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

这两天,一段美国马里兰大学华裔学生杨舒平的毕业演讲视频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这段视频毫无底线地吹捧美国、抹黑中国,刺激了网友们的神经。

在这段视频背后,还有许多更深层次的、更为重磅的、不为人知的线索与秘密:

(1)杨舒平在日常戏剧创作中也要从政治上抹黑中国;

(2)杨舒平背后的马里兰大学竟是与美国情报部门最紧密的大学,没有之一,甚至超过西点军校;

(3)马里兰大学竟然与xx事件幕后黑手之一李洁明关系密切,并设立对华培训项目;

(4)马里兰大学向中国培训、输送了仇和、张千帆,还有多少西化、推墙官员、学者在潜伏?

更多的线索,由本文一一解析。

一、马里兰大学力挺杨舒平,杨舒平在日常创作中也要抹黑中国吹捧美国

在这段并不长的发言中,来自云南昆明的杨姑娘却说出了许多明显有违常识经验的话,让在场的华裔同学感到格外尴尬无法认同,更让身处国内的中国网民分外愤怒。比如,杨姑娘一面毫不吝惜对美国的赞美:

“美国的空气是多么香甜清新”、“当我在机场外呼吸,我感受到了自由”、“我终于明白,言论自由在美国是多么神圣”、“请记住,民主和自由言论来之不易。民主和自由是值得为之奋斗的清新空气。自由是氧气,自由是激情,自由是爱。”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而另一面,作为对比,杨姑娘的家乡则被描述的如此不堪,比如她的家乡、有“春城”之誉的昆明市:“我在中国的一个城市长大,从小出门都得戴口罩,否则就会生病。”比如中国的教育:“来美国之前,我在历史课上学到了独立宣言,但‘生命、自由和追寻幸福’这些词句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我仅仅是背下这些词句以期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杨姑娘自称曾经很有兴趣去讲述政治叙述故事,但“我曾深信只有权威部门才能讲述这些故事,只有权威部门才能定义真相。”

杨姑娘的之所以能够上台发言,是因为其政治姿态与美国大学一贯的政治正确相符合。按照惯例,杨舒平的演讲稿应该在事先送给主办方审阅通过。

对于杨舒平的发言,马里兰大学校方表示“自豪与支持”,马里兰大学校方声明中称:

“对于杨舒平分享其观点及独特见解的权利,我们学校自豪地表示支持。我们也对她在这个欢乐的场合发出她的声音表示赞赏。”

事实上,在马里兰大学接受教育期间,杨舒平似乎需要不断地从政治上造谣攻击中国、赞美美国,才能成为“优秀”的学生。在杨舒平的个人主页上,我们看到杨舒平是心理与戏剧专业,将于2017年获得心理学和戏剧学士学位。她曾写一篇话剧《烈士》,挂在她个人主页的突出位置,戏剧“摘要”里却偏偏利用“文革”攻击抹黑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杨舒平写道:

“在中国文革期间,一名剧作家被共产党强迫自我批评他的作品,他会选择像顽固的橡树一样站立,还是像柔软的芦苇一样弯曲?他会为忠实的儿子和温柔的妻子献出精神的纯洁吗?一个国家疯狂时如何爱国?”

杨舒平甚至写道:

“在文革(1966 - 1976年)期间,中国共产党的目的就是要铲除社会上的‘阶级敌人’。数以百万计的学者受到迫害。在一个南部的村庄,红卫兵被派去执行清洗运动。”

杨舒平为什么要在话剧中利用有关“文革”的政治谣言?杨舒平在这篇话剧的“艺术声明”中写道:“创作中美价值观冲突的戏剧”。显然,她试图通过抹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历史,来论证她的美国艺术伟大、中国艺术相反(低劣)的结论。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到底是什么样的学校,造就了杨舒平,我们来看看这所马里兰大学。

二、杨舒平就读的马里兰大学揭秘:与美国情报机构最密切、长期反华反共

1、马里兰大学是与美国情报部门联系最紧密的大学,超过西点军校。

国际新闻网站Vice News总结出与美国情报部门(United States Intelligence Community)联系最紧密的大学,马里兰大学排行第一。

