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美国大选暴露了美式民主的弊端与困境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自诩为西方民主典范,将自己的制度视为全球民主制度的楷模向别国强行推荐输入。但本世纪以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经济总量占全球份额呈下降趋势。美国的经济模式和普世价值观受到质疑,三权分立、相互制衡政治制度腐朽衰落的特征日益显现。此外大选丑闻迭起,乱象丛生,更是美国民主体制弊端的直接表现,显示了美式民主在设计与实践中的种种悖论与困境。这种种乱象,剥下了“皇帝的新衣”,让世人看到美国大选最为丑陋的一面,也让“美式民主”成为全球笑柄。

  首先,美国大选实际上是“金钱选举”

  竞选者要想达到高知名度,就要做广告、搞竞选,这需要大笔金钱支撑。表面上,候选人是在比拼政策,实际在相当程度上决定胜负的却是金钱。竞选资金是赢得总统宝座的最基本条件。总统候选人把筹款当做头等大事,谁占有更多资金,谁就占据优势。没有钱绝对不可能走上竞选舞台。《纽约时报》称:任何一场政治大会,座次的远近取决于捐款人奉上的现金多少,金钱多寡决定你与总统的距离远近。早在竞选初期,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桑德斯就曾批评希拉里与华尔街关系过密,称“她如果当选,完全是受惠于华尔街”,“数百万美元,来自华尔街和其他非常有势力的特殊利益集团。”而本身就是亿万富翁的特朗普与反控枪组织、富人阶级、贸易集团等群体间也是长期纠缠不清。希拉里曾指责称,特朗普根本不会拒绝反控枪团体的游说,因为“他已经把自己卖给了他们”。“拥枪游说集团为特朗普买广告的钱比其他任何一个独立团体出的都多,光是在俄亥俄州就花了700多万美元。”

  据统计,美国大选2008年花了24亿美元;2012年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总花费达70亿美元,据预测,此次美国大选总开支可能超过100亿美元。“金钱选举”是由美国民主制度的历史局限性决定的,怎么监管也无法根治这个资本主义制度的痼疾。候选人为了赢得总统大选,不得不四处筹款,尤其是要讨好那些身价不菲、影响力巨大的富人。而赢得总统大选后,就必须给予较好的回报,回报方式包括召入内阁以及制定有利于捐助者的政策等,这就是西方民主的“钱权模式”。这种“钱权模式”导致总统大选后权力向金钱倾斜。也使得富人们可以利用金钱控制美国。

  《时代》周刊评论指出,在美国政治体系中,金钱已经成为选举的王牌。美国民主制度是金融资本挟持了政府甚至整个经济社会。而富人则通过控制总统选举来控制美国。被夸得天花乱坠的美国总统大选,其背后隐藏的却是政治献金和回馈资助人的“政治分赃”和权钱交易。美国这种“扭曲制度”一方面把民众拒之门外,一方面却给大公司大财团等利益集团大开便利之门,因为这种“只要控制少数人就可以控制大局”的情况正投他们所好,可以让他们的政治捐款实现效用最大化,也能更好的控制两党候选人。

  有些人吹嘘美国总统是一人一票选举出来。实际上,美国总统并非是全体国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而是由各州的选举人间接选举出来的。选举人就是各州委派的代表到首都华盛顿直接投票选举总统的人。美国选举人制度就是你得票多不一定就能当选总统。至今为止美国已经出现过四次得票多而当不到总统的奇闻,象此次选举希拉里就比特朗普多赢得20万的选民票而未能赢得大选。

  此外美国的“胜者全得”选举制度也保证了所有议员都来自两党,优秀人才难以脱颖而出,少数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难以在政坛立足。“胜者全得”就是只要获得某个州51%选举人票就拥有该州全部议席。即使得到49%的选民票也等于白来,一个议席也没有。这种制度使得共和党和民主党永远掌握美国政坛,议院里没有一个小党议员,更没有无党派议员。美国选举制度最大的恶果就是议院里永远听不到人民的声音。

  其次,美国大选始终与丑闻一路相伴

  为赢得大选,候选人往往不择手段,突破道德底线。他们不是用清晰的政策纲领去争取选民,而是竭尽全力向选民证明对手多么地糟糕,多么的无耻。他们一边费尽心机挖粪抹黑对手,如“骗子”“罪犯”“种族主义者”“强奸犯”之类言词满天飞;一边蛊惑人心、挑动民意,如肆意污蔑非法移民是“强奸犯和罪犯”等等,出言无忌,肆无忌惮。其结果,不仅加剧了社会和族群的分裂,也使获胜者上台后成为脸上无光的领导人,政府和领导人的威信荡然无存。

