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专家的脑袋,有时候跟屁股无关

专家的脑袋,有时候跟屁股无关

最近审稿,看见一篇专业文章,满满的数学模型,内容是要侦破一个大案要案:两极分化究竟是谁搞出来的?

作者假设:两极分化这样的事情,绝不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市场经济搞出来的。在做了一番复杂的建模,并对样本数据进行统计检验之后,作者终于得出了一个惊悚的结论:造成两极分化的罪犯,是国企垄断和国企所有制!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几年前,我的一个研究生告诉我,她的论文选题是:《国有企业是两极分化的根源吗?》这个选题的由头,来自于吴敬琏在一次高峰论坛上指责国企造成了两极分化。针对吴敬琏提出“国企垄断是两极分化根源”的说法,我的学生十分困惑:那么是不是把国企普通劳动者的工资降下来,降到和私企打工仔的收入一样低的水平,两极分化就没有了么?

经过思考和研究,她认为,两极分化的症结和根源,不在于不同企业劳动者之间的工资差距,而在于劳动收入与资本所得之间的差距。这个结论让我想起了格力老总董明珠说的一句话。

有人质问董明珠:“你给你的员工加了工资,我们怎么办?”

董明珠回答:“那你也应该加呀,明年我还加1000块钱,你又怎么办。员工们创造了财富,他们就应该有权利去拥有。”

很多人点赞董明珠:“是啊,员工给格力创造了财富,加工资有什么好质疑的。有本事在这叽叽歪歪,你也去给自己的员工加1000块工资啊。”

董明珠给企业员工加工资的背后的原因,暂且不论。但是,我觉得董明珠说的理由十分在理。在我看来,用董明珠的话来回敬指责国企劳动者工资高于私企打工仔的高论,更是十分恰当。

所以,把两极分化的根源归咎于国企员工的工资比私企员工高,这样的思维究竟是屁股问题,还是脑子本身的问题?用一个简单的问答题就可以检验:解决两极分化的措施,不是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而是要把国企员工的工资降到与私企员工的工资一样低。请选择“是”或“不是”。请问:选择“是”就能解决两极分化吗?荒唐之极!

由此看来,某些专家的脑袋,有时的确与屁股无关。

还有更荒唐的。我的学生告诉我,她的选题《国有企业是两极分化的根源吗》,被一个讲授《文献检索与开题报告》的老师给坚决否定了。否定的原因,不是这篇论文大纲的逻辑论证有神马问题,而是论文标题中绝不允许出现“原因”或者“根源”这类词汇。理由很奇葩:“根源”和“原因”不属于“科学”范畴,而是属于“政府工作报告”的专用名词。

请注意,在这位教授看来,探索“为什么”,那不是“实证分析”,而是“价值判断”,所以不科学;只有探索“是什么”,才是“实证分析”,才是科学的本分。

我的研究生质疑吴敬琏的观点是否正确,当然可以讨论。但是,否定这个论文选题的教授认为:“探讨原因不属于科学范畴”,这个高论差点让我晕过去:搞清“为什么”居然成了伪科学?

所谓“为什么”,就是对原因的追问,这种追问是一切科学的题中应有之意,科学的性质就是要体现在追问“为什么”上。总之,任何自诩做科学研究的人,都必须认可以下基本常识:(1)实证分析不仅要搞清“是什么”,而且还必须追问“为什么”;(2)科学不仅要知道“是什么”,更要知道“为什么”;(3)不探索“为什么”,科学还有意义么?

电影《黑客帝国》有句台词,翻译成中文,意思是:“因果关系,谁都没办法逃脱,我们只能永远受它支配。我们唯一的希望和我们内心唯一的安宁,就是试图去理解它,理解‘为什么’。正是对‘为什么’的理解,把我们和他们区别开来,把你和我区别开来。‘为什么’是唯一真正的社会力量,没有它,你就全然无知。”

请注意:“‘为什么’是唯一真正的社会力量,没有它,你就全然无知”。因果关系之所以对于科学研究有着重要意义,这句话点到了要害。

我就不说因果关系与科学的意义有没有关系了。要我说,拒绝搞清因果关系,这样的人恐怕连起码的智商都成问题。我说这话是有根据的。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视觉、认知、学习与自主机器人中心”主任朱松纯,在一篇讨论人工智能的文章中,对“什么是智能”有过很到位的分析,他说:

【“我认为,智能系统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两个基本前提条件:第一,物理环境客观的现实与因果链条。这是外部物理环境给智能物种提供的、生活的边界条件。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智能的形式会是不一样的。任何智能的机器必须理解物理世界及其因果链条,适应这个世界。第二,智能物种与生俱来的任务与价值链条。这个任务是一个生物进化的‘刚需’。”

朱教授这段话很长,我就不全部引用了,中心意思是:现实世界本身存在的因果关系,是智能存在的第一个基本前提;而不断认识并适应现实世界的因果关系,是智能物种进化中的“刚需”。这个观点很接近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逻辑:“存在决定意识”。我不仅赞同朱教授的观点,而且我还进一步引申出一个结论:把握现实世界的因果关系,乃是智能的本质所在。

言归正传。于是我告诉我的研究生:“那个老师连什么是科学的ABC都没搞懂,就给你们开《文献检索和开题报告》课程?真是‘无知者无畏’,你可以给老师讨论一下科普嘛!”学生回答:“我不敢,这个老师是享誉世界的某某大学毕业的博士,很牛的”。

听了学生的这番话,我只有无语了。都说“屁股决定脑袋”,我说,这脑袋也有跟屁股无关的时候。什么时候?就是跟智能有关的时候。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