这份排行100所入选学校为美国培养了大量的情报工作者,这些学校培养的学生多入职于美国情报机构、军队和国际执法部门、国土安全部门(包括秘密签约的工作部分)等。

前美国CIA情报员爱德华·斯诺登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得到首份工作,即是在马里兰大学一个秘密设施任职保安员,后来转到中情局工作。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此次排名中主要有四类美国高等院校:线上获取学位的学校;以国防、情报和安全客户端发展为主的研究类学校;集中在华盛顿特区的学校;专攻国土安全的学校。

在这份名单中,马里兰大学夺得榜首,美国军事大学(The 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只能屈居第二美国军事学院常被称为西点(West Point)军校。西点军校是美国第一所军事学校。第三名是凤凰城大学,第四名则是乔治华盛顿大学,它培育出的学生在美国乃至全球的政治、外交、法律与商业界占有重要地位。

对于入选的TOP100学校,这份排名考虑了超过50种不同的因素,包括自2001年“911”后的9万多名在美国情报部门工作的人员简历,包括院校进入联邦机密体系的毕业生人数、院校与国土安全部和军队的联系、院校学生领取军队人员联邦基金的比例等等。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可见,马里兰大学对于美国情报系统、美国军队的重要程度。这就容易理解马里兰大学为何对杨舒平攻击中国、吹捧美国的演讲表示“自豪”并大力支持。这所大学长期致力于培养的是大批杨舒平式的学生。

2、马里兰大学长期从事反华情报活动

1996年,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在马里兰大学设立“全球华人事务中心”,马里兰大学官网介绍称:

“它是最早一批经中国外国专家局认证的中国官员海外培训机构之一,培训项目涵盖了公共管理、环境保护及高等教育管理等核心领域,每年为超过600名中国官员提供培训”。

实际上,这个中心是专门从事反华情报活动,专门向中国输送大批的反华官员与颠覆分子。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中心创办人李洁明是八九年柳丝事件幕后黑手之一。

著名地缘政治学者恩道尔曾披露,李洁明是动乱的承办人:

“很少人知道,1989年6月的天安门广场事件,是美国情报机构干涉中华人民共和国内部事务和实施日后所谓的‘颜色革命’的最早的尝试。后来由华盛顿操纵的类似的颜色革命,有塞尔维亚反对米洛舍维奇的革命、乌克兰的所谓橙色革命、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以及其他地缘政治性的动乱,目的都是促成有利于华盛顿的政权更迭。正如在我的专著《霸权背后: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中详细描述过的那样,天安门事件之后,敦促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对中国政府施加强力制裁的人,是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他是布什的老朋友、中央情报局官员。如果要说李洁明是动乱的承办人,理由是很充分的。”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事实上,李洁明在20世纪50年代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就加入美国情报机构战略服务局,即中央情报局(CIA)的前身,开始展开对华的情报工作,他曾被派往亚洲多个地区,包括香港、韩国、台北和北京等地,但对华情报是他的主业。他两度赴香港,负责建立对中国的情报网,为老布什所倚重李洁明对东亚地区的经历有:美国对中国国家情报员、约翰霍普金斯国际研究学院教授、美国在台协会处长、副助理国务卿(专职东亚事务)、美国驻中国大使和美国驻韩国大使、美国在台协会处长、哈佛大学政治所研究员、助理国防部长(专职国际事务)、马里兰大学全球中国事务所主任及资深顾问等职。

1989年,他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不久,柳丝事件爆发,他不断向时任总统老布什提供事态发展第一手材料,呼吁美国支持中国民运颠覆分子,并利用大使馆的特别应急基金协助颠覆分子出逃,甚至在美国大使馆内藏匿颠覆分子方励之长达一年

 xx事件后,李洁明坚持强硬反共反华,呼吁美国对华强硬,坚持颠覆、肢解、分裂中国立场。1995年,在李洁明的斡旋下,美国批准搞台独活动、时任台湾总统的李登辉访美。

Xx事件后,马里兰大学继续充当李洁明与美国情报部门进行反华情报活动的一个重要据点。在李洁明与美国情报人员的操作下,1989年,马里兰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的前身—中国研究生协会成立;1994年,马里兰大学设立针对中国新兴政策教育需求的培训项目;1996年,全球华人事务中心成立,李洁明担任主任。

