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美国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一、特朗普增兵阿富汗,部分中文媒体大肆洗白

8月21日,特朗普公布对阿富汗战争新战略,表明美国不会从阿富汗撤兵,反而要增兵。从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强力介入阿富汗之后,这个国家就被战争所撕裂,成为世界上最动荡、最贫困的地区之一。近期特朗普增兵阿富汗,是美国霸权逻辑的再次发酵,本应受到全球民众的一致反对。

但是,与此同时,美国散布一则消息称: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说服特朗普出兵阿富汗的方法是,给特朗普看一张70年代阿富汗妇女身穿象征“西方文化”的短裙的照片。】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言下之意,特朗普政权本不愿意增兵,但是,为了阿富汗妇女能够解放,为了阿富汗人民能够重新世俗化,特朗普的“正义王师”将义无反顾开赴中亚。

24日前后,这则报道迅速在中文媒体刷屏,如财新媒体@世界说globusnews发微博称:

“阿富汗妹子的短裙由我川普来守护!”

在中文媒体的炒作下,“川普守护阿富汗妇女短裙”一事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微博里更是明显有水军运作的痕迹。绝大多数的微博热评,是对特朗普政权增兵阿富汗的狂热歌颂。如某新闻客户端下热门评论第一条,是这样的:

【看过《追风筝的人》和《灿烂千阳》,里面描写过60年代的阿富汗是富裕的、繁荣的、开放的,是苏联和塔利班毁了这一切……】

把阿富汗地区战争、贫困、分裂的锅全甩给苏联和塔利班,美国的责任却洗脱得一干二净。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在中国舆论场,还有许多热门评论直接鼓吹特朗普入侵中国:

【赞 我们这里现在也有穆斯林包裹女人 特朗普政府也来吧】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事实上,战争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决策,美国更是一个战略大国,有丰富的战争经验和战略谋划。美国对外战争布局需要契合垄断资本寡头的全球利益,并非仅凭某个总统的一时头脑发热就能敲定。今年8月初,金正恩扬言要轰炸美国关岛,特朗普警告朝鲜会面临“烈焰和怒火”,但结果美国并没有出兵朝鲜。特朗普根本不可能因为“短裙”一事决定增兵。

“阿富汗短裙”在舆论上的热炒,显然是由美国情报部门精心设计,很大程度上遮蔽了美国控制中亚、拉印打巴、遏制中俄的战略意图,阻止中国舆论讨论“美国扶植恐怖主义势力向中国新疆渗透”、“美国破坏中国一带一路”等核心议题,将议题设置紧紧扣住美国解放阿富汗妇女、美国给阿富汗带去文明与进步,将美国打造成“王者之师”。

这是一次美国对华策动的信息心理战,为美国全球霸权洗白。这也是一次中国带路党的小规模表演,鼓吹“特朗普入侵阿富汗”,与鼓吹“特朗普入侵中国”异曲同工。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二、谁是阿富汗乱局的罪魁祸首?

谁才是阿富汗乱局的罪魁祸首?特朗普把锅丢给了苏联和塔利班。事实上,罪魁祸首毫无疑问是美国。

1、苏联对阿富汗的长期援助与人民民主党推进妇女解放

阿富汗于1919年获得独立,当时苏联是第一个承认阿富汗独立地位的国家。

冷战时期,苏联对阿富汗有大量经济、民生、军事援助。1954年1月,苏联与阿富汗签订双边协定,苏联向阿富汗贷款350万美元修建喀布尔等地的粮仓与面粉厂,面包厂,以改善当地民生。之后苏联对阿富汗开启全方位基建援助。1955年,赫鲁晓夫与布尔加宁访问阿富汗之后,苏联以百分之二的利息向阿富汗提供了1亿美元的贷款,主要用于阿富汗王国苏式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这些援助贷款大多数用来建设阿富汗本土的矿产开采业与农业。

1956年7月,苏联开始了对阿富汗的军事援助,7月签署的援助合同价值3240万美元,这种军事援助一直持续到70年代末。苏联专家也大量来到阿富汗帮助与指导其武装力量,使得阿富汗在机器备件、新技术、额外军事援助方面都与苏式接轨。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真正在阿富汗推行世俗化、推行妇女解放与土地改革的,是阿富汗人民民主党。该党在苏联的支持下,于1965年成立,奉行社会主义纲领。1978年,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推翻了达乌德政权,建立了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塔拉基出任国家元首。该党于1978年5月9日作为施政方针提出的《三十点政纲》中明确指出:

