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大众老虎:为什么2016美国总统大选会这么丑陋?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所有程序都走完了,黑马特朗普就等着接班了。对于全世界的吃瓜群众来说,这届美国大选的过程,比结果重要的多。如果给这届美国大选找一个关键词,没有什么比“丑陋”更合适的了。美国每届大选都有丑陋表现,但基本还没有超出用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情节,但2016年的丑陋确实与以往不同,已经轻松超越《纸牌屋》。
 
  问题不在于美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丑陋,政客会有这么多丑闻,这些本来就是早已经存在于美国政治,内化为美国政治的一部分,只不过以前可以被很好的掩盖,但这次不同,这次简直把美国的底裤都扯到了,以至于连中国的公知都感觉尴尬。
 
  美国政治这次为什么可以表现的这么丑陋,与特朗普这样的非建制派为什么能够赢得大选,其实问的是同一个问题:美国政治怎么了?答案也是同一个:美国政治有点HOLD不住了。特朗普以挑战美国政治正确的形象,最后赢得了建制派希拉里,是因为美国选民也知道美国社会病了,他们渴求改变。特朗普给人以变革者的形象,于是,哪怕他就是个疯子,很多选民也要给他一次机会试试。很多人选择特朗普的理由很简单,这小人总不会比守成的伪君子希拉里更坏吧,变能比不变好吧。美国公众厌烦了美国政治的虚伪,厌烦了美国政客的伪善,特朗普给人以坏且真实的感觉,于是就是他了。要不,还能怎么办?
 
  美国选来选去,都没有改变美国大部分普通民众的生存状态。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打破了美国人民对美国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迷信,面对危机,美国用政府干预的手段,用纳税人的钱挽救岌岌可危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避免了华尔街的崩溃。更大的危机避免了,华尔街高管的高薪照发,马照跑,舞照跳,但美国的老百姓却在承受着就业岗位减少,收入锐减,生活窘困的代价。美国金融资本家制造病毒,美国民众感冒,花钱治病。美国民众也郁闷,但他们找不到说理的地方,一部分人看到了问题症结,走上街头,号召“占领华尔街”,但很快被美国政府镇压下去,还被美国的主流媒体抹黑。没有媒体为他们说话,美国吃瓜群众的委屈实在是找不到发泄的出口,那就寄希望于出现政治强人来替他们出头吧。特朗普就扮演了这么一个角色,特朗普的角色设定,就是要为美国人民出头的那个“救星”,他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让部分美国人民有了盼头,把票投给了他。
 
  八年前,奥巴马用“改革”两个字征服了美国选民,八年后,美国人民发现美国并没有什么改变,贫富差距没有缩小,还在扩大。八年等待收获的是失望,未来四年或者八年的希望寄托给谁?谁堪信任?
 
  美国大选的体制设计,给美国人民选择的余地实在很小,要不选择希拉里,她是美国资本家的狗(特朗普语),要不就是资本家特朗普,第三种选择在哪?美国人民看不到。美国选举几十次,政权始终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轮替,共和党和民主党,对老百姓有多大区别吗?这个问题转换一下,在资本家的狗之间选择,在资本家的狗的和资本家之间选择,又有什么区别?选谁都是资本家的人上台。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多党制和民主的关系。多党制等于民主吗?美国大选给我们的答案是不。多党制,如果是在资本家的政客之间或者在资本家与资本家的政客之间进行选择,选谁都是帮资本家选管家;选谁上台,都是在选择谁代表资本家统治自己。这和地主家的佣人选谁当管家管着自己,有一毛钱的区别吗?
 
  多党制并不等于民主,一党制也并不等于专制。多党制与民主的关系既不是充分条件又不是必要条件。但是多年来,美国利用强大的话语权,硬是把多党制与民主划等号,把美国政治的资本专制性质,说成是民主政体,一时间忽悠了多少吃瓜群众。
 
  本届美国大选,是吃瓜群众看的最过瘾的一次,现实政治挑战编剧的艺术现象力。美国丑闻这次暴露这么多,是因为美国的政治外壳有些掩盖不了美国资本专制的吃相了,美国政治体制有些容纳不了美国的社会内部矛盾了。不但希拉里要批判一下美国,“我们需要做很多事情。很多人在经济危机后还没有涨薪。有太多的不平等。社会流动性太小了。华盛顿太无能了。”特朗普对美国的批评声音更大,“明确我们的失业率并不是5%,如果你调查过实际情况,这个数字至少有20%,5%的数字是造出来的,为的是让那些政客们,尤其是让总统显得不那么难看”。美国社会问题的严重性,是本届美国选举成为非建制派的胜利的社会前提。最后获胜的特朗普是共和党内的非建制派,一度风头出尽的桑德斯是民主党内的非建制派,他们俩对美国的体制抨击的最多,这也是他们最得选民青睐的原因。正是美国的财富分配出了问题,极端的贫富悬殊让很多看不到希望的人选择了对现存体制的质疑,他们倾向于选择挑战现行政治的人。特朗普不断塑造自己挑战美国政治正确的形象,是他把握住了美国的社会心态。最四平八稳的代表美国政治正确的小布什,很早就被淘汰了,说明他对美国社会心态的变化缺乏感知力。
 
  社会在求变,渴望变化的不只是美国人民,欧洲人民也是如此,欧洲的极端民族主义在政治上的话语权越来越强,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很容易变成为政治上的极端民族主义,特朗普就是凭借自己的极端民族主义赢得选举。传统的代表政治正确的政客无法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只能用选票去选择可能会带来改变的人。这种求变心理,出现在资本主义的核心国家,并不是偶然的。
 
  问题是,选择非主流政客上台,就有希望吗?也是枉然。非主流政客就代表他们的利益吗?特朗普也会抨击美国社会问题,但他绝不会把问题归结为美国的资本私有制度,全球化成为他的指责对象。特朗普胜选之后,他的执政团队名单陆续出炉,他是富豪,他的团队也被成为“富豪内阁”。这些资本精英直接掌权,会出手解决美国选民最不满意、最希望解决的财富分配不公问题吗?特朗普宣布要大幅度降低企业的税率,这是送个资本家的福利。问题是大幅度的税收减少,维持美国人民社会福利的钱从哪里来?每届选举,政客们都喜欢给美国人民描绘各种各样的梦,但这些梦在冰冷的现实面前,终究成为不了现实。人心求变,但是在现行体制内没有多大的变革空间,这就是美国人民的迷茫痛苦和不满的心理原因。
 
  可能是很多人看透了美国政治的游戏规则,本届选举的投票率只有55%,创最近二十年新低。对美国失望但还有幻想的人,用手投票,对美国政治绝望的人,用脚选择不去投票。
 
  美国人民的希望不在美国体制之内。美国体制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美国体制本身就是问题,是造成他们的问题的原因。一次次的选举,一次次的失望,说明美国人民的希望在资本主义体制之外。对特朗普的选择,正是说明了美国人民对政客的集体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最终也会变成对美国制度的不信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