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十四、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原国务委员,国务院原副总理钱其琛,因病于5月9日在京逝世,享年90岁。昨天(18日)上午,在八宝山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习近平等七常委及胡锦涛前往送别。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韩国外长尹炳世11日就中国国务院原副总理钱其琛病逝向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致唁电。据韩国外交部消息,尹炳世对钱其琛逝世表示诚挚的哀悼,并向其亲属和中国人民致以诚挚的慰问。尹炳世说,钱其琛为推动中韩关系发展作出重要贡献,两国国民将铭记于心。

1992年,钱其琛曾代表中国政府,与韩国外长李相玉正式签署中韩建交公报。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韩国政府对钱其琛的这个敬意态度,也许是为了感谢当年中韩建交过程中,钱其琛所做的积极努力和巨大贡献。

当年积极推动中韩建交是韩国,而不是现在网上很多人(如沈志华之流)盛传的是中国为了改革开放,为了突破西方国家的封锁,积极主动寻求与韩国建交的。(参看《【杨潘视点】能否化钱其琛逝世的悲痛为改善中韩关系的力量?》和《【见微知著】假洋鬼子沈志华及其自扇耳光的事实(续)点击查看)

事实上当时是韩国急迫想和中国建交,因为韩国已经同除中国外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建交了,联合国五常中也只有中国没有和韩国建交,原因就是中国出于一贯支持朝鲜的立场,拒绝与韩国在任何场合有任何形式的官方接触,更别说谈论建交事宜了。

正是由于韩国的积极主动,加上钱其琛领衔的外交部准确把握国际局势的变化,积极推动与韩国建交事宜,才有中韩建交及建交后两国经贸及文化交流迅速发展的良好势头。

在中韩建交25年后的2017年,由于朴槿惠政府对华政策的改变,坚持部署萨德系统,不仅导致自己提前下台,面临牢狱之灾的可能,而且将中韩关系推至建交以来的历史最低点,外交、经贸、文化等双边关系出现大倒退,严重影响了韩国自身经济的复苏。新总统文在寅刚刚当选,急需改善中韩关系,此时一反国际惯例,高调致唁电悼念既非国家元首,又非政府首脑的钱其琛的去世,并高度评价其对中韩发展所做的贡献,既有感恩的真情实感在里面,也有新政府借机对华示好,为改善中韩关系营造友好氛围的考虑。

与韩国公开致唁电悼念钱其琛不同,半岛的另一个国家朝鲜却保持了沉默,当然,这是无可指责的,毕竟一国副总理这个级别的领导人去世,国际上鲜有以政府名义致唁电悼念的。通常只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级别的领导人去世,友好国家或国际组织才会致唁电以示哀悼。

各友好国家在对待钱其琛病逝一事上,也是遵循了这样一个不成文的原则。不光朝鲜,除了韩国之外,再也没有一个国家或国际组织以官方的名义向中国政府或外交部致唁电。所以,朝鲜的这个做法完全符合国际惯例,无可厚非。

但是现在国内只要一提起中韩建交这段历史或者提到中朝关系,很多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中韩建交是中国背着老朋友朝鲜偷偷与当时中朝共同的敌人韩国建交的,中国在未与朝鲜沟通的情况下突然与韩国建交,只是中国在中韩建交决定已下之后,才派钱其琛以通知而不是沟通协商的方式,突然告之朝鲜,惹得当时金日成主席勃然大怒,甚至威胁要同台湾建交(语出惊人),从而导致中朝关系出现严重裂痕。

这个所谓的“基本事实”随着网络的传播,早已深入人心,夏朝之音一度也曾相信了这样的“事实”。从去年开始,朝鲜半岛局势又开始走向紧张,关于中国对朝该采取何种外交态度,从一些体制内的专家学者到网络上的普通民众,已经形成严重的意见分歧,中国舆论场上联美反朝的呼声可以说一浪高过一浪,乃至于外交部都多次出来辟谣。而很多人的判断就是基于以上及其它更多的那些众所周知的“事实”而做出的,这样的“事实”也经常被网友们在各个论坛、贴吧、微信群、QQ群中广为引用传播,类似的网文通过各大门户网站再一次对这个“基本事实”进行了普及性转载宣传。