  在美国历届总统大选中,揭露参选人各种丑闻的新闻连篇累牍,层出不穷,几乎人人不可避免。美国总统大选中的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丑恶现象,折射了美式民主的堕落。在今年的总统竞选中,共和党高层从初选一开始就对“圈外人”特朗普不感兴趣,当特朗普令人意外地频频获胜时,共和党高层纷纷站出来对特朗普进行指责和打压,多次召开秘密会议,策划对付特朗普的方案。

  民主党也是如此。维基网站公布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初选期间的数万封电子邮件,揭露了民主党高层极力打压希拉里的竞争对手伯尼·桑德斯、暗中操纵选举的丑闻,引发了数万名桑德斯支持者举行游行示威活动。邮件同时还披露了民主党高层抹黑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操控美国媒体以及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官员贪污竞选献金等情况。在舆论压力下,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舒尔茨被迫宣布在党代会结束时辞职。

  而希拉里在竞选的最后紧要关头再次暴出“邮件门”丑闻,则暴露了竞选丑陋的另一面。“邮件门”披露了希拉里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其所在的克林顿基金会接受了大量社会捐款,总额高达1.56亿美元,希拉里为此会见了85名捐款人,并为捐款者在国务院谋职或为他们提供其他方面的帮助。此外,希拉里在会见外国政府代表时,至少接受了16个外国政府代表向克林顿基金会提供的总计1.7亿美元的捐款,并为某些外国政府代表提供了帮助。特朗普指责说:这是“美国政治历史上最腐败的营生。”

  美国前总统卡特表示,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都非常不受选民的欢迎”。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全国进行的一次民意调查表明,在接受调查者中,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平庸和糟糕的总统的人数比例高达70%;认为希拉里是一个平庸和糟糕的总统人数比例高达67%。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中说,希拉里和特朗普成为总统候选人,他们只是“赢得了选票,但赢不了民心”。许多选民表示拒绝参加投票活动,认为美国的政治和权力被大财团和大企业操纵,民众的利益被边缘化,美国的民主实际上已陷于危机之中。

  第三,府院对立造成严重内耗,选举严重脱离人民

  美国中选(中期选举)和大选的结果,往往是总统所在党与国会的多数党并非同一政党。为了本党私利,它们常常扯皮掣肘,或干脆相互拆台,致使诸多重要法案无法顺利通过。8年前奥巴马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的承诺,因国会阻挠至今无法兑现,其医改法案也备受磨难。在克林顿和奥巴马任期中,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几度拒绝拨款,曾使联邦政府关门停摆。当前,美国长期积累的各种经济社会矛盾日趋尖锐,贫富两极化越来越严重,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体制被两大政党滥用,成为内斗工具。美国两党严重对立、内斗愈演愈烈有其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根源,已成为垄断资本主义在它的生产关系中产生自我限制、自我破坏的腐朽特征。

  美国选举越来越脱离了人民,早就遭到了美国人民的强烈抵制,每次选举有将近一半的选民拒绝参加投票。在163个国家中,选民投票比例美国排名第140位,就连马耳他、乌兹别克斯坦,甚至柬埔寨、海地、索马里这样的小国家,选民投票比例都比美国高。许多美国选民都抱怨:“虽然心里想投票,可我对哪个候选人都反对。”美国大选实际就是在很小的范围内挑出两位候选人,就好比在一大堆烂苹果堆里挑出两个稍好点的苹果,硬摆在美国人面前,让人从中挑选一个,人们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这就是美国人投票率低的缘故。这次大选美媒更是惊人地提出:这次美国大选是要人民在“骗子”与“疯子”之间做选择,真是天大的笑话!

