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最近几天,中国媒体炒作“美俄关系极度危险”、“美俄大战一触即发”,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美俄交恶,在地缘政治上对中国自然是利好。媒体这通炒作,也并非没有部分事实依据,其主要由头,一是美国通过了对俄罗斯的最新制裁法案,二是俄罗斯则采取了强硬的反制措施,驱逐了美国755名外交人员。

但是,中美俄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大三角”,对于这个“大三角”的走势判断,容不得半点马虎。

可以说,上述媒体的炒作,只是抓取了部分事实。“美俄关系极度危险”“美俄大战一触即发”这一说法,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

一、美对俄制裁,特朗普、彭斯、蒂勒森三大巨头却向俄罗斯释放善意

8月2日,特朗普签署了对俄制裁法案。

但是,在签署法案的同时,特朗普附上了一通声明,该声明核心意思是表达自己迫于无奈,被美国国会逼上梁山,其实打心底不想签署,并痛斥国会坑了美国,最后给俄罗斯留下一笔绝妙的暗示——该法案还是可以暂停的,就看你俄罗斯怎么做了。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特朗普怎么痛斥国会的?特朗普认为,国会这个愚蠢的法案促进了中俄关系:

“令华盛顿难以为美国人民达成有利的交易,却进一步拉近了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的距离。”

特朗普给俄罗斯留下了怎样的暗示?特朗普在声明里称:

“我们希望两国能就主要全球问题开展合作,那样也就不需要这些制裁了。

上面这句话,特朗普明显在向俄要价。特朗普也认为,这个法案“极度有缺陷”、“违宪”,如果该法案“给美国商界、友邦和盟国带来不良后果”,白宫将可能采取措。

连日来,特朗普反复将锅推给国会,并表达对美俄关系恶化的不满,8月3日,特朗普发推特称:

 “我们与俄罗斯的关系目前处于空前和非常危险的低谷。你们可以感谢国会,同样是这些人,他们甚至不让医保改革法案通过”。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表达不满的不仅仅是特朗普,还有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蒂勒森向记者表示:

 "总统和我都不为此感到特别高兴。我们明确讲过,这对我们的努力没有帮助”

 上周末,蒂勒森表示:

“美国人民(希望)看到俄罗斯采取步骤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蒂勒森还把眼光放到制裁以后的时代,补充说:

“我们希望……这些制裁措施将不再必要。”

蒂勒森上面谈到的“我们的努力”,所指的就是由基辛格提出、特朗普执行的美俄缓和大战略。蒂勒森被称作是最“亲俄”的国务卿,他的努力,俄罗斯精英也看在眼里,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贾巴罗夫接受RT电视台采访时曾表示:

“他为恢复俄美关系做了不少工作。”

 ht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707251023200179/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最近,美国副总统彭斯对俄罗斯的表态也值得琢磨,在波罗的海访问的彭斯7月31日讲话中将俄罗斯比作“侵略的幽灵”,但随后话锋一转,表示美国希望与俄罗斯改善双边关系,但莫斯科应当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政策:

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准备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但总统和国会一致认为:关系改善和解除制裁需要俄罗斯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行动,首先是那些导致制裁的行动。
美国选择在合作和维护共同利益的基础上与俄罗斯建立具有建设性的关系。
俄罗斯也做出表示,希望与美关系实现正常化。】

 ht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707311023247996/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可以看出,美国总统、美国副总统、美国国务卿,美国政界当今三大巨头,对俄罗斯的态度都是留有余地的。美国国会所通过的“对俄制裁法案”,客观上变成了这三大巨头手里向俄罗斯谈判的筹码。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有分析认为,美国国会通过的对俄制裁法案比初版弱化。俄罗斯媒体称,该法案似乎没有人们担心的那么严重。分析人士称,美国新制裁法案比最初版本要弱化,未必会对俄罗斯经济产生严重损害。

二、俄罗斯反制裁,普京却反对进一步反击

中国媒体大量报道了俄罗斯对美国的反制裁。但是,俄罗斯到底是如何反制裁的?