然而,这些却并非事实,而是别有用心的人精心炮制的谣言,所谓“三人成虎”,说的次数多了,看到的人多了,网络媒体转载的多了,这一个个的谣言也就成了人们头脑中不加思索的“事实”了。

粗粗在互联网上检索一下,发现这个谣言其实是通过一篇《1992年中韩建交金日成暴怒 威胁跟台湾建交》或类似标题的网文从而得到广为流传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这篇《1992年中韩建交金日成暴怒 威胁跟台湾建交》(简称《怒文》)的网文,曾被各大门户网站广为转载,该文提到了如下细节:

据中国驻韩国首任大使张庭延回忆,1992年7月15日清晨,钱其琛一行乘专机离京赴平壤。钱其琛见到金日成后,金日成态度冷淡。
林锡星在《朝核危机的背后》也说,当金日成在外国新闻中获悉中韩建交的消息时,气得脸都发青,扬言要在台北设立办事处等报复措施。朝鲜认为自己被出卖了。
《中国和朝鲜的恩怨》里说,“中韩建交”对朝鲜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因为韩国当时是亚洲惟一和台湾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邓小平为了改革开放,为了消除学潮后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制裁,为了更好的解决台湾问题,决定和韩国建立外交关系。但是这个消息对金日成是一个晴空霹雳。
金日成后来向邓小平交涉:“既然你和我们的敌人韩国建立外交关系,那么朝鲜可以和中国的敌人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吗?”邓小平很强硬:“你们要是和台湾建交那么中朝断交。”】

关于金日成(朝鲜)对中韩建交的态度,《怒文》里面提到了两个人和两篇文章,分别是中国驻韩国首任大使张庭延和林锡星两人及《朝核危机的背后》和《中国和朝鲜的恩怨》两文(分别简称《后文》、《怨文》),特别是提到张延庭,给人感觉《怒文》所述是非常权威、非常官方的客观事实。

然后,经过初步考证,这些早已众所周知的“事实”却全是谣言。

首先,搜狐朝鲜频道《1992年中韩建交金日成暴怒 威胁跟台湾建交》(网文还有用其它很多标题的如《邓小平曾警告金日成:敢这么做中朝就断交》等,标题不同但内容都一样)一文中所提到的金日成和邓小平的一番对话,虽然很多博客、论坛、贴吧甚至包括五大门户网站在内的各种类型的网站转载的网文,都提到了这一番对话,且都指明是依据《怨文》。然而我查遍了互联网,穷尽各种搜索引擎和方式,却没有查到《怨文》的作者和具体写作及发表时间。

原来《怒文》所依赖的证据《怨文》却是一篇不折不扣的由网络写手用各种涉朝谣言堆砌起来的拙劣网文,并非官方的或者考证严谨的学术论文!该文漏洞百出,毫无权威性和参考性可言,更别说是可靠性了。

今天能查到《怨文》最早出处的是一个叫“三好街的博客”2009年6月17日的博文,但该博文注明“本文转自http://bbs.nen.com.cn/thread-226475-1-70.html”,现在这个链接已经不能打开了。所以,不知道该网文最早的出处,写手是谁。

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很多大家熟知和认为是真实历史的各种说法,其实都是《怨文》散布出的谣言。可以说《怨文》是一个关于中朝关系谣言的汇总文,该文散布的谣言还有:“金日成一怒之下,砸了所有在朝鲜的中国烈士纪念碑,包括毛岸青的纪念碑,平掉了抗美援朝烈士的坟墓。将志援军在朝鲜的事迹从教科书上删除!”,“ 随后朝鲜就在2000年中国申奥的事情上报复了中国”(指1993年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朝鲜将关键的一票投给了悉尼,以报复中韩建交)等等。

无论是《怒文》还是《怨文》,所提到“金邓对话”没有地点,没有时间,没有场合,典型的“三无产品”。谣言为了逼真,在没有具体对话地点和场合的情况,时间自然更不能具体,只能模糊以对,简单地说是“后来”,只是不知道这个“后来”是何时?

是中韩建交之后吗?可是中韩建交是1992年,金日成最后一次访华也是在1991年,随后1994年就去世了,邓小平1982年之后就没有访问过朝鲜,1991年之后也没有在哪个国际场合与金日成会面过,所以金日成“后来”哪有机会见邓小平?还交涉呢?