利用马里兰大学,美国情报部门培训并向中国输出了大量诸如张千帆的新自由主义推墙学者、诸如仇和的新自由主义推墙官员。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3陆道逵任马里兰校长后,继续从事反华颠覆活动

 2010年,出生于上海的华裔美国人陆道逵(Wallace D. Loh)被任命为马里兰大学校长,为了加强对华情报工作,加紧对中国大学、政府与企业的渗透,陆道逵校长专门设立了一个中国事务工作组为此献计献策。2014年,在李洁明“全球华人事务中心”的基础上,陆道逵设立了马里兰大学中国事务办公室。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2013年5月7日,陆道逵邀请达赖喇嘛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发表演讲,该校之后还授予了 达赖喇嘛马里兰大学的荣誉博士。

陆道逵对达赖的演讲激动万分:

“下午好,我是陆道逵,马里兰大学校长。在今天这个最不平凡的日子里,我要欢迎在座所有人,我们尊贵的客人们,女士们先生们。宗教就像陆地,而海洋是精神畅游的生命之源,在海风和海潮的撕扯中,海洋聚集起宗教的热情。今天,尊贵的十四达赖喇嘛尊者深深打动了我们的校园。他给我们分享了他的存在、他的质朴之光、他的友善和幽默,我们对他表示最深沉的谢意。”

 http://studybuddhism.com/web/zh_CN/archives/study/islam/general/meeting_of_two_oceans.html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陆道逵出生于中国上海的一个剥削阶级家庭,建国后随父母逃离到秘鲁首都利马,并在那里读完高中。1961年,他一个人移民美国爱荷华州,并自己打工完成了学业。他先后取得了格林内尔学院(Grinnell College)的心理学学士学位、康奈尔大学(Cornel University)心理学硕士学位、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博士学位和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博士。 

4、马里兰大学是一所打压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的学校

20世纪70年代末,马里兰大学发生了一起打压“学术自由”与“言论自由”的重大事件。现任美国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伯特尔・奥尔曼,撰写和编辑了大量有关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著作,他于20世纪70年代末曾被教师推荐担任马里兰大学政治系主任,结果,在校董事会、美国政府、美国媒体、美国法院的疯狂施压、攻击下,奥尔曼最终被打压。

奥尔曼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

“始于1978年的春天。当时,在马里兰大学政治系中没有一名教员是马克思主义者,尽管他们之中有几人是左派。这几个激进分子知道我的著作,他们说服了大多数同事提议让我来做这个系的主任。
我刚刚答应,天就塌下来了。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将成为华盛顿地区一个政治学系的系主任的消息一传出,新闻界就将其所有的恶劣的偏见都展现出来了。10名国内报业辛迪加的专栏作家在作家报纸上同时发表文章猛烈攻击我和马里兰大学,因为我们的行为对美国的价值观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马里兰州的州长在三次不同的记者招待会上,谴责马里兰大学给了我这份工作。J.艾德加的弟弟塞缪尔.佛领导的马里兰大学自身的校董事会也对此事进行了谴责。几名州议员甚至威胁说,如果不立即采取措施停止这一疯狂举动,他们将削减马里兰大学的预算。
 经过几个月的喧闹,校长改变了原来的决定,但他拒绝告诉任何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提起诉讼,但因为我们的法院是‘公正’的,我败诉了。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在奥尔曼看来,美国打压学术自由、言论自由是长期存在的,并不是70年代才开始的新潮流:

“这不是什么新潮流,它已经存在100多年了。它是一种旧潮流的表现形式。麦卡锡主义也不是什么新东西。它也是这一潮流的一部分,在大学里,这一潮流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斯科特尼尔林也许是美国第一位因为其政治观点而失去工作的激进分子。这件事发生在1915年,那时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讲授经济学并写了一篇批评在煤矿中使用童工的文章。有一个煤炭大亨是他所在大学受信托人委员会的成员,因此尼尔林被迫离开了这所大学。他后来在托莱多大学找到另一份工作,但在1917年因反对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又失去工作。可见,这一潮流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这位对美国有深入研究的奥尔曼教授的看法,与被洗脑的杨舒平的演讲做一个对比,是十分有趣的。