首先,普京选择在7月28日敦促美国755名在俄外交工作人员停止活动。对此,普京的解释是,美国驻俄外交机构人数将与俄驻美外交机构人数一样,均为455人。而俄罗斯资深外交官、驻挪威、日本和韩国前大使、俄罗斯科学院美加学院主任研究员亚历山大·帕诺夫认为,此举不会对华盛顿造成损害

【至于所削减的人数,主要是技术人员,甚至主要是在当地雇佣的俄罗斯公民。从外交工作角度来看,我不认为这会对美国有所损害。】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其次,7月31日,俄罗斯媒体报道,普京就俄美关系发表了一番重要讲话,"Vesti.ru"网站发布了普京的采访全文,其中核心论点是“反对在同美国的共同活动的任何领域采取限制”。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电,“俄总统普京表示,当前阶段反对在同美国的共同活动的任何领域采取对美国有严重影响的限制措施”:

【可以理论上想象一下,可能某个时候会有一个片刻,那时试图施压俄罗斯造成的损失将同那些限制合作产生的负面后果相提并论。如果这个时刻到来,我们可以审议其他的回应选项。但我希望,不会走到这一步。我目前是反对(在合作领域采取限制措施)的。

 ht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707311023241045/

可见,事实上,普京对美国的反击是有限的、有克制的。普京为何反对进一步反击、扩大对美打击面?与特朗普、蒂勒森、彭斯一样,在反击的同时,普京给“俄美缓和”的可能留下了余地。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普京的有限反制策略,从俄罗斯官方媒体的反映中也可以看出。俄罗斯官媒与俄政府、情报机构紧密合作,执行普京的全球战略。近期,在美俄关系吃紧时,俄罗斯官方媒体并没有大规模向特朗普政权挑衅,反而是大量报道了特朗普、蒂勒索、彭斯释放善意的谈话,此外,还重点报道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其他方面的合作进展。比如:

——普京有限反制后,俄媒报道了俄外长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交流,报道了蒂勒森的积极回应,俄媒引用蒂勒森话称:

【我们在俄罗斯采取行动之后的交流十分专业,没有任何寻衅色彩。我想我和拉夫罗夫外长都明白我们的作用和责任,我想他和我一样,都想努力找到拉近彼此关系的方法

——普京有限反制后,俄媒报道了俄美两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达成共识,改善双方在安理会的协调:

 【两国外交部门负责人达成共识改善在联合国安理会平台的工作,其中包括安理会有关反恐、朝鲜、叙利亚、也门、利比亚以及其它国家局势的议题。】

——普京有限反制后,俄媒报道美俄在叙利亚方面的合作,俄媒引用美国国务院代表的话称:

【华盛顿将继续与莫斯科合作,以战胜“伊斯兰国”并政治解决叙利亚局势。】

 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708031023267849/

俄罗斯官方与媒体将美俄关系恶化归罪于美国国会,而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更不是美国副总统、国务卿,非常明显,普京及俄罗斯当前仍然试图为美俄在其他方面的合作留下空间。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三、美国国会打败了特朗普?

“特朗普败给了美国国会”、“特朗普签署这份法案更多出于无奈”,这是俄罗斯官方的结论。正因为有了这个结论,特朗普、蒂勒森、彭斯还可以继续与俄罗斯讨价还价。

然而,这个结论可能仅仅是这个事件的表象,其本质更加复杂。

1、美国国会为什么会压倒性通过对俄制裁?