假的东西真不了,谣言就是谣言,是经不起认真推敲的,但是,如果不加辩驳,今天很多人们的确已经习惯性地把谣言当成信史了,特别是涉朝的谣言。

但就这样一篇粗制滥造的谣言网文,却被网路媒体不加辨别,大为引用,广为传播,说明了什么呢?也许说明了这些网络媒体的价值取向吧。可参看《【夏朝之音】你所看到的,都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却未必是真相》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其次,林锡星在《朝核危机的背后》描述的金日成生气暴怒的情况,除了与事实严重不符外(后文详谈),关键问题是这个“《朝核危机的背后》”一文/书纯是子虚乌有的,根本查不到署名“林锡星”的这篇文章或书,也搜索不到包含描述金日成暴怒内容的其它文献来源,而几乎所有关于金日成生气暴怒描述的文章都是照搬这一句“林锡星在《朝核危机的背后》也说.........”,虽后面的说法略有不同,但都是突出金日成突然获悉中韩建交的消息时的生气和愤怒,比如,有的谣言是这样说的:

【林锡星在《朝核危机的背后》也说,中韩建交的消息对朝鲜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当金日成在外国新闻中获悉时,气得脸都发青。朝鲜认为自己被出卖了。】

也有这样散布的:

【林锡星在《朝核危机的背后》也说,当金日成在外国新闻中获悉中韩建交的消息时,气得脸都发青,扬言要在台北设立办事处等报复措施。朝鲜还指责中国“抗美援朝”是假,“保家卫国”是真。总之,朝鲜认为自己被出卖了】

这些谣言网文的特点就是不断添油加醋,尽量将更多的谣言不动声色地集成在一篇网文中,让读者同时种下各种谣言“重复多次即为真理”的种子,造成读者一种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势。

更为吊诡的是根据现有查到的资料,这个“林锡星”是生于缅甸的中国籍人士,是一位研究缅甸问题的学者,何时变成了朝鲜问题专家了?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不是说缅甸问题专家就不能写朝鲜问题的文章,而是互联网上根本查不到林锡星有一篇关于朝鲜问题的文章,更别说这篇被广为引用的《朝核危机的背后》一文。

本来文章有人引用,说明文章的确存在,完全应该可以查到,就算作者或者网站删除了,因为互联网的记忆效应,也还是可以搜索到文章标题及内容简介的,但事实却是啥也查不到,能查到的都是林锡星关于缅甸的文章,这不是很奇怪吗?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一篇子虚乌有的文章披露的一些子虚乌有的谣言,竟然被网络媒体当成事实从而广为“引用”并传播,这些网络媒体究竟要向读者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和价值取向呢?

最后说一下《怒文》中提到的中国驻韩国首任大使张庭延,他的确于2009年7月接受过凤凰卫视《中国记忆》的电视专访,谈及了中韩建交的一些历史往事。但是他:

一没有证实目前任何一个有关涉朝谣言的真实性,

二没有丝毫明示、默示或者暗示过金日成生气暴怒或者说过什么惊人之语。

但是很多媒体将他的这个访谈取名《中韩建交惹朝鲜暴怒:金日成语出惊人》或《中韩建交:金日成对中国说出惊人之语》等类似标题(统一简称《惊文》),耸人听闻,典型的无良无节操媒体、标题党的下流做派。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凤凰卫视作为当事人,居然也参与了标题党的制造,将视频和文章定为《中韩建交:金日成对中国说出惊人之语》或《中韩建交亲历记:金日成说出什么惊人之语》这样耸人听闻的标题,令人费解。

因为标题中的金日成所出的惊人之语,究竟是那一句,无论是视频还是文字版中,都没有明确指明,读者也感受不到什么话有“惊人”之状。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事实上《怒文》中提到张庭延回忆钱其琛赴朝受到金日成的冷淡对待,在凤凰卫视的采访中,张庭延根本没有提及此事。

这其实是钱其琛自己在《外交十记》中披露的,说朝方接待不如过去热烈。网文和网络媒体却张冠李戴,故弄玄虚,完全是媒体想借张庭延来故意造成一种有两个外交部的官方当事人作证,事情就更可信的一种假象。

再说了金日成冷淡对待钱其琛来朝,不更说明朝鲜此前早已知道中方关于中韩建交的事情了吗?否则怎么会突然冷淡呢?但这不是更证明了哪里有木已成舟才突然告之朝鲜一说呢?又哪里有金日成从外国新闻中得知中韩建交从而“气得脸都发青”?这个有意无意的张冠李戴,不刚好从侧面戳穿了《怒文》里绘声绘色描写金日成生气暴怒的谎言了吗!

