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美国《反外国宣传法》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美国《反外国宣传法》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2016年12月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反宣传法案》。根据该法,美国国防部在2017年获得额外预算,专门建立一个反宣传中心,对抗外国对美国的宣传。该法案的目的是提升美国和盟国的整体防卫战略,反制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其它国家的政治宣传与谣言,并且防止海外盟国变成其它国家的傀儡,帮助盟国获得更加真实的信息,保护外国民众免受宣传洗脑。该法案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种“能打赢思想战的更全面、更积极的方式”。

无独有偶,11月23日,欧洲议会以304票赞成、179票反对、208票弃权的记录通过了《欧盟反击第三方宣传的战略传播》建议案。它号召欧盟各成员国采取措施反制第三方宣传。所谓“第三方宣传”:一是恐怖主义,二是犯罪组织,三是俄罗斯媒体《今日俄罗斯》。《今日俄罗斯》近年干了什么,让欧盟如此害怕?

《今日俄罗斯》近年在以下方面发挥新媒体作用和战斗力:

一是为西方国家底层民众疾苦发声,揭示社会不公;

二是揭露西方国家政府腐败与无能;

三是报道民粹民怨,如对欧洲难民对欧洲国家巨大影响的报道;

四是揭露西方民主虚伪,如对美国大选丑闻丑态之报道。

剧本拿错?画风有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高山之巅的灯塔国和如此强大的欧盟怎如此没自信?搞起中国公知特别不屑的“宣传”、“反宣传”?笔者得到如下启示:

1、公知说欧美国家没有“宣传部”一类机构,美国不仅早就有主打意识形态宣传、渗透、推广的网络机构、各种NGO代行宣传机构的职能实现宣传机构的任务。新法即将构建的“反宣传中心”也是另一种宣传机构。反宣传就要以自己的价值观、意识形态、政治理念反击抵御他国意识形态及政治理念。

2、欧美国家向来自己觉得自己有普世政治正确的道义优势、天然高地,中国公知对此也是深信不疑,那又何惧中俄这等缺乏民主、专制独裁、先天软弱气数奄奄即将崩溃国家对欧美的宣传?曾几何时欧美意识形态要终结人类历史的。独步天下的老大为何惧怕起不入法眼的劣国?公知说真理越辩越明,言论自由、文明法制社会最重要的就是开放允许存在不同声音。但从欧盟封杀今日俄罗斯新媒体,美国担心“美国价值”遭遇挑战和瓦解而以反宣传法反制、管制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政治宣传来看,言论自由在欧美并非像公知说的那么幼稚天真。言论自由有法治边界,言论自由危机国家安全社会稳定时所有国家都不会像中国公知图样图森破。

3、公知说我们总怕别人颜色革命中国,那我们也去颜色颜色别人。以意识形态、阴谋手段煽动民众扰乱社会秩序颠覆国家政权乱国祸民这种伤天害理下四烂的活计泱泱中华当然不屑,不可与之为伍。从欧美反宣传法看,原来他们也怕“宣传”。宣传就是话语权的问题,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主动出击令欧洲美国头疼,我国不一定像俄罗斯那样锋芒毕露,但可以构建并推进中国话语权,讲中国故事、显中国元素,明中国道路。当然也不妨揭露揭露欧美国家民主虚伪、治理低效、底层疾苦、民粹任性、资本专横、草率决策、种族歧视、血腥枪杀等等,以体现对该国弊端的人道同情慰问和引以为戒的自省。当然这不是公知所说的去“颜色颜色”别国。

4、无论是美国反宣传法还是欧盟反击第三方宣传的战略传播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反谣言。美国指责普京制造“谣言”影响操纵美国大选,助推特朗普当选,不管真假看来美国也怕谣言、也恨谣言,也要反击中国公知所说的那种“遥遥领先的预言”,尤其希拉里的拥护者一定恨不得手撕不利于希拉里当选的谣言制造者操纵者。中国会用谣言诋毁别国政府、领导人,扰乱别国社会秩序,煽动别国民众造反吗?泱泱古国文化深厚礼仪之邦内涵积淀,笔者目前没听说中国有染指这等“遥遥领先的预言”侵犯别国内政的事例。利用谣言颠覆别国内政美国对此得心应手,在国际间算是先师、高师、名师。老大不教好的,老二老三一定跟着学;山巅灯塔示范,别国一定跟着你“普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出来混迟早要还,美国不一定懂上海滩这句名言。

5、美国《反宣传法》还有一个目的,控制反击来自他国的网络言论信息的干扰和攻击。网络信息传播技术飞速发展,使国家系统通过主流媒体进行信息传播和思想塑造的传统方式正被打破。竞争国、敌对国之间通过网络渠道以网络为渠道渗透宣传扩张意识形态,制造谣言扰乱对方国家社会秩序、干扰对方国家重大决策、制造动乱削弱国家竞争力是网络时代新的国家竞争战略和技术手段。为了美国国家安全美国政府对基于网络世界的思想控制同样严格,反宣传法中包含有这些内容。中国公知一直嘲笑中国的网络管理与控制不民主不自由,对不久前颁布的网络安全法也颇多微词和不满。从欧盟美国制定反宣传法的实践看,基于国家安全、国家利益反制网络谣言攻击是网络时代国家治理的重要路径。

中国应该欢迎来自任何国内及国际善意哪怕是误会的批评,但中国的网络管制及对恶意抹黑造谣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的反宣传实在必要且极为正常。公知经常分不清善意建设性批评和恶意诋毁抹黑煽动颠覆政权言论的区别,且有时故意混淆两者边界。但我国宣传部门、国家安全部门、网络管理部门应该分得清两者的区别与界限,因为这实在不需要多高的智商和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