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青光剑:2016美国总统大选面面观

  2016美国总统大选,终于以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最终胜出,尘埃落定。而此次美国总统大选,也被世界媒体一致认定为最最难看、最让美国民众感到厌恶的“骗子与疯子”的对决,盖棺定论、最终收场。其中,最让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深感厌恶的是充斥此次总统大选全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与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两个人频频爆出的各种丑闻,以及他们之间那种让所有人跌破眼镜、赤裸裸的相互攻击和人身攻击。至于美国“精英”们所历来标榜的“美式民主”,为何会一步步演变到今天这样一种三观尽毁、惨不忍睹的可怕境地,也更引来全世界政治制度研究者们的浓厚兴趣与深度探究: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大选制度,到底是哪儿出了差错、出了毛病?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大选制度,究竟还能不能持续下去、演化下去?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大选制度,究竟又给今天的美国和美国人民,带来了哪些好处或危害?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大选制度,到底能在未来日子如何演化、继续恶化?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大选制度,究竟出路何方、何去何从?
 
  要找到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我们还先得从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大选制度谈起。
 
  一、美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和总统大选制度
 
  众所周知:美国是联邦制国家,政权组织形式为总统制,实行三权分立与制衡相结合的政治制度和两党制的政党制度。
 
  政权组织形式
 
  美国采用总统制,总统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
 
  美国实行分权与制衡的原则,立法、行政、司法三种权力分别由国会、总统、法院掌管,三个部门行使权力时,彼此互相牵制,以达到权力平衡。国会有立法权,总统对国会通过的法案有权否决,国会又有权在一定条件下推翻总统的否决;总统有权任命高级官员,但须经国会认可,国会有权依法弹劾总统和高级文官;最高法院法官由总统任命并经国会认可,最高法院又可对国会通过的法律以违宪为由宣布无效。
 
  国家结构形式
 
  1776-1787年的美国为邦联制国家。1787年制定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改国家结构形式为联邦制。在建立统一的联邦政权的基础上,各州仍保有相当广泛的自主权。
 
  联邦设有最高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机关,但有统一的宪法和法律,是国际交往的主体;各州有自己的宪法、法律和政府机构;若各州的宪法和法律与联邦宪法和法律发生冲突,联邦宪法和法律优于州的宪法和法律。美国宪法列举了联邦政府享有的权力,如征税、举债、铸币、维持军队、主持外交、管理州际和国际贸易等。不经《宪法》列举的其他权力,除非《宪法》明文禁止各州行使者外,一概为州政府保留。
 
  州的权力主要是处理本州范围内的事务,如以地方名义征税,管理州内工商业和劳工,组织警卫力量和维持治安,等等。联邦中央和地方的具体权限,200年来不断有所变化。
 
  选举制度
 
  美国实行总统制,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复杂,过程漫长。选举的主要程序包括预选、各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确定总统候选人、总统候选人竞选、全国选民投票选出总统“选举人”、“选举人”成立选举人团投票表决正式选举总统和当选总统就职典礼等几个阶段。
 
  美国总统选举实行间接选举制。首先由各州选民投票选出本州选举人(人数与本州国会议员人数相等),再由各州选举人同时在各州首府投票选举正、副总统。
 
  美国个各州选举人的组合,被称为选举人团。依据美国宪法规定,总统并非由国会或选民选举,而是由各州推派的选举人选举。各州的选举人名额,和各州的参众两院议员总数相同。联邦政府所在的哥伦比亚特区,没有国会代表。一九六一年的宪法修正案中给予该区3个选举人名额。所以,相当于100名参议员(每州2名)的选举人,加上等同于435名的众议员人数,连同3名哥伦比亚特区选举人,就可得出538张选举人票数。总统候选人获得选举人票数如达到270票,即超过全国选举人的一半,即可宣布当选。
 
  议员选举实行直接选举制。众议员由各州选民直接选举;参议员最初由各州议会选举,1913年生效的第17条宪法修正案规定,参议员也由各州选民直接选举。州长、议员和某些州的法官、重要行政官员都由选民选举产生。各级选举一般都由两党包办。为了保证两党的统治地位,一般实行”单名选区制“和”多数代表制“。
 
