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评贾庆国在朝核危机上的一派胡言

评贾庆国在朝核危机上的一派胡言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在首尔参加韩国的防务对话会前夕,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就朝鲜第六次核试验表述自己观点,反复读之,终于悟出其基本思维可概括为二条:第一,认为朝鲜半岛核危机发展到今天的结果,责任一在朝鲜,二在中国;第二,现在的重大问题是要与有关各方,当然主要是美国沟通研究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的预案。其论点论据完全是站在美韩立场上,以其特殊的身份职务,来误导中国外交决策和社会舆情,不但要我与虎谋皮,更要我为虎作伥,完全背离了中国外交的社会主义核心内涵,严重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形象,颠覆了我国一贯的在朝核问题上的原则和底线。

贾庆国称,朝鲜于中国主办金砖会议时进行核试验,在中国主张半岛无核化和时间节点是“错上加错”,此话国人尚能接受,但通观其全部讲话,絲毫无半点对美国批评谴责之意,完全罔顾半岛危机历史发展由来和造成今天事态的美国责任甚至是主要责任。须知朝鲜战争停战后,我志愿军早于1958年就全部撤军回国,而美军至今仍赖在韩国拒不撤军,不但一度将战术核武器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运进韩国,如今仍有再将核武运入半岛的扬言放风;而且连续多年频频举行大规模针对朝鲜的军事演习,今年4月更是从陆海空出动战略性武器和“斩首”部队,战云密布半岛和整个周边地区。从8月21日至31日,美韩又进行了“ 乙支自由卫士”军演,共有5万余名韩军和1.75万余名美军参加,美太总司令哈里斯、战略司令部司令海顿、导弹防御局局长格里夫斯罕见同时参观军演。虽称是御敌打击之演训,但同样是作为战争准备的重要组成部分。随后朝鲜作出強烈回应,于9月3日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中国对朝美双方缠斗恶斗导致半岛局势不断紧张升级,站在公正立场对双方进行谴责与劝导,而贾庆国却有失公允拉偏架,再看其讲话全文,完全是站在美国立场上,大错特错也;

贾庆国又说,朝核问题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何谓“新”?一是要各方沟通,出台对朝制裁措施,“可能比以往都要更加严厉”;二是在借引他人提出“预防性打击”、“斩首行动”、再度引进美国战术核武器、韩国自己发展核武器等四项強硬乃至发动战争的选择后,贾庆国抛出了一个问题悬念:“和平手段用尽后如何来处理解决朝核问题”?于是他本人的答案也将呼之欲出了。首先,贾庆国称在新一轮对朝制裁中,“可能中国能够发挥的空间最大”,言下之意或从反向思维理解,岂不是朝核危局日益恶化中国有重大责任,与美日韩等国與论腔调同声同步,如出一辙?中国能发挥空间最大,岂不将责任归咎于中国?并预设前提要将下步解决朝核问题的主责推向中国而为美国解套?这完全违背了中国政府一再强调的解决朝核问题的关键在朝美双方,双方各持有打开“僵局”、“死结”的“半把钥匙”。中国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促进解决朝核危机,维护半岛和平与稳定,但根本无主导解决危机的能力和手段,也没有解决问题的决定性影响力,破局解局的主角是朝美两国,甚至作为強势一方的美国理当承担更大的责任与后果。贾庆国信口开河,本末倒置,胡言乱语,不知其是何居心与用意?究竟是站在谁家立场上来发声搅局?