这次美国国会通过对俄制裁法案,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均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美国众议院是419票赞同,3票反对;美国参议院是98票赞同,2票反对。

正因为国会拥有绝对多数票,特朗普就无法使用否决权。所以,才有了特朗普“不得不签署”、“特朗普败给国会”的结论。

但是,要知道,共和党在参议院、众议院都拥有多数席位。共和党在参议院中拥有52个席位(民主党48个),在众议院拥有241个席位(民主党194个席位)。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而特朗普是共和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缓和俄罗斯”的战略,并非是个人意见,而是共和党精英的战略,也是美国垄断资本和顶级智囊团的战略。2016年7月,特朗普在共和党大会上就表达了对普京的善意言论,获得共和党多数支持。2016年底开始,美国顶级智囊之一基辛格就开始执行“缓和俄罗斯”的战略。今年6月29日,94岁的基辛格更是不辞辛劳访问俄罗斯,与普京闭门会谈,为特朗普与普京的会面铺路。

如果不是基辛格从中牵线,坚定推进“缓和俄罗斯”的战略,特朗普、普京又于7月7日会面长达四个小时,这次美国推出对俄制裁,普京显然不可能只是有限反击。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特朗普并不是唯一一个赞成“对俄缓和”的共和党人,共和党大佬、美国副总统、参议院议长彭斯也对此认可。美国“最亲俄”的国务卿蒂勒森,当初也顺利通过了美国国会选举。这与美国国会此次压倒性反俄形成鲜明对比。

美国参议院、众议院在共和党把持的情况下,为何会压倒性通过打脸特朗普、彭斯、蒂勒森、基辛格的对俄制裁法案?

而且,对俄制裁,会把俄罗斯推向中国,强化中俄联盟,这个道理并不复杂美国CNN记者、国际政治问题评论员戴维·A·安德尔曼面对“对俄制裁法案”通过时称,俄中友谊是“特朗普最糟糕的噩梦”。安德尔曼认为,对莫斯科和北京施压的美国总统和国会现在不得不要注意到他们的联盟。

《纽约时报》强调了国会对特朗普反制的罕见性,《纽约时报》先前指出,如果国会通过法案,那标志着由共和党人控制的国会第一次在重大政策问题上向特朗普施加他们的意志。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这里只有两种解释:

一是,美国精英层对外战略混乱,内部严重分裂,基辛格、美国政界三巨头努力牵线美俄,而国会一干议员却在背后使绊子、捅刀子,不惜对抗三巨头和有巨大影响力的前朝元老,一致坚决反俄,通过了对俄制裁法案;

二是,特朗普、彭斯、共和党控制下的美国国会,存在反俄力量,但也存在支持特朗普集团外交战略的力量,特朗普等人本来有力量阻止国会通过对俄制裁,但他们当前引而不发。在特朗普等人的默认下,国会压倒性通过对俄制裁,如此一来,特朗普顺势表现出“迫不得已”签署的姿态,将锅全都甩给国会,而自己、副总统、国务卿则能够在美俄谈判中向普京要到更高的筹码。

2、特朗普是否政权不稳、孤家寡人?

上述第一种解释——美国内部严重分裂,目前在中国也很有市场。从表面看,也的确如此。

但是,特朗普政权真的不稳吗?当前做出这个判断还缺乏足够的、严谨的证据。

首先,我们看对俄制裁法案核心推动者对特朗普的态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同时也是对俄制裁的大力推动者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是多年来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对俄罗斯确实没有好感,他在许多场合斥责普京为“暴徒”,表示“俄罗斯不是我们的朋友”。早在今年1月,麦康奈尔就对媒体预测,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想要改善美俄关系的愿望将很快破灭。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虽然表面上有分歧,但是,麦康奈尔在重大行动上对特朗普表达了支持。6月23日,《华盛顿邮报》报道,麦康奈尔质疑“通俄门”的存在,他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表达了怀疑,这从政政治上是对特朗普的最大支持。美国媒体甚至认为,麦康奈尔这是为了帮助特朗普而默许(无视)了俄罗斯攻击美国。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23/bombshell-report-reveals-mitch-mcconnell-allowed-russia-attack-trump.html

麦康奈尔与特朗普的分歧,不是根本性的,他也不愿意公开,而是希望私下协商。早在去年11月,他就向媒体表达:

“我认为特朗普倡导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热情的,我们有意见分歧,我期望私下讨论,而不是在公开场合……目标是将国家带到与民主党不同的方向。”