“阿富汗国内的基本矛盾是农民与封建主以及人民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人民苦难生活完全是因为‘封建阶级、大投机商、买办、腐败的官僚和国际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代理处的经济和政治统治’,而党就是要剥夺剥夺者,就是要代表广大阿富汗人民的利益”。

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废除无地农民的高利贷债务,正式颁布了土地改革法令,由农民直接参加土改各个进程,“扩大工会权利,增加教育及社会服务,支持男女平等及政教分离”。

对于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治下的妇女解放、社会进步情况,西方人也有客观记录。《新世界评论》季刊的前主编玛里琳·比奇特尔在1980—1981年苏联干涉的头两年,曾经两度访问阿富汗:

【她亲眼看到了阿富汗妇女在手工艺品合作社工作的情况,她们的劳动第一次得到了可观的报酬,并且可以控制自己的劳动所得。她看到妇女和男人一起学习。妇女成为职业女性,在政府部门担当负责的高级职务。贫穷的工人家庭第一次看得起病,第一次能够送孩子上学。比奇特尔还谈到,政府勾销了农民的债务,开始进行土地改革,乡村开办了农民合作社,物价得到控制,主要食品的价格下降,政府帮助游牧民定居。】

《旧金山纪事报》的一篇报道说:

【喀布尔一度是一个世界性的大都市。艺术家和嬉皮士云集到这里。女性在这个城市的大学里学习农业、工程和工商管理。阿富汗的妇女在政府担任要职;在20世纪80年代,有7名女议员。女人开着汽车,到处旅行,参加约会。在大学中,有50%的女学生。】

这一切是如何被破坏的?

比奇特尔称:

 【她不大高兴的是,美国支持的伊斯兰游击队对农村地区的学校和教师进行了残酷的袭击。】

 2、掐灭世俗的、进步的政权——美国在阿富汗大力资助圣战对抗社会主义

中亚出现一个苏联支持的社会主义世俗化政权,是美国所无法容忍的。美国先于苏联对阿富汗世俗化的、进步的社会主义政权进行横加干涉。

2015年,美国著名学者佩特拉斯发文《美欧50年的帝国战争对世界人民贻害无穷》称:

【依靠巴基斯坦陆军和情报机构的后勤支持,依靠沙特阿拉伯的经济支持,华盛顿在全世界资助和武装了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力量,以便侵略和破坏阿富汗世俗和进步的、并得到苏联支持的政权。】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在阿富汗制造动乱,将苏联拖入阿富汗“陷阱”,是美国的战略,由布热津斯基牵头制定。布热津斯基从不讳言,反而四处炫耀。

1998年1月15日,布热津斯基【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1977~1981),美国顶级智囊】在接受法国“新观察”Le Nouvel Observateur 的采访中透露:

【在苏联出兵阿富汗前,“卡特总统早于1979年7月3日便签署了第一道秘密援助喀布尔亲苏政府的反对派的命令”,布热津斯基同一天判断“该援助计划将诱使苏联进行军事干预”。】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布热津斯基还称:

“进行秘密援助根本就是个高招,它的结果就是让苏联跌进阿富汗陷阱”,“当苏联队伍跨越边境的那一天,我写信给卡特总统说,我们终于等到个机会,送给苏联一场它自己的越战。近10年时光,苏联果真陷入了一场令其政府无法支撑的战争,使得该帝国士气败坏并最终分崩离析。”

显而易见,是美国先行对阿富汗进步政权进行秘密战。

在布热津斯基的推动下,美国对人民民主党进行渗透,收买扶植了部长会议主席哈菲佐拉·阿明,1979年9月14日,在美国的支持下,阿明先发制人,发动政变,击毙塔拉基,自任总统兼总理。阿明上台后,与权贵阶层妥协,使:

“流血事件接连不断,城市交通瘫痪,无数援阿苏联专家惨遭杀害,人民的生活受到极大的威胁,陷入困苦之中,数以百万的农民失去了家园,成为了战争的难民”。

苏阿关系迅速恶化。

随后,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内要求捍卫阿富汗革命成果的党员、干部,要求苏联出兵制止阿明集团的政变行动。苏联在反复衡量后,于1979年12月27日晚出兵阿富汗,并击毙阿明。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美国在收买人民民主党高层的同时,开始扶持和支援以本拉登和塔利班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

“在78至92年之间,美国政府至少用了60亿美元(有人估计高达200亿美元)支持圣战组织一派购买军火、培训士兵及设立各种基金。”