可见谣言总是漏洞百出,弄巧成拙的。

在凤凰卫视的采访中,谈及中韩建交,不可避免要提到朝鲜或者金日成,但双方总共也只有4次提到了朝鲜或金日成 。第一次他们是这样互动叙述的:

【陈晓楠:1990年中国成功举办了第11届亚运会......,然而关于这届亚运会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正是从申办第11届亚运会开始,中韩关系这扇封闭已久的大门才慢慢开启。
解说:申办亚运会有一项重要条件,就是要求申办国允许所有亚奥理事会成员国到该国参加比赛,韩国是亚奥理事会成员国之一。如果中国申办亚运会,必然要允许韩国运动员到中国来参赛。1983年8月在申办第11届亚运会的最后期限到来前,中国向亚奥理事会提出了申办请求。
张庭延:同时我们的外长,代表我们的政府作了一个保证,作了一个书面保证,申请书的后面,附了一个外长的信函,这信函就是说申请成功的话,保证亚奥理事会各成员国前来参加,欢迎他们来参加。用这种方法,这不就调整过来了吗?因为这个比较好说当时,多少个国家希望我们举办亚运会呀。
解说:中国在申办第11届亚运会的同时,也向老朋友朝鲜通报了情况,表明申办亚运会是全中国人民和亚洲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如果申办成功将邀请包括韩国在内的所有亚奥理事会成员国前来参加,届时也欢迎朝鲜派团参加。从国际体育比赛开始,中国与韩国有了非政治性的双边接触,张庭延记得正是由于对韩政策的调整,中国才有可能派团参加1986年的汉城亚运会和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汉城奥运会之后中韩民间经贸往来大幅增加,1991年初双方在对方首都,互设了贸易办事处。

可以看出,中韩建交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先从早期老死不相往来,到慢慢通过各种合适的方式接触,到互设贸易代表处,最后才正式建交,这些活动都是公开的,所有相关问题也都与朝鲜沟通了,并取得了朝鲜的理解和支持,根本不存在朝鲜一直蒙在鼓里,中国暗自行动的可能性。

张庭延第二次提到朝鲜的相关内容如下:

【解说: 中国调整对韩政策,不能不顾及老朋友朝鲜的感受,中国历来支持朝鲜,反对南北朝鲜同时加入联合国。但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这一政策面临考验,1991年5月中国总理李鹏在访问朝鲜时,向朝方提出了这个问题。
张庭延:我们跟他讲的道理就是这样,现在联合国多数的会员国都同意,很多国家与南北朝鲜都有外交关系,他们也同意,韩国或者南北朝鲜同时加入联合国,如果你朝鲜不愿意的话,韩国单独加入(联合国),这些国家也同意。如果这些国家都同意就我们中国不同意,那我们也阻止不了这个趋势。而且韩国一旦加入,将来你朝鲜再想加入,你加入得了加入不了,美国会不会阻止你加入,这个也是难说的。所以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做了朝鲜的工作,李鹏总理跟金日成主席谈过这个事,后来就决定了,还是同意了,他很快转过弯了。
解说:通过中国与朝鲜交换意见,朝鲜也意识到不能再拒绝南北朝鲜同时加入联合国,1991年9月1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朝鲜和韩国同时加入联合国,成为正式会员国。张庭延说这意味着南北朝鲜从此成为国际公认的两个主权国家,中国与韩国建交的条件成熟了。

事实上,朝鲜是先于韩国向联合国提交入联申请的,而联合国同时批准了朝韩两国入联,这说明朝韩同时入联是朝鲜审时度势做出的重大决策,这一决策意味着什么?对中朝、中韩及朝韩关系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朝鲜方面一定是早就推演盘算过,并做好了应付相关情况发生变化的预案。