  二、美国的政治制度和总统大选制度存在的弊端与带来的后果
 
  我们按照马克思哲学理论中有关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科学论断来理解:无论是美国的政治制度,还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制度,均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国家国家资本,归资本家和资本家集团个人所有的私有化经济基础之上的资本主义政治制度。而这种政治制度,从本质上就是为资本家利益或资本家集团利益来服务的政治工具。无论是其政治制度也好、选举制度也好,都是为了有效维护、不断扩大资本家和资本家集团利益,有效压榨工人阶级剩余价值,有效维护资产阶级集体统治的政治工具、统治工具。因此,这也从根本上就决定了,在美国政治制度、选举制度设计、产生之初,就首先把美国普通工人阶级的切身利益和根本利益不予考虑、排除在外。由此,也最终造成了美国的政治制度、选举制度,从来都是为极少数资本家、资本家集团利益服务的先天性缺陷,并由此带来了历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所暴露出来的贵族政治、“精英政治”,金钱政治、“政治正确”,贫富不均、差距拉大等等恶果。
 
  一是“美式”民主制度的迷惑性与欺骗性。
 
  长期以来,美国所逐步确立下来的的三权分立、两党执政、各州自治、民主选举等等制度形式,都被所谓的“美国政治精英”们,标榜成了当今世界最最民主、最最自由的超级版举本、神话版本或通用版本。并用种种“美式”民主制度设计中的民众参与、民众投票,三权分立、民主监督的迷惑手法、欺骗手段,来巧妙掩盖住资本主义制度下,其政治制度、选
 
  制度归根到底,是为极少数资本家、资本家利益集团谋福祉、看家护院的残酷本质。每一个地方、国家当权者的背后,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美国资本利益集团的身影。那些看似被民主选举制度选上来的执政者、领导人,归根到底,还是为极少数资本家、资本家利益集团牟利、服务的提线木偶或傀儡工具。在资本家、资本家利益集团所设计出来的看似民主、堂而皇之的“美式”民主制度的华丽外衣下,美国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所遭受到的,是资本家和资本家利益集团的长期压榨与疯狂掠夺。
 
  长期以来的美国历任总统,动辄发起对外侵略、对外战争,就是要通过对外侵略、对外战争的形式,最终达到军火集团和军队利益集团,疯狂捞取高额利润、疯狂索取高额回报的最终结果。当然,为了能使他们的这种疯狂侵略、疯狂掠夺合法化、合理化,历届美国总统,也总能够制造出例如“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阿富汗反恐”、“反对利比亚残暴统治”、“推翻叙利亚独裁统治”、“阿拉伯颜色革命”等等冠冕堂皇的美丽借口。
 
  除此之外,为了能够长期迷惑、长期欺骗、长期统治美国人民,历任美国总统也会提出类似于“做出改变”、“振兴美国经济”、“让利与民”、“控枪法案”、“医改法案”等等更具迷惑性、欺骗性的改革措施来装腔作势、惺惺作态。但是,等到了每一位美国总统下台后,美国人民所最终等来的,都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空欢喜而已。究其最根本原因,还是美国所谓的“民主制度、民主政治”华丽外衣下,所包裹着的美国政治制度、大选制度,自始至终,都是为美国资本家、资本家利益集团牟利、服务的政治工具和统治工具!
 
  二是“美式”民主制度的破坏性与撕裂性。
 
  长期以来,长期被“美式”民主制度华丽外衣掩盖下的美国制度,也一步步侵吞着占美国绝大多数中产阶级、无产阶级的切身利益和根本利益。贫富分化、两极分化,富者越富、穷者越穷,正在成为今天每一位美国民众,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据权威部门统计:占美国人口百分之一的美国富人,却占有全美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美国财富!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可怕数字?我们不妨再换个角度来理解:那就是全美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正在为美国百分之一的人打工!他们中,有白人、也有黑人;有黄色人种、也有棕色人种;有来自欧洲的人,也有来自亚洲、拉丁美洲、大洋洲、非洲的人;有白领蓝领、也有普通工人;有失业者、也有乞讨者。而比这更可怕的却是: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后续影响,美国这种社会财富高度聚集、快速聚集的趋势,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拉大!我想:这或许才是为什么此次美国2016总统大选,美国人民最后抛弃“精英政治”代表人物希拉里·克林顿,最终选择政治素人唐纳德·特朗普,并被全世界普遍公认为是美国国内强烈要求美国总政治做出改变的声音占了上风,所出现的最终结果罢。
 
