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2014年10年15日,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讲话称,文化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力量。人类社会每一次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升华,无不伴随着文化的历史性进步。中华民族有着5000多年的文明史,近代以前中国一直是世界强国之一。在几千年的历史流变中,中华民族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遇到了无数艰难困苦,但我们都挺过来、走过来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世世代代的中华儿女培育和发展了独具特色、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为中华民族克服困难、生生不息提供了强大精神支撑。

5月26日,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去世,27日,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表声明,对布热津斯基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并称中美友好合作事业不断取得新的发展将是对布热津斯基最好的纪念。

布热津斯基是美国著名战略理论家、美国政府重量级智囊、著名的国际关系学者,地缘政治学家、外交家……也是中美建交的亲历者和推动者之一。他的著作《大棋局》《大抉择》和《大失败》等风靡一时,还曾经带领全家来到中国,重走长征路,沿着长征路线来朝圣。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传播学领域,布热津斯基放一个发人深省的理论Tittytainment。Tittytainment是titts“奶头”与entertainment“娱乐”的拼合词,翻译过来有点恶趣味的名字叫“奶头娱乐”。

1995年,美国旧金山曾举行过一个集合全球500名经济界、政治界精英(与会者包括萨切尔、老布什、电缆新闻网络、惠普、日微系统的老板等等)的会议。该会议的主旨在于为全球化的世界进行分析与规划。会议上,与会者一致认为全球化的高度、快速、激烈的竞争将使全球80%人口"边缘化",而这80%多余人口(平民)与20%搭上全球化快车的人口(精英)之间的冲突将成为今后的主要问题。布列辛斯基也即席献计献策,创造了一个新词汇,即“Tittytainment”,意指要使彼80%的人口安分守己,此20%的精英阶层高枕无忧,就得采取色情、麻醉、低成本、半满足的办法卸除“边缘化”人口的精力与不满情緒。

奶头娱乐特别泛指那一类能让人着迷、又低成本、能够使人满足的低俗娱乐内容。如发泄型娱乐:开放色情产业、热闹选战的造势、无休止的口水战、暴力网络游戏。如满足型娱乐,报道无聊小事(可爱动物、明星丑闻)、廉价品牌横行(山寨手机、白牌服饰)、商品优惠活动(例如饰品、旅游签证)、大众化视听娱乐(偶像剧、动画、好莱坞)等。在奶头乐的体制中,政府和精英阶层通常会对有争议的内容实施管控,然而,只要不会触及利益,对于这些低俗内容的放松甚至鼓励传播,以使普通大众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全民狂欢的平民选秀和网红现象,就是奶头娱乐理论应用最典型的产物。2004年是中国的选秀元年,以《超级女声》、《我型我秀》等节目登上电视荧屏。甜美俏皮地唱着“酸酸甜甜就是我”的在校学生,成为一众少男心目中的“国民妹妹”。到了2005年的超女比赛,参与人数超过15万,远远高于其山寨的《美国偶像》,将中国的“平民选秀”的运动推到了高峰,在收视率上屡创新高,迄今同类节目都没有打破其收视记录。其火爆程度使2005年堪称 “超级女声”年。第二届《超级女声》使许多草根选手站上万众瞩目的舞台,制造了一夜成名的神话。“超女”最火的时候,超女的几个胜出者等人当时在机场的接机粉丝已经超过王菲和周杰伦这些大牌明星,比赛结束没多久,她们就能在天王天后演出的上海八万人体育场举行演唱会。

选秀节目的兴趣也诞生了一系列的娱乐文化现象,PK、粉丝、草根明星等现在网友们早已习以为常的词汇,均诞生于此。中性着装的掀起一股中性风,引来无数青春少女效仿,或者作为叛逆的表征,或者作为审美的解放。“x哥”信仰一度在网络上流行并衍生出无数段子。超女冠军甚至在2005、2007年两度登上《时代周刊》封面。

