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沙特一系列动作旨在以变求存

田文林:沙特一系列动作旨在以变求存

沙特内政外交一向以保守稳健著称,但萨勒曼国王2015年执政以来,沙特掀起了一场自上而下的变革运动:政治领域,继2017年6月直接立其子本·萨勒曼为王储后,11月4日又宣布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并逮捕多名王子和大臣,表明沙特政改进入“深水区”。经济领域,沙特继2016年4月出台“2030愿景”后,沙特王储于今年10月24日宣布将花费5000亿美元建立类似迪拜的高度自由的经济特区。社会生活领域,沙特打破禁忌,首次允许妇女开车、进入体育场观赛。沙特王储还表示要摧毁“极端主义意识形态”,重返“更温和的伊斯兰”。外交领域,沙特一改长期奉行“亲美反俄”的传统,萨勒曼国王首次亲赴莫斯科访问,强化与俄关系。

沙特接连出台重大改革举措,归根到底是以变图存,谋求摆脱困扰沙特的多重困境。

一是解决权力代际继承问题。沙特自建国以来,按照游牧部落传统,采取了“兄终弟及”的继承方式,王位一直在开国君主阿卜杜拉·阿齐兹(1953年去世)儿子间流转。2015年79岁的萨勒曼继任国王,他上台后,先是创下沙特首次废除王储纪录,废除王储穆克林亲王;继而打破沙特沿袭60多年的“兄终弟及”传统,指定侄子纳伊夫为王储;2017年6月,再次打破“轮流坐庄”传统,直接将儿子穆罕默德·萨勒曼立为王储,并让其独揽大权。

 

但这种激进改革使沙特面临巨大风险:从“兄终弟及”向隔代继承方式转换,易引发内讧和权争;“子承父业”令沙特王室其他支脉难以接受。加之小萨勒曼尚缺乏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沙特内部因此暗流涌动。以色列情报部门认为,“沙特王室的紧张关系是30年来最严重的。”为巩固现行权力结构,萨勒曼国王不断强化集权。沙特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并抓捕数位王子和政坛高层政要,实际就是为小萨勒曼未来当政保驾护航。

二是设法摆脱“石油诅咒”。沙特经济主要靠石油出口,因此深受油价波动之苦。2014年6月以来,国际油价由最高每桶115美元跌至目前50美元左右。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沙特实现预算平衡,油价需在每桶106美元,低油价令沙特石油收入锐减。财政赤字日增,直接威胁沙特“福利换维稳”的模式。目前,沙特2/3的人口在30岁以下,45%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据估计,考虑到人口增加因素,到2030年,只有油价达到每桶300美元,沙特才能满足社会开支需求。这基本是不可能的。因此,沙特急需实现产业多元化,摆脱对石油出口的依赖。“2030愿景”就是这种愿景的体现。

三是摆脱过度宗教化的束缚。沙特依靠宗教立国,是中东保守势力“总代表”。该国没有宪法,妇女2015年底才获得选举权。有报道说,沙特甚至禁止下国际象棋。在英国《经济学家》“民主指数排行榜”中,沙特在167个国家中列160位。沙特输出瓦哈比教义固然增强了沙特的“软实力”,但也导致极端思想泛滥,极端分子猖獗,沙特因此国际形象严重受损。当前沙特争取转向“温和的伊斯兰”,解放妇女,就是在谋求转型。

四是摆脱冒进外交引发的困境。2011年中东剧变后,沙特一跃成为阿拉伯世界新的“领头羊”,沙特外交由谨慎转向进取。然而,沙特2015年3月贸然出兵也门代价巨大。据报道,沙特出兵也门的头9个月,其军事花费就超过500亿美元。此后,沙特每月花费超过7亿美元。沙特财政负担严重,不得不抛售价值700亿美元基金并多次发行国债。这场战争已经成为消耗沙特财力的“无底洞”。

2017年6月沙特高调与卡塔尔断交也是沙特外交的一大败笔。断交风波使一向以团结著称的海合会出现分裂。而且,卡塔尔并未像预期中那样轻易屈服,反而与伊朗全面恢复外交关系,并加强与土耳其军事合作,由此反过来削弱了沙特在海湾地区的影响力。在此背景下,沙特急需调整外交政策。与俄罗斯交好就是沙特摆脱外交困境的举措之一。

亨廷顿曾说过:“现代性意味着稳定,现代化则意味着动乱。”当前沙特改革用心良好,但也蕴含着巨大风险和反作用,因此沙特未来政局走向值得关注。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