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清哲木:美式民主如何治愈“特朗普综合症”?

  2016年美国大选,确实亮瞎了全世界吃瓜观众的眼睛。随着特朗普最终的胜出,你得出了什么结论?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词语可能是:“美式民主的虚伪性”。诚然,今年的美国民主“展销会”非常精彩,希拉里和特朗普各种撕逼大战,各种花样百出的刷下限,让爱好民主的人士很尴尬,让怀疑民主的人士扬眉吐气:不是说美式民主是人类民主的天花板吗,这天花板好像有点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让人好尴尬。
 
  美国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是美国向全世界兜售的主打产品“自由、民主”最好机会。特朗普胜选,“民主民粹化”忧虑笼罩世界知识圈和全球化社会,以美国为标杆的自由民主宪制是否能够继续傲然于世,引起普遍讨论和反思。笔者注意到国内知名学者许章润教授称之为美国大选为“疲惫帝国的政治回归”,刘擎教授坦言民粹是民主”必要的恶”,也有学者提出这是“两个美国的选战”。
 
  其实,纵观本次美国大选“展销会”乱象丛生暴露了一些美国内生的致命问题,就像今年三星某型手机,多次发生着火爆炸,暴露了设计上的致命缺陷一样。美国民主同样也面临致命的设计缺陷。而这个缺陷“苦果”还必将伴随美国“民主”进程一段时间。一位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没有担任过任何公职,只不过是一个亿万富翁和公众人物。他以各种争议性的言论,发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不正确”革命。以共和党人的身份参选,但是他反移民、反自由贸易和孤立主义的政策主张,却又完全背离了自里根以来共和党的最基本政策纲领。尽管共和党建制派试图阻挠他获得共和党提名,但是他却轻松击败了党内其他对手,不但让共和党四分五裂,而且让民主党方寸大乱。
 
  2016美国大选无疑是一场利害攸关的重大选择,事实已经清楚无误的表明美国历史路径选择已经到了一个新的节点了。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并不代表特朗普深得民心,大量的游行示威抗议活动,这不是美式民主的胜利,而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崩盘。因为普选得票数更多的候选人并没有赢,特朗普问鼎白宫只不过是受益于美国选举制度的反民主特点。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更受民众欢迎的民主党,没能成功克服美国选举制度反民主的特点呢?
 
  成千上万的特朗普反对者在美国多地举行抗议活动,特朗普铤而走险能够成功,是近年来因为很多选民心理上无法适应国内外环境的剧烈变动。一是,是美国社会结构加速两极化,再者是美国全球反恐战争近乎全盘失败,剧烈变动让美国民众感到失望、挫折、焦虑,甚至恐惧。特朗普原本是不可能是共和党金主中意的人选,因为他们驾驭不了他。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特朗普居然赤裸裸的方式,来鼓动美国以中低教育程度白人选民为主体的草根群众,在他全面挑动下,这三股暗流全面沸腾起来成为淹没“美式民主”的滚滚洪流。
 
  特朗普最大的政治资本营销,就是他懂得如何利用美国中下阶层因为经济地位下滑与就业环境恶化所滋生的愤恨,以及中产阶级对跌落贫困的恐惧。他为美国人塑造了一个“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梦想。他把所有这些累积的挫折、愤怒与焦虑导向三群代罪羔羊:墨西哥移民、中国人,以及穆斯林。严格意义上来说;无论希拉里与特朗普哪一个入主白宫都一样,表面上是美国民主的成熟,实际上它无视了民主的两大内生性致命问题,这一点已在本次美国大选中暴露无遗。
 
  如果说;特朗普是最大的赢家,而美国的民主制度则是最大的输家。选举是民主的必要条件。选举不一定产生最好的决策者,但是为了获得选票,候选人几乎就是赤裸裸地接受选民、对手和媒体的审视。事实上这里就存在蛊惑人心的政客成功当选。否则德国人民就不会选出希特勒,而意大利人民也不会选出墨索里尼。此外,这样的赤膊上阵容易堕落成候选人之间相互揭短,结果选举变成了比谁更不受欢迎,而不是看谁的政策主张更有说服力。选举政治的这两大缺点,恰好在今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暴露无遗。不过,既然是竞选,就必然有输赢。民主政治最根本的“政治正确”就是:选举失败者必须承认和接受选举结果。
 
  年末岁尾,我们回头看看2016年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大事无外乎是:默克尔洞开大门,永久改变了德国与欧洲的人口版图;英国在一片不看好的情况下从欧盟胜利大脱欧;特朗普在自由派媒体一边倒围剿的险恶情势下,赢得了美国大选。后两个事件充分暴露了“美式民主衰败”的开始,历史又一次地警告我们,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完美的政治制度,“完美”多半是吹鼓出来的修辞,少有真实性的存在。退而求其次,一个能够自我发现并解决问题的政治制度,似乎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到的最好的解决方案。毫无疑问,美国民主这辆大客车在2016年的这次总统选举的时候开到了一个三岔口上。如果新总统可以开好这一班车、转好这一个弯,帮助美国政治重拾理性的政治话语、摒弃操纵族裔政治、弥合意识形态上的对立,那么美国或许可以治愈自己的”特朗普综合症”。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