也就是说,自1979年开始,在苏联进攻阿富汗前,为了驱逐苏联在阿富汗的势力,美国里根政府大力支持包括本拉登在内的一批逊尼派原教旨主义激进势力,为其提供“毒刺”地对空导弹,援助资金则从1982年的3500万美元,发展到1987年的6000万美元。美国总统里根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和圣战者的合影,是对美帝伪善最有力的嘲讽。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1983年,里根在总统办公室会见阿富汗圣战组织领导人。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1988年11月9日,罗纳德·里根总统在美国总统办公室会见阿富汗抵抗联盟时任主席拉巴尼。拉巴尼是苏阿战争期间的圣战组织领导人,他当时获得了美国的军事和财政援助,作为穆斯林青年组织的领袖和喀布尔大学的教师,拉巴尼也是把伊斯兰激进主义引入阿富汗的关键人物。

三、美国增兵阿富汗的背后:扶植恐怖主义势力、围堵中国

1、美国与塔利班存在重大合作与交易,遏制中俄

无论是70年代末美国介入阿富汗对抗苏联,还是在2001年出兵阿富汗,美国的政治目标既非给阿富汗人民带去解放与进步,也并非消灭恐怖主义势力。战略学者张文木一语中的:

【控制中亚,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不在于打败塔利班,而在于要在阿富汗找到有实力反映美国利益而不是反映俄国和伊朗利益的替代力量。
显然,从政治考虑,美国并非真想彻底消灭塔利班,只是想从中分化出一个能反映美国和西方利益的所谓“塔利班温和派”。

美国之所以要在阿富汗扶植亲美政权,则是为了:

“控制中亚就可以从西东南三面堵死俄国南下进入印度洋的陆上通道,打散中俄两国与中亚国家正在形成的联合并阻止中国和俄国在中亚占据更多的油气份额。”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美国与塔利班存在广泛的交易。

2014年,美国政府与塔利班达成协定,将5名被关押于关塔那摩监狱的塔利班囚犯转移至卡塔尔,以换回1名被囚美国士兵。这是一笔对美国而言“不划算”的交换,背后疑似存在重大交易。消息一出,连美国国会也表示震惊,因为奥巴马做出这项决定并没有提前知会国会。先斩后奏之后,两党议员们才凑在一起开了个秘密的吹风会。

重获自由的5位囚犯都是什么人?“他们无疑是在关塔那摩关押的最危险的塔利班指挥官。”军事杂志记者托马斯·乔斯林告诉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

这5人分别是:

——穆罕默德·法兹尔,曾担任塔利班的“国防部”副部长。他因战争罪受联合国通缉,涉嫌杀害数千名什叶派穆斯林。

——赫鲁拉·哈尔发,塔利班高级官员,曾担任“内政部长”和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的行政长官。五角大楼文件透露,本·拉登曾亲自点名让他参与军事行动。

——阿卜杜勒·哈克·瓦西克,曾任塔利班情报部门副部长。据称他策划了与其他伊斯兰组织联合对抗美军的计划,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之间的重要联络人。五角大楼2008年的报告称,他掌握着大量基地组织和塔利班高层领导人的信息。

——毛拉·诺鲁拉·努里曾是塔利班高级军事指挥官,被控参与了什叶派穆斯林的大规模屠杀。

——穆罕默德·纳比·奥马里拥有多个塔利班领导职务,包括安全部门负责人。他涉嫌参与了袭击美国和联军部队。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美国与塔利班的交易过于露骨,引起了阿富汗当局的愤怒。阿总统卡尔扎伊表示,这是背着阿政府的暗箱操作,并指责美国破坏了阿富汗的和平进程。换囚事件加深了卡尔扎伊对美国的不信任和对美国在阿战略意图的怀疑。

阿富汗塔利班首领奥马尔对此则发出了罕见的声明,称5名塔利班成员的释放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事实上,阿富汗总统根本不用怀疑美国对阿战略,美国对阿战略就是控制中亚心脏,遏制中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美国可以和任何恐怖主义势力做交易。

2、美国击毙本·拉登后,与基地组织大力合作,扶植东突势力

2011年5月1日,美国击毙本·拉登,宣告了基地组织本拉登反美路线的终结。从2011年开始可明显可以看出,“基地组织”已经逐步将斗争焦点从美国和西方转到中东地区那些美国的敌人头上。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在利比亚战争中,美国和恐怖主义组织的合作是广泛的。美国与相当多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势力达成和解。

在利比亚战争中,将卡扎菲军队打败的,首先是北约的空中力量及地面特种部队,但真正在地面发挥骨干和基础作用的正是主张圣战的“基地组织”的各个分支--如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组织(Libyan Islamic Fighting Group),该组织于2007年在南亚正式加入“基地组织”。

