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特朗普未上任先演纸牌屋,让美式民主情何以堪

\

【摘要:特朗普还未上任,就已经上演政治纸牌屋,陷入内争外斗的热闹场面。外斗方面,希拉里的支持者仍在为希拉里败选而进行反特朗普游行,美国种族冲突愈演愈烈。内斗方面,特朗普的核心团队围绕着政治盟友与亲眷势力两大山头的争斗,已经开始争权夺利、互相倾轧。此外,特朗普还面临着与共和党建制派精英的对峙,民主党的掣肘等。美国政治纸牌屋的好戏永远不会剧终,美式民主只是披在资本政权身上的遮羞布,这其中压根就没有美国下层民众什么事儿,美国下层民众只是一些无聊的看客而已。】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手中为庆祝而端起的就被还没放下,就已经陷入内争外斗的热闹场面。新一个编剧的美国政治纸牌屋已经开始上演。而这只是资本家政权的在美式民主、普世价值外衣下的权术游戏,美国下层民众只是一些无聊的看客而已。

希拉里的支持者仍在为希拉里败选而进行反特朗普游行,场景可谓此起彼伏。撕裂的美国社会每一次都因美国竞选而伤痕难以愈合。特朗普带有明显的种族色彩的政策,不但无助于弥合美国种族社会的隔阂、冲突,反而会加剧。

特朗普还未上台就已经发表增加军费开支、鼓励实体产业发展、加大基础设施建设、还要为企业减税。减少政府收入(减税),加大政府开支,这种延续多年的财政赤字政策,只会加重美国的财务负担。而特朗普所批评的美国债台高筑现象会更上一层楼。

在特朗普核心团队内部,早已经为了权位,争斗成了一锅粥。功成名就之日,就是论功行赏、权力再分配之时。

一、特朗普团队中两大山头的内斗。

竞选成功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也就成了接掌政权的“过渡团队”。但是,并非原班人马,而是处于频繁的变动状态中。这是特朗普团队的新宠、其女婿(伊万卡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与特朗普政治盟友克里斯蒂权斗的结果。这两大山头曾经为特朗普的竞选、将特朗普抬上总统宝座,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正是特朗普着手组建政府,重新分配美国政治力量的关键当口,其团队内两大山头的斗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一个山头,克里斯·克里斯蒂是新泽西州州长,也是共和党内初选的总统候选人之一。但是他因成绩不佳而较早地退出竞选。之后,在建制派抱团反对特朗普之时,他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内“建制派”人物。克里斯蒂的投诚为特朗普带来了体制内的支持,而这正是没有在政坛混过的特朗普所急需的。特朗普投桃报李,5月份任命患难之交克里斯蒂为竞选团队负责人。此后,他为特朗普竞选鞍前马后,居功至伟。

当时克里斯蒂是特朗普团队首屈一指的人物,也曾经一度是特朗普副总统最热门的人选。

另一个山头是特朗普的女儿女婿。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曾经是裸体模特,这个形象会给特朗普竞选带来负面影响。所以,特朗普尽量不让妻子出面参与竞选,而是选择让形象姣好的女儿伊万卡助选。

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要比希拉里聪明得多。希拉里拉着满身绯闻的丈夫克林顿到处做竞选宣传。殊不知,这位好色的前总统不但不能够给自己加分,而且会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克林顿不出面,对希拉里的选情反而会好些。

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聪明灵活,有主见,有气质,还是一名模特及服装设计师。Ivanka从小就非常努力,并且懂得如何获得后宫成群的皇帝父亲的信任。她在父亲与亲生母亲离婚后做到这样,是多么的不容易!

Ivanka在共和党提名大会上的演讲,温柔、坚定,号召力十足,让支持者坚信特朗普能够“让美国变得更美好!”伊万卡不但能为父亲锦上添花,还能临危受命、单骑救主,在深陷侮辱女性丑闻时,Ivanka帮她老爸挽回了不少女性选民。

特朗普自己都说,女儿简直是自己的大脑,如果她不在身边,自己每天就要打5个电话来讨论工作……

在同样面对大选辩论主持人Anderson Cooper尖锐的问题时,相对特朗普满嘴胡说八道跑火车,Ivanka对答如流、滴水不漏。过去一年,Ivanka是特朗普专属的救火队员,忙着收拾老爹捅出来的各种篓子。大方得体、有领导才能,又演讲能力超群,怪不得许多人都觉得Ivanka才是特朗普家最有总统相的人。

特朗普的女婿、伊万卡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是特朗普亲属山头里的核心人物,也一直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核心人物,实际上他掌管了这次竞选战。此外,库什纳还是特朗普多篇演说的主笔者和高级政策顾问。