提问之后,贾庆国制裁朝鲜的对策答案就闪亮登场了:“比如是不是中国要决定完全切断对朝鲜的石油供应”,“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始和美国在内的国家讨论,在朝鲜出现危机状态的时候,有关各方如何协调军事上的行动”。其一贾庆国知道对朝制裁主要手段早已层层加码,几乎穷尽,而朝鲜没有石油资源,中国对其提供了几近百分之九十的油气资源,贾庆国积极呼应美韩对朝断油的主张,这一主张的根本目的是要直接摧毁和切断朝鲜的经济和民生这两大血脉,极大可能导致朝鲜政权崩塌、国家内乱、难民潮涌入中国,甚至朝鲜对中国反目成仇,将攻击目标移位中国,出现极难预料之对我严重不利和安全威胁态势,美韩尽可坐收“零成本”的漁翁之利,获得“不战而胜”的战略大丰收。不知贾庆国是“脑残进水”还是政治立场错误,出此应声美韩、重创我国家利益的“烂招”?其二,贾庆国在鼓吹“断油”之举的同时,再次呼应美国,把“军事”选项摆上议题桌面,甚至“前瞻”思维,一旦出现临战或战时“紧急状态”,中美“谁来控制”朝鲜核武器?是否在朝鲜建立“难民营”?谁来恢复乱后或战后的所谓朝鲜秩序?还异想天开地提出朝鲜在“战”“乱”之后,半岛“能不能统一成立一个政府”?当然这是将现在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完全排除在外的。上述种种言论,无非是要中国对朝鲜祭出“断油致命”的损招毒招,其结果必然是彻底颠覆中国“双暂停”、“停和机制转换”、唯有和谈破解朝核危机的底线思维。这一违背中国“决不允许半岛生战生乱”意志而提出的贾氏“设想安排”,既荒腔走板,且在一个与朝鲜是对立敌国,又与美国联手在韩部署“萨徳”导弹,剑指中国,威胁我核心安全利益的不友好国首都,公开妄言和冲撞中国对朝核危机的国策底线,不知其屁股究竟坐在何方?是中国人还是美国韩国人?何以力图将“祸水”引向中国而使美韩“完胜”?!

虽然贾庆国假惺惺说什么中国建议朝美“双暂停”想法很好,但双方不接受,“至少暂时很难落实”,建议好而难落实,难道就不应坚持而倒向美韩一边?中国的战略定力岂是贾某人轻飘飘一句话就可加以改变?贾又称中国努力没有成功,责任“主要还是朝鲜方面”,是朝鲜逼使、“推着中国变”,对中国和朝鲜分别各打五十大板,唯独不点名美韩责任,是疏忽还是故意? 尤为可笑和令人鄙视的是,贾庆国还站在美国立场上,认为朝鲜拥有核导,对美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因此美国“对朝鲜的政权,没有一点儿信心,没有一点儿信任”,对一贯践行强权政治、霸权思维的美国而言,贾某人可谓体贴关心,设身处地地为美国着想开脱,力图使人逻辑地推导出即使美对朝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或全面开战,也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而对于弱国小国的反抗、尊严和“安全关切”,贾庆国又放置于何处呢?为什么不体现一下同情怜悯的慈悲心和“人道关怀”呢?国际社会无论大国小国、富国穷国、强国弱国一律平等,难道只能美国对他国进行核讹诈,威胁“军事打击”而不许他国反制抗争吗?天下哪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无论从历史还是现状分析,朝核危机的缘由主要责任在于:一是美国作为域外国家,在半岛军事存在六十多年,始终敌视社会主义各国,朝鲜首当其冲,“压朝促变”是美长期的战略方针;二是借朝核问题发难,不断加强美日韩军事同盟,频繁进行大规模军事训练和演习,不断推高危机风险,是负有严重责任的一方;三是美国又以朝核危机为借口,不顾中俄两国的坚决反对,悍然強推在韩部署萨徳导弹,雷达覆盖最远可达2500公里左右,远远超出对朝防御之需,战略矛头直指中俄两国,严重威胁中俄安全利益和东北亚地缘政治平衡,严重冲击影响国际和平稳定格局。美国的战略意图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四是美国在2003年朝美双边谈判陷入僵局,求助于中国帮忙,而后才有三方乃至六方会谈,并有了成效积极的数个六方文件,而最终因朝美缺乏互信和行动不力,导致化解危机的努力泡汤,现在美方甚至想将责任完全推给中朝,贾庆国也积极唱和,真可谓猪八戒倒打一耙,岂有此理?!五是中国在朝核问题上已作出巨大努力,甚至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与牺牲。中国提出“双暂停”、“停和机制转换”的建设性倡议,作为实力远比朝鲜强大的美国不但不响应,反而不时发出“军事选项”的战争叫嚣,刺激朝鲜和国际社会神经,加剧半岛形势恶化,其责任不容回避和推卸,一旦半岛发生战事,美国罪责更是难逃!

