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住房问题是谁造成的?

住房问题是谁造成的?——城市建设中的“狗恶酒酸”现象

成语“狗恶酒酸”,我能知道的最早出处在《韩非子·外储说右上·说三》:

【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谨,为酒甚美,悬帜甚高,然不售,酒酸怪其故。问其所知,问长者杨倩,倩曰:“汝狗猛耶?”曰:“狗猛,则酒何故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瓮而往酤,而狗迓而齕之,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译文:宋国有个卖酒的,量酒很平准,待客也很殷勤,卖酒的旗帜也挂的很高,可是就是卖不出酒,酒都酸了。于是他向熟人打听原因。有个年老有德的叫杨倩的人问他:你养的狗凶么?他反问,狗凶酒就卖不出去么?杨倩说:人们害怕。让小孩子揣着钱来买酒,狗却扑上去咬他,这就是酒卖不出去的原因。

近期DX火灾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地方政府有唯利是图者在自建的违章出租屋里再违章,改建冷库,布设的电路短路引发火灾,造成惨案。

就事论事地说,责任在违章自建出租屋的坏蛋。那么处理办法很简单:第一,坏蛋法办承担刑事、民事责任。其次,政府组织人力排查可能存在类似事故隐患的角角落落全部予以清理之。

但是,居心叵测者在网络上刷屏的内容却集矢于政府为防类似事故做的“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并且趸出个《知识界人士就近日就北京大规模驱赶“外来人口”事件,致总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信》,居然“为民请命”了。一看到里头有贺卫方、笑蜀的名字,我就笑了……这个东西,基本上是用厕所里的手纸划拉出来的。为什么?里头的关键词句:

如果政府真正为人民服务,真正以人为本,至少从那时起就该吸取惨痛教训,加大在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投入,也不至于再次发生最近的悲剧。

所谓的“加大在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投入”,这是在呼吁政府盖房子,介入房地产么!这是和任志强们抢饭碗么!这不就是一些自由派公知说的“国进民退”,“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嘛;这不就是他们所诋毁的“破坏市场化”、国家搞“垄断”、“反改革”、“倒退”嘛!

话说,爱猫爱狗的人士为了救助流浪的猫狗,把自己家搞成了狗窝、猫舍,那么贺卫方们为什么不把被驱离的人接回自己家里度过一个冬天?你们应该有这样的正义感和爱心啊!

而且你们是“知识界人士”啊,有学问的人,没有一点点预知这路坏事的能耐?你们还提到过“2011年,DX就发生过导致18人丧生的4.25特大火灾”,前车之鉴,2011年到现在6年了,你们为什么不在这次事故之前,为这些住进违章自建屋的百姓请命“要房子住”呢?你们的正义感仅仅是在事后坐在你们的豪宅里,电脑上敲敲键盘对某级政府义愤填膺的指责?

当然,为百姓“要房子住”是需要些能量的,权且以为你们是一伙子事后诸葛亮式的耍嘴皮子货吧。但是,就算是耍嘴皮子,你们这些“知识界人士”不妨做一回“狗恶酒酸”里的杨倩么,剖析到底是谁让这些低收入者住不进北京的合规房子里?!到底是不是北京政府逼得底层草民住进违章自建的窝棚?!

据说2015年中国楼市的房屋空置率高达20%。

(见http://www.fang.com/news/2016-01-17/19156619.htm)

北京的房屋空置率估计离这个数字不会太远,那么多空房,是可以安置这些被贺卫方、笑蜀等寄予深切关怀的底层草民的。如果这些草民能住进这些房子里,DX火灾发生的概率可以降到很低很低,但是,他们为什么住不进去呢?原因无他,现在在中国要住房,必须花高价钱买;要租房当然也必须花高价钱租,一般来讲,房价高企,租房的租金也高扬,一条线上的蚂蚱。之所以低收入者要住进违章自建屋,那就是因为房价过高,买不起,累及租房租金高扬,租不起。那么,房价谁说了算?

