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经济金融化:美国资本主义“新常态”

 美国资本主义制度面临着被抛弃的危机,因为金融渗透严重影响了实体经济的复苏,破坏了美国公众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信仰。调查发现,18-29岁的受访者中,只有19%的人认同自己是资本主义者,42%的人表示支持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在年龄段较高的受访者中,这一数值也只是略有提升。美国人缘何不待见其过去一直引以为傲,并试图向全世界输出的资本主义制度?美国《时代》周刊经济专栏作家拉娜·福鲁哈尔(Rana Foroohar)针对这一调查结果指出,从“千禧一代”到中年美国人,都已对国家的经济基础感到不满,对毫无起色的经济复苏感到厌倦,人们开始质疑:资本主义制度究竟为谁服务?又在对抗谁?但这番源于贫富差距的质疑并没有触及问题的实质,她提出的分析角度是“金融的崛起与产业的衰落”。这一观点在其著作《制造者与获得者》(Makers and Takers)中有详细探讨。福鲁哈尔观点的一个检索版本曾在英国《卫报》刊登,对此《参考消息》业已做出报道《英媒:经济金融化致欧美资本主义崩溃》[1]。本次选取拉娜·福鲁哈尔在《时代周刊》刊登的文章《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American Capitalism's Great Crisis)[2],该文提出的“金融/产业”分析视角,不单适用于美国,如果说“金融主导经济”是一种病症,那么亟需治疗的除了美国,还有大部分世界领先的市场经济体。

\"0E2Etn9hKx.jpeg\"

△拉娜·福鲁哈尔及其著作《制造者与获得者》(Makers and Takers)

\"0E2Etn5fnN.jpeg\"

  拉娜·福鲁哈尔首先对美国的经济问题做出了诊断,即“经济金融化”,这一学术术语指代华尔街及其思维方式主宰美国的趋势。这个趋势的演变具体可从金融部门与产业部门关系的历史沿革来看:18世纪90年代至20世纪70年代早期,自美国统一的国家债券和银行体系建立以来,金融部门吸纳个人和机构的存款,然后将其投入产业部门,由此创造出新的就业机会和财富。其中经历了许多大起大落,包括过分投机造成的经济萧条,但是总体来看,在此期间金融部门基本都是服务于产业部门的,是国家经济的重要一环,却非核心。之后,金融部门的角色发生了转变,目前来看,金融市场中只有很少一部分资金流入了产业主干道。投资产业部门的业务,不再受到金融机构的青睐,它们更愿意作为资金中介,投入风险小且周期短的领域,如房产、股票和债券等现存资产。如今美国金融部门已经占到经济总量的7%,1980年代时这一占比仅为4%,而且占据了整个企业利润的25%,却只创造了4%的就业。

\"0E2Etn68ty.jpeg\"

  “经济金融化”表现为金融活动愈发活跃、生产性借贷债务投机活动不断增多、股东价值在公司治理中占据主导、私有和公共部门的自私想法都很突出,金融家及高管的政治权力日趋膨胀等。如今,“经济金融化”渗透了整个美国资本主义制度,成为一种让人不安的“新常态”。

  “新常态”的源头可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经济滞胀时期,美国政府通过金融扩张来修复资本主义经济。拉娜·福鲁哈尔指出,撤销金融管制是错误的决策,决策者明显受到了来自金融利益集团的影响。卡特政府时期打开金融创新的大门,里根政府时期主张建立“所有权社会”,将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与股票市场挂钩,克林顿政府时期依然延续这一趋势。格林斯潘利用宽松货币政策创造了一个用货币掩盖经济问题的社会环境,以致于现在只能依靠维持零利率来避免再次陷入经济萧条。这些政治家本来被委以维持市场平稳运行的责任,却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改善局面,反倒打开了“经济金融化”这个潘多拉的盒子。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