  长期以来,“美式”民主制度下的社会矛盾、种族矛盾,错综复杂、病入膏肓、沉珂难愈。枪支泛滥、种族歧视、种族仇恨等等社会问题,都会把历任美国总统搞得是手足无措、焦头烂额。据《中国2015年美国人权状况白皮书》中统计:截至2015年12月28日,当年共发生枪击事件51675起,造成13136人死亡、26493人受伤。截至2015年12月24日,美国警察当年共射杀965人,警方滥用权力的行为并未得到应有的追究。在这其中,美国警察所射出的绝大多数子弹,都是射向了身处美国社会最底层的美国黑人。而这,才是美国社会矛盾、种族矛盾的冰山一角。至于现在,究竟有多少非白人血统的其有色美国人,曾经遭受到过美国白人的种族歧视、种族仇恨和种族欺凌,笔者实在是没有办法一一统计出来。除此之外,常年发生在美
 
  国国内的贩毒、吸毒、枪击、抢劫、强奸、绑架、虐囚等等恶性犯罪案件,也屡禁不止、屡禁不绝,让身处美国本土的底层民众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度日如年。
 
  在对外政策方面,“美式”民主制度下的美国,长期推行世界霸权、长期保持冷战思维,视他国合法政权如无物,视他国民众生命如草芥。肆意扩张、挑起战乱,武装干涉、武力入侵。据统计:自二战结束以来至今,美国每4年多时间,就发动一场对外战争。死在美国大兵枪口下的无辜民众数不胜数、无法统计。而由此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更是高达上百万亿美元之巨。这惊人数字。一想起来,就会让人汗毛耸立、不寒而栗。据中国所发布的《2015年美国人权报告》指出,据空中战争跟踪组织统计,2014年8月8日以来,美国不断组织联军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武装进行空袭。截至2015年12月6日,美国空袭伊拉克3965次,空袭叙利亚2823次,据估算共造成两国境内1695至2239名平民死亡。
 
  另外,美国军队在频繁使用无人机滥杀无辜方面,英国《每日邮报》网站2015年10月15日报道,美国军队在执行无人机暗杀计划时仅仅使用追踪电话数据这一有限的方式来确定袭击目标。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美军在阿富汗东北部发动的一场代号为“干草机”的行动中,219人被炸死,其中仅有35人是预先要攻击的目标。从本质上来说,现在的中东混战、中东灾难、乌克兰危机,哪一个,不是拜美国的“美式”民主制度所赐?
 
  在世界反恐问题上,美国历来强力推行武装干涉、武力清剿政策。武装占领阿富汗,就是“美式”民主制度的另一杰作。可迄今为止,美国军队虽然成功击毙了本拉登、卡扎菲,绞死了萨达姆,但是全球恐怖组织、恐怖袭击并未得到有效遏制,反而更有星火燎原、俞反俞恐的扩张、蔓延之势。澳大利亚悉尼独狼式恐怖袭击,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土耳其等国屡遭恐怖分子自杀爆炸、群狼攻击,归根到底,又是为何?我们更不必说那些几乎每月,都会发生在伊拉克、叙利亚等战乱国家的自杀式爆炸、独狼式袭击、群狼式攻击。等等这一切,又该谁来负责?
 
