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孙玉良:从美国大选乱象看中国民主发展的方向

  2016年11月9日(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大选投票结果揭晓,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胜选,这位没有任何从政经验、有大嘴之称的地产大王、主持人、作家将于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职。
 
  美国这次大选可谓一波三折,乱象横生,人们形容是“疯子”与“骗子”之间的斗争。由于选举的激烈,两个竞选团队投入大量的金钱抹黑对方,特朗普本来就是地产大王,拥有数以百亿的资产,不差钱的角色。而希拉里是美国精英团队重点支持的对象,金融大鳄索罗斯等人是其后台,其丈夫克林顿还有共济会的背景,更是不可小觑。因为选举,特朗普基金会"黑幕"遭曝光,特朗普本人被描述成色魔、疯子、骗子,而希拉里也被竞选对手暴光黑幕,“邮件门事件”证明希拉里是个“卖国者”,与恐怖组织ISIS有紧密联系。特朗普扬言如果当选将要把她送进监狱。经过多轮选举PK,剩下的两个精英总统侯选人竟是两个这样的角色,真是令人笑掉大牙。美国人民“惨”就惨在最后的两个竞选胜出者都不是什么“好人”,只能在两个“坏蛋”之间进行所谓的“民主”投票。美国虽然号称实现了人人一票的大民主,但实际上广大人民都只能被动地选出一个“坏蛋”资本家当选他们的领导人,不可能选出真正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总统。因为这个原因,实际上不少的美国人对于民主很灰心,美国的选举投票率在全球所谓169个民主国家里排名第120位,今年又创下20年选举新低,仅有百分之五十五的人参加了投票。
 
  美国的民主是虚伪的民主,上世纪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早有定论。有资格参选美国总统的人,一是象特朗普一样有钱的大亨,为了自身及集团的利益而在政治上“增光添彩”;一是美国部分资本家寻找的“代言人”,为了他们的利益不遗余力。总统的发言,其实不是总统本人内心的治国之术,而是为背后的资本利益集团“鹦鹉学舌”。最近韩国朴槿惠总统的“闺蜜干政门”事件,又一次见证了民主国家的总统到底是谁的代言人。他们不可能是人民的代言人,他们选举付出的高代价,注定了他们当选后为谁所用。
 
  美国大选的乱象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的,资本主义民主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并为之服务的,不管它采取什么具体形式,本质上都是资产阶级用以保护和巩固自己的财产所有权和政治统治的工具。在一个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国度,你能指望国家领导人为普通老百姓说话吗?曾帮助1896年威廉·麦金利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马克·汉纳说过:“要赢得选举,需要两个东西。第一是金钱,第二我就记不得了。”美国的选举实际上就是一场金钱竞赛。这次希拉里与特普朗的选举又一次验证了这个事实并再一次证明马克·汉纳所言不虚。两派资本大鳄互相抹黑,向世界证明了资本主义民主本身是个大大的笑话。
 
  但相对独裁而言,民主代表了社会的进步。民主是个好东西,随着社会的发展它也在不断地进步。民主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民主却是世界上所有国家所有人民的共识,是“普世价值”。不管是资本主义民主,还是社会主义民主,大家都戴上了民主的桂冠。这两种民主,拚的是哪种民主能得到本国人民的认同,能选出他们最中意的国家领导人,能得到大多数本国人民的承认,确实能选出人民中的精英做领导,推动社会在进步中大踏步前进。做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分子,从这次美国大选中总结经验与教训,为我所用,发展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核心任务。
 
  毛泽东主席不只是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是新中国的缔造者,同时也是社会主义民主最重要的发明人之一。毛泽东指出:“我们的民主不是资本阶级的民主,而是人民民主,这就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也叫社会主义民主,按毛主席的设计: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国家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所以当人民群众喊出“毛主席万岁”时,他的回答是“人民万岁”。毛主席认为:人民有权管理国家事务,有权监督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依法享有人身、言论、通信、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宗教信仰等自由,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这些民主权利不仅在宪法上明确规定,而且国家还提供实现这些权利的政治上的保障和物质上的帮助,是人类历史上最新的最广泛和最高类型的民主。如果当官的走偏了,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了,人民有权通过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这“四大”批斗之、教育之甚至推翻另选举之。四大自由权利同时构成了文革大民主的基本内容。
 
  对全体人民负责是社会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民主的本质区别,当年黄炎培曾对共产党胜利以后对于全国的管理有担心,他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毛主席回答他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在黄炎培看来:“这话是对的”,因为“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新中国刚建立,毛主席与周总理等其他领袖进京,毛主席提出两个“务必”,指出我们这是进京“赶考”,我们“决不做李自成”。他对社会主义民主成竹在胸。
 
  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后,按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设计,中国实行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人民政协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组织形式,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走过了曲折的路程,曾选出过陈永贵、吴桂贤等农民和工人代表当国务院副总理,李素文做为工人代表当选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洪文做为工人代表甚至成为党的副主席,一度成为毛泽东重点培养的党和国家接班人角色。工人和农民的代表人数在毛泽东时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席位。但在同时,这个时期中国发生了大量的运动,使法制建设受到了极大破坏。民主与法制没有协调发展,使民主建设走向了极端。大众民主的发展并没有给中国带来经济的飞速发展,相反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社会秩序混乱,文化大革命的失败,实际上也是中国大众民主实验的一次失败。
 
  有人说毛泽东时代没有民主,是独裁,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那时侯的每一个决策,实际上都是民主决策的结果,哪一个决策也不是毛泽东独断乾纲的结果。而且,这些现在看来错误的决策,当时也得到了人大代表和广大人民群众热烈的拥护,每次决议基本是全票通过。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领袖人物的权威和民主过程中的法制缺失。民主与法制是前时中的“两条腿”,相辅相成,二者缺一不可。毛泽东的大众民主实验,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因为历史条件的制约和法制精神的缺失,并没有达到预期理想的结果。
 
  分析美国大选的美式民主和现在中国实行的民主以及毛泽东时代的大众民主,其实都有长处和缺陷,总结这些民主形式的经验和教训,探索出代表社会进步方向的民主,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要任务。我认为,美国式的民主是虚伪的民主,是有钱人的民主,是小众民主。只有在严格的法制框架上实行人民民主,是克服上述两种民主瑕疵的社会主义民主方式。由最底层的老百姓,通过一人一票选出乡镇社区的代表,乡镇特区的代表侯选人可被约定数目的群众联名推荐,或自荐并争得约定数目的群众签名同意,竞选时要象西方一样通过各种媒介发表竞选演说拉票,不准贿选;县一级人大代表由乡镇级代表直选产生,省一级代表由县一级代表直选产生,中央级人大代表由省一级代表直选产生,选举办法参考乡镇级代表,都要发表竞选演说,可采取网络投票和线下投票结合的方式,尽最大公正、公平、公开的方式选出人民群众的当家人,然后按照毛泽东主席他老人家的构想,各级人大代表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社会主义民主必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民主。事实证明,毛主席设想的,让人民有权管理国家事务,有权监督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依法享有人身、言论、通信、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宗教信仰等自由,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这样的民主,才最有可能选出人民最满意的代表和领导人,从而推动社会向最正确的方向进步,用最快的脚步前进。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