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特朗普必将和华尔街共济会殊途同归

美元指数强势上扬,已突破100关口,为去年12月以来最高。人民币兑美元大跌,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86,创逾七年半新低。

 

\

 

\

 

正如股事之前的判断,美元在接近年底美联储加息趋近之时,开始了持续走高,虽然中间有大选的扰动,但随着选情结果的明确美元指数迅速拉升至100。

 

股事今年对美元走势的分析判断在博文里多次介绍过,就是美元在美联储再次加息前,也就是年底前,将在一个区间内运行,美元过强则对美国经济复苏不利,也对美联储再次加息不利,如果美元过弱,则失去了强势美元的预期,起不到吸引资金回流美国的目的,也达不到消耗C国外汇储备的目的。所以,美元将在一个强势区间内运行,直至美联储再次加息临近。

 

今年美元的走势完美的契合了股事的判断。

 

\


随着年底12月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升温,以及特朗普胜选,促使美元指数在短短几个交易日再次站到100之上。

 

特朗普早在4月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称:“我不想就再次任命耶伦做评论,但我更倾向于让其他人(担任这一职位)。”他还表示,“绝对”支持降低美联储的权力,允许国会对美联储进行审计。

 

5月5日特朗普在接受CNBC时再次表示支持低利率,并可能在当选后换掉美联储主席耶伦。

 

特朗普自称“债务之王”,他警告称若贷款成本增加,美国政府债务将面临麻烦。他认为,低利率将保持美国19万亿美元的债务在一定程度上是可控的。

 

我们可以看出,在竞选早期阶段(4-5月间),特朗普是支持低利率的,是坚决反华尔街的,号称要审计华尔街,清算华尔街,也就迎合了次贷危机以来民众的“占领华尔街”的思潮。并且为低利率找到了充足的理由,就是低利率为美国大规模基础设施重建提供了资金条件,为美国19万亿美元的债务以及因基建而继续扩大的债务提供了利率环境。

 

先是支持低利率,可是,到了竞选的后期阶段,特朗普的说辞就完全相反了。他表示,耶伦应为自己正在对美国做的事情感到羞耻,并称耶伦将利率保持在低水平,是带有明显政治倾向的创造虚假繁荣,其目的是粉饰奥巴马执政政绩。特朗普攻击美联储时称,美联储人为压低利率制造了巨大、丑陋的泡沫,特朗普承若在其执政100天内将审计美联储。

 

要知道,在9月加息预期升温时,奥巴马曾史无前例的单独召见过耶伦密谈,目前看当时披露的都应该属实,就是奥巴马为助选希拉里而要求美联储耶伦不要再大选前加息,以避免金融市场的动荡,股事就是据此推断美联储大概率会在大选后加息的。

 

针对美联储的拖后加息日期,特朗普自然恼火,不断“咒骂”美联储。9月初,特朗普表示,美联储主席耶伦之所以迟迟不加息,是因为奥巴马政府在幕后施加了政治压力。特朗普在9月26日首场电视辩论上表示:“美联储比国务卿克林顿更具有政治色彩。美联储主席耶伦将利率维持在如此低位是一个政治决定。”

 

特朗普刚刚胜选,美元指数就持续飙升至100,市场认为特朗普之前攻击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将得到修正,12月加息预期大幅飙升,虽然耶伦到2018年才任期届满,但奥巴马任期结束前,可能有两个美联储理事会名额空着,这给了特朗普替换鹰派美联储成员的机会,另外,特朗普提名了最为鹰派的MikePence为副总统,MikePence曾表示,美联储正在毁了美元的价值,他甚至表示考虑重回金本位。

 

这就是市场对特朗普当选后的预期,是美元这几日大幅上涨的原因。

 

美元指数再次站到100之上,这次是在大的强势箱体内第三次向上突破站到100之上,是个具有标志意义的事件,对此,股事无数次的提及,大棋局即将进入第三个阶段,将开启“刺破泡沫”的阶段。

 

\

 