  美国总统选举这么多年平均投票率大约是55%,当选总统一般得到大约50%多一点的选票,奥巴马上次当选得了53%左右的选票。55%的选民投票,当选者只得到50%的选票,这意味着当选者只获得了27%左右选民的支持。也就是说,美国总统就是在这27%左右的选民支持下选出来的。而当选总统的反对票是27%左右,拒绝投票的人是45%左右,后二项相加就是72%。一个占美国72%的选民反对和拒绝投票的人,能维护美国全体人民的利益么?一位英国观察者曾质疑,一个仅仅得到27%选票的政党却拥有政府的全部权力,这一体制的合法性何在?选举严重脱离人民,选举制度腐朽没落,已不适应时代的实际需要,美国民主面临严峻挑战。

  第四,民主输出造成他国社会动荡人民遭殃

  扩张和输出,是美国民主对外的存在形式。1990年3月,布什总统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出,美国90年代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在全球“扶植政治自由、人权和民主制度”,要把民主趋势扩展到整个非洲大陆。在此基础上,美国政府宣布对非洲国家援助要以他们是否“实行多党民主”为前提,即无一例外地将援助与民主挂钩,以此要挟非洲国家,迫使非洲接受西方的政治模式和价值观念。今天的非洲,特别是实行西式民主的突尼斯、埃及等国家,政局动荡不堪,冲突战乱不断,普通民众连最基本的社会稳定和物质生活都无法保证,何谈自由与民主?可以说,“民主化”在这些国家一定程度上成了社会秩序混乱、恐怖事件频发的代名词。

  如果说美国对中东的民主输出是打着“人道主义干涉”的旗号、以战争的方式开场的,那么在东欧和中亚的民主输出则是以“颜色革命”方式推动的,从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以及中东和北非一些国家相继爆发的“茉莉花革命”来看,背后都有西方势力的推手。这些“颜色革命”所带来的是政权更替和社会动乱。

  文的不行就来武的。美国自诩自己是维持世界秩序的“世界警察”,实际上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侵略者和战争策划者。自1890-2001年,美国对世界各国发动了132次对外斗争和侵略行动,平均每个总统上台都要发动一二场对外战争。死亡上百万美国青年,数百万美国家庭因之破产,得益的只是那些少数的资本寡头和军火商人。冷战结束后,美国是世界上对外发动战争最频繁的国家。

  而靠美国扶持上台的各国独裁者多数都没有好下场。如韩国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越南的吴庭艳;伊朗的巴列维;智利的皮诺切特;古巴的巴蒂斯塔;海地的杜瓦利埃;菲律宾的马科斯;柬埔寨的朗诺;伊拉克的萨达姆;玻利维亚的巴利维;罗马尼亚的依利埃斯库;哥伦比亚的皮尼利亚;厄瓜多尔的尔卡斯特罗,等等,这些人后来或推翻,或流亡,或判刑,或绞死,或打死,均没有好下场。

  近年来许多引进西方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的发展中国家非但未能促进本国的经济发展、政治稳定和社会进步,反而造成政党林立、政局动荡和社会分裂的局面,大量紧迫的国计民生问题也往往因政治纷争被搁置一边,多国已被推入“民主陷阱”。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外部强加的输入型民主往往“水土不服”。在很多发展中国家,民主政治出现了问题,主要是激进民主化所致。那里的民主要么是由外力促成,如通过西方殖民主义或者其他输出形式,要么就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精英不管本地的社会经济和制度条件,盲目引进民主制度。德国历史学家施蒂默尔指出,美国“政府关门”导致公共生活瘫痪等,表明民主所需的基本共识已然终结;现在西方民主在枯萎,已成为“过时货”。

  第五,腐朽的民主制度也使美国自食恶果

  《2015年美国的人权纪录》显示,当前的美国,不仅旧的问题未得到解决,而且新的问题不断滋生。纪录从美国的公民权利遭到肆意侵犯,政治权利无法得到应有保障,经济和社会权利难以有效实现,种族歧视变本加厉,妇女和儿童权利堪忧,粗暴侵犯他国人权等不同方面列举了美国存在的大量政治、社会、人权问题:

  一是美国枪支管理失控,公民生命权受到严重威胁。截至2015年12月28日,当年共发生枪击事件51675起,造成13136人死亡、26493人受伤。

  二是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公民人身安全无法保障。截至2015年12月24日,警察当年共射杀965人,警方滥用权力的行为并未得到应有的追究。

  三是美国监狱系统腐败丛生,严重侵犯囚犯人权。美国最大的女子监狱罗维尔监狱的狱警逼迫数百名女囚卖淫以换取基本的生活物资和保护,在过去十年间已有57名囚犯死在了该监狱。

  四是美国金钱政治和家族政治大行其道,公民政治权利难以得到有效保障。有评论认为,美国的政治体系已被颠覆为向主要政治捐助者提供回报的工具。家族出身成为美国政治中的主导因素,少数家族和幕后利益集团用资金影响选举。美国党派之争绑架民意,因为选举利益导致民主党与共和党无法协调制定真正符合民意的政策。