所以,中韩将建交这一情况也一定早在朝鲜的预料之中。

中韩建交发生在朝韩同时加入联合国之后,亦即朝鲜已经承认韩国为主权独立国家之后,中国与主权国家建交合情合理,至于何时建交,则只要彼此认为合适的时候就可以,朝鲜亦无合适的理由反对中韩建交。

也就是从朝韩同时加入联合国那一刻起,中韩建交已经是迟早的事,而朝鲜早在提交入联申请的那一刻就已经充分明白这是大势所趋了,至于中韩将于何时建交,朝鲜都不应也不会感到突然,生气和暴怒更是无从说起。

张庭延第三次提到朝鲜的相关内容如下:

【张庭延:到那去了,就找机会,要跟金日成就这个问题,向他通报我们中央的决定。因为中央那个时候已经定了,口径都有了,就说我们准备和韩国进一步发展关系,这个大的方针是定下来了。因此这个杨尚昆主席去了以后,在最后一次会见中间,坦诚地把我们中央的考虑,都通报给金日成。这是我们就中韩建交,做的一次重要的通报,金日成当时的态度就是,请中国方面缓一缓,等一等,等一年到两年吧,他有这样一个表示。他当时的说法是这样的,他说我们和美国的关系,和韩国的关系(和南朝鲜的关系),两年之后都会有变化。】

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是1992年4月13-17日对朝鲜进行友好访问的,时间节点在朝韩加入联合国之后,中韩建交之前,也就是中韩建交的基本障碍消除之后,正式向朝鲜关于中韩建交“一次重要的通报”有中国国家元首的正式通报,没有比这个更高的规格的通报了,这焉能说中韩建交是背着朝鲜偷偷进行?哪里有什么背叛出卖朝鲜之事呢?

况且当时金日成的要求不过是“缓一缓,等一等,等一年到两年”,中国虽然极其尊重的金日成,但中国的外交决策总不能由金日成决定吧,他说等一两年,我们就必须等一两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作为政治家的金日成,对中国没有完全听从他等一两年的建议,心里有点不爽是可能的,但绝无可能对此表示不可理解,进而会到“气得脸都发青”的地步。

这样的描写完全是一副小人之心的臆测,金日成要是这样喜怒形于色,恐怕他的位子早就座不下去了,更别说子孙世袭了。

张庭延第四次提到朝鲜和金日成,具体讲的时中韩建交时间确定后如何向金日成通报的问题,他是这样讲述的:

【张庭延:那么到7月中旬,耽搁了大概有二十天左右,就是说到底我们这个事情,怎么样向朝鲜方面通报?是书面的通报,就是写一个东西通报,还是口头通报?是在这向它的大使通报,还是向让我们的大使在那边通报?还是说其他方式? 这最后江泽民主席和党中央定的,还是请钱其琛跑一趟,为了郑重起见,当面向金日成主席通报。
陈晓楠:钱其琛在他的《外交十记》当中,回忆了他的这趟并不轻松的外交访问。钱其琛一行的专机到达平壤之后,机场没有按照惯例举行欢迎仪式,飞机停在机场的偏僻之处。钱其琛一行改乘朝鲜准备的直升机,飞到金日成夏季常住的湖滨别墅。钱其琛向金日成转达了江泽民的口信,在钱其琛的记忆当中,这次会见是金日成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时间最短的一次。会见之后,没有举行任何例行的招待宴会,钱其琛一行当天就返回了北京。
张庭延:我们通报之后,金日成主席,他的表示就是说,中国的事情,中国定了就可以了,你们就按你们定的做,我们自己走自己的路。需要的时候,我们再请你们帮助吧,就这样吧。这个原则,这几句话的原则就是说,他没有阻止这件事情,没有反对这件事情,这就说明金日成主席他还是从两国关系大局来考虑的。”】

可见,整个采访过程中,张庭延的讲述没有一个地方说到金日成因事前不知情,猛然得知中韩建交这一“晴天霹雳”的消息后生气暴怒的情况,也没有哪一句听起来是“惊人”的。

难道说“你们就按你们定的做,我们自己走自己的路”这句话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还是那句“需要的时候,我们再请你们帮助吧”的话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

所以,所谓金日成“中韩建交惹朝鲜暴怒,金日成语出惊人”之类的说法纯属于不怀好意的无稽之谈。

还是看看当时张庭延接受电视采访视频截图吧。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真相揭秘】看看中国外交官是如何打脸有关涉朝谣言的?