任志强们。因为他们盖的房子普通人住不起。

住房问题是谁造成的?——城市建设中的“狗恶酒酸”现象

多年前,任志强在央视节目中曾说过房价应该涨,其中一句话是

【我们盖的是好房子】

他还公开说过:只为富人盖房子。

配合他日后反复强调的房价该涨、该涨,那么,他盖的“好房子”就绝对不是普通低收入者能买得起的房子。换句话,他是给有钱人盖房子的!而且,在盖房子这个事情上,二十年来,中国的房子一直是由任志强们包办的,自然任志强们的房子都是给有钱人盖的,没穷人什么事。那么,低收入者住进违章自建屋,原因自然有任志强们的一份。这个,那些“知识界人士”说了没有?没有。那封什么“知识界人士的信”我看是别有居心。

任志强对房价上涨还有“妙喻”——白菜涨了多少倍?房价才涨了多少倍?

把房价和白菜价机械类比是无耻!可是就算顺着这个无耻追问下去更显出他的不要脸:白菜价有涨有跌,房价呢?跌过几年?跌过几成?以冬储节令的白菜价为例,我家买过的白菜,最低在1979年,厂里算福利补贴,低见2分钱一斤;厂子倒了,随行就市买白菜,高见6毛钱一斤,比1979年涨价30倍;可是今年买白菜,3毛5分钱一斤,比2分钱一斤涨价17.5倍!房价这么上下涨跌了么?

白菜价类比房价,那就不是单单指他早年说的“好房子”了,那是所有地产商承建的房子,无论给有钱人住的,还是给普通收入者住的,房价一律该涨,该涨!果然这二十年里,房价涨了又涨,那么,那些住进违章自建屋的人们,自然也是被任志强的高房价逼进去的。不能为了买任志强们的房子,不吃不喝了吧?这个,那些“知识界人士”是不说的!

回看那个成语“狗恶酒酸”,如果把火灾事故起比作是“狗恶酒酸”里的“酒酸”,自然的,“恶狗”就是北京的高房价了,那么,北京的高房价是怎么来的?

很明白的,是任志强这路饿狼养活大的!

这个饿狼——任志强,说到底就是要把北京城所有人都不吃不喝把钱都买了房子,把人所有的钱都让他这个行业挣光了、吸净了;推而广之,他还希望全中国的人把钱都让他那个房地产行业都挣光了。其他的行业呢?就不需要有消费支持了?按着任志强们的设计,当然是这样,一口汤水都不给别的行业留!

“狗恶酒酸”,养了一条恶狗,酒卖不出去;类比一下,为了房地产商的暴利,中国人不要吃喝穿戴,不要进行住房之外的其他消费,把钱全买了房子,其他的行业也就没必要有人消费支撑。百业萧条地产旺,这就是任志强们希望看到的!这和“狗恶酒酸”一个道理么!好不要脸!

不要脸的人,首先都有无耻的道德缺损在做“底裤”;其次,还有些实在的“本钱”在撑腰——在最近的二十年里,中国人的房子都是房地产行业在干,都是由任志强们在包办。所以,他们就以为离了它们,谁也别住上房子!谁住房子都要从他们那里买!铁价不二,绝不松口,而且只会涨绝不跌!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有不要脸的胆子。也就敢做恶狼养活恶狗——高房价。

那么,政府能不能给老百姓盖住得起的房子?当然能。盖给普通人住的房子又不是什么高科技,而且,中国有的是高水平的国有的大型基建企业,架桥,凿隧道,建港口,建电站……把青藏铁路都修通了,盖给老百姓住的房子不在话下。但是,这样的善举却被一些鼓吹私有化改革的砖家们跳踉大骂——用“市场化”责难、指责,甚至于上纲上线地威胁——政府进入房地产行业就是“国进民退”搞垄断!就是既当运动员,又做裁判员!就是在干预市场,破坏市场化的正常运!就是在倒退回计划经济时代,实际上是在反改革,是“死路一条”!政府只能做“守夜人”,绝不能为底层民众的住房安居做经营者!