  五是美国社会问题严重,保障公民经济和社会权利困难重重。2014年有4670万人处于贫困状态。每年至少有4810万人缺乏食物保障。2015年有超过56万人无家可归。79%的美国人相信更多人会掉出而不是上升到中产阶级行列。如今,美国仍有33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4400万受雇于私人部门的劳动者无法享受带薪病假的权利,占私人部门劳动者总数的40%。

  六是美国种族矛盾尖锐,种族关系处于近20年来最差时期。61%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非常糟糕。执法司法领域是种族歧视的重灾区。88%的非洲裔美国人相信自己受到警察不公正对待,68%的非洲裔美国人认为刑事司法体系存在种族歧视。非洲裔美国人拥有的财富仅为白人的十二分之一,拉美裔为十一分之一。

  七是美国妇女状况不断恶化,儿童成长环境堪忧。过去十年内贫困妇女比例从12.1%上升至14.5%。国际劳工组织指出,美国是唯一没有立法明确规定妇女带薪产假的工业化国家。约1740万由单亲妈妈抚养的儿童中45%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约五分之一的儿童生活在食品保障不足的家庭。

  八是美国仍在公然粗暴侵犯他国人权,视他国生命如草芥。美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空袭行动炸死数千平民。美国在巴基斯坦和也门肆意开展无人机袭击,造成数百平民死亡。美军2015年10月3日对阿富汗昆都士“无国界医生”组织医院野蛮空袭,42人惨遭杀害。美国政府无视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仍未关闭建立14年之久的关塔那摩监狱,至今仍有近100人在被任意拘留多年且未经审判的情况下继续被羁押。

  事实说明,美国的政治、民主、人权存在着严重问题,并广受世人诟病。

  第六,不公正不公平的选举激起民众的愤怒和抗议

  特朗普“爆冷”当选美国总统后,全美至少7座城市出现示威抗议,批特朗普无资格当总统。成千上万人聚集在各大城市的特朗普大楼外,举着“特朗普是种族歧视者”、“Fxxk Trump”等标语,表达对狂人当总统的不满。有示威者在垃圾桶纵火、砸碎玻璃以及烧美国国旗,并有人因此受伤。反特朗普民众占领洛杉矶,场面浩大似灾难片。在纽约曼哈顿,大批示威者游行至特朗普大厦,将大门堵得水泄不通。在奥克兰,民众纵火烧车打砸警车,民众组织游行,抗议特朗普当选总统。人们走上街头放火,并焚烧特朗普公仔泄忿。和平抗议演变成暴力,有民众纵火烧车打砸警车,警方不得不释放催泪瓦斯阻止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在纽约一些示威者在特朗普大厦前焚烧美国国旗,有示威者手持“特朗普是个种族歧视者!”标语抗议,也有人高举“欢迎来到地狱”的牌子,声称特朗普执政会令美国变成地狱。在西雅图,成千上万的人们走上街头抗议特朗普当选总统。在新奥尔良,示威民众焚烧了代表特朗普的人偶。在芝加哥,大批民众上街游行。民众聚集在特朗普国际酒店大厦楼下抗议。在波士顿,人们聚集在波士顿公园抗议,人数不断增加。随后示威民众在州议会大楼外抗议。在费城,民众示威游行。在洛杉矶,民众在市政厅前示威游行。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州立大学,学生示威抗议。

  在加州柏克莱,约1500名中学生及教师周三上街示威,高喊:“特朗普不是我们的总统”。在西雅图,也有小规模学生示威。在德州,德州大学数百名学生示威。有人在社交媒体设立纽约曼哈顿示威专页,显示有超过8000人参加在联合广场公园(Union Square Park)举行的示威集会。

  许多曾表态力挺希拉里的好莱坞明星也大失所望,纷纷透过社交媒体表达不满,Lady Gaga在特朗普大楼前举牌抗议。“美国队长”Chris Evans也发文表示:“这对美国来说实在是羞耻的一晚。我们让1名仇恨煽动者来领导我们伟大的国家,我们让1个恶霸来设定。”这说明美国腐朽的民主制度已经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民醒悟和抵制了。

  这种结果让许多美国资深政客也始料不及。正在英国伦敦访问的美国务卿克里10月31日坦言,今年总统大选竞选活动让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十分丢脸。他说:“今年的总统大选影响了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多次让人感到十分尴尬。”他称,这次大选有时甚至超过了自己正常的理解范围,“从未想象过总统大选辩论的关注点并不在实际问题上”。