谣言网文《怒文》特意扯出张庭延的回忆作为中国背叛出卖朝鲜的证据,可是张庭延的整个回忆中没有半点这个意思,相反回忆讲述了中国如何一步一步和朝鲜方面进行了相关的沟通,取得了金日成的理解和支持。关于钱其琛在机场没有受到以往的热情欢迎,也是通过主持人陈晓楠之口转述钱其琛《外交十记》中的记录,而非张庭延本人的回忆。

那么,作为重要当事人,全程参与中韩建交并直接负责向金日成通报情况的钱其琛是如何讲述事情来龙去脉的呢?陈晓楠口中的《外交十记》究竟有怎么的详情描述呢?

我们还是来看看钱其琛在《外交十记》中是如何记录整个亲历过程的吧:

【1986年和1988年,中国几百人的体育代表团先后参加了汉城亚运会和汉城奥运会。1990年北京举办第十一届亚运会时朝鲜和韩国都派团前来参加,朝鲜国家副主席李钟玉还出席了开幕式。朝鲜国旗和韩国国旗第一次在北京的体育场上空升起来。
贸易方面,在对韩政策调整后,更是发展迅速。1988年,两国的贸易额已突破了10亿美元。这样,经过香港的间接贸易方式已越来越不适应了,双方开始考虑互设民间贸易办事处。不料这个问题引起了朝鲜方面的强烈关注,直至惊动了中朝双方的最高领导人。
1988年11月,在朝鲜外长金永南访华时,我专门与他谈了中国与韩国的贸易关系问题。后来,双方最高领导人交换了几次意见。一次是1989年下半年,金日成主席来北京,江泽民总书记与他谈及此事。到1990年下半年,金日成主席来沈阳,与江总书记再次见面,江总书记又提到这个问题。这时,金主席充分理解了中方立场,表示同意
..........
1992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按照惯例,我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在历年的记者招待会上,常有外国记者提问,探听中国和韩国的关系是否会有变化。我的回答总是,中国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不会与韩国发生任何官方关系。这一年,我的回答有了变化,我说,我们与韩国建交没有时间表。敏感的外国记者应该能从中有所感悟。
...........
中韩建交问题,对缓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和维护亚太地区稳定,有着积极的影响。为此,在与韩国接触时,我们一直注意及时向朝方通报情况,争取理解。
1992年4月,中韩还未接触之前,适逢杨尚昆主席前往平壤参加金日成主席80寿辰庆祝活动,受中央委托,杨主席向金主席做了通报,分析了国际形势和我们的对外关系,告诉金主席,中方正在考虑与韩国建交问题,同时强调我们将一如既往支持朝鲜的统一事业。金主席听后表示,现在朝鲜半岛处于微妙时期,希望中国能协调中韩关系和朝美关系,请中方再多做考虑。杨主席回国后,将金日成主席的意见上报了中央。
这年6、7月间,我陪同杨尚昆主席到非洲访问,7月12日回到北京,江泽民总书记到人民大会堂来迎接我们。欢迎仪式结束后,江总书记请杨主席和我留了下来,在人民大会堂里,专门商谈了中韩建交的事情。他说,经反复权衡,为最大限度地体现对朝方的尊重,中央决定让我去平壤一趟,面见金主席,转达他的口信,通报我们决定同韩国建交的立场。
时间紧迫,不容迟疑,在征得朝方同意后,三天之后,我乘空军专机前往平壤。
这不是一次轻松的外交访问。虽然金主席答应见我,但不知朝方会做何反应。
北京平壤的距离很近,还没来得及多想,专机就降落了。以前每次到朝鲜访问,朝方都在机场组织群众欢迎,气氛热烈。这次飞机停在机场的偏僻之处,来迎接我们的只有金永南外长。握手寒暄后,金永南告诉我们,还要去外地,并带我们登上了一架闷得热不可耐的直升机。飞机在一个偌大的湖边降落,这里有金主席的别墅。
约在上午11时,金主席在一幢高大的别墅里会见了我们。
我首先感谢金主席在百忙中会见我们,并转达了江总书记对他的问候。接着,我转达了江总书记的口信。我们认为中国与韩国进行建交谈判的时机已经成熟。我们的考虑和决定,相信会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
金主席听后,沉思片刻,说江总书记的口信听清楚了。我们理解中国独立、自主、平等地决定自己的外交政策。我们仍将继续努力增进与中国的友好关系。金主席请我回国后转达他对邓小平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问候。
金主席看了看我们带来的礼品,九龙戏珠玉雕和新鲜荔枝,就送客告别了。在我的记忆中,这次会见,是金主席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中时间最短的,会见后,也没有按过去的惯例举行宴会招待。
回到北京,已近下午5点,我们直接驱车去了中南海江总书记的办公室。江总书记正等在那里。我将情况详细地做了汇报。江总书记问了一些问题,对金主席的理解感到很满意。】