但是,这些责难者,甚至于居心叵测的阴谋者,绝口不提任志强们在搞垄断!也正是在这样的鼓噪声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僚作风没有被根除的地方政府,就把事关民生的人权事业无限度的下放给任志强们,自己“无为而治”了!

插话强调:住房,是人权!人之为人的一种权利!老鼠还有洞,人也必须有房子住!这是做人生存必须的权利!而且这个权利不应该是“奇货可居”的高价商品,而是获得成本很低廉的权利——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所指出的: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如果生存必须的权利成了货值高昂的商品,那么,人口买卖也是顺理成章的!所以,这样的权利,理应由政府经营保障。但是,这个人权的提供,政府却下放给任志强了!政府这样的“无为”,却成了任志强们欺凌百姓的不要脸的本钱!人权事业成了它们为自己暴富牟利的“产业”私产!有这帮子任志强们“市场化”的运作,房子越盖越多,空置无人的房子也越来越多,房价却越来越高,住不起房子的人也越来越多。在“DX窝棚”里解决安居的人也越来越多,类似DX火灾的人祸也必将越来越多!

社会主义,本来就应该是国有经济成分占绝对主导地位,可以有适量的私营经济做国有经济的补充。国有经济是主,私营经济是从;可是,就现在来看,在房地产来看,国有经济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私营经济却成了绝对的主导,这是鹊巢鸠居!这是“篡位”!这样的“篡位”付出代价的是老百姓,房奴是这样,DX的火灾也是这样。

近来,政府在严格管束开发商不得哄抬房价,也有各项金融手段断绝炒房者从银行“充血”,可是,住房资源几乎都在任志强们手里,政府没有巨量的住房资源随时抛出“打压”,这个房价还会以各种各样的名堂往上涨。就我居住的那个三线城市来讲,因为一条街道的拆迁扩建,产生一万五千户的拆迁户。对拆迁户的补偿是以货币形式补偿的。我们这里的房产商闻风而动,铲土的机器一动,就纷纷调高房价,有楼盘从去年的4900元/平米一下子跳涨到5800元/平米!高于补偿标准5500元/平米。“理由”就是有一万五千户拆迁户抢着买房,这是“市场”,非涨不可!

这是我能见到的例子,那么有着任志强们吞吃民脂民膏的大城市,如此这般的涨价戏码一定也会有!唯一能制衡它们的手段就是政府手里有巨量房源,随时能出手砸它们的“盘”!

可是,这样就会被一些操控话语权的专家学者、“为民请命”的“知识分子”冠以“瞎指挥”“强行干预”“垄断”“倒退”“破坏改革”的大帽子,甚至说这是要“退回计划经济时代”。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啊,是被谁吓破了胆?

人的生存权成了奇货可居的商品,成了一生奋斗的目标,这和丛林中的相互搏杀捕食的动物没区别,人也就变得不值钱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贺卫方们才不会为火灾中的罹难者讨伐祸根——任志强们认为制造的高房价,不去剖析高房价与火灾之间那“狗恶酒酸”的因果关系,因为在他们的逻辑下,那些作为普通平民的死者——

不!值!钱!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的低收入者,尤其是外地低收入者要往北京跑?在那里寻找发达的机会?