2006年之后,平民选秀节目呈现井喷式增长,所有电视台都在开足马力举办选秀节目。超女快男,加油好男儿、《绝对唱响》、《梦想中国》等众多节目数不过来。2007年则出现一个转折点,在重庆卫视《第一次心动》节目现场,一选手求得一位评委的戒指转增另一位评委荒唐行为引发两位评委的现场口水大战和号啕大哭。节目播出后舆论哗然,导致广电总局直接下发通知,以“严重偏离比赛宗旨,热衷制造噱头炒作活动”为由将其叫停,成为国内首档被叫停的选秀节目。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与此同时,广电总局多次下发通知限制选秀泛滥,之后的超女快男等几档节目因未获批文而暂停。2009年重启的快女,某哥的《狮子座》和绵羊音又火了一把,但是选秀节目不可避免地走向衰弱。即使2012年的引进国外版权的新节目《中国好声音》火了一把,但是到2014、2015年平民秀场的颓势无可挽回,明星综艺开始霸占了荧屏。中国的平民选秀的已经走向式微,而美国FOX电视在2016年播出的第15季《美国偶像》成为该节目的最终季,辉煌全美15载的老牌选秀节目落下帷幕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以歌舞文艺为代表的选秀节目的式微,并不是平民秀场的终结,恰恰相反,从选秀进化到了领域更广,形式更多元化的网红时代。网红时代以2016年,大红大紫的新晋“国民第一网红”papi酱一夜成名并拿到1200万的投资为标志。2016年还召开了首次世界网红大会、诞生了网红商学院、有专门的网红孵化器。网红作为一种经济现象和文化现象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各领域。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网红,相信大家都不会模式,从最早的芙蓉姐姐、凤姐到后来的兽兽、郭美美、奶茶妹妹,再到电商达人天王嫂,朝阳V姐及秀场主播,直至2016年的papi酱、网红“名模a”穆雅斓、傅园慧、薛之谦、罗永浩等等,一个个名字都耳熟能详的。

业内把网红从传播形式上划分了1.0、2.0、3.0三代,第一代是文字网红,如痞子蔡、韩寒、木子美、安妮宝贝、郭敬明等,第二代是图片网红,如芙蓉姐姐、天仙妹妹、凤姐等,第三代是多媒体网红,依靠动画、视频、声音等多媒体形式走红,如papi酱、王尼玛、傅园慧、穆雅斓等。其实这种划分很多余,网红一直以来就只有一代。只是十多年来靠另类、审丑、低俗、露肉行为博出位,“坑爹坑妈”、“坑领导”、“坑组织”、"坑干爹"的人太多了,大家审美疲劳,审丑也疲劳了。于是各种各样的网红层出不穷:娱乐明星、体育明星、游戏职业选手、草根女主播、社会公众人物、畅销书作家、知名创业者、人气科学家、网红医生、专家网红、政治网红、文艺网红……甚至连呆萌的阿猫阿狗宠物也能成为网红。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值得欣慰的是在学院、艺术、徒步、旅行、自驾、户外、探险、民宿、互联网等领域知识型、专业型的网红也在悄然崛起。如果说网红在中国早期是互联网文化中的一个边缘群体、亚文化现象,是集体狂欢的流行文化与时尚,那么现在也逐渐能登上大雅之堂。也源于我们绵延几千年的文化,本身拥有强大的净化能力,能不断兼容并蓄吸收和融合外来文化和新文化,发展出新的文化现象,加上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扁平化传播,打破了原有资本控制媒体的垄断。甚至随着国力的强大,我们开始逐步进行文化输出,比如修仙玄幻网络小说就在国外输出效果不错。这就能倒过来逼迫以利润为导向的资本需要迎合市场需求去扶持新的文化发展。所以老学究似的批判终究不是解决办法,我们需要新的思维和眼光去看待平民秀。

首先毫无疑问的是,早期的平民秀毫无疑问是打着平民、草根旗号的猴戏。中国的平民选秀活动和综艺,是没有本土原生的,毫无例外都是源于欧美日韩发达国家,区别只是早期山寨,现在购买版权进行二度创作。从歌手比赛、选美活动到音乐的平民选秀,其基本模式和造星流程为:低门槛报名——海选——逐级淘汰——对选手包装培训——观众和评委票选决胜者——后续签约商业开发。

