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谈谈美国的选票制度

  我们今天仅仅从浅显的理论的角度来看美国的选票制度。

  我们首先来试着回答这样一个问题:美国的总统选举是一种政治行为,还是一种经济行为?

  从本质上来讲,美国总统选举是一种经济行为。

  西方主流经济学认为,凡是涉及到“选择”行为的现象都是经济学现象。而选票就是这样的一种选择权的权利凭证。选票制度的采用完全符合主流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人是完全理性的:选民做出投票决策时是理性的。而且认为,这种选择一定会做出最利己性的选择。(题外话:最利己的选择和最理性的选择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是完全不搭的事情,在美国全是理所应当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么;西方基督学说讲的原罪,从人性讲资本主义制度是人类最优的制度安排,讲的都是人性本恶,天性自私的出发点)。

  基于这样的逻辑前提,要证明美国乃至西方的选举制度是科学的,是有理论基础的,那么还得逻辑自洽。即首先选票是民主充分的体现,无论贫穷还是富裕,无论黑人还是白人,你都将拥有那神圣的选票做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选择。那么,正因为如此,选票选举出的总统一定能够做出最利于自己的事情,最终利于美国的事情。这就是美国总统的选举制度的内部逻辑上的因果关系。继而可以得出民主创造了财富、民主引领了美国发展这样的结论。这也是选票与民主之间的内生关系。在美国强大的时候这个理论看上去就是无懈可击的。民主人士会问你:美国是不是强大?美国是不是民主选举制度?那么民主选举制度是美国强大的保证。这么一说,很多人就无力反驳。好在最近这些年中国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中国是不是一党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国是不是越来越强大?那么一党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中国强大的保证。至少,民主选举制度不再是唯一的答案。

  由此,很多专家开始抛开意识形态来谈制度安排,谈经济发展的动因。混沌经济学研究、良政经济学说开始热门起来。实际上谈的都是政府如何做出最优选择,讲的是政府的决策对经济的指导作用。我开始是很排斥这样的说法的,为什么就不能大大方方讲出来是一党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让中国成功发展了起来呢?后来想明白了。因为当今的世界,仍然是资本主义世界,当今的经济体系仍然是围绕西方主流经济学建立起来的。西方的经济学家们不是政治家也不是革命家,要想混口饭吃,要想从经济改革上解决他们西方的经济危机等问题,只能“曲线救国”提出混沌经济学说,只能模糊意识形态给经济改革带来的困扰。而中国的经济学家中,除了跪舔西方的自由派,要把中国的成功经验推销出去,是不能堂而皇之的把意识形态挂在嘴上的,要在西方的资本主义通道内让他国学习中国的制度安排,暂时性的是不能提的,只好委屈的以“良政”和“劣政”来解释中美制度的差别所带来的经济发展的不同结果。

  可再怎么谈中国模式的成功,很多人还是痴迷于选票民主论调排斥中国模式,那么我们怎么才能证明这样的选票民主的论调是错误的呢?

  我们结合理论和观察到的现象来看看。

  1、美国为什么全世界推销他的民主制度?这与美国的利己性选择的选举制度理论相矛盾。民主选举制度是一场利己性的选择,体现的就是自我个体的利益的最大化,最终的目的也是期望美国人民、美国总统做出最利美国的选择,使美国利益最大化。这种选举制度如果按照他们的理论是最优的,那么就一定是排他性的制度。也就是说,这种好东西是绝对不能拿出来与世界分享的。是要设置专利保护的,而不是免费传播的。可结果恰恰是相反的,美国全世界推销这种制度,世界大战结束至今,有100来个国家接受了这种民主制度,但真正发展起来的国家却没有几个。美国各种高科技好东西都设置了专利保护,唯独把治国神器民主选举制度无偿免费的甚至是倒贴的推向世界。不管从逻辑上看,还是从最终结果上看,都无情的证明了民主选举制度理论的失败。

  2、美国的民主选举理论实际上是隐含了一个反证的。即专制国家必然失败。这就要说到理性选举人这个基本假设了。如果选举人都是不理性的呢?那就不存在选举和选票制度了,那会是什么情况呢?就是网上公知精英常说的,专制愚民的制度,因果关系决定了这种制度安排必然会导致经济上的失败。然而,中国模式的成功实际已经证明了美国民主选举制度理论的破产,只不过他们不承认罢了。

  3、主流经济学还包括另一个基本假设,那就是信息是完全的、对称的。这在选举中同样适用。总统候选人在整个竞选运动中允许通过公开辩论、竞选演说、广告宣传及社交网络等手段表达自己的观点,为自己拉票。选民通过各种渠道获得更完整全面的两党各自候选人信息和候选人的政治主张,选民最终选择自己认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候选总统。不论是从制度安排上,还是信息的真实性要求上,这种关于候选人的信息都应该是客观的、公正的。这同时也是对媒体的客观要求。但实际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各种谣言和谎言充斥在传统媒介和网络媒介当中,两党候选人充分利用各自掌握的媒体资源相互攻击,造谣诽谤。“人民有权知道真相,这就是媒体存在的意义。”多少美国先哲这么说着,可选民有什么办法要求媒体必须公正客观吗?选民有这样的民主权利吗?就比如2016年的希拉里大妈与川普大爷之间的竞选大战中所表现的那样,一个希拉里邮件门各种爆料,一个川普各种小道消息人身攻击。最不客观最不理性的报道,不对称不完全的信息战使得选民无法判断消息真假,更无法从公开信息中得出总统候选人的真实治国能力。这样境况让选民无比愤怒却又无可奈何。一个“比烂”的选举如何能保证选民的最优选择呢?