历史上只要美元站到100之上,就会引起世界众多国家经济金融泡沫的破灭,引发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上世纪90年代美元指数上100,日本泡沫破灭,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1997年美元上100,亚洲金融危机爆发;2015年3月和年底美元指数两次上冲100,世界30多个国家发生汇率崩盘、金融危机。

 

这次上冲100,和前两次有所不同,如果说大棋局从第一个阶段首次加息预期阶段,到2015年底首次加息后开启的美联储持续加息预期的第二阶段,那么这次是标志着即将开启的刺破泡沫的第三阶段的开启,而这个阶段股事曾强调是棋局的“中盘绞杀”阶段(《股事:大棋局的节奏》),是真正的金融对决、决战阶段,这个阶段将持续相对长的时间,也将会辅以前两个阶段所没有的军事、粮食等手段,而经济辅助手段将更加直接和惨烈。

 

在美国大选激烈阶段、尤其是特朗普胜选后,股事多次强调一个观点,就是即使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大棋局趋势不会因为特朗普而受到任何改变,特朗普最多是对大棋局节奏有所扰动。特朗普必将逐步向华尔街靠拢,他的竞选纲领将会大打折扣,最终走到大棋局的路子上来。

 

特朗普刚刚胜选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就在不断显露出这种趋势。由于目前大多数人都是快餐式阅读,股事文章太长已经被吐槽多次了,这里就不再细说,以后慢慢补充,下面只提出几点需大家注意:

 

1、特朗普所谓的全球收缩战略,很多人认为使得中国得以压力减轻,亚太再平衡战略有可能转向,给了中国缓冲的时间和机会,使得中国的战略空间得以扩展。经济层面特朗普反对TPP,目前奥巴马已经放弃在任内寻求通过TPP的努力,目前看美国基本属于放弃TPP的状态,主流观点认为这使得在经济上围堵中国的战略破产,给了中国整合亚太经济圈的机会。

 

股事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从大棋局上看,美国的最高利益肯定不在于短期内的经济增长和节省军费上,也不是那些国内的大规模基建提高GDP,增加就业上,同样也不在再工业化上,这些都是次要的。美国的最根本利益永远是以美元作为世界唯一结算货币的金融霸权,美国的国家战略核心是美元霸权统治世界,它的具体目标就是美国的绝对老大地位,决不允许世界上出现对美国和美元构成挑战的老二。

 

遏制中国是美国大棋局的主要目的。在政治军事层面我们这里暂且不说,大家可继续观察,看看特朗普胜选后第一时间给濒于下台的死党、部署萨德的功臣朴槿惠打电话后,特朗普接下还会做什么?看看特朗普在即将和安倍的会谈中是否再次违背其竞选诺言——从日本撤军等......

 

股事这里只强调一点:所谓特朗普上台对中国的最大利好——反对TPP,这表面上是对中国的大利好,但实际上特朗普对华经济政策更狠,他在反对TPP的同时,却号称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要对中国征收45%的关税。

 

要知道,如果美国对中国大规模征收关税,那么,这将直接使得中国外贸进入“冷冻”期,外贸顺差将迅速发生逆转,而这正是中国的“死穴”。因为贸易逆差是中国目前应对资本外流的最有利的武器之一,是外汇储备的“活水之源”。这要比温水煮青蛙式的TPP要厉害的多。

 

如果贸易顺差消失、逆差来临,本已不断缩水的外汇储备将短时间内被消耗吃紧,外币债面临偿还困境。更主要的是,R币汇率将失去保卫的最后屏障,输入型通胀将迅速高企,国内债务泡沫、房地产泡沫赖以生存的低利率环境和宽货币环境将会随着通胀的不断走高而消失,泡沫的破灭也就不可避免。

 

这就达到了大棋局第三阶段的主要目的——刺破泡沫。

 

特朗普当然不会那么直接,他是个商人,他会充分考虑美国的任期内实际利益,这也是股事在前几篇博文里分析特朗普时的原因,认为他竞选时为胜选而喊的口号,将在执政时大打折扣。灵活多变是一个优秀商人的禀赋。

 