库什纳出身于另一大地产商犹太家庭,年轻有为。2008年,库什纳出任家族房地产企业库什纳地产Kushner Properties CEO一职,库什纳旗下拥有《纽约观察家》周报。作为出色的犹太地产大亨与传媒大亨,2015年,库什纳被《财富》杂志评选为“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商业人物”。

据网友叶天在发表在“察网中国”网站的文章《特朗普背后的华尔街与犹太势力—关于特朗普的舆论操纵之一》介绍,库什纳帮助岳父特朗普建立了与美国上流社会犹太势力的政治同盟;在库什纳的协助下,特朗普修复了和一些重要人物的关系,包括报业大亨、福克斯新闻创始人默多克;库什纳还发挥自己在传媒领域的特长,通过社交媒体操纵民众。

库什纳在竞选团队中虽然没有正式职位,但对特朗普具有相当影响力,更像一位“隐形军师”。

克里斯蒂与库什纳本来有宿仇。库什纳的父亲曾于2004年被当时是新泽西州联邦检察长的克里斯蒂以逃税、篡改证词和非法从事竞选捐款等罪名起诉,最后被判入狱两年。克里斯蒂还在当时的判决书中写了一个措辞严厉的批示,称库什纳父亲的行为“可恶至极”。

库什纳一直对公众谈论自己父亲入狱,当年经常去狱中探望父亲而自己因此“少年老成”的经历。可见,库什纳对克里斯蒂一直耿耿于怀,成见甚大。

然而,不是冤家不聚头。他们又都共同出现在特朗普的竞选阵营之中。本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是,美国的纸牌屋政治将勾心斗角、拉拢分化敌友伎俩做到了极致。为了共同的政治利益,他们能在恨之入骨的同时,与对手暂时表面把酒言欢。

那么,在特朗普竞选初期,克里斯蒂与库什纳都选择了隐忍,相处还很融洽。这是因为而这还没有利益冲突,需要齐心协力辅助特朗普竞选,将蛋糕做大,才能分得更多。

克里斯蒂尽早地选择为特朗普背书,极大地提振了特朗普的势头。

而库什纳也为特朗普竞选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同儒雅外表和谨言慎行相比,库什纳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却展现出雷厉风行、睿智果断的一面。

首先就是因为特朗普“无厘头”的发言风格一直遭到外界批评的时候,正是库什纳决定让特朗普开始使用提词器发言。特朗普首篇的提词器发言是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发表的一篇有关重申美国将继续保护以色列的讲话,这篇讲话也由库什纳主笔。

之后,库什纳在竞选中的作用越来越大,特别是在特朗普一直挣扎的筹款领域,后期特朗普竞选资金的大量涌入被认为同库什纳的有效筹款能力分不开。

显示库什纳魄力的最明显事件,是特朗普炒掉了当时的竞选经理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被认为是帮助特朗普夺得共和党提名头号功臣的莱万多夫斯基以言行跋扈而一直遭到外界批评,并和多家美国主流媒体不睦。虽然特朗普一直对这位竞选经理称赞有加,但包括库什纳在内的特朗普的子女们都认为莱万多夫斯基对特朗普的竞选有“不健康”的负面影响。之后很快,莱万多夫斯基就被电话告知:“你被炒掉了。”

而随着局势的发展,克里斯蒂与库什纳的矛盾也凸显出来了。

这时候矛盾爆发,按道理讲不应该,因为特朗普竞选最关键的时候,内斗会造成能量内耗、军心动摇,并且给竞争对手攻击的口实。但是还是爆发了,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克里斯蒂大权独揽、只手遮天的个性。他几乎包办了特朗普的所有事务。特朗普竞选团队里几乎都是克里斯蒂的亲信。很多重大事件根本没有经过特朗普同意就决定,而特朗普反而成了傀儡。这不仅引起了特朗普的不满,也让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不爽,库什纳及其亲信指责克里斯蒂独揽大权,特朗普家族决不会接受外人的操纵。正好旧账新帐一块算。

二是特朗普已经度过了竞选的党内难关。克里斯蒂的作用、任务已经完成。克里斯蒂的影响力多限于新泽西州,在共和党内名头都不是很大,在美国全国的影响更不用提了。特朗普用他做副总统候选人,显然不能带来更大的好处。

这时,特朗普正好物色到一个名声很大的政治合作伙伴——麦克·彭斯。

麦克·彭斯,在任国会议员期间成为茶党运动的关键人物,为共和党夺回国会发挥重要作用。2008年,茶党作为政治圈草根型组织诞生,要求美国回到建国初期的小政府,主张给富豪减税,反对福利社会,要求停止经济刺激。茶党运动迅速蔓延全国,在占领华尔街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茶党站出来攻击此运动,帮助华尔街。茶党运动怒潮进一步发酵,支持多位茶党议员成功进入国会,共和党重新掌控众议院。在茶党发展和共和党重夺国会的过程中,彭斯居功至伟。当时的彭斯作为众议院共和党会议议长,拥有共和党众议员排名第三、茶党运动主要领导的地位。