这个,有一个让人无可奈何的黑恶“传统”在某些国人的脑子里作祟,更有现在的一些歪理论在助恶害人,不得不说。

中国历史上的国都,向来就是权势的重心/中心,特权阶层云集。在历史上的中国,是没有什么“国有经济”成分的,私营经济是主流,这些私营经济都在私营业主的手里掌握着。而这些私营业主本身的势利、专营本性让它们有钱之后就要打主意向权势阶层靠拢,寻找“权力”,求租权力,与权势结盟牟取更大暴利。所以,国都还是富商云集的地方。权势者、财富者云集的地方,就是服务业“天赐”的发展良机,就能吸引大批的底层民众趋之若鹜找发展路子。所以,权势者、附上们,以及为这两种人服务的底层民众加总之后,国都也是人口规模畸形膨胀的地方。这,从正史里的“食货志”里很好找这样的证据。就算不去在正史中爬梳例子,那么市面上随处可见的历史普及读物也能明白的告诉现在的人们,西汉、唐朝时候的长安,北宋的汴京,元朝的大都,明清两朝的北京,都是最容易找的例子。当时的人口畸形膨胀到了国都周围的农业无法支撑粮食公布供给的地步,典型的就是从元朝以来,国都-北京所需的粮米要依靠京杭大运河向北京调运。

在私营经济为主的历史时代,本质上讲,国都就根本没有为底层民众留生存空间!底层民众的生存只能靠他们自生自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而尤以城市经济最为畸形繁荣的北宋最为典型。

话说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年,宋仁宗准备在上元节大肆铺张搞庆祝,欧阳修上述力阻

【今立春以来,阴雨寒雪,小民失业,城市寂寥,寒冻之人,死损不少,薪炭食物,其价倍增。民忧冻饿,何暇遨游?臣本府日阅公事,内有投井投河不死之人,皆自称因为贫寒,自求死所。今日有一妇人冻死,其夫亦自寻自缢。窃惟里巷之中,失所之人,何可胜数?《欧阳文忠公集·乞罢上元放灯札子》转引自王学泰《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上册4章】

这就是私营经济体制下,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底层民众的境遇!

在1949建国之后的一段时期,这个时代的领导层起身于底层,是为底层民众最大程度的谋利的领导集体,对于为富人、权势者谋利的私营经济进行了改造,集中国力办大事。所以在一进北京之后,排在最前的对北京旧面貌进行改造的工作中,就把“龙须沟”放在了前位。这不是偶然的,这是经济所有制决定了的。公有制经济依靠的就是最普通的人民,人民创造的财富直接进入国库,不经过私营业主——资本家中间的倒手、操弄、截留,创造财富的人和国家之间没有资本家这个寄生食利的阶层,国家不为他们谋利为谁?然而,也就是那个时代,也还有不和谐的残渣余孽存在,到1960年代,这些未被彻底清算的残渣余孽也渗透到了当时以清廉高效著称的政府部门内,毛泽东主席就曾经怒斥当时的卫生部是“城市老爷部”,批判他们把大批的优质医疗资源都集中在极少数大城市里,广大的乡村和边远县份却缺医少药。

当时就存在的官僚主义,在此后一直时不时地冒出来。类似“城市老爷部”的问题,在医疗、住房、教育等领域仍然存在,且随着市场化程度的加大,脱离群众、造成社会不公的官僚主义有新的表现。例如一些基层干部同房地产商、民营企业主合作谋利,结成利益集团,集中优势资源造就一批巨富,而置基层民生于不顾,枉顾中央三令五申要求解决好老百姓住房、安全问题的政策。

于是越来越多的优质经济资源、医疗卫生资源,文化教育资源都向北京这一类的超大城市集中,这么好的资源富集之处,怎么不可能有巨大的引力吸引外来人口“加盟”?但是,有任志强这路饿狼喂养大的“恶狗”——高房价扑咬“过筛子”,扛得住高房价的,就是VIP;扛不住的这些后来的外来户不在违章自建窝棚里将就他们能去哪里?不出火灾,等什么?!

安居才能乐业,乐业才有中国的好未来!一句话,把老百姓当回事!本不复杂的道理,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们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看看历史,看看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史、建设史,抚摸一下自己那颗心,是否符合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

现实问题是沉痛的警醒,历史是最好的教材:把老百姓做人的权利当回事,好好亲自操办,别放给恶狼们!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