如果特朗普、彭斯等人在制裁俄罗斯法案问题上向麦康奈尔施加足够的压力,后者是否一定会跟特朗普死磕?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另外,从最近的白宫人事变换看,特朗普的权力似乎更加稳固,而不是相反。新任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是美国退役的四星级上将,与特朗普的关系非常密切。凯利此前任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公开为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通俄”辩护。

当时,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库什纳曾在十二月份与俄罗斯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举行会议,提议在克里姆林宫设立秘密通讯渠道。特朗普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正是在与基斯利亚克接触的争议中辞职的。对于媒体指责库什纳,凯利称:

【我想任何时候都可以和任何人打交道,无论他们是好朋友还是好朋友,都是一件聪明的事情。
【任何形式的沟通,特别是与美国没有最佳关系的国家是一件好事。】
【我没有看到有关库什纳的任何问题。】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特朗普对凯利有极高的评价,他启用凯利作为白宫幕僚长,显然能够加强特朗普对白宫的掌控。白宫幕僚长是一个拥有很大权力的职位,常被称为“华盛顿第二最具权力的人”。

退伍四星上将凯利担任白宫幕僚长这个职务,也使得特朗普统治下的白宫更加军事化和威权化。这显然得不出特朗普权力不稳的预期。

无论如何,目前美俄关系处于微妙期。无论美国国会里的共和党议员是自发一致反俄、反对特朗普的对俄战略,还是其中有不少人在按照特朗普的剧本扮演黑脸,可以确定的是,美国政界处于顶端人物特朗普、彭斯、蒂勒森、凯利等,包括美国顶级智囊的代表基辛格等,都是“对俄缓和”战略的执行者、认可者。尽管对俄制裁法案已经签署,但是美俄的关系与奥巴马时期火星四溅,愈演愈烈的火药味,还是要淡很多。

更何况,在基辛格的斡旋下,普京对美国的反制是有限的,普京和俄罗斯的整体基调,也是寻求与美国的缓和与合作。

美俄大战一触即发?事实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

我们看到,无论是美国特朗普集团,还是俄罗斯普京集团,都秉持强硬的现实主义战略思维,而且都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类型。美国帝国主义心态惯了,全球唯我独尊,虽有与俄缓和的战略计划,也势必先要一手萝卜一手大棒,要让俄罗斯尽可能让步——72年之后中美关系缓和进程中,美国就是这么做的:从一开始答应毛周断绝对台武器支援(此为中国提出的中美建交的底线),到最后又不断试探踩踏中国的底线、逼迫中国让步、让中国最后默认美国对台军售。而俄罗斯也明白,美国寻求与俄缓和,是因为俄罗斯暂时无法被打败,是俄罗斯多年坚决反击美国并取得巨大成功的结果——这犹如当年毛泽东在朝鲜、越南战场让美国灰头土脸一边。普京也会坚决保住自己用武力打出的核心势力范围。基辛格、特朗普“美俄缓和”的战略即便推行,其实现也会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期间也少不了大量的欺骗、讹诈与较量。

对于中国而言,我们应该看清美国精英的战略意图。他们寻求“对俄缓和”,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在中国经济军事政治实力高度增长的背景下,暂停同时肢解中俄的战略,将肢解中国放在优先地位,在防止俄罗斯过渡扩张的情况下,撤回部分围堵俄罗斯及被俄罗斯牵制的力量,稳住俄罗斯,先行剿灭围堵中国。在美国推行这项战略的过程中,中国应该保持高度的警惕,而不是轻易乐观,认定俄罗斯与美国“绝不可能”缓和、“绝不可能”达成任何缓和性的交易。

对中国而言,应当抓紧落实中俄、中朝、中巴的战略同盟关系,尤其是要在经济利益等问题上,巩固中俄关系。在中俄经济关系上,面对特朗普的分化瓦解,普京及俄罗斯当前处于七八十年代的中国那样的有利位置上,中国不妨更加注意长久的战略谋划,少一点斤斤计较的短期市场化行为,以夯实中俄战略同盟,破坏基辛格“美俄缓和”的战略推进,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对外战略空间,认清特朗普政权绞杀中国的战略图谋。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