三,不止是杨舒平,我们更应该关注国内系统化的崇洋媚外与自我奴化倾向

丑化、抹黑中国的国际形象,是美国对华舆论战的基本目标之一。通过威逼利诱,让一些卖国求荣的华裔人士以诉说亲身经历的方式在美国米中面前贬损中国、赞颂美国,是其惯用手法。

不止是选拔包装杨舒平这样主动投身美国怀抱的学生,美国甚至还将手直接伸到中国国内。

2012年,被美国塑造成“知名的国际人权斗士”的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就是在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保护支持下,进入美国大使馆滞留了6天,并最后在美方运作下,以“访问学者”头衔邀请其赴美国纽约大学的。骆家辉大使推着轮椅上的陈光诚的照片一度温暖了无数带路党的心。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事实上,像杨舒平这样的言论其实并不只是出现在美国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中国的大学毕业典礼上,我们又会听到什么样的发言?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丛日云,在2013年毕业典礼上,作为教师代表发言,一方面攻击中共历史,称从1949年起,无数人选择留在了大陆,于是“无数人的悲剧就从那一刻所做出的选择开始。”、“国家走了一段弯路,对你来说,就是毁了一生”,另一方面,公开暗示学生对现政权进行抗争与不合作:

【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你不能总是抗争,你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
 如果你不敢积极的抗争,你还可以选择消极地抗争;
 我希望,你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选择站在人民一边。】

比如,2016年,政法大学的王涌教授,在全校本科生毕业典礼上,针对“雷洋案”发表评论,将雷洋案中的派出所所长邢永瑞称为“鹰犬”:“如果有一天,你无力抵御沉沦,沦为鹰犬,逆行在法治的道路上,母校将会喊你回家——去‘抄宪法’。”堂堂派出所所长秉公执法被骂成“鹰犬”,那“鹰犬”包围的国家在王涌教授眼中是什么性质,也就不言自明了。

马里兰大学在美国培养大批杨舒平式学生,中国公知教授则在中国国内向学生灌输反华亲美的思想。

由此可见即使杨舒平留在国内读书,难道就不会产生类似的观点?顶着为人师表光环的丛日云教授、王涌教授在国内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尚且如此,私下必然更加直白地向学生灌输推墙颠覆思想,像这样的高校教师在国内高校中绝不是少数。北京大学的贺卫方教授、张千帆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的张鸣教授,这些国内顶级大学的教师们哪一个不是长期以来利用各种平台散布反党推墙言论?在批评反思杨舒平的发言之余,我们更要盯紧贺卫方、丛日云式的更懂斗争策略、更善于理论包装、在国内占据更大的话语阵地、因而实际上危害更大的大学中的害群之马。

四,除了杨舒平,马里兰大学与美国情报机构还培养了多少反华官员、学者祸害中国?

归根结底,杨舒平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学生,她的言论已经被作为笑料。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被马里兰大学与美国情报机构培训的中国官员与学者。

事实上不乏这样的人。

1、马里兰大学培训成果:新自由主义推墙官员仇和

来自云南昆明的杨舒平家乡父母官、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昆明市委书记的“改革派”明星官员仇和,就是这样的人。更为巧合的是,仇和仕途中一个关键性的转折点,就是来杨舒平就读的马里兰大学接受培训,并在回国后受到提拔重用。1995年,时任江苏省科委农村科技处处长的他参加江苏省首期高级管理人才经济研究班,赴美国马里兰大学学习了近一年。

1995-1996年度,正是在李洁明与美国情报部门操作下,马里兰大学发起培训中国官员项目的时间点。

仇和与马里兰大学关系密切。2012年,仇和任职期间,昆明举办全球外包大会,共有44个国家和地区的政要、政府官员,知名大学、知名企业的代表共450余人参加大会,马里兰大学,作为知名学府和科研机构的重点代表,列席大会。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19967月,仇和成为了江苏省宿迁市筹建领导小组成员,两个月后宿迁市建立,他担任副市长,一路高升到市委书记。仇和在马里兰大学长达一年的学习培训具体内容是什么,今天似乎难以详细还原,但是对照仇和被塑造成“改革明星”的那些施政措施,也可以窥见端倪。

