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垄断金融资本的独裁统治毁掉了选举的参与度

垄断金融资本的独裁统治已经毁掉了选举的参与度和意义 ——评2017年法国大选

欧洲和美国现代民主制的法宝——多党民主选举——正在腐化和衰败。垄断金融资本的独裁统治已经明显毁掉了选举的参与度和意义。几年前,法国人民就欧洲宪法进行全民公决时,就体会到了这一点,当时,虽然法国人民否决了欧洲宪法,但是,法国政府和议会很快就批准了欧洲宪法!法国人民从中得到了非常简单的经验,就是:投票失去了决定性意义,不值得再去投票了。2017年4月的总统选举以及6月11日和18日举行的两轮议会选举都明显地说明了这一点。放弃投票的法国人比例达到60%!这在西方的民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在这种情况下,虽然马克龙当选总统,其所代表的党派在新议会中也轻松获得绝对多数席位,但是实际上他的得票率没有超过法国公民的16%,支持他的主要是中产阶级和企业主。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马克龙政权自然是“亲资本主义”的和反动的。这当然不是媒体试图塑造的“压倒性胜利”。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俄罗斯、伊朗,或任何一个南方国家,西方媒体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公开指责。但当涉及西方“民主”时,他们就小心翼翼,并不多说,这次对法国的选举闹剧,他们就是这种态度。

这场闹剧是过去三十年里连续的、前所未有的、隐藏在“市场规律客观要求”背后的金融垄断独裁的必然结果。这种独裁直接抓住了政治权力,社会民主花言巧语,要求坚持新自由主义经济,实际上使“单一政党”得到了权力,尤其是为“非常富有”的少数人服务的“单一政党”。在实践中,现在,那些传统上代表社会主义者的选举左派同传统的右翼政府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单一政党的这种形式——如美国的“新型保守派”——现在在欧洲和北美控制着“政治生活”,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去政治化生活”。

对于这种选举闹剧,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民主选举”丧失合法性,并不会导致另一种新的更先进的、有创造力的真正民主形式的形成。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南方国家,情况都一样。人们注意到了现实与新自由主义浮夸的花言巧语背道而驰,但是最终还是接受了新自由主义所导致的后果,具体说,就是接受了高速“倒退”。例如,法国,同其他处于帝国主义中心位置的国家一样,利用自身在世界体系中所处的有利地位,为本国大多数人谋得了利益。这种利益,或许是消极地“支持”自由市场的背后因素。

但是,未来是开放的。在法国,以“共和国前进!”为名义进行的选举,没有达到广大人民和工人的任何期望。马克龙也是为金融资本和新自由主义政策服务的,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另一方面,由于出现了以“不服从的法国”为代表的政治力量,社会斗争得到了加强,斗争的次数可能会增加。虚伪的、媒体所吹嘘的“马克龙压倒性胜利”,没有任何现实基础,可能是短暂的。然而,必须指出,过去三十年的经验清楚地表明:社会斗争本身并不足以阻止向右转的趋势,也不足以使社会进步重新充满活力。因此,需要超越防守战略,制定积极的、真正社会的和民主的替代方案。制定这种方案,必需要有更宽广、更长远的视角;这种方案应该是一种挑战支撑帝国主义的世界体系和大西洋欧洲辅助体系的方案。必须为形成这种重要的观点及其相应的行动策略创造条件,法国或者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激进左翼的讨论应该把这些作为中心内容。(李淑清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