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特朗普中东之行:步步惊心的能源和资本大博弈

特朗普中东之行:步步惊心的能源和资本大博弈!

抛开国内开了锅一样的热闹,美利坚合众国的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先生,开启了上任以来的首访。没有选择近邻加拿大,也没有选择中东的博弈对手,曾经一度激情四射的俄罗斯普京大帝,特朗普选择了中东的沙特作为出访的首发地。

我们依稀记得,和特朗普无论在国家政治层面还是在个人交流方面都存在严重分歧甚至冲突的在美国总统岗位上奋斗了八年的奥巴马先生,在临近交接白宫权力之前,拼了老命的给世界和特朗普挖了一个个大坑。其中,包括对沙特的美沙关系上,也是利用9.11起诉沙特对空袭的背后支持,来给未来的总统特朗普先生来了那么一挖。

而在特朗普中东成行之前,中国在南海的科研团队,给世界能源,来了一次“冰与火”的洗礼,中国的“可燃冰”开采技术,及时的宣布成功,给了世界能源革命一个预期,也给了即将中东首访的特朗普来了个不大不小的下马威。

我们先看特朗普为何首访中东,首访沙特。

首先,中东一直以来,是世界能源中心,是世界石油最重要的产地。而能源,石油,不仅仅是各个国家发展的能源核心要素,同时也是美元霸权剥离美元黄金本位币之后的“石油美元”霸权体系的重要载体出产地。特朗普选择中东作为其上任以来的首访之地,是顺理成章的,是强化美国美元霸权持续的必要行动,也是强化美国对中东石油重地的战略重视。而沙特,正是美国在阿拉伯世界在石油重地中东的重要盟友。

其次,特朗普选择沙特首访,也是填补奥巴马大坑,以及中国对美国盟友沙特“釜底抽薪”的必要选择。奥巴马由于各种原因,对特朗普的执政挖坑之一就是沙特;中国的崛起,沙特前期对中国的重量级访问,以及中沙战略互动和包括军事在内的国家战略对接,给了美国以巨大的压力。缓和关系,重塑中东盟友的重要战略地位,是特朗普的重要目的之一。

再次,特朗普肩负着军工集团的经济利益重任,首访沙特签署的超过千亿美元大单军售,就是来兑现竞选美国军工财团对特朗普力撑的前债来了。而沙特,地处中东博弈的核心区域,尤其是沙特也是财富在身,同时,国家博弈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导致了沙特本国的一些矛盾和困难,而中东这个火药桶,不仅是阿拉伯世界两个重要分支的矛盾之地,而且也是阿以矛盾之地,安全感极度缺失的沙特,必然是四处下注,中国,美国,俄罗斯,都是沙特的重要下注方向。沙特和特朗普,一拍即合,一个购买武器和安全感,一个强化同盟关系和军售利益,很匹配的感觉。

再次次,特朗普首访沙特,是该做的都已经做了,现阶段不能做的或者不重要的还没有提上日程,而沙特之行,对特朗普和特朗普背后的利益集团来讲,已经成为短期重点。我们看,特朗普执政之后,先后坐镇美国,见了日本,以色列,英国等国家领导人;又和中国领导人庄园会面,定调大国关系。在这个过程中,特朗普经济上讹诈了一圈,政治上博弈了一圈,军事上两个拳头打向了叙利亚和朝鲜。这一圈下来,除了重要的国家关系,俄罗斯的普京之外,几乎都已经布局和初步搞定。而目前阶段,由于种种“门”缠身,特朗普和普京的见面估计短期内是悬了,而中东的重要核心地位,就凸显了其重要性。因此,沙特就成了特朗普的首访对象。

最后,从特朗普的中东之行来看,下一步,美国有可能借助沙特这个中东盟友,在中东开始战略引爆。对于美国来讲,中东的第一盟友是以色列,而以色列这个和美国千丝万缕关系的有核国家,是美国金融资本的本家民族,是不到最后都不能动手的最为重要的盟友。而中东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阿以矛盾,是美国最害怕被引爆的。美国之所以力挺沙特,就是一方面用沙特作为重要支点,以阿拉伯两大分支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矛盾来掩护以色列,一方面利用沙特作为重要支点,对中东进行掌控。

美国前期和伊朗,达成了伊朗核武协议;而之后的美国,尤其是特朗普,针对伊朗的导弹研发开始了指责和制裁。这就是两面派了,伊核协议,不仅没有给伊朗带来改革发展的外部安全空间,反而给了美国和特朗普以更大的更加自如的战略挤压空间。而伊朗,虽然有中俄的背后支撑,但是面对美国,面对北约,面对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国家的虎视眈眈,依然让我们看到了下一步的危险。这个危险来自于能源因素,来自于美国资本的危机因素,也来自于国家地缘政治博弈因素。可以这么讲,伊朗有可能成为美国的资本财团,能源战略,地缘战略引爆中东的一个首选目标。