在仇和政治上的发迹之地宿迁,仇和曾经说过这样的名言:“宿迁515万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作为这一思路的注脚,在仇和的主导下,2001年起,宿迁全市开始强力推行改革,公立医院、卫生所、学校、幼儿园等纷纷变成民营。这也引起了强烈的民意反弹:泗洪县幼儿园的老师们在市委门前静坐示威;沭阳县中医院数百位职工用大铁锁将门诊部大楼锁了3天;央视《焦点访谈》三次质疑宿迁教改医改。但在改革强人仇和“不换思想就换人”的铁腕气概面前,这些质疑声音最终还是被有意屏蔽或无意中淹没。以完全市场化、私有化、全面出卖变现公总资产为特征的改革仍然被推进下去了。仇和极力推崇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萨缪尔森。萨缪尔森《经济学》教科书是全美国大学生的通用教材,坚持了西方经济学者对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美化和崇拜的总基调。据仇和在宿迁时的秘书谢新松说:“仅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中文版,他就从第12版一直买到第17版”,读了整整六个版本。

2007年,仇和从江苏省副省长任上调任昆明市委书记后,把他在宿迁任上的强势风格发挥到极致。依靠一部分关系密切的商人,大拆大建,让美丽的春城昆明变成了一个大工地,损害了拆迁户的利益,塞满了仇和本人和开发商的腰包。虽然这并未导致如杨舒平所说的必须得戴着口罩出门的现象,但着实给昆明当地百姓的利益带来巨大损害。最终引发仇和在反腐浪潮中应声落马,并于2016年12月15日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2、马里兰大学培训成果:新自由主义推墙学者张千帆

 著名的反共分子张千帆,他之所以能够长期从事反共法学活动,培养他最重要的学校,就是马里兰大学。

 张千帆原先攻读物理学专业,在20世纪80年代赴美国读物理学硕士,却在美国担任起留美学生联谊会宣传负责人,对中国国内的自由化改革十分热心。1989年,张千帆的人生发生关键改变,他决定从事反共推墙活动,他对记者称:“1989,博士毕业接着做博士后,然而此时研究兴趣却已经转向了社会科学。就在做博士论文的最后阶段,张千帆对以前工作的价值从根本上改变了看法。

 1992年,张千帆决定结束自己的理科生涯,跨行转入法学,他来到了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学院。

杨舒平的大学,竟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

 作为与美国情报部门联系最紧密的马里兰大学给张千帆提供了坚定的支持。据说,张千帆在马里兰大学的第二年和第三年,已经交不起学费,没有经济能力注册,1995年,同学们都毕业了,“而张千帆由于只是旁听没有学分毕不了业”。然而,同一年,在法学院“毕不了业”而又穷困潦倒的张千帆,其命运发生转折,他得到美国顶尖学府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政府学院的许可,可以去念“政府学博士”,并获得奖学金,“生活无忧”、“思想飞跃”。

 此后,1998年,张千帆获得美国福特基金会东亚研究基金资助。福特基金会由美国情报机构一手操控,“自觉自愿地充当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基金会的董事、官员和美国情报机构有着密切的关系,或干脆就是情报机构的人员。” 1999年,张千帆回中国,除了照搬照抄美国教条外没有任何学术成果的背景下,他直接从一名美国学生变成一名中国教授,并长期攻击中国共产党不合法,为各种颠覆势力诸如锋锐律师犯罪团伙、民运分子、占中势力等站台。

 仇和、张千帆们,与杨舒平不同,他们潜回国内,在美国情报部门的资助或者支持下,在中国的权力体系内部发挥作用,甚至窃居高位把自己打扮成忧国忧民铁腕改革者,系统性的推销美国对其进行培训的经济与政治改革主张。仇和们复制一批亲美反华官员,张千帆们培养一批亲美反华学学生,这样的人,相较于杨舒平,岂不是更值得我们瞪大眼睛?

 一个仇和落马受审服刑了,一个张千帆也被网友深度揭露,可是其他赴美国接受类似培训的官员们、学者们今天在哪里?由xx事件幕后黑手之一、坚定反华分子李洁明与美国情报机构在中国培训、安插下的特洛伊木马,还有多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