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司马平邦:特朗普上台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首先,我们必须搞明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能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成为新一届的美国总统,这事,到底是个偶然事件,还是个必然事件?到底是变量,还是定量?
 
  至少,从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无数资料或者证据显示,若果此次美国大选真的让特朗普的竞争对手希拉里成为新一届总统,则此次大选的作弊成份较为显著;虽然特朗普能够最后胜出,尤其是其得到了最多的所谓选举人票,而其在所谓“一人一票”的选举中是输给对手的----但其实,这些正是美国现行民主选举制度一直以来的一种“优越性”,即,即使是在“一人一票”的统计中胜出,也无法证明胜出者是在民主程序中胜出,因为历来的选举中,都有大量的美国法定选民根本就没有参加投票,所以,相对而言,选举人制度看似是给美国的大选增加了又一道民主保险栓。
 
  然而,从另一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这道民主保险栓的存在,让美国的总统选举制度永远无法摆脱越来越严重的利益集团博弈的嫌疑,即这种选举制度存在着本质上的缺陷,当选者无论是在“一人一票”中获胜,还是在选举人制度中获胜,都不能证明是真正民主程序的结果,尤其是本届选举,最后的当选总统特朗普在选举人程序中大胜,而落选者希拉里则在“一人一票”的统计中胜出200多万张选票。
 
  但,这一切都是一种必然,一种定量。
 
  当然,现在人们或者还可以从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之后的一系列表现,再回头来鉴定美国选举制度的成色。
 
  简而言之,从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的那一刻起,特朗普实质上就已经背叛了他在选举过程里做出的那些决定,和许下的那些诺言,特朗普最近这1个多月的种种表达(推特治国),已经在证明这种民主程序纯粹也只是一种程序而已,尊重它或者不尊重它,全在于获取总统权力者本人的意愿。
 
  当年,奥巴马通过这种竞选程序获任美国总统,他在竞选中许下的那些诺言、表达的那些意愿不但感动了美国人民,还感动了瑞典的诺贝尔奖委员会,以至于他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即刻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然而奥巴马在获奖后不久即带领美国和西方国家发动了利比亚战争,之后,这么多年来,他如历任美国总统一样,一如既往地挥舞着战争大棒逡巡于全世界,哪有任何一丁点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正经样子?
 
  而特朗普上台之后的变脸速度则更快,比如,在竞选阶段,他曾经重誓许诺要带领美国人民着力发展美国的国内经济,振兴制造业和劳动力密集产业,改善就业,尤其明确提出是要进行大量的基础建设投资,但现在从他一系列的官员任命,和一系列对经济政策的表态看来,特朗普上台之后在经济上最大的动作可能会放在与中国打贸易战上,而所谓的美国基础建设布局可能会被无限期拖延,这或者也因为他拿不出真正的好办法;特朗普曾经严厉指责奥巴马政府推动TPP,并声称自己领导的美国政府会退出TPP,但这些话他早就咽回去了,如果没有了TPP,他凭什么跟中国打贸易战呢?
 
  还有,美国既往的对外军事政策也曾经受到特朗普的强烈质疑,而这些质疑更是为他赢得了无数的国内支持,但又是这个人,在当选总统而未真正获得总统权力之时就已经多次表示,要在任内加强美国的战略核武器的储备和升级,虽然,谁都知道现在的美国拥有7000多枚战备核弹头,根本就不需要再进行更多的储备和升级,他的表态其实纯粹是为了获得美国军方和军工集团的支持。
 
  说一千道一万,即使在获得大选胜利到实质获得总统权力这一段时间,从特朗普的表态来看,他可能是近些年美国当选总统里最为两面三刀的不靠谱人物,他本人对输送他登临大位的选举制度和选举过程,以及那些支持他的选民们,根本已不再尊重。
 
  虽然,特朗普的当选是美国政治制度和选举制度的一个必然事件,一个定量,但在他当选之后,他却可能会让美国这架世界上最强劲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机器充满了极大的不确定性,风险系数正在直线升高。
 
  当然,特朗普的上台,虽然让美国这架世界上最强劲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机器充满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但对中国而言,决定这些不确定性和风险性的,还不只在于特朗普和他的团队的意愿与能力,而更在于美国这架世界上最为强劲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机器的意愿和能力,因为相比而言,现在的中国是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强劲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机器。
 