从钱其琛的回忆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中韩建交之前,中国“在与韩国接触时,我们一直注意及时向朝方通报情况争取理解 ”。根本不存在中韩建交是对朝鲜背叛和出卖的事。金日成也根本不存在是突然知道我们与韩国建交因而生气暴怒的,乃至于“气得脸都发青”的情况。

还有些网文说的更是绘声绘色,说听了钱其琛的通报后,金日成一言不发,拂袖而去,俨然是自己亲历一样。可是事实明明是金日成不仅说了不少话,还看了中方送的礼品。说的话也都是充满理解、友好和感情的,他不仅表示仍将继续努力增进与中国的友好关系,而且还请钱其琛转达他对邓小平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问候。

这些既带有外交辞令性质又包含个人感情的话语,自然也列不上“惊人之语”了,所以,原来所谓金日成的“惊人之语”不过是“莫须有”的污蔑。

中国没有听从金日成的建议,将中韩建交与朝美关系正常化挂起钩来一起考虑(中国当时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处理中韩建交,恐怕到今天中韩也建交不了,而不是如金日成一厢情愿缓一两年朝美关系就可以正常化),金日成心里不畅快,有些落寞,因与钱其琛(国务委员会兼外交部长)在级别上差距教大,而接见时间短,也没有亲自设宴款待客人(请注意:并非朝鲜没有招待钱其琛吃午饭,而是金日成没有,钱其琛是回平壤吃的午饭),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是人之常情的正常反应,甚至都谈不上什么外交失礼。

但这与恼羞成怒、脸色发青、一言不发、拂袖而去甚至放狠话扬言与台湾建交的“惊人之语”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呢!

原来屡发“惊人之语”的并不是金日成,而是那些无底线、无节操的网络媒体及他们非常钟爱喜欢的网络谣言炮制者!

谣言网文往往都刻意回避钱其琛《外交十记》中当事人详细具体的亲历回忆,选择性地选取知名度不高的张庭延的回忆,毕竟看过那期凤凰节目的人是极少数,其本意就是想将真真假假的信息柔和在一起,蒙蔽不求甚解、不较真但又关注时事、历史的广大吃瓜群众。

但是,当我们把两位外交官回忆的真实内容原原本本呈现出来的时候,我们却分明听到了“啪啪”两声扇耳光的清脆之声,这是中国两位外交官对那些编造、散布、传播不实谣言的炮制者和无良、无底线、无节操、违背基本职业操守的网络媒体扇出的两记响亮耳光。

但愿中国外交官的这两记清脆的耳光声能打醒很多蒙在鼓里的、先入为主“看到即相信”的善良吃瓜群众们。

至于那些装睡的无良网络媒体及其谣言炮制者们,不要寄希望于他们会有起码的羞耻之心,会被打醒的,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谣言以后还会每隔一段时间,就在网上以各种面目肆意重复传播,而类似本文这样的辟谣文章,则几乎可以肯定是难觅踪影的。

资本控制媒体的今天,既不要轻信某些公知大V,教授学者,也不要轻信看似独立客观公正的网络媒体,他们早已不知道独立公正客观为何物了,他们已经蜕变成一群坚信“谣言成于智者”的段子手了。

所以,面对眼花缭乱真假难辨的各类真相,还是要靠吃瓜群众自己瞪大眼睛仔细辨别,只要稍微留点心,真相是不难浮出水面的。

做一个真正的有心人吧!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