特朗普的把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向中国征收关税45%口号声还在“余音缭绕”,特朗普的顾问WiburRoss近日对此就开始向媒体表示:“贸易战争不会发生,特朗普在竞选时提出的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关税的观点被大众误解,这最多只是谈判的筹码”。

 

Ross指出,只有在人民币被低估45%的情况下,美国才可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

 

WOKAO,上嘴唇碰下嘴唇怎么说都行。这就是特朗普,这就是股事多次说过的商人特朗普,看不清这点必将被其为争取选票而高呼的、给底层选民“解气”的雷人口号所误导。

 

作为富豪权贵的特朗普也必将和华尔街共济会殊途同归,也必将是华尔街的一个幕前人物而已,而不是大多数期望的所谓的“美国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伟人”。

 

最近美国50多个州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游行,个别地方还发生了暴力冲突,高喊“川普下台!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和反同性恋者”的口号,对于华人社团支持特朗普竞选,当地唐人街上的多栋建筑物遭到了喷漆和打砸,有人对华人高喊“滚回去中国”。

 

\

 

抗议游行甚至蔓延到加拿大。甚至有美国议员提出取消选举团制度,改为总统普选。因为这次希拉里的实际得票数超过特朗普,而根据美国的大选制度,也就是选举团制度,虽然希拉里实际得票数超过特朗普、赢得了普选,但仍然无缘美国总统宝座。

 

2、美元指数最近已经快速突破100,美元的走势今后将有可能逐步脱离2015年至今形成的箱体,走出更为强势的走势,但这个强势的走势强度也是有限的,不会持续走强,那样不利美国经济,更会令美国的债务难以承受。所以,美元保持强势格局不会变,但有可能走出相对有节制的强势走势,在刺破C国泡沫、消耗中国外储和保持美国经济及债务间寻找平衡。

 

当然,也不排除一种可能就是有效突破箱体后,再有回抽箱体顶部区域的反复。

 

3、关于黄金,股事今年一直强调的一点就是“美元黄金走势复杂”,这里影响美元黄金价格的因素太多,美联储加息、战争因素、世界经济崩溃、各国央行因应对金融危机而对黄金的买卖......

 

而股事认为今后人民币黄金的长线强势是确定,认为长线看人民币黄金将是最大的机会。在接近年底临近美联储再次加息,股事多次提醒:随着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美元黄金面临回调的压力,而目前人民币贬值仅仅处于“有序贬值”阶段,所以,人民币黄金仍然在跟随国际金价的走势,这也就使得人民币黄金会跟随美元黄金而回调,这个回调的过程将是我们长线分批介入人民币黄金的好机会。

 

这里要注意两点:“长线”和“分批”。长线强调的是黄金、尤其是黄金期货具有很大的波动性,尤其是目前仍在跟随国际金价的背景下,人民币黄金的走势难免会出现波动,甚至是大幅波动。而我们所说的是指长线的走势,短线的波动风险不在讨论范围。“分批”就是应对美元黄金的不确定性,也就是所说的“走势复杂”,这样可以逐步完成长线的布局,比如,9月底至10月中旬的跟随国际金价的回调,在11月初回升后前期高位后,由于特朗普当选和加息预期的升温,最近几日又跟随国际金价而快速回调。

 

每一次回调都是长线介入的良机,分批介入才可更稳妥的抓住长线的机会(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人民币黄金的变盘节点就在于人民币黄金脱离国际金价走势的那一刻,而这一刻取决于汇率的BIANGZHI走势,汇率走势取决于外汇储备的情况以及泡沫状况,外汇储备的情况取决于贸易顺差的逆转情况,泡沫POMIE取决于通胀状况,通胀状况又取决于汇率的状况......

 

当所有因素都叠加之时,尤其是内外内部因素的叠加,“焦点时刻”就随之而至。

 

特朗普的当选和美元指数再次站到100,标志着今后世界大多数国家将面临着巨大资本回流美国、流出本国的压力,将会不断有泡沫被刺破,很多国家将相继爆发金融危机,而中国将面临着华尔街去年底吹响集结号(首次加息)后的总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