  2015年以来,在“美式”民主制度一手操纵下,所制造出来的叙利亚内战,已经进入到了第五个年头。数百万中东、北非、叙利亚难民,抛家舍业、离乡别土,甚至不惜甘愿冒着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巨大风险,毅然决然地踏上了乘船渡海、偷渡国境的难民之路、逃亡之路。叙利亚小男孩渡海丧命,脸朝下、趴在海滩上的照片,几乎一瞬间,就撕碎了全世界每一个善良人的心。但是,“美式”民主,不会为此负责。美国总统,也不会为此负责。可哪一个为人父母的人,又能愿意让自己的亲生骨肉,最终遭遇到这样的厄运?俗话说得好:人心都是肉长的。我至今都十分怀疑,那些时时标榜“美式”民主的人,他们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
 
  从中,我们就不难看出那些所谓的美国“精英”,他们所时时标榜的“美式”民主,到底“民主”在了哪里,好在了哪里呢?他所带给美国和这个世界的,除了破坏,还是破坏;除了撕裂,还是撕裂。
 
  三是“美式”民主制度下“美式”选举背后的利益博弈。自从2016美国总统大选一开始,此次美国总统大选,就开始凸显出隐藏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大选激烈竞争背后的利益博弈。无论是民主党竞选团队中的希拉里、拜登、韦伯等人,还是共和党竞选团队中的特朗普、小布什弟弟、科鲁兹等人,都不过是背后掌控民主、共和两党经济命脉的利益集团代言人。隐藏在热热闹闹、闹闹哄哄总统竞选戏台后面的,是操控着他们大选命运的金主、“主人”。动辄上几十亿美元的竞选资金,哪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百姓,所能承受、所能筹集?不死心者望洋兴叹、死了心的默默退出,有本事的几番挣扎,没本事的草草收场,也就成了“美式”民主总统选举制度下的一种常态。即便是你再有日天的本事、再有旷世未见的雄韬伟略,也不得不折服于堆积成山的美元金山之下。以金钱定胜负、以金钱决高下,这,就是“美式”民主制度下总统大选的残酷现实。至于总统大选最终揭晓后,当选总统如何封赏,国家利益、海外利益如何被瓜分,也就更不是普普通通美国百姓,可以做得了主的事情了。
 
  四是“美式”民主制度下,美国主流媒体与美国精英集团的利益勾连与推波助澜。众所周知,长期以来,美国主流媒体就被美国资本利益集团所把控、所拥有。我们换句话来表述:本质上,美国主流媒体,就是美国资本利益集团的私有财产、宣传工具。因此,美国总统参选团队背后的主流媒体代言人,听从自己的主子吩咐,在总统大选中选边站队、大肆宣传、恶意攻击、推波助澜,也就会屡见不鲜、见怪不怪。特别是此次2016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所有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的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时时处处跟共和党唐纳德·特朗普做对,极尽下流、疯狂爆料,处处偏袒、大肆造势,也就显得合情合理、顺理成章。甚至有人说:此次特朗普最终能够当选,是美国主流媒体帮了希拉里的倒忙。在我看来,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但是,我们千万不能错误以为特朗普是美国“政治精英”中的局外人,如果真是这样认为的话,我们就会大错特错。这是因为:在特朗普的身后,站着的是当今美国最具实力的军火集团。只不过,他们对希拉里和美国主流媒体的大肆张扬的行事风格有所区别罢了。
 
  在此次总统大选中,同样还暴露出了一个同以往美国总统大选不一样的问题。那就是在民主党派内部的自相残杀、窝里斗。按照美国媒体自己爆料:自总统大选的一开始,美国民主党内部就先入为主,把希拉里·克林顿内定为了本党最终候选人。并通过党内打压、党内围剿等等下流手段,提前整垮了颇具实力、颇有人望的同党竞争对手伯尼·桑德斯。从中,我们就更不难体会出美国总统大选背后的种种交易、种种阴谋、种种残酷。
 
  五是此次美国总统大选的后续影响。早有世界舆论,注意到了此次美国总统大选过后,所给美国党派、社会、民众等不同层次带来的社会撕裂、撕裂伤疤。我们客观冷静地来分析特朗普当选后的美国表现:一是抗议浪潮风起云涌;二是重新计票再掀波澜;三是黑客攻击展开调查。这三大事件,足可以说是历次美国总统大选之后,闻所未闻、前所未见的新情况。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此美国总统大选,给美国党派之间、社会层级之间、民众之间所造成的深深撕裂。我想:即便是特朗普执政团队,完全有能力弥合好这道伤疤,那么在不久的将来,这道由此次总统大选所造成的撕裂伤口,也必然会在未来适当的时候,旧伤复发、再次发作。真到那时,特朗普执政团队也必然会是回天乏术、无力回天。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