彭斯利用自己在党内的影响力,不动声色地稳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基础,协调着特朗普与建制派的的关系,包括争取建制派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对特朗普的支持。

在特朗普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后,库什纳大力反对特朗普考虑的让克里斯蒂担任副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权衡再三,决定让麦克·彭斯做副总统候选人。

当被告知自己不是特朗普的副总统人选时,克里斯蒂在媒体上和特朗普发生了小小的口角。后来特朗普被曝出“侮辱妇女”的丑闻,克里斯蒂又在公开场合说“他说这种话,你根本没法给他洗地嘛”。此后,作为特朗普团队负责人的克里斯蒂略显寂静,很少在媒体上露面。

特朗普胜选之后,和特朗普关系非凡的克里斯蒂没当上副总统,克里斯蒂表面上也算认账。但是,内斗并未结束。因为特朗普接掌政权的过渡团队是由竞选团队转化而来的。而这个竞选团队,大多是克里斯蒂的亲信、心腹。团队成员忠于克里斯蒂胜于忠于特朗普。

特朗普绝不甘于做傀儡,于胜选第三天就公布了自己入主白宫前的核心“过渡团队”。这个只有16个人的团队中包括了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儿子埃里克和小唐纳德以及女婿贾里德·库什纳。

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一家齐上阵,犹如杨家将“满门忠烈”!贾里德·库什纳这时已经被特朗普视作政治上最信任的人。特朗普甚至要求授权库什纳旁听《总统每日简报》。这是美国顶级的机密情报文件,通常只有总统、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和白宫幕僚长有资格阅读。

在特朗普一家四口进驻核心团队的同时,另一项重大人事任免也随之宣布:之前数月都担任特朗普团队负责人的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被降为副职,取代他的则是美国当选副总统麦克·彭斯。

不用说了,这肯定是库什纳的主意。

针对麦克·彭斯代替克里斯蒂成为团队负责人一事,特朗普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彭斯在共和党高层具有丰富的人脉,胜选后启用准副总统担任团队领导似乎也是说得过去的理由。而克里斯蒂最近曝出“堵桥门”政治丑闻,涉嫌利用职权惩罚政治对手。

克里斯蒂不仅在过渡团队中被降为副组长,出任司法部长也前景不妙。因为库什纳反对克里斯蒂在未来的内阁中担任任何核心职位。据库什纳的身边人透露,他曾经放狠话称“克里斯蒂只有跨过我的尸体才能成为副总统候选人。

更甚者,克里斯蒂降职的背后,是其整个团队和盟友都遭到了清算。

特朗普核心团队成员之一的、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罗杰斯(Mike Rogers)被迫离职,他曾经被视为中情局(CIA)局长热门人选。在罗格斯离职前几天,特朗普团队另一国家安全方面的要员弗里德曼(Matthew Freedman)遭免职,他曾是国家安全顾问的热门人选。遭到解聘的人还有克里斯蒂的幕僚长、过渡团队前行政总裁巴格尔;克里斯蒂律师好友、过渡团队前法务长帕拉图奇。

对此,外界议论纷纷,特朗普最近回应表示“你们说我的团队陷入内斗——那都是胡说八道”,然而,这只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罢了。

《华盛顿邮报》指出,克里斯蒂及其党羽遭到清算幕后的操刀手正是特朗普最倚重贾里德·库什纳。

罗杰斯的离职也与民主党奥巴马政府对他的不满有关。美国《华盛顿邮报》19日爆料,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和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上个月要求总统奥巴马撤换国家安全局局长罗杰斯,理由是他在反恐和网络战准备等重要方面都不能令人满意。卡特反对罗杰斯的理由主要是对他的工作表现不满,而克拉珀则认为,美国国家安全局不应由军方的人领导。近来国安局承包商又接连出现窃取机密信息的安全事件,罗杰斯已因此受到卡特和克拉珀的警告。

罗杰斯身处被免职的险境,于是与特朗普见面,讨论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国家情报总监一事。罗杰斯是敏感的情报部门现任主管,他未向上级报告就同特朗普会面,在奥巴马政府内部引起强烈不安。

二、特朗普团队与共和党建制派的争斗不可避免。

特朗普和库什纳对克里斯蒂动刀,表面上是算旧账,实际上是拉开了特朗普阵营对共和党建制派算账的大幕。

作为一个美国政治局外人,特朗普从来就没有得到共和党建制派的真正支持。上到众议院议长瑞恩、下到各个州长参议员,他们要么公开宣称特朗普不适合当总统、要么在支持特朗普的时候扭扭捏捏、一会说支持一会又说不支持。特朗普成为共和党推定候选人的加冕大会,很多共和党人干脆直接不出席。如今特朗普当上了总统,终于有能力收拾这些“破坏党内团结”的人。