贾庆国在讲话尾声中,声称对朝鲜“是抱不动了,抱不起来的”,“每次你抱他他都踹你”、“除非你甘愿被踢,甘愿他最后咬你一口”,话外音显然对付朝鲜这样的“熊孩子”、“坏孩子”,中国唯有和美韩联手制服他,甚至不惜窒息摧毁他。在这里贾庆国完全把中国维护世界和平、国际公道正义的责任担当,中朝邻国之间的正常关系,庸俗化为大人管教小孩的市俗关系,既不尊重他国的主权国格,又糟蹋贬损中国自身的道义形象,甚至寄望于中国与美韩同穿一条裤子,追随美国助纣为虐。而关于中朝关系的正确处理之道,且不论两国是否都属于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贾某人的思维概念中,似乎早巳不存在什么“社会主义”的中国外交核心内涵与国家形象,更无须顾及中朝共同的历史记忆和依然存续有效的《中朝互助友好条约》;退一步说即使中国对朝鲜的内政外交多不认同甚至反感,作为相邻的正常邦交国家,中国也须秉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亲诚惠容”的睦邻政策,尊重他国,平等待人,决不能违背社会主义的外交路线和方针,沿袭美国“以我为大”、“唯我是从”的霸权思想。贾庆国在其讲话的最后时段称,美国对朝“使用武力的概率越来越大”,金正恩在“邀请战争”、“祈求战争”,万一发生战争,罪责当然应全部归咎于朝鲜。同时为美国献计称,“与中国韩国的沟通还没有结束”,为使战争顺利启动,须做好对韩国与中国的说服沟通工作,一旦中韩认同美国的“军事打击”行动,“我觉得战争就不远了”,开打攻击朝鲜的战争机器马上就将轰鸣。

以贾庆国北大国关院院长较引人注目的身份角色,其公开言论、尤其是在朝鲜与韩美严重敌对的一方场合,理当谨言慎行,与中国政府一贯的原则立场保持大方向上的一致。而其作为著名高校、带有某种官方色彩或背景的所谓“专家学者”,口无遮拦,狂言乱语,既无通晓全局的战略眼光和认知水平,也无严谨公允、客观求真的治学风范,既给中国名校抹黑,也会误导與论给社会添乱,尤其是其背离中央决不允许半岛“生战生乱”的战略底线,干扰中央对朝核危机的战略决策,投美韩之所好,损中国之利益,这样的“北大国关院长”根本不称其职,理当下岗!

最后,鉴于目前联合国正密切磋商对朝制裁措施,从中国国家利益和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出发,建言如下:

1、密切加强与俄罗斯的战略协调和策略对接,建立双方人员共同组成的工作专门班子,无论大事小事近期都应及时沟通,达成共识,早作预案;中朝、俄朝也应加强联系沟通,必要时可与朝鲜实行三方会谈,维护三方共同利益;同时分别与韩美顺畅联系渠道,明确表达中方立场,明示中方对朝韩美要求,晓以利害,促使美国作出重大妥协让步,由美国率先或者至少双方同时迈出“双暂停”及无条件恢复和谈第一步;

2、坚持半岛无核化原则,这是中国和国际社会始终追求的目标。既要坚决反对朝鲜核导试验,又要坚决反对美国引进战术核武器和把战略装备利器运进半岛,决不允许半岛“生战生乱”,百分之一的生战可能性都不行。美韩应尽量缩减军事演习规模次数并最终停止;尽快恢复美朝双边或六方会谈,将停战协议改换成和平协议,由中美俄日或联合国对朝韩两国提供共同安全保障,在此基础上,美日与朝鲜分别建立外交关系,消除敌对状态;

3、中俄应再次向联合国強烈发声,敦促美韩将萨徳导弹撤出半岛,坚决反对对朝鲜的“完全断油”,这两项底线要求只要其中一项无法达到,中俄将对制裁决议投否决票或至少弃权;

4、在广泛充分做好国际社会政治、经济、外交、舆论、法律工作的同时,积极加强军事斗争准备;与俄罗斯共同协调,必要时吸纳朝鲜参加,共商制止战争的军事行动,研究制定发生战争时出现“难民潮”、“核灾难”的应急预案;明确告知美韩及国际社会,中俄决不允许美韩联军越过“三八线”,决不允许任何国家在半岛动用核武器和轰炸核设施,造成核灾难,破坏半岛的和平安全与稳定;

5、建议在半岛朝核危机及反制萨徳导弹部署风险解除之前,由王毅部长和李作成参谋长共同牵头,组成各有关部委局办的联席会议,协调商议军地共同应对半岛危机事宜,直接向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负责,向习近平主席负责和请示汇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