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刘继兴:从2016年总统大选看美国政治制度之弊端

  美国的政权组织形式是总统制,其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复杂,过程漫长。选举的主要程序包括预选、各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确定总统候选人、总统候选人竞选、全国选民投票选出总统“选举人”、“选举人”成立选举人团投票表决正式选举总统和当选总统就职典礼等几个阶段。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已尘埃落定,特朗普正式成为了美国第45任美国总统。这次大选的特别之处,就是两位候选人都很差劲,劣迹吧把,在选民们的眼中,他们都不够格。但囿于制度,选民们选无可选只能在两个烂苹果中选一个,其无奈与内心的忧伤可想而知。尤其希拉里的“邮件门”竟然没被追责,资本集团的力量操纵政治昭然若揭,使法制美国成了笑话。
 
  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其今天的成就离不开政治制度的设计。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本次大选中各种闹剧的出现同样源于这种政治制度的顶层设计。过山车式的剧情、各种哗众取宠,或者是暗箱操控,都是整套选举制度的产物。
 
  你方唱罢我登场,信口雌黄骂声扬。在本届美国总统大选中,竞选者双方为了击败对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相互谩骂、人身攻击、威胁和恐吓的现象,多次上演,使人大跌眼镜。昔日的朋友,在竞选中成为仇敌,竞选结束后,双方又握手言欢。这种低俗和虚伪的美式选举民主,使现代社会文明蒙羞。美国总统大选应该是呼唤“美国梦”的过程,但却成了美国社会分裂的战场。政治极化大行其道,政治壁垒界限分明,人心之涣散盛矣。
 
  howareyou?howoldareyou?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驴象之争的主角民主党和共和党,已垄断美国政坛近一个半世纪,两党的价值观和政治纲领在许多方面相近,而美国又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存在着很多利益群体。许多利益群体没有自己的政治代表,而现有的政治体制又很难使第三党崛起。在投票时,很多关心国家大事的人都是采取“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态度,或者干脆拒绝投票。美国的一些小党如改革党,对美国现有政治体制虽然持激烈批判的态度,但他们所提出的改革方案却很难行得通。
 
  近些年来,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以及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中东乱局、全球金融危机和美国内经济动荡,以及世界反全球化思潮等内外因素的影响,美国社会内部正在发生分化,不仅精英与普通民众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而且精英内部、普通民众内部也在不断分裂。这在政治层面的表现就是民主党和共和党愈发难以就国家大事形成共识,相互否决、彼此拆台成为常态。这就降低了美国政府的行政效率,导致政策难产,国家力量被内耗,国内议程的推动举步维艰。两党为了巩固各自选民基础,不愿相互妥协,否决政治成为对付彼此的不二法宝。由此形成从选民影响两党、再由两党影响选民的恶性循环。
 
  从美国选举制度上看,民意虽然影响选举结果,但不能决定选举结果。美国总统选举不是直接选举,而是间接选举,实行的是“选举人团制度”。选举团成员总数与美国参议员和众议员人数相等。各州分别有两名参议员,再有依人口确定的多名众议员。这就导致小州的权重大于大州。与人口最多的加利福尼亚州一名选民相比,人口最少的特拉华州一名选民所起的作用显然大得多。
 
  另外,选举在各州举行,如果一名候选人在某个州所得选民票领先,他就可以得到这个州所有选举团成员的支持。不管他得到的选民票比对手多了1票还是10万票,情况都一样。一名在全国范围内获得多数选民票、却得到多数选举团成员支持的候选人照样可以入主白宫,即选举最终的结果由538个选举人票决定。
 
  在本次大选中,如果计算直接选票的总数,希拉里则获得了超过23万张的明显优势,但是,美国独特的“选举人团”竞选制度,让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最终以270张选举人票获胜,成为新一任总统。这场堪称“黑天鹅”的选举也由此被载入史册,成为美国建国史上第五次,一名候选人赢得多数直选票却输掉了大选的总统选举。所以,民调虽然重要,但选举并未真正体现民意,大选过后,美国社会撕裂,各地游行示威不断,抗议活动频发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选举人团制度,最能够印证美国民主政治的本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而是寡头政治和金钱政治。常言道:“金钱是政治的母乳”,“金钱政治”已成为美国选举的不治之症。美国最高法院取消选举献金的上限之后,金钱在美国民主选举中的投入越来越多,选举受金钱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参选总统首先要解决的是资金问题,谁的筹款选金多,谁就有更多的空间去运作上位,竞选俨然成了烧钱大战,据美国独立机构“响应政治中心”的统计,2016年美国大选一共花费66亿美元,这比2012年多出了8700多万,也使本届大选成为美国历史上烧钱最多的一次选举。企业财团通过政治捐款来影响选举进程,财团要支持的,一定是对他们最有利的总统,而非最利国利民的总统。而政客一旦当选就要通过立法和行业规范来回报赞助自己的财团,这种利益输送违背了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损害了民众平等参与政治的权利。民主政治成了真正的金钱游戏。金钱侵蚀的不仅是民主制度的根基,也是公众对制度的信心。一旦总统候选人最终成为美国总统,投桃报李是必须的,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首先要考虑大财团和富人的利益,而美国大多数选民的利益被边缘化,这已成为美国金钱政治的铁律。
 
  美国总统选举是典型的金钱政治(当然这并不完全等于贿选或“黑金”政治),虽然捐赠给候选人的竞选基金受到有关法规的严格限制,但捐给政党的钱却没有明确的限制(被称作“软钱”),政党可以将之转用于帮助候选人竞选。金钱政治使得穷人望而却步,甚至望而生厌。不参加投票者,穷人居多。也就是说,不少选民早已厌倦了这种金钱游戏了。
 
  美国大选与普通民众意愿渐行渐远。透过大选看美国政治制度,有识之士更多的是叹息。时下蹒跚学步、想走西方民主的国家和地区,需对之进行深刻的反思和审视。反观我国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充分发挥了“协商式民主”的优势,避免了“民粹式”民主的弊端。正是有了这样的政治优势,我们的国家能够顶住压力,走向复兴。
 
  中国梦,给这个世界以更多的选择!(刘继兴)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