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朴槿惠提前下台背后的“政治魔咒”

美国因素?

美国想必很早就清楚崔顺实与朴槿惠非同寻常的关系,更清楚崔顺实借助朴槿惠谋取了巨额的财富。但是美国人却从来没有爆出来,直至去年9月3日,朴槿惠不顾美国的阻挠和反对,毅然出席中国的阅兵式,也是冲破重重阻挠,早早申请加入了亚投行,展示对华的友好姿态,如果美国此刻“惩罚”朴槿惠,可谓是“最好的时机”。但是,美国却没有这样做,它究竟在等什么?在韩国部署萨德,在东北亚打一个楔子,让韩国同中国亲近的大门彻底关上!因此在萨德部署的决定尚未板上钉钉的情况下,美国决不会出卖朴槿惠,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所以当下最着急的,不是朴槿惠,而是美国,还有悬之未决的萨德。

中国挑拨?

众所周知,同意美国在韩部署萨德,这被公认为是一项“昏了头的决定”。然而,朴槿惠无视中国的善意规劝和强烈抗议,执意为美国火中取栗,在韩部署萨德,当然“得罪”了中国,也就严重影响了中韩关系的良性发展。当然其中不乏有阴谋家的妄加猜测:中国是否是这起韩国版“颜色革命”的幕后推手呢?朴槿惠执政危机是不是和中国有直接必然的联系呢?

在“萨德”宣布入韩后,韩媒揣测中国正逐渐封死了韩国艺人到中国淘金的机会,而且推动“限韩令”升级。例如,中国查处了同意其高尔夫球场部署萨德的韩国乐天集团在华的150处营业场所,也推出了“限韩令”使得韩国艺人在华演出基本上销声匿迹,这些事与中国肯定有直接的关系。

对于这种无端的指责,中国外交部多次声明,强烈谴责萨德入韩,但愿意积极推动中韩文化交流。因此在当前中美大博弈的背景下,加之韩国的政治传统和国内危局,朴槿惠的辞职完全是咎由自取,是必然的结果罢了。其中,中国的作用主要是大国影响力层面的作用,并非有意操作。客观上说中国也没有这么神通广大,掌握这些黑幕,否则萨德问题也不会拖延到今天。

韩国财团吗?

针对崔顺实的爆料都是由JTBC电视台独家提供,顺便补刀的还有韩国《中央日报》,他们后台的老板是谁?韩国三星财团。截止目前,韩国前7大财阀全部卷入这场政治丑闻,财阀为何自揭其短呢?

显然,他们的利益受到影响。为什么会受到影响?显然跟萨德有关系。朴槿惠上任之前,曾许诺财团,上任不会影响其生财之道。然而现在,三星note7爆炸、韩国海运破产、现代汽车崩溃等事件中,放任韩国最大的海运集团陷入经营危机,并将其推上破产法庭;此外,不但没有给与三星财团帮助,还大批三星不作为。更致命的是,正是朴槿惠决定部署美国“萨德”反导系统后,三星等韩国企业在中国市场遭遇寒冬。朴槿惠一些政策,包括萨德入韩在内的战略部署,严重影响了中韩关系,朴槿惠执意而为却挡了财阀的财路。

根据韩国“财阀网”和韩国统计厅统计,韩国名列前茅的四大企业——三星、现代汽车、SK、和LG的资产额相当于韩国GDP的64%,三星因其在韩国的垄断性影响而被韩国戏称“三星共和国”。这些富可敌国的垄断财阀,影响力早已突破经济范畴,深入到韩国政治的骨髓。

韩国财阀崛起,最大功臣正是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上世纪70年,为了振兴国内经济,朴正熙运用各种方式,扶持韩国企业,缔造的汉江传奇。随着时代的发展,韩国财阀越发展越大,一旦财阀倒了,韩国经济可能有hold 不住的危险。但是,财阀的弊端逐渐显现,财阀之间、财阀内部的争斗案、腐败案,时有发生,民意沸腾。韩国几任总统都是上任之初都曾高喊:打财阀,不过执政时却不断妥协,尽管他们下台了,但也仍被各种丑闻缠身,送命、被起诉皆有之,最终难逃总统与财阀的怪圈。

以上是对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的简单分析,抛砖引玉,最重要的是现在朴槿惠的下台又是怎么回事呢?韩国宪法明确规定总统任期5年,不得连任。总统单任制最大的负面影响是政策缺乏连续性,一些战略性规划很难延续,有可能会因新总统上台而废止,注定5年就要下台的总统很难保全自己,因此更加依赖各方政治势力和财团。单任制也意味着韩国总统的更迭更加频繁,各方利益的斗争更加激烈,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权力斗争。朴槿惠所表达的下台方式既非主动辞职也非接受弹劾,而是创了个“第三条道路”,这不仅给国会提出是否接受及如何安排在任总统“有序下台”这种全新的政治和法律问题,更是给动荡的韩国政局带来更为复杂和深远的不确定性。

应该说,宣布提前下台、做韩国宪政史上第一位未能完整履行任期的总统,是朴槿惠最不愿做的事。她本想通过反复道歉和成立所谓独立调查组等保住总统大位,直到任期完成。但是在检方在青瓦台前秘书郑虎成手机中发现了崔顺实干预首席秘书会议的通话录音,据称内容极有可能激起众怒。这也很像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水门事件”,证据一旦公布出来,她想主动下台的机会都不复存在。这恐怕也是朴槿惠改变想法的原因之一。

在韩国,总统“丑闻”似乎早已平常。虽然案例多样,但是朴槿惠与之前历任总统面对的“政治魔咒”仍有一定相似性。韩国自上世纪80年代实行民主化后,每位民选总统都因各种丑闻难以“善终”,背后重要的症结之一就是韩国国内多年以来形成的不清不楚的政商关系。从经济层面看,韩国国民经济很大程度上被其主要财团和大公司主导,前十大财团的年营业额占到整个韩国GDP的85%左右,就像前面提到的三星也是财团里不可忽视的力量。从政治文化看,虽然实行了民主,但是传统的官本位价值观愈演愈烈,当经济权力的力量寻求与政治权力结合时,即使当权者不有意为之,但是与其有特殊关系的众多人,如子女、亲信等难免会有问题。正因韩国大公司财团在国民经济中的独大地位,即便是总统也要对财团、财阀们另眼高看。朴槿惠事件就是这样。财阀利用崔顺实和总统的特殊关系进行利益交换,当然,朴槿惠也很重视与大财团的关系、说到底,韩国现在的政治结构依然处在演变和过渡中。而朴槿惠案例似乎不仅会像以往总统“丑闻”一样强化总统“政治魔咒”现象,更重要的是将引发韩国社会和政界深刻反思如何打破这个“魔咒”,构建清晰和清洁的政商关系。

总体而言,朴槿惠事件的“政治魔咒”虽然与中国没有关系,但是在外交上仍然需要冷静观察。对中国而言,中韩关系、韩国接下来的对华政策走向会面对很多不确定因素。韩国政局调整是否会影响“萨德”入韩还需要时间验证,但是日本引入“萨德”已成必然趋势,特朗普虽然上台,但是美国在东北亚地区建立反导体系已是既定政策。这已不是韩国“政治魔咒”的问题,无论韩国政局怎样乃至对华政策如何发展,中国都需要做好应对“萨德”系统堵在家门口的准备,并准备好应对美国反导体系部署在东北亚的挑战。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