平民化风格与公开化的选秀过程与传统打造明星的方式有很大区别,普通人都能零门槛参加,如果不是后来限制,年龄都没有门槛,最终的票选也看起来显得充分尊重民意。但是背后还是资本和金钱因素主导,红楼选秀就是个典型。而超女快男,当年的掀起的全民投票热潮,粉丝和支持者的串联和疯狂刷票,肥了当年的SP,提高的投票门槛也让运营商赚了一笔,没有钱哪有票。在选秀活动上,电视台、演出公司、广告公司、经纪人公司、移动运营商,构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平民选秀活动的主旨走偏,热衷制造噱头炒作活动和审丑化趋向,则是对传统的正统价值观的消解。尤其是打着一夜成明星、大富大贵想法的,而且不需要经过什么科班学习和训练就能成名的造就了无数家长和青少年疯狂参与投入到这场造星运动。在这个过程,男女争议性选手而非比赛实力派选手更容易成为话题,比如曾哥的唱功和创作能力,吴莫愁的形象和歌喉,各种选手为了博出位使劲浑身解数,诉说的各种苦情故事……不乏有专业选手参加选秀节目,但是都没最终胜出,因为每一个走红的背后,都有一场精心的策划,实际上充斥这潜规则的暗箱操作和幕后交易。

即使最后的佼佼者,到如今能让人记住的在娱乐圈风生水起的又有几个,多数成了流星。对于众多的参赛者来说,选秀舞台上能带来的或许是短短一段似幻似真的准明星经历,只是美好的海市蜃楼的幻象,如果继续沉浸在海市蜃楼里,恐怕会挣扎一辈子。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但是平民选秀即使给平民的一个麻醉剂,但是也有积极向上的成分。选秀本身就包含了一种张扬自我、敢于拼搏、奋斗的激情成分。以积极的进取代替消极的抱怨,年轻一代认同这种励志的性格和价值理念应该值得我们欣慰。其实只要把这样的价值理念,从娱乐圈,延伸到在其他领域就能激励人们前行。比如现在的网红现象,如果说充斥着露肉卖丑以吸引眼球的网红和直播,在如今的激烈的竞争和资本洗牌之下,已经有很多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而具有真正实力,有持续创作内容输出的网红逐渐在各领域开始崭露峥嵘。

在我们经济实力不断发展,产业进行升级转型的今天,文化产业作为第三产业的中坚力量,是需要不断推陈出新的走向繁荣的,我们物质生活富足了,精神文化的消费也需要得到满足。在全球化的今天,大众文化、全民娱乐是一股难以阻遏的潮流。娱乐精神有两面性,其中的肤浅、不严肃和反智我们需要批判,不能永远都是风花雪月、歌舞升平的东西。天分+努力+机遇,就能成功,平民选秀的积极因素也能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如央视自主研发的《中国好歌曲》是一档回到音乐本质,挖掘大量优秀、新鲜的原创音乐人的选秀节目。在2014年英国国际传媒集团在法国戛纳春季电视片交易会上订购了《中国好歌曲》的国际发行权和英国播出权,其模式版权卖到了25个国家。成为选秀领域文化输出的典型案例。大妈们的广场舞、集体太极操也早就输出到国外,连美国媒体都在感慨:中国大妈们正在占领地球。而国际传媒大亨通过离岸公司搞的CMC基金,一度控制数个中国媒体,是多个选秀活动的幕后资本,曾搬来多位国际人才打造吴莫愁,引来多个国际时尚大品牌代言。目前却已经退出了中国。

说起来也是搞笑,资本打造出来用于阶层固化的麻醉剂,并没有麻醉了中国人,倒是把欧美自己麻醉得够呛。美国垮掉的一代倒是真跨了,如果关注新闻的看看美国NSA和我们的天宫、嫦娥、长征新闻对比人才的年龄就知道。而曾经说的垮掉的80后是如今中国社会发展中坚力量,曾经人们口中脑残的90后开始崭露头角。

平民秀场究竟是资本的取款机还是人民的欢乐场?

为什么?因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勤劳、勇敢、智慧非凡的中华民族,创造了无比丰厚的物质财富、 无比灿烂的文化,在文化领域我们拥有顽强的生命力和强大的包容和融合能力。两千年前我们就有人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两千年前我们就把贵族教育平民化,一千多年前我们就有了人才上下流动的科举制度,一千多年前外来流行文化因素,如胡旋舞、龟兹乐被我们兼容并收登上大雅之堂。所以只要有足够的文化自信,何惧打开窗户飞进来几个苍蝇蚊子?

布热津斯基去世以后,相信九泉之下,他也看不到自己的理论能在中国成功了。资本的游戏被化解于无形,这就是人民群众的力量。因此对于选秀和网红现象,我们无须完全否定。杜绝低俗,抵制炒作,公平选拨,弘扬正能量和中华文化,相信会随着互联网的传播和国人越来越多的海外活动,我们也能成为蓝星上的时尚风向标。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