  第七,美国大选被多国嘲讽成为国际笑话

  美国大选本应该是四年一度向世界展示民主如何在世界第一强国运作的机会,可是竞选活动却成了损害自由和希望“灯塔”的反面教材。11月5日,《华盛顿邮报》描述道:全球各地为美式民主自由辩护者纷纷噤声。印度报道称,“对许多印度中产阶级而言,美国是民主模范,但目睹美国选战,印度人现在自觉高美国一等”。在黎巴嫩人眼中,美国大选就是个糟糕的笑话。非洲布隆迪的记者们认为,大选让美国颜面尽失,而俄罗斯的政客则拍手称快。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不管谁赢,丑闻、政治暴力、腐败指控、选举舞弊传闻——这些让美国大选受损,美国的形象在本国民众和世界的眼中都已黯然失色。文章说,美国靠民主立国,却成了反民主力量的受害者。而美国《外交政策》称,竞选活动对美国名声的损害难以弥补。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是丑陋美国人的杰出代表:对外交无知,但不以为耻。整个2016年大选一直是美国民主的糟糕广告。

  美国大选被多国嘲讽,美式民主也成为新的国际笑话。澳大利亚评论家称,“世界大多数国家不再敬畏美国”。黎巴嫩评论说,“在中东,即使反美高潮时期也有人向往美国。但现在,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不再视美国为进步和启蒙的灯塔”。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批评特朗普全面禁止穆斯林的提议是“无知和不负责任的”。在以色列,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被认为是任性的、不精确且矛盾的。

  在中东,很多人担心特朗普是一个未知数,他的不可预测性可能破坏这一地区的稳定。特朗普煽动性言论也引起了人们的怀疑和嘲笑。人们认为,特朗普的参选象征着西方民主和价值观的消失。在德国,人们认为特朗普执政将会加剧全球经济形势的不稳定。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更直言不讳,将特朗普描述成“仇恨鼓吹者”,公开表示如果特朗普上台“世界将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在意大利,有63%的人反对特朗普。在墨西哥,墨西哥人已经用行动表达了他们的态度:讽刺性地模仿特朗普、出售写有反对词句的彩罐、燃烧他的肖像等等。在伊朗,人们认为美国大选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日韩等美国亚洲老盟友也担心。特朗普建议,日本和韩国应该结束对美国核保护伞的依赖,发展自己的核威慑力。这种疯子言论,让许多分析家担忧,这可能引发亚太军备和核武竞赛,进一步破坏已经紧张的地区稳定。在阿富汗,人们大多以嘲讽态度对待美国选举。

  即使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英国也认为英美蜜月期似乎过去了。英国媒体称美国大选破坏美在亚洲形象,选战活动让亚洲国家改变了对自身与美国政府关系的看法,颠覆了美国的民主传统。批评人士称他“无知、荒谬、种族主义、伪君子、煽动者和性侵者”。在新加坡,评论家指出。“美国对泰国、菲律宾及马来西亚国内议题的批评,已经让这些国家更加疏离美国、倒向北京。”报道称,无论大选结果如何,此次美国总统大选,已经破坏了美国在亚洲的形象。

  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丘罗夫批评美国的选举制度是“世界上最差的”。印度媒体称美国选举团制度落后于时代,称美国《独立宣言》宣称“人人生而平等”,但美国的选民肯定不是平等的。这一荒谬的制度不仅忽视了人民的意愿,也有损于投票行为本身。

  只有朝鲜展示了少有的兴奋。《今日朝鲜》将特朗普描述为一位“博学的政治家”和“有先见之明的总统候选人”。

  民调普遍显示,美国民众普遍感到选举制度已经背离民主初衷,演化为一场金钱游戏和政治闹剧。越来越多美国民众丧失对“美式民主”的信心,对国家的发展走向深感忧虑。今年四月,数千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抗议活动,要求国会修改法律,确保总统选举“自由和公正”,铲除“金钱政治”。他们提出,美国的政治和权力被大财团和大企业操纵,民众的利益被边缘化,美国的民主已陷于危机之中。大选乱象让民众丧失制度自信,这种失望失落情绪又会继续向社会传导,强化民粹主义、反政治正确、反建制情绪弥漫的社会氛围,继而进一步撕裂社会,折射出美国政治面对美国难题的焦虑与困境,美国社会正在选择的十字路口无奈徘徊。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