特朗普,严格意义上来讲,是美国本土实业资本的代言人物,抛开其女婿的犹太人身份,特朗普的执政,意图是实业回归,制造业回归,不再寄希望于寄生在美国身上的金融资本财团的“玩金融”收割世界羊毛那一套。

同时特朗普背后的石油,军工财团利益,使得特朗普在整个世界博弈策略上,和金融财团以及传统美国政客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特朗普可以和中国做交易,可以和普京做交易,可以放弃美国的普世价值,可以走美国第一,美国人民第一的战略收缩策略。中东一旦被特朗普引爆,石油和军工财团将成为最大的利益获取者。而同时,中东地缘危局一旦引爆,也能够引发国际资本回流美国,也有利于华尔街财团们,美联储资本们的金融战略,那就是美联储资产报表收缩,美元加息,收割国际资本,完成美国金融财团的高位出逃,引爆国际经济危机,让出逃的金融资本抄底国际资产,完成一轮美国的“美元游戏”。

特朗普之所以在国内政治上面临种种麻烦,就是因为他首先代表的已经不是传统美国精英政治和华尔街利益。特朗普有点像美国霸权帝国主义行将走向末路的“唐吉坷德”,妄图凭借自己的生意人头脑,完成对美国来讲,未来利益更大,有可能继续维持其霸权帝国的可能。

但是特朗普的计划太过于遥遥无期,太费力,太劳神;美国的华尔街大佬和美联储大资本们,依旧沉浸在金融统治世界的巨大惯性中,特朗普的一些执政理念,已经完成和他们的习惯以及贪婪的本质格格不入了。

在这个围绕着美国本土资本,实业资本和美国寄生资本,金融资本的大博弈过程中,政治和民主的拙劣表演,黑幕,纸牌屋,可以说是步步惊心,堪比好莱坞大片。

我们看到围绕着这个大博弈,世界上主要的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多个知名人士都牵涉其中。中俄日韩朝,欧盟,非盟,东盟,等等国家;斯诺登,阿桑奇,科米,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的几个大将,等等。

能源意味着发展,谁掌握了能源,谁就掌控了未来发展权利;资本意味着驱动力,谁的资本安全而又合理利用,谁就掌控了世界经济的话语权力。

我们看美国的能源和资本。

美国的能源,毫无疑问,依旧掌控力十足。不说其页岩气能源的引领和革命,单就近十年之内世界能源的首选石油来讲,美国依旧拥有重大的掌控能力。

美国的资本,毫无疑问,依旧是世界第一。但是,美国资本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美国资本的安全性成疑,寄生在美国身上的资本,是一种寄生关系,其资本的所有者不是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其安全性需求和未来的发展,几乎和美国人民和美国国家没有必然关系。

这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本质矛盾和危险。尽管有包括特朗普在内的还有一丝“美国精神”和资本离不开美国安全的这样的本土资本家的存在,但是,长久以来,金融财团们,只是把美国当做了一个宿主,而不是自己的国家。

宿主的安全与否,宿主的未来的发展,在金融资本的眼里,从来都不是第一位的。他们盘踞,寄生在美国身上,控制美国的政治,军事,舆论,经济,乃至美国的“普世”精神,为的只不过就是资本自身的安全与疯狂的增值。

而这个资本的贪婪和膨胀,已经不是美国这个帝国能够承担的了的。其衍生的金融危机,美国已经不可能自己消化,必然转嫁给世界。

以中国为首的世界国家,越来越需要摆脱掉身上这个巨大的枷锁。

中国的崛起,将带来这个能源革命和反抗资本寄生的革命。这是中国必然需要面对的,也是中国崛起道路上,必然要战胜的。

中国的国家力量和资本力量,对能源和资本的布局,一直在进行;而近期的能源和资本大博弈,以中国的“一带一路”为载体,以中国的金融安全和反腐为依托,以中国的各种科技突破为代表,已经对美国的能源控制和资本控制产生了挑战。

这个挑战,表现在表面,就是中美之间的国家博弈。表现在世界层面,就是新旧国际秩序的对撞。表现在未来,就是谁来引领世界的未来发展和人类文明的方向。

中国一直在进步,一直在前行。

我相信习大大的豪迈的宣言,中国必胜!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