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越南能否玩转中美“平衡术”

越南能否玩转中美“平衡术”

2017年11月12日,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为来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欢迎仪式。

2017年11月,世界的目光为越南中部海港城市——岘港所吸引。这里在上个世纪60年代是越战升级时美军登陆越南的港口。尽管当地依然承受着越战期间美军投下的生化毒气——橙色剂的危害,时有残疾和畸形儿童出生,但越南人却以热情的态度迎接美国总统兼三军统帅特朗普的到来,因为在这里召开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25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匆匆在主导亚太地区合作的主会场上发表了看起来不合时宜的“印太”(INDO-PACIFIC)合作宣言之后,特朗普前往河内,启动他就任后对越南的正式首访。

实际上,关于特朗普对越南的此次访问,有一个“升格”的过程。据国外媒体消息:10月26日,白宫发布的有关通告将特朗普对越南的访问定位为“正式访问”(official visit),但随后两国官方又将此访统一称为“国事访问”(state visit)。这是因为越方在确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后,极力主张将特朗普的访问等级升格,希望以相同的规格迎接中美两个大国的领导人。这实际上反映了越南长期以来外交战略的大国平衡战略思维:越南要在中美之间玩“平衡术”。

在中美之间寻求全方位平衡

在政治领域,中越在1999年和2005年先后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和“四好精神”(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在2008年确定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3年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美,宣布越美建立全面伙伴关系;2017年越南总理阮春福访美,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后发表了《强化美国与越南的全面伙伴关系》联合声明。此外,越南与中美两国同步推进高层领导人互访。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在2015年4月访华后,于当年7月又对美国进行了首次访问;阮富仲在结束访美一周后,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访问越南。2017年5月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同月,越南总理阮春福访问美国。

在经贸领域,一方面,越南积极参加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TP)的谈判,即使是在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后,越南仍与日本积极动作,为日后美国重新加入留出“快速通道”。另一方面,越南也积极参与东盟和中国等国之间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积极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并同意将本国的“两廊一圈”规划与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进行战略对接,推动两国边境地区的跨境经济合作。体现在贸易方面,截至2016年,中国连续13年成为越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是越南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二大出口市场;而美国是越南第四大贸易伙伴,也是越南第一大出口市场。

越南能否玩转中美“平衡术”

在安全军事领域,越南同时推进与中美两国的军事合作。2010年8月越美举行首次防务政策对话,同年11月中越举行首次战略防务与安全对话。2014年8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实现历史上的首次访越;同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派越共第五号人物黎鸿英作为总书记特使访华。2015年5月,中越两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与冯光青共同主持两军边境高层会晤;同月,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访越。越共十二大后,新任国防部长吴春历分别于2016和2017年访问中美两国。中美两国军舰访越的时间也常常很“巧合”:2012年4月23日,中国海军“郑和”号远洋航海训练舰访问西贡港;同日,美国海军三艘军舰抵达岘港开展“非战斗”海军交流活动。2016年10月美国军舰首次访问金兰湾;同月中国海军三艘军舰也首次停靠金兰湾。2017年,在越南总理阮春福和国防部长吴春历访美后,双方都宣布2018年美国将派出一艘航空母舰访问越南港口。按照这种逻辑可以预见,中国航母访问越南的日子可能也不会太遥远。

在人文等其他领域,由于中越两国历史地理的独特条件,两国人文交流一直较为密切。中国多年来是越南的第一大国际游客来源国。越南除了与中国保持较为密切的关系外,与美国在教育和旅游领域的合作也呈快速发展势头。今年,美国富布莱特大学已经在越南正式挂牌,美方将向越南教育基金会提供总额50万美元的助学金。目前,到美国留学的越南学生呈上升趋势,越南已成为美国第八大留学生来源国。

既是战略考量,也因现实顾虑

在外交战略考量方面,自1986年实行革新以来,特别是2006年越共十大以来,越南放弃了“以意识形态论亲疏”的外交路线,即放弃了优先发展与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和周边国家关系的原则,主张“主动融入国际”,实行“独立自主和多样化、多边化的外交路线”。2016年8月越南召开第29届外交会议,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对越南外交的经验教训进行了总结,指出应遵守胡志明主席“以不变应万变”“增友减敌”“成为各民主国家的朋友且不与任何人结仇”等伟大思想。总理阮春福在会议上更是直言不讳地强调,“越南外交领域的最主要任务是如何让越南在世界大国的战略洪流中驾驭好自己的船;如何平衡各大国的利益,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本国的优势和力量”。

而在现实利益上,越南之所以不计前嫌地加速与美国发展关系,竭力呼吁让美国继续在东南亚发挥影响作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与中国的南海争端上,越南单打独斗很难有胜算,只能借助大国之力以制衡中国,而最有能力、也最有意愿遏制中国的大国只有美国和日本。日本在过去几年全面提升对越关系,双方联合遏制中国的意图非常明显。而从美国来说,奥巴马时期推行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提升了越南在美国遏制中国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因此,两国关系在奥巴马时期发展迅猛。

特朗普上台以后基本全部放弃了奥巴马的执政理念,而新的亚洲战略尚未明确。此次特朗普在APEC会议上提出了模糊的“印太”概念,大多数国家还一头雾水,越南却马上做出积极响应,在两国联合声明中提出:“两国领导人就有关维护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的各项倡议进行深入讨论。”由此不难看出,越南对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政府继续抱有强烈的期待。

“平衡术”能否玩得转

尽管越南和东盟大多数国家一样对大国采取了平衡战略,但对越南来说,在当前国际格局中玩转平衡术并非易事。

首先,这种“平衡术”会“平衡”掉中越间本可以更深广的战略互信。中越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在政治制度和经济方面都对中国有高度的依赖性,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是对越南政治安全和经济繁荣的有力保障。搁置南海争议,发展中越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为两国发展经济营造和平的周边环境,是符合两国的长远战略目标和共同现实利益的。相反,如果企图借助美国的力量在南海争端中对抗中国,不仅会破坏中越展开直接双边谈判的前提,还会使两国各领域的关系全面降温甚至倒退,影响中越关系的大局。

其次,美国对越南的利用主要出于战略霸权的考虑。美国一旦放弃“亚太再平衡”战略和人权等意识形态考虑,越南将失去利用价值。因此,越方能够从美方得到的实惠相当有限,这在此次特朗普访越发表的美越联合声明中可见一斑。特朗普关注更多的是美国的经济利益,因此强调美对越贸易逆差,要求越南给予美国更加公平的贸易待遇。这实际上否定了奥巴马给予越南的很多经济实惠。越南与中国的海上主权争议并非美国的关切,美国只关注所谓的海上“航行自由”,因此给予越南的只不过是一些“口惠而实不至”甚至是矛盾的所谓“支持”。例如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美国表示支持越南应对气候变化而采取的措施,而此前美国自己却宣布退出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反观中越发表的联合声明,双方签署了“一带一路”与“两廊一圈”合作备忘录以及产能、能源、跨境经济合作区、电子商务、人力资源、经贸、金融、文化、卫生、新闻、社会科学、边防等领域的共计19个文件。两相比较,不难看出中美两国究竟哪一个对越南来得更实惠。

(作者潘金娥为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周增亮为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