面积冰体的存在,实际上的精日现象可能比表现出来的更加严重。因之,精日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现象。精日危及民族认同,对于现在的国家政权、社会安全来说,是一种否定和损害。必须对其进行深入分析,以寻找解决之道。

、产生原因

既然精日成为一个现象,就必须了解其生成原因,以便对症下药。一个社会现象往往有复杂的产生因素,并且结合相关条件具体化为内在关联的诸多层次。

第一,全球化辐射。在人类联动的全球化时代,各个民族之间的交流日趋加深。在这个过程中,强势民族必定会对弱势民族产生基于强势的吸引力。在这种强势吸引力的作用下,从对强势民族的羡慕到崇拜,进而产生某种程度上的心理扮演,是比较常见的事情。只要不超过一定限度,这些心理情绪都是安全的。一旦超过安全限度,就会造成对民族性的分离因素,就可能会在本国形成外族内应区域,将会危及国家安全和民族自豪感。特别是对于如中华民族这样五千年生生不息的族群来说,其暗含的民族离心力会在历史比价中被放大。在全球化浪潮的涌动辐射下,精日群体就大致扮演了一个民族离心力的角色。

第二,趋强西化。每个人都想获得稳固生存权。汇聚到民族层面,每个民族也都会想自立于民族之林。由此,民族生存状态将直接影响每个民族分子的自我判断和生存选择。处于弱势的民族分子,更渴望走向强势。但是,强势有两种获得途径,一个是促成整个民族生存走向强势,从而使个体水涨船高地由弱转强。这个途径需要通过制度变革以支撑民族转强,一旦实现就是整体性的提高。但因为关涉复杂矛盾,所以很难也很慢。另一个途径就是,由于强国在与本民族的交往过程中,通过各种机制渗透到本民族,形成了有外国人掌握的强势区域和领域,一些人抓住这些机会,在整个民族还很弱的时候,实现个体性的偶然强势,如买办资本家、买办知识分子。民族心强大,真正为国为民的人,更愿意选择前一种途径;投机心强烈的人,会更偏爱后一种途径。

由此,产生了趋强西化现象。这些人在与西方文化交流的过程中,产生了以自卑感为基础的西化要求。他们鄙视自己的民族文化,痛恨自己的出身,恨不得成为西方人。因为民族弱势,个体人的自强欲望出现异化。在民族感辐射图谱上,他们是向心力很弱的边缘人。一旦受到强大外力的吸引,就有可能脱离本位而走向其他民族磁力场的辐射范围。从这个意义上说,精神薄弱的民族边缘人才最可能西化,才最可能成为精日分子或者精美分子等之类。本质而言,精日分子是西化的组成部分。

第三,虚化历史。精日行为,实质上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精日分子,忘记了日本帝国主义曾经对中国人民造成的巨大伤害,竟然崇拜日本并且以为自己是日本人。说到底,这是一种无视本民族历史的行为。笪志刚教授在针对拍照行为所作的《历史真实岂容“精日”践踏》一文中指出,“历史不容虚无,因为历史是有温度的。现在,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正当的历史可以被千般诠释,昔日的英雄可以被肆意妖魔化,反动人物摇身一变可以被人追捧,历史的虚无已经演变成一场狂潮,全然忽视了历史是有温度的,这个温度涵盖真实、良知,辐射历史全过程,让加害者无法淡化渺小,让受害者走出屈辱涅槃重生。”虚化历史,为美化日本奠定了思想基础,精日分子由此打开产生的思想渠道。

第四,国家失责。精日现象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家没有很好地履行自己的意识形态管控职责。改革开放以后相当长的时期内,我国大量引入日本文化产品,如《花仙子》、《圣斗士》、《一休》、《机器猫》等动画片更是充斥荧屏。日本确实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国家,文化极具特色,而且科技发达。在一定程度上被日本文化吸引,确实无可厚非。但是,在中国相对弱势的前提下,长期过度引进日本文化,精日现象就是其文化传播必然形成的后生效应。

民族边缘人:作为西化变种的精日分子

《花仙子》

诸多精日分子他们热爱日本动漫、日本游戏、日剧、日音、日本偶像、日系轻小说等一系列文化产物,也就是俗称的二次元宅。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他们也爱上了日本的文化和日本这个国家。因为年龄小、未经世事等原因,精日分子难以把日本输出的二次元文化和日本主流文化区分来看,甚至会认为动漫中描绘的日本就是现实当中的日本,心中充满无限向往,幻想日本就是自己要追寻的理想国度。精日现象,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作为基本职责之一,国家应该大力抓紧意识形态工作。实际上,长期以来我国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原则的指导下,对意识形态工作确实有所忽视。因为缺乏正统意识形态涵摄能力,国家对民间精日行为就失去了起码的控制力基础。作为远离革命战争和革命教育的青少年,他们会反问,如果日本真的不值得崇拜,国家引入那么多的日本文化产品干吗?