刚被逐出特朗普团队的弗里德曼曾私下表示,特朗普会对竞选期间联署反对他的共和党人“加倍奉还”,让“真正的忠诚者”担任要职。清算的大幕才刚刚开始,共和党内部又要掀起腥风血雨。

美国共和党联邦众议院在国会山召开闭门会议,经选举通过,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层原班留任。随着共和党继续掌控参众两院,特朗普也正为明年入主白宫“招兵买马”,涉及国务卿、财长、联储主席等核心团队组成人员,他们将共同搭建起白宫新的“纸牌屋”对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产生重要影响。

特朗普入主白宫,必须寻求共和党以外的势力,来对抗自己所属的共和党的政治精英们。虽然华尔街的金融财团反对特朗普支持希拉里,尤其是摩根大通银行。但特朗普仍然希望民主党人、摩根大通银行首席执行官杰米·迪蒙出任新政府财政部长。

对于共和党建制派人物,特朗普开始了分化笼络的策略。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与特朗普这对“老冤家”见面令人颇为关注。美当选副总统彭斯表示,罗姆尼正积极考虑成为国务卿。若罗姆尼出任国务卿,将有助弥合共和党党内分歧。

特朗普过渡团队的混乱使得重要职位无法找到合适人选,交接工作陷入停滞,现政府各部门工作人员无法与他们的继任者沟通。

鉴于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的紧张关系,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不可避免地要与以瑞恩为首的共和党掌控的国会进行斗争。

三、特朗普团队的内斗及特朗普与建制派的斗争,都是资本家政权及代表资本家利益的政客玩弄的纸牌屋游戏。

国务卿、国防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等关键岗位的人选将从资本家政权及代表资本家利益的政客中挑选产生;前者包括纽约前市长鲁道夫•朱利亚尼(Rudolph Giuliani)、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以及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后者包括田纳西州参议员鲍勃•科克尔(Bob Corker)和前国家安全顾问斯蒂芬•哈德利(Stephen Hadley)。

主动走近特朗普的前高盛银行家斯蒂文·明奇此前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全国财务主席,一直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财长一职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除了明奇,托马斯巴拉克也有可能成为新的财政人选。他此前负责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筹款,是特朗普竞选背后的最大金主。他是美国柯罗尼资本的创始人,这家公司是全球最大地产基金之一,包括迈克尔·杰克逊的梦幻庄园都是他们的资产。

克里斯蒂原本被视为新政府司法部长的热门人选。但新任司法部长的竞争中,纽约市前市长朱利亚尼目前处于领跑地位。

特朗普竞选团队中的另一位共和党大佬,前国会众议院议长金里奇,是特朗普的首批支持者之一。1984年起,金里奇成为国会中共和党的主要智囊,大力推行分权化、私有化改革,取消各种政府管制,这些建议多数为里根采纳。1988年开始,金里奇成国会共和党的领导者。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金里奇明确支持特朗普。金里奇作为特朗普的智囊,对特朗普的竞选方针提出很多建议。特朗普的竞选行为模式、主要政策思路和具体的施政纲领里,金里奇的影子无处不在。

而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控股WL Ross集团和国际钢铁集团)非常可能担任商务部长。

特朗普已经宣布,分别任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赖因斯·普里伯斯为白宫办公厅主任、即幕僚长,任命保守派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前首席执行官;斯蒂芬·班农为首席策略师和高级顾问。

普里伯斯在政坛摸爬滚打多年,深谙华府政治圈运作,被视为“建制派”人士;特朗普竞选阵营首席执行官斯蒂芬·班农则与极端右翼势力有着诸多牵扯,给人以“反建制派”的印象。

这恰符合特朗普过去在商界、后来竞选总统期间的一贯用人风格,即把不同派别纳入麾下,使之形成竞争氛围。这也是特朗普玩弄的权力制衡的把戏。

特朗普的三个子女和女婿也在这一团队中,包括女儿伊万卡、儿子埃里克和小唐纳德以及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特朗普方面表示,他的三名子女担任“过渡团队”成员同时,还将负责打理特朗普的商业集团。根据特朗普公司的说法,上述做法并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说得好听!一个由资本家及资本家的代言人担任各职位的的政府,要去为美国底层民众服务,而不为资本家集团自身服务?这种话谁会相信呢?

美国政治纸牌屋的好戏永远不会剧终,美式民主只是披在资本政权身上的遮羞布,这其中压根就没有美国下层民众什么事儿。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