  固然从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的布什总统、奥巴马总统在美国以外发动了数次战争,甚至直接导致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这些国家的合法政府被颠覆,更让叙利亚长期处于内战状态,但另一面,经济实力一直处于强劲上升状态的中国,相比而言还是非常安全的,尤其是现在相对于本世纪初,中国的国家安全,无论是来自国内的威胁,还是来自国外的威胁,其实是大大减少了,可以说中国在现行的国际环境中更为安全了,而不是更加危险,我得出此结论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美国的整体国力经过2001年由911事件开启的十几年后霸权主义逞狂时代之后,正在进入不可遏止的衰弱期,而且,至少奥巴马政府没有任何能力减弱它衰弱的势头。
 
  特朗普又凭什么呢?
 
  美国从2001年911事件开始的霸权主义逞狂时代,大规模、国际化的对外军事扩张虽然取得过阶段性的胜利,但这些霸权主义行动已经被当下美国国力衰落的事实证明是完全失败的,而美国之外如IS(伊斯兰国)的崛起,和美国之内唐纳德·特朗普的上台,也都是这完全的失败的必然结果和反证,虽然我们现在不会用严肃的姿态把经过合法程序选举出来的美国总统比喻为希特勒二世,但先我们之前,已经有美国人自己在做这样的比喻,特朗普上台造成的美国国内的利益冲突和价值分野早就在上演着。
 
  当然,身负如此霸权主义和权端主义混合政治背景的特朗普在真正接过美国总统权杖之后,向美国在全球最重要的商业对手中国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贸易战,其烧钱之烈度甚至可以类比美国之前在中东搞的那些以千亿美元计的军事行动,这也并不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而且可能一触即发――但以现在中美两国的市场状态看,那只能是一场双方共同消耗的商业战争,无论是在IMF框架内,还是在WTO框架内,抑或是在未来的TPP与“一带一路”的较量中,现在看,中国都并不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局域上说,中国还会占有一些优势。
 
  大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此次将华尔街的许多金融寡头的代言人组阁进自己的国家经济治理班底,这些人以及他自己就是与中国进行贸易战争的最大的资本,但谁能相信这些人会真正与中国展开一场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的贸易大战呢?此时的中国市场,以及此时的中国企业所拥有的国际市场,其实是全世界最大且最活跃的市场,它的兴衰荣辱关系着全世界,当然也包含美国在内的兴衰荣辱;别的不说,就捡出特朗普集团正在孜孜以求地想方设法通过种种门路进军中国的酒店和旅游市场的暗中动作,就可以确知,未来发生在中美之间的那场贸易战的本质不过是美国政府倾全国之力进行的一场国际性的碰瓷和讹诈罢了。
 
  曾经的美国,和现在的中国,其国力的强劲发展,主要源于人民的勤劳、企业的发展和国家的和平稳定,这是人类现代国家繁荣昌盛的真正的正路,脱离开这条正路,或者如霸权主义者频繁搞对外战争和军事竞赛,或者如权端主义者频繁地制造国际碰瓷事件,都不会对国家强盛、人民幸福有实质性的贡献。
 
  也可以说,当下的中国幸运在于这二三十年来目睹了前苏联的解体,目睹了美国的衰落与挣扎,这些应使中国避免于自己发展进步的中途再重蹈其覆辙;其实,无论是特朗普上台,还是希拉里上台,美国将促使世界局势进入更加动荡之中,也可以说无论是他们谁当选美国总统,美国都已再没有力量遏止世界局势进入更加的动荡之中,但越是在这样的动荡不安的大环境里,局域性的安全、和平与稳定才是最为重要和更显珍贵的,这样的历史机遇也正在悄然落在中国脚下。
 
  只要中国共产党有足够的定力,中国政府有足够的定力,中国人民有足够的定力,中国在愈发强大的国防战略力量的保护之下,在愈发向心的民族凝聚力的支撑之下,沿着“一带一路”一步一步坚定地走下去,中国梦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现指日可待;而且,中国将会用发生在自身的权威性的、富于魅力的事实正告这个世界,人类未来可以有一条更为纯粹的和平、发展的金光大道走得通。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