  4、第三点讲到,信息应该是客观的、公正的。那么怎样才能做到客观公正呢?那就是信息的传播者必须是客观的第三方。然而,媒体资源本身就是有私有的,而掌握美国媒体的资本家本身就是有大量的竞选资金捐献给其支持的总统候选人,为了做出最利己的选择,媒体首先必须为了其自身的利益服务,这是由其资本主义性质决定了的,媒体没有任何义务让选民知晓一切去保护属于选民的信息知情权。相反的,“编译信息”让选民做出非理性的选择才是他们的目的。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一文就很好的阐释了媒体及其幕后操众者、竞选对手是如何通过把这个造谣和诽谤发挥到极致的。一个利己性的选票设计非要说人是理性的,我是真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也许仅仅是为了“政治正确”吧。对的,资本主义也讲究“政治正确”。因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拜金没有罪。从选票制度的设计缺陷就已经可以看出资本主义制度这样利己性的制度安排的荒谬的端倪了。人在什么状态下才会做出理性的选择和信息的完全对称呢?必须是公有制的基础上做出的利他性的选择。假设,美国是社会主义两党选举制度,媒体是公正客观的国有企业。那么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双方的信息将会得到完全的披露,做得好的政绩会得到对方和媒体充分的表扬,做得差的地方会进行自我批评和组织批评。整个竞选过程不会充斥着谎言和谩骂,因为两党候选人只会提出利他性的政治主张,将来当总统只会做出利他性的选择,这样的候选人你有什么可骂的呢?等等,是不是有哪个地方不对。是的,逻辑假设根本就不成立。都是理性的利他性的政党没有私利没有争吵,怎么可能存在两个党派呢?没有资本干涉,全国一盘棋,把竞选的精力全花在具体的行政决策中不是更好么?

  5、我们回到选票本身。开篇讲到选票是权利凭证。既然是凭证就有兑付的那一天。那么,美国老百姓的选票什么时候能兑付呢?是其支持的候选总统上任时,还是任期结束呢?新总统上任后其在竞选演说中承诺的主张如何兑现呢?事实上,就根本没有承兑这一回事。用句话叫作:最终的解释权归新总统及国会所有。也就是说选民能否拿到最终的兑付完全没有保障,选票在你投票前可以看作是有价凭证,而当新总统选出后选票就已经是废票了。

  (看看历届美国总统的承兑情况:

  里根竞选承诺:大幅度减轻纳税负担,削减政府开支

  结果:未实现;

  克林顿竞选承诺:建立全民医保制度

  结果:未实现;

  布什竞选承诺:减低税收,拉动经济增长,防止恐怖主义蔓延

  结果:未实现;

  奥巴马竞选承诺:改变,走出金融危机,建立全民医保制度

  结果:未实现。

  注:奥巴马最重要的政治遗产——全民医保制度,虽然部分得到了实现,但却又再次面临被废的危险。而且奥巴马医保不仅增加了中产阶级的税负负担,高昂的保费也让低收入者面临两难。)

  再来说说美国总统投票率低的问题。

  根据相关新闻:

  1、有统计表明,高达83%的美国选民觉得美国总统未能兑现诺言;

  2、盖洛普公司最新的民调显示,只有28%的美国人对美国国家走向感到满意;

  3、美国公共事务研究中心:超过75%的美国人对今年的总统选举感到失望;

  4、《华盛顿邮报》称40%的受访民众“对美式民主丧失了信心”。

  据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美国总统投票率低的问题是觉得投了也没用才不去投的呢?

  竟然有GZJY说,“美国投票率低是美国百姓政治成熟的表现,是因为他们充分相信其他人的投票是正确的,充分相信两党选出来的人能够再次引领美国“GREAT AGAIN”,弃权票更是民主的典范。”反正,我是不知道依据的是什么数据。

  GZJY也曾引领网络流行过这样的说法:美国所有的政治问题都是经济问题,中国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是政治问题。08年至今来看这句话,倒像是对中国满满的褒义和对美国的满满的嘲讽了:中国经济仍然保持了较强增长,而美国政治经济仍然充满危机,你再举行什么选举也是白搭!因为利己性的资本主义制度决定了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爱国学者为了让西方接受中国的崛起,抛下对中国政府一党专政的成见,曾经抛开意识形态谈政府对经济的作用,用“良政和劣政”去对比中美两国的政府执政效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曾经资本主义誉满全球,西方主流经济学说占据中心地位,我们在资本主义的通道内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可喜的是,爱国学者的苦心没有白费。现在中国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我们已经不需要遮遮掩掩去模糊意识形态、羞涩的去提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我们要理直气壮的讲我们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的优势。而资本主义的民主选举制度嘛,我们理应义正言辞的唾弃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