在叙利亚战争中,基地组织的步调也与美国相同。当美国加紧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进行全面制裁,全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府的时候,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在圣战网站发表录像《前进吧,叙利亚的狮子》,出面声援叙利亚反对派,支持他们推翻总统阿萨德·巴沙尔。

在美国武装下盘踞伊拉克的ISIS,最早是由约旦人扎卡维创立于阿富汗,2003年进入伊拉克,打出基地分支的旗号,2011年叙利亚内战升级后,ISIS进入叙利亚参与了反对巴沙尔政府的军事行动,并在该军事行动中得到美国与沙特等国的资金资助与军事训练,发展壮大。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2016年,美国智库兰德研究所政治系副教授克拉克表示:

“基地组织重新在阿富汗崛起。”

美国的试图进一步加强同基地组织的联系,以达到遏制中俄的战略目标。逊尼派极端主义的高涨,与中国新疆等地频频发生“暴恐”事件,有相当明显的关系。奥萨马被杀之后坐上卡伊达组织第一把交椅的扎瓦希里(al-Zawahiri),在宣传说教之中,就不断把“东突厥斯坦”列入“圣战”战场。

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战略学者马钟成在《从伊朗到新疆——美国中东战略阴影下的“椭圆形”漩涡》一文中提及:

【本拉登时期,基地组织从未号召恐怖主义力量集中精力对付中国,本拉登的策略反而是将东突留在阿富汗等地对付美军。但由于东突势力与美国关系极其密切,在本拉登时代,基地组织和疆独势力一直若即若离,从未正式加入基地组织。随着美国的战略调整,东突等新疆三股势力和“基地组织”的关系在逐步融合。
 据长期关注反恐战争的专业杂志《The Long War Journal》报道:拉登被击毙的不久前,现任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负责人阿普杜勒·沙库尔被“基地组织”任命为领导巴基斯坦武装力量和训练营的新指挥官,而这一职务之前是由基地组织最高策划者及规划师赛义夫·阿德尔担任的。这显示东突已经加入了“基地组织”的核心领导层,从而使两者之间更难于区别,而东突已经在“基地组织”的核心决策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特朗普增兵阿富汗对华策动心理战:竟有人高呼王师

了解了上述基本事实,我们再看这几天在中文媒体中刷屏的“短裙”事件,再看舆论场中疯狂抹黑苏联、替美国和特朗普洗白、甚至鼓吹“特朗普入侵中国”的言论,就会觉得非常荒谬。

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的解决方案第三条:

【以战促和,寻求包容塔利班武装在内的政治解决方案】。

第五条:

【调整巴基斯坦和印度政策,联合反恐维护南亚稳定。】

特朗普对阿富汗的新战略,包括对巴基斯坦和印度政策的调整(“挺印抑巴”),着眼点显然是基于遏制中国的大格局,而不是彻底绞杀恐怖主义。特朗普计划与恐怖主义势力继续合作,执行的是共和党右翼早在布什时期就定下的战略。小布什上台后借助911东风发动反恐战争,其目的不是消灭伊斯兰逊尼派原教旨主义势力,而是希望驯服这支力量,使之转而与美国一道攻击俄罗斯、中国和什叶派的伊朗。2007年,布什政府已经调整了美国的战略重心,从打击基地组织转变为团结基地组织摧毁什叶派组织、攻击中俄。2007年3月5日,美国顶尖的资深记者、1970年普利策国际报道奖获得者、基辛格最害怕的人——西摩·M·赫什在著名的《纽约客》杂志发表题目为《重定向-布什政府的新政策将帮助我们反恐战争中的敌人?》的文章,其中谈到:

“布什政府已经决定,将摧毁什叶派为主体的伊朗,实际上这意味者,布什政府已经重新配置它在中东地区的优先事项。……那些一直信奉伊斯兰激进思想、敌视美国、同情“基地组织”的逊尼派穆斯林极端主义团体将得到美国的支持。”

美国增兵阿富汗,可以进一步扶植恐怖主义势力,向中国边陲渗透,在中印对峙的背景下,对中国而言并非高枕无忧的善事:中国新疆压力骤然增大,一带一路风险也有所上升。可是在中国舆论场中,竟然充斥着乐观言论,充斥着鼓吹特朗普“王师”的带路党言论,实在令人大为费解。特朗普政权对华信息心理战能力,可见一斑,值得高度警惕。

在新形势下的中美博弈中,应当优先解决这些带路党。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