第五,反政府投射。除了基于自弱而产生的趋强崇拜之外,不可忽视的是,精日现象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值得警惕的反政府情绪。精日群体的要害在于反共反政府,而精日不过是他们反政府的曲折反映而已。因为在国内反抗政府难以成型,就通过哈日哈美等思想和行为,迂回地表达反政府情绪。而日本和欧美的文化,对于他们的制度要求是同质的。内力不足,必借外力。他们在国内要求实行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愿望难以得到满足,就力图在接受西方文化的过程中自我慰藉。这种哈外也许并不一定发自真心,却能够投射他们的反政府情绪。

由上所述,精日分子是在全球化浪潮中基于近位比价的西化变种。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感情移位,是近代以来我国相较于西方国家处于绝对弱势的后续反应。他们在与西方比价过程中失去自我。之所以说它是西化变种,在于它选择了曾经极度损害中国的日本作为心理崇拜的投射对象。其中反映出来的,更多的是基于近位类似性和自卑的反中情绪。这种弱势处境的异向投射,反映出来的反政府内隐倾向,应该引起国家的反思。如果放纵这种情绪泛滥,就会导致精日群体因为有了精神传播空间而趋于壮大,会对国家安定产生潜在的负面影响。

、如何对待

要想杜绝精日分子,必须消解西化的基础,就要在与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进行的制度竞争中,夺得制度高位而主导历史走向。类似于在太阳系中加强太阳可以巩固边缘行星向心力,中国国家强大后,可以使民族边缘人能被较紧密地吸附。在与西方国家比价的过程中,中国不仅不弱反而更强,这样就使得包括精日分子在内的西化心理失去支撑基础。但这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在尚未取得足够的历史高位之前,我们又该怎样正确面对精日现象呢?

其一,国家要自我反思。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内因具有决定作用。出现精日群体,国家应该先反思自己是否有做得不足的地方,以至于产生了排斥因素,而推动一些意志薄弱的国人借助外国臆想表达反对情绪。笪志刚在《历史真实岂容“精日”践踏》中认为,“以这几位年轻人为代表的‘精日’们将屈辱的历史拿来人为践踏,除了他们自身的荒唐外,也说明了我们在和平和历史教育上不是做得太多,而是太少,说明我们的社会还需深化对那段历史的理解与认知。只有通过刻骨铭心的历史教育和传承,才能培养出懂得尊严并用心维护尊严的国民。”

对通过精日群体反映出来的社会不满情绪,要一分为二地具体分析,如果确实有自己做得并不好的地方,要想办法改善。国家应该深刻反思在意识形态方面的缺失,并采取措施加以弥补,如加强对抗日民族英雄的宣传,针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基本观点深入分析其危害,在现实中减少对日本文化产品的进口,收紧日本文化输出的管道。

其二,应该安抚部分精日分子。对于精日行为,切忌情绪化地一刀切地加以否定。对于精日分子,应该做出区分。一部分精日分子,并不是不可逆转的,反而可能是因为在成长过程中因为一时好奇或者认识不深刻而误入歧途。对于这一部分要积极做工作,争取他们放弃错误的精日立场,重新回归到正确的中华立场上来。如果一刀切地否定他们,就会把本来可以回头的人推向敌人阵营。

其三,深刻揭露精日分子的本质。对于精日分子的本质,要揭露他们西化变种的实质,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对其进行分析。在全球化联通的时代,出现羡慕发达国家文化的心理反应甚至是思维倾向是正常的,但是应该做出区分。精日分子的本质,已经超越对发达文化的羡慕,而异化为精神移位后的自我迷失了。这样的精神变异,与盲目崇拜欧美国家一样,是负面消极的精神迷失。应该让精日分子们明白,如果不加以改正,则对自己的成长和发展很不利。特别是精日分子基本上是青少年的前提下,他们需要国家深刻揭露精日行为的本质和危害,从而为他们设定一个精神底线。

其四,要坚决打击坚定分子。鉴于精日分子类似于邪教中常见的精神异化,对其中的坚定分子,则要坚决打击。只有坚决打击那些坚定分子,才能尽量减少危害可能,才能使不坚定的歧路徘徊者在有回头路的前提下,因为深刻认识到自己精日行为的危害,而尽快回转到正确轨道上来。

总之,精日现象的出现,是民族性分离的表现,是民族边缘人身上体现出来的西化变种,更是日本文化传播的后续效果。在精日现象产生的过程中,国家也有失责的地方需要改进。必须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逐渐消除精